第028章

上一章:第027章 下一章:第0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仓库里展开一场殊死搏斗。

在中原中也表示自己就是荒霸吐后, 兰堂的眼睛微微睁大,他喃喃地说:“啊,怪不得, 我早就隐隐有了的感觉,只是一直都不确定。”

倒是太宰治的神色依旧保持着波澜不惊, 听了剧本的他表示这不算什么。

但紧接着太宰治就惊讶了。

兰堂试图抓捕中原中也, 但太宰治的异能无效化比较麻烦,所以兰堂役使着先代首领的尸体, 手持大镰刀挡在了太宰治面前。

太宰治看着眼前的先代首领, 忍不住说:“这也是你的异能力?”

太bug了吧?那自己的推测就真的错了, 赤松流从始至终都没插手,他只是没有阻拦而已。

随即兰堂向两个少年展示了何谓超越者。

这是远超于普通异能力者的强大,兰堂的亚空间不仅覆盖面积广, 还能分割出很多空间,同时亚空间覆盖在身体上,不仅可以防护敌人的攻击, 还能强行禁锢敌人。

兰堂还能通灵并役使死去的人作为自己的人偶,人偶手持镰刀近战防护, 兰堂自己罩了壳子做远程攻击, 简直是攻守兼备绝无死角。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打的浑身是伤不说,心情也陷入了低谷。

这要怎么打?打不过啊!!

太宰治有点想放弃了。

要不就这样吧, 让兰堂干掉中原中也,拿到荒霸吐。

太宰治觉得自己若是死在这里也无所谓, 当然有赤松流在, 如果赤松流庇护的话,自己也许不会死。

死或者不死对太宰治都没什么区别,所以他是真心想停手了。

但中原中也不同意。

他顽强的、桀骜的、不逊地冲锋着, 哪怕被打的全身是伤,骨头几乎全断了,中原中也依旧没有丧失斗志,甚至还越战越勇。

他像翱翔于天空的飞鸟,恣意张扬,透着一股强悍的狂气,明亮耀眼极了。

太宰治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中原中也身上。

为什么中原中也这么坚持呢?只是因为不想死吗?

“喂!绷带精,你发什么呆?!”

在太宰治发呆说,中原中也猛地冲过来并一脚踢飞人偶和镰刀:“给我打起精神!别拖我的后腿啊!”

太宰治深深地看着中原中也,他道:“我觉得有点难,兰堂先生的实力超过了我的想象。”

中原中也狞笑道:“那又如何?”

“你想战胜他?”太宰治问。

“这不是废话吗?”中原中也瞪太宰治:“喂!别告诉我你要放弃啊!”

他恼火极了:“你要自杀也别拉着我!我要活下去!!”

太宰治怔了怔,他突然笑了:“真是聒噪的令人心烦,行吧,我有个计划,要不要听一听?”

仓库外的街道上,赤松流坐在车里,耳边听着哈桑汇报战局。

在听到兰堂被中原中也ko掉后,饶是有了预测,他还是心情复杂。

赤松流和每个人认识时都会用自己最真诚的态度面对对方。

他觉得只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他是真的想和他人交朋友的,只是有些时候赤松流不得不做一些隐瞒的事。

哈桑:【呵呵。】

此刻兰堂被中原中也打死,赤松流心里不可遏制地涌上了极度的悲伤和难过。

他猛地推开车门,朝着仓库跑去。

夕阳落下,兰堂倒在地上,四周地面全部裂开了。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站在兰堂面前,两人沉默着,没有说话。

听到脚步声,中原中也猛地扭头看过来。

虽然已经累坏了,但少年还是警惕地说:“你是……”

太宰治突然伸手拉住中原中也,他看都不看赤松流,拉长语调对中原中也说:“走了。”

中原中也:“啊?”

太宰治:“你杀了他哥哥,连告别的时间都不留吗?”

中原中也全身一震,蓝色的眼眸里满是震惊和无措。

他看着赤松流,只是没看仔细,就被太宰治强行拉走了。

中原中也只能看到赤松流的背影。

那是个穿着栗色外套的年轻人,他黑色的碎发很凌乱,背影在落下的夕阳中显得给外落寞和悲伤。

“他……我……”

中原中也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太宰治没管中原中也,出了废弃仓库,他一把推开中原中也:“行了,任务结束了,你可以滚了。”

中原中也看着废弃仓库,他问太宰治:“他叫什么?”

太宰治垂眸,一副死人脸的模样:“关你什么事?怎么?你还想留下来干掉他?”

中原中也一噎,他气地咬牙:“你胡扯!”

然后他身体表面亮起了红光,想要直接飞走。

只是在走之前,中原中也突然对太宰治说:“是我杀了兰堂,如果他要恨的话,就让他来找我!你们港黑别难为他!”

中原中也放下这句话,如飞鸟一样,消失在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天空中。

太宰治听后神色莫测地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许久没说话。

太宰治胸口有一道深深的伤痕,很疼,有些失血,头晕。

但他的心却空落落的,仿佛一片空白,脑子僵硬极了,什么都不想思考,也不去思考了。

太宰治慢慢走到赤松流的车子前。

他看了很久很久,突然打开后排车座躺了进去。

也许,赤松流不会再回来了。

另一边,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离开仓库后,赤松流看着兰堂的尸体,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次菲勒送来的半成品永生之酒是经过改良的,人死后再恢复如初,这中间会有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差,正好方便赤松流做伪装。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四周散开的鲜血纷纷涌动起来,兰堂的身体恢复如初。

他微微蹙眉,似乎要醒过来。

赤松流毫不客气地给了自家兄长一记手刀。

兰堂嘎得歪脖子昏过去了。

赤松流艰难地抱起兰堂的身体,快速朝着不远处的海边走去。

一路上都没人,太宰治选的位置果然偏僻没人。

赤松流来到海边,将兰堂的尸体丢入海中,略等了一会,看到远处海面上有光在闪烁。

这是菲勒给他打信号。

赤松流松了口气,他坐在海边,闭上了眼。

下一秒哈桑变成一个青年,赤松流将目光和意识固定在哈桑身上,几分钟后,哈桑游到了快艇旁边。

菲勒一脚踩在船舷上:“回收完成。”

赤松流看到倒在甲板上的兰堂,不由得松了口气:“谢了,菲勒。”

菲勒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他突然招呼着赤松流:“要一起来吗?”

赤松流一愣。

“我们是异类,他们不会理解你的坚持的。”菲勒:“来我们这边吧。”

赤松流的神情在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说实话,若不是术式已经设置好了,圣杯只会降临在横滨,赤松流早就跳槽去马蒂勒了。

马蒂勒有炼金术师团体,和魔术师关系匪浅,那边的确更适合赤松流生活。

马蒂勒是起源于意大利的、结构更加严谨、家族式的黑道组织,他们的中高层核心成员都是不死者。

他们经历了太多社会变迁,时光打磨了他们的智慧,因为如家人一样的伙伴始终存在,他们的心理状态也不曾因为时光而变得扭曲,反而越来越纯粹。

但最终,赤松流还是忍痛拒绝了。

他不能说因为圣杯,只能说……

“我的家在这边,菲勒,抱歉。”海浪溅起一些水花,打在了赤松流的头发上,让他显得蔫耷耷的,“不过有你这句话,我就很高兴了。”

赤松流扬起笑容:“虽然生活很艰难,尽管四周都是黑暗,但有你们这样的人存在,我想我是能坚持下去的。”

他说这句话真心实意。

不管是很多年前在英国遇到的艾萨克和米莉亚,还是在西伯利亚碰到的东乡田九郎,他们在赤松流心中点亮了火焰,光芒璀璨耀眼。

赤松流微笑着说:“菲勒,我们都会好好的。”

菲勒闻言叹了口气:“好吧,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帮忙的。”

“当然,是以你私人名义。”

赤松流笑容灿烂地说:“谢了,不久后我应该可以去纽约,到时候一起喝酒。”

菲勒哈哈笑:“没问题,爱妮斯说很想你,一定要来啊。”

快艇渐渐消失不见。

赤松流笑着送走了菲勒。

然后他打道回府,开始斟酌词句,怎么面对森鸥外的诘问。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的车子居然还停在路边,甚至里面还蜷缩着一个太宰治。

赤松流很震惊。

太宰治居然没开走自己的车?!

他下意识地在心里问哈桑:【他居然在等我?】

太宰治觉得自己似乎睡着了,但胸口又是真的疼,根本睡不着吧?

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车门被打开了。

太宰治下意识地睁开眼,正看到打开驾驶座位置车门的赤松流。

赤松流身上有海水的味道,头发有些湿。

太宰治的眼睛微微睁大,他下意识地说:“你居然回来了?”

赤松流听后怔了怔,随即他明白了。

太宰治之所以问出这句话,是因为少年认为赤松流会因兰堂的死离开港黑。

但如果太宰治真的这么认为,那他应该不会留在这里,而是直接将赤松流的车开回去,毕竟赤松流出去时没拿车钥匙。

太宰治理智上判断出赤松流会走,可最终少年还是顽固地等在这里。

更令人略微心酸的是,即便等在这里,太宰治也不觉得自己会等到赤松流。

然而赤松流还是回来了。

所以太宰治会失声说,你居然回来了。

赤松流瞬息间就想清楚了这些,吹了海风导致他有些昏沉的身体立刻温暖了起来。

他看着太宰治,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因为你在这里等我,我回来了。”

赤松流如此说。

上一章:第027章 下一章:第029章
热门: 邪气凛然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桃花债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迁坟大队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二号首长2 最强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