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上一章:第025章 下一章:第0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港黑顶楼boss办公室。

“为什么我要和他一起调查?”

太宰治头一次鲜明地表现了自己的不满, 他对森鸥外抗议道:“我不要和他一起!”

他对面站着一个人,这人海拔不高,有着明亮的橘色短发。

他穿着马甲和长裤, 面容桀骜,正是羊组织首领, 羊之王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如此说, 他也反驳道:“什么?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调查吗?”

“呵,被抓到港黑的人没资格这么说。”

“什么?你是想死吧?!”

看到两个少年互相咒骂, 站在中间的森鸥外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太宰君, 中原君, 我相信你们也明白这是最优解。”

他看向太宰治:“太宰君,你真的要拒绝吗?”

他看向中原中也:“我们港黑的情报搜集还是很强的,你真的不需要我们的情报吗?”

满意地看到两个少年都不甘不愿地闭嘴, 森鸥外笑眯眯地拍手:“那么就这么决定了,相信你们很快就能得到结果了。”

等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离开后,森鸥外才算松了一口气。

他继续盘算起来, 大佐盯着高濑会,兰堂盯着GSS, 太宰牵制羊之王, 如此一来明面上和港黑敌对的组织都没空破坏港黑和北美不死者团体的接洽合作。

“啊呀,希望赤松快点好起来。”

森鸥外惆怅地想, 尾崎红叶的能力虽然也很强,但她其实偏向武斗, 这从她的异能就看得出来, 倒是赤松流更擅长在复杂的局势中和敌人博弈。

“不过若是赤松也有异能力的话,他就不会遇袭濒死了。”

上天给了赤松流强大的手腕,却没给他强大的实力, 也算是一种制约吧。

想到这里,森鸥外决定去看看赤松流的情况如何了。

赤松流正和菲勒聊天,最近和菲勒沟通的人是尾崎红叶,双方沟通还算愉快,菲勒言辞间不乏赞美之词。

“是一位令人如沐春风的女士。”菲勒说:“后天在你们港黑的会所举行宴会,宴会结束后我就打算回曼哈顿,明天会有接应的船只过来。”

赤松流精神一振:“时间正好,就这么定了。”

就在此时,他接到哈桑的连环call,老板森鸥外来查房了,于是赤松流对菲勒说:“我有急事先回去一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彼此彼此。”菲勒摆摆手,他笑眯眯地看着赤松流:“其实如果你能加入我们组织,我们马蒂勒不介意你成为伙伴,有兴趣吗?大万能药随便喝随便研究哦!”

赤松流失笑道:“多谢你的看重,不过横滨是我的家乡。”

他这是又接了一个offer吗?

菲勒有点可惜地叹气,他耸肩:“好吧,那你小心,我们可不想难得遇到一个同类还死掉了。”

赤松流告别了菲勒,切回了自己的意识。

他回来的很是时候,森鸥外正好推门进来。

赤松流笑着和森鸥外打招呼:“首领,我觉得今天好多了。”

森鸥外听后很高兴,他用各种仪器做了检查,确定赤松流的确在快速恢复,才道:“赤松,你对中原中也有什么了解吗?”

赤松流想也不想就道:“羊组织的首领,被称为羊之王,拥有操控重力的异能,性格疏朗大方,乐于助人,愿意帮助弱小,但脾气有些暴躁,是个单纯且脑子有点笨的人,港黑真动手的话,很好对付他。”

毕竟是赤松流曾认定的首领后补,在性格方面调查的很仔细。

森鸥外听后微微一笑:“所以这是你以前压下中原中也资料的原因吗?”

赤松流慢慢点头:“没错,羊组织在镭钵街存在好几年了,前些年都是些乌合之众,而且那个组织里的孩子长大后都主动脱离了,毕竟……”

赤松流有些讥讽地说:“那只是个流浪儿自助同盟,凑到一起更容易获得食物和水,长大后想要的更多了,羊组织可没能力提供,成员自然会离开。”

森鸥外听后赞许地点头:“的确如此,甚至羊还算是其他组织的成员抚养地,羊里面出来的孩子要么加入黑手党,要么去干一些不法勾当,他们已经无法走上普通人的道路了。”

“当年先代首领下令清缴敌对组织时,还是羊的普通成员的中原中也的确曾出言不逊过,只是那时的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孩子,羊里面也全是孩子。”

赤松流苦笑着摇头,“我将情报压下去了,因为这命令实在是太……”

森鸥外缓缓道:“先代的命令导致了横滨前几年血流成河,赤松你的选择没错,只是如今羊之王中原中也已经成长起来了,你的情报需要同步更新才是。”

赤松流眨眨眼:“额,真要动手的话只需挑拨离间,让他手下反叛就行了,羊里面的其他成员是蠢,中原中也是笨。”

森鸥外听后先是无语,然后又笑了。

“你提前做好了关于收编羊的计划吗?”

赤松流说:“如今羊组织、高濑会和GSS在针对我们,羊组织实力最弱,也许可以利用羊背刺他们的同盟,搞垮其中之一,再利用羊内部的矛盾干掉中原中也,我们港黑可以直接坐收渔翁之利。”

森鸥外听完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说:“你想的很好,成功率也很高,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没提前向我汇报?”

森鸥外还没下命令呢,手下先做准备了,这太打脸了。

赤松流无奈地说:“如果我没被攻击,在将洽谈的事交给红叶姐后,我就会给您递交报告了。”

“将内部矛盾转嫁到外部斗争中,这件事若是办成了,不仅港黑能吞并高濑会和GSS,还能解决内部先代残留的势力。”

赤松流很诚恳地说:“这样的大计划肯定要您点头,而且当您向我询问细节时,我也不能一问三不知,什么都没准备吧?”

“选择权在您手上,我只是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以防万一而已。”

赤松流暗示森鸥外:“毕竟我也是在先代首领手下逃过一劫的人,喜欢做万全准备,还请您能理解。”

这说的是以前先代首领发疯,如果不提前做准备很容易被崩了。

赤松流最后补充说:“当然,如今的boss是您,以后我会注意这方面的。”

森鸥外听后睨了赤松流一眼,赤松流做乖巧状。

许久,森鸥外才淡淡地说:“下不为例。”

赤松流心中欢呼,很好,这事翻篇了。

“关于这个计划的所有资料都在我的办公室里。”赤松流报了一个抽屉号:“您若有兴趣可以看看,一切以您的命令为准。”

森鸥外刚要点头,突然觉得不对。

等等,他是不是要额外看一堆文件了?

森鸥外盯着赤松流,总觉得这是赤松流在变相给他塞文件。

这可真是个甜蜜的折磨啊。

森鸥外摇摇头,说起了另一件事:“兰堂新买了一栋宅子,你知道吗?”

赤松流诧异地说:“兄长又买房了?我没听他提过。”

森鸥外抬眸,语气变得玩味起来:“这才买了半个月,新房子被GSS袭击成废墟了。”

赤松流嘴角抽搐,他小声嘀咕:“……这得多少钱啊。”

森鸥外笑了笑,他起身道:“你好好休息吧。”

赤松流点头:“是,我会尽快好起来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赤松流正在喝鱼汤,太宰治推门进来了。

赤松流抬眸看太宰治,这一看就发现问题了。

“太宰,你最近遇到有趣的事了吗?”赤松流直接问。

太宰治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好奇地说:“为什么这么问?”

赤松流笑了笑,他说:“你看上去活泼多了。”

太宰治的表情微微扭曲:“啊,只是碰到了一只聒噪的狗而已。”

赤松流关切地说:“被咬了吗?打狂犬疫苗了吗?”

太宰治听后突然哈哈笑,他笑眯眯地说:“对哦,就算做我的狗,也要先进行全套的体检才行。”

赤松流继续笑眯眯地问:“你要养狗吗?”

太宰治饶有兴致地说:“是啊,有个笨狗要落入圈套了。”

赤松流想了想,他指了指太宰治挂着的胳膊:“别太过分了,狗咬人很疼的。”

太宰治撇嘴:“嘁,你果然知道我的调查进度吧?哪怕你在休养,港黑如此庞大的组织运作和各种情报来往……你八成还是了如指掌。”

他突然凑到赤松流身边,小声说:“我拿到证据了。”

赤松流好奇地问:“什么证据?”

太宰治:“他说看到海了。”

赤松流先是一愣,太宰治最近在镭钵街调查,镭钵街是凹进去的地方,哪儿能看到海?

赤松流抬手扶额,老哥,你真是带不动啊带不动。

太宰治发出噗噗的笑容,手腕一抖,赤松流的车钥匙摇来摇去:“要一起去吗?”

赤松流略一沉吟,他点头:“可以。”

太宰治微微眯眼,他看着赤松流慢慢下地:“能走路了吗?”

“嗯,正常走路没问题的。”

赤松流去旁边的卫生间脱了病号服,换了衬衫和栗色外套,没戴帽子,他招呼太宰治:“走吧。”

太宰治看着依旧很从容的赤松流,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他跟在赤松流身后,拉长语调说:“你这样让我没有一点获胜的感觉啊。”

赤松流微笑着说:“因为你没赢。”

“兰堂的目的是荒霸吐,他是为了钓出荒霸吐才动手的。”

太宰治和赤松流走在地下车库里,太宰治侃侃而谈,“我查了镭钵街形成的历史,那里曾有一座政府机构开办的研究所,明面上是加工厂,实际上研究人工异能的地方,荒霸吐应该是试验品。”

“兰堂是法国人吧?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了,你偏西式的口味和香槟……”

“甚至整件事都是你和兰堂合谋,你相信兰堂不会杀了你……”

“你在帮兰堂抓捕荒霸吐,你可能是兰堂失忆前的下属,甚至先代首领的出现都是你和他的小把戏,更大可能是你的异能力效果,比如那种忽隐忽现的感觉……”

“兰堂抓到了荒霸吐肯定会离开,你是打算留在港黑的,所以才会被袭击重伤。”

“明面上你和这件事撇清了关系,森先生正缺人,即便不满,也不会立刻对你动手……”

赤松流走到自己的车旁,伸手拉车门。

太宰治紧随其后,他伸手压住车门。

两人四目相对,太宰治问:“所以为什么你说我没赢?”

上一章:第025章 下一章:第027章
热门: 我们都是坏孩子(那些年混过的兄弟) 天字一号缉灵组 她似救命药 太初 白领情事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乡村花医 深渊游戏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反向标记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