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上一章:第023章 下一章:第0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尾崎红叶转身就走。

“回来。”森鸥外神色冰冷地说:“你要去做什么?”

尾崎红叶微微低头:“流他一向谨慎, 回港黑的路线应该是他临时定的,可是敌人直接堵住了他,显然是内部泄露了情报。”

“我打算去查一查。”

森鸥外摇头:“那你现在的工作呢?遇事不要急, 若是慌慌张张反而会被敌人趁虚而入。”

尾崎红叶抿唇,没再说话。

“赤松是港黑不可缺少的一员, 但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诚如你所说,他一向谨慎, 这次敌人却盯上了他。”

森鸥外的眼神在尾崎红叶和兰堂身上转了一圈, 他慢慢说:“显然是熟悉港黑内部的人透露了消息, 所以这件事不适合让内部的人来探查。”

聪明如尾崎红叶立刻明白了森鸥外的意思,森鸥外是在怀疑她?

虽然被这么怀疑,但尾崎红叶反而放心了, 森鸥外这样做的确更保险,她慢慢点头:“您说的是,是我急躁了。”

兰堂轻声问:“那您打算交给谁来查这件事呢?”

森鸥外笑了笑, 他扬声道:“太宰君,这件事交给你, 如何?”

走廊前面的拐角处, 一片黑色的衣摆露了出来,几秒后, 太宰治从转角走出来。

他语气淡淡地说:“你确定?”

“之前你一直跟在赤松那学习情报处理,是时候检查你学的如何了。”

森鸥外微笑着看向太宰治:“作为你加入港口黑手党的第一个任务, 怎么样?”

太宰治微微眯眼。

他此前一直拒绝加入黑手党, 森鸥外虽然没说什么,但依旧没放弃。

如今出了赤松流这件事,森鸥外以此设套, 太宰治若想查这件事,就必须加入港黑。

太宰治会跳入这个圈套吗?

许久后,太宰治才轻声应了:“好。”

森鸥外听后露出灿烂笑容,他心情极好:“我一会给你写张银之神谕,拿着银之神谕,哪怕是干部也不能拒绝你的要求,这样你可以尽情探查此事。”

森鸥外做出决定后,尾崎红叶和兰堂只能各自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

太宰治找了黑蜥蜴的百人长广津柳浪作为护卫,开始彻查此事。

一夜过去,赤松流真的如森鸥外所言,从濒死线上挣扎回来,身体开始慢慢恢复。

接到消息的尾崎红叶不由得松了口气,心情好了那么一丝丝。

只是她看着情报人员给她送来的关于先代首领的情报,尾崎红叶忍不住放杀气。

太宰治已经连夜从另一个幸存者口中问出了事情经过,自然也知道了是先代首领袭击了赤松流的车。

“那个混蛋明明已经死了……”

尾崎红叶想到那些年心中的恨,她咬牙切齿地对身边的部下说:“让下面的人全力配合太宰,务必要将先代的钉子全拔出来!”

部下:“是!”

在港黑全力调查时,先代首领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了镭钵街,据说是大佐带着人和高濑会战斗时,先代突然冒出来,差点将大佐吓懵逼。

先代首领释放了可怕的火焰,狂暴的力量将参与那场战斗的所有人都掀飞了,消息传出来后,太宰治立刻带着广津柳浪过去调查。

就在太宰治全力搜集情报时,赤松流睁开了眼睛。

哈桑:【你可算醒了,事情已经办妥了,我觉得兰堂药丸。】

赤松流:“…………”

他癔症了几秒钟,又闭上眼,觉得心累。

“……怎么了?”赤松流有气无力地问哈桑。

哈桑表示:【因为森鸥外让太宰治去调查你遇袭这件事,你觉得兰堂瞒得过太宰治吗?】

听到这句话,赤松流觉得胸口断裂的肋骨又开始疼了。

作为手把手教太宰治看情报的人,赤松流太清楚太宰治对信息的敏锐性和远超常人的观察力了,再加上太宰治仿佛天生看透人心的能力……

“幸好我做了两手准备。”赤松流刚说完这句话,病房的门被退开了。

森鸥外带着自己的人形异能爱丽丝走了进来:“你醒了。”

赤松流连忙收敛心神,他看着森鸥外,虚弱地说:“boss……”

“我已经知道事情的大致情况了。”森鸥外安抚赤松流:“你安心养伤吧。”

赤松流微微点了点头,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森鸥外示意爱丽丝将氧气罩挪开一些。

赤松流:“boss……我、我已经和马蒂勒谈好了。”

森鸥外的眼睛猛地明亮起来:“真的?”

他飞速思考起来,难不成袭击赤松流的人真的是外部势力?他们发现港黑要和不死者集团搭上线,所以想要破坏合作?

“他要办宴会,在港黑的会所,和其他人接触。”赤松流断断续续地说:“他要考察横滨的其他组织……”

“我明白了。”森鸥外激动不已,如果港黑能将那位菲勒先生的宴会举办的完美无缺,那么即便宴会上有其他组织的人,他们港黑也更有优势!

“这件事交给红叶殿办,你觉得合适吗?”森鸥外咨询赤松流。

赤松流微微点头,然后做出一副疲倦的样子:“资料在标号为三二的柜子,红叶姐知道位置……”

森鸥外脸上的笑容根本压不住,他连声道:“放心,红叶殿能处理好了,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不用你操心了。”

赤松流闭上眼,微微歪头,似乎又睡过去了。

森鸥外先让爱丽丝去叫尾崎红叶,然后帮赤松流检查了一下伤势,确定在慢慢恢复后,才喜滋滋地离开病房。

赤松流在心里和哈桑吐槽:“我只能帮到这里了,增加一条我被袭击的原因,但愿能吸引走太宰的注意力,否则我那位倒霉哥哥根本撑不了几天……”

哈桑真心实意地说:【你真不容易。】

赤松流又睡了一天,醒来后第三天,他见到了太宰治。

赤松流身上打了绷带和石膏,看上去比太宰治还像绷带怪。

此时赤松流的精神也好了很多,太宰治过来时,赤松流正用没受伤的右手拿文件。

太宰治看到赤松流手边的文件,不可置信地说:“森先生是魔鬼吗?你重伤了还要看情报文件?”

赤松流听后笑了笑,他抖了抖手里的文件:“是关于马上举行的宴会安排,红叶姐说我比较了解北美不死者集团,让我看看有没有疏漏。”

太宰治坐在赤松流斜对面,他好奇地问道:“不死者是怎样的?”

赤松流:“和普通人一样。”

“听说他们是不死的?”太宰治继续问。

赤松流点点头:“对,不过如今的不死者都比较擅长体术和战斗,也很难看到他们真的死而复生的样子,毕竟还是有不少异能机构垂涎他们的力量。”

太宰治有点羡慕地说:“那岂不是可以体验很多次死亡的滋味吗?”

赤松流附和说:“是啊,死一次和死无数次是两个概念吧,只能死一次的人何其幸运。”

不死者们死亡时的痛感是真实的,这和赤松流在哈桑小黑屋里体验死亡时的感觉一样,所以赤松流能和菲勒聊成朋友,也是有原因的

太宰治怔了怔,他若有所思:“听你的语气,你似乎很了解这个?”

赤松流奇怪地说:“这不是很轻易就能想到的事吗?普通人只死一次,所以珍惜生命,并且会认为死亡是可怕的。但是不死者可以死无数次,所以他们对于生命和死亡没那么看重,如今愿意收敛,也只不过各国异能实力加强,他们会被当成试验品而已。”

“你想啊,好不容易死掉了,结果下一秒又不得不活过来面对麻烦,想想就烦死了好吗?”

赤松流大概知道太宰治的意思,他说:“你以为死亡能得到永恒的安眠,结果只是假冒伪劣产品,你会怎么想?”

太宰治听后嘴角抽了抽,他咳嗽了一声,放过这个话题。

“对了,森先生将调查你被袭击的事交给我了。”

“哦,说起这个,我之前和森先生提了,我居然见到了先代首领啊!”

赤松流用震惊的语气说:“死人复活?真的假的?你调查的如何了?”

“到目前为止还都是传言,有人说看到首领了,有人说看到火焰什么的。”太宰治的语气平淡而无聊:“这显然是在钓鱼,只不过对方找的不是我们港黑而已。”

赤松流为倒霉蛋兰堂捏了一把汗,他重复说:“我们港黑?你加入港黑了?”

“是啊,森先生怀疑这件事是内部人做的,就让我这个新人出面调查了。”太宰治露出假笑,“前辈,以后请多多指教哦。”

赤松流先是惊讶,很快就明白了一切。

森鸥外用他受伤这件事设套,太宰治跳了进去。

赤松流的心情在一瞬间有点复杂。

森鸥外的算计是典型的阳谋,但太宰治居然愿意跳进去……

“好吧,有什么问题,你尽可以来找我。”

不可否认,赤松流有那么一瞬间被太宰治的行为感动了。

太宰治听后挑眉,他露出欢喜的微笑:“真的?”

“真是个可靠的前辈呢。”

然后太宰治凑近赤松流,单手压住赤松流的右手手腕,他拉长语调问赤松流。

“那你真的不知道,是谁泄露你的踪迹吗?”

赤松流抬眼看太宰治。

眼前的少年尽管还带着一丝婴儿肥,但他的笑容却足以让大部分人浑身发寒。

太宰治如此说:“可靠的前辈,告诉我吧,是红叶姐,还是兰堂?”

他笑着,仔细感受着赤松流的心跳和呼吸,试图发现一丝端倪。

“我个人倾向是兰堂,红叶姐和先代有仇。”

“但也许是红叶姐误导了大家?”

“所以能告诉我,是谁吗?”

上一章:第023章 下一章:第025章
热门: 星际机甲传奇 上门女婿的情事:乡村寡妇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 做渣男真好,就是死得早[星际] 道医 在好莱坞养龙 豪门小后爸(重生) 以下犯上 情乱莲花村 情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