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上一章:第016章 下一章:第0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和太宰治接触的时间不算长,只是见过几次,一起吃过饭,偶尔聊聊天。

太宰治就像是一只野猫,偶尔在赤松流这里小憩,但绝不会长时间停留。

再加上之前赤松流没有立刻使用异能的必要,所以没注意到每次太宰治和他距离很近的时候,哈桑们全都集体闭嘴,只有一个哈桑叽叽歪歪。

这次太宰治在赤松流这里停留了将近一整天。

哈桑们要么不说话,要么就始终派遣一个代表,说话言简意赅,赤松流这才注意到了异常,不得不说了一些以两人之间的塑料关系来讲不应该说的距离太近的话。

效果挺好,太宰治果然滚蛋了,但赤松流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

“太近了,以后他肯定会经常来找我沟通精神问题。”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觉得你有趣嘛。】一个哈桑幸灾乐祸地说。

“别给我提有趣这个词,我胃疼。”赤松流的表情难看极了。

哈桑安抚赤松流:【不至于吧?我觉得他比果戈里好应付。】

提到果戈里,赤松流的表情像是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赤松流从欧洲前往岛国的旅程很漫长,那时他的年纪太小了,从欧洲开往岛国的走私船风险太大,持续时间太长,赤松流一个小娃娃若是在海上遇到了生死危机,跑都没地方跑。

所以赤松流先穿过欧洲,再从东欧进入莫斯科,坐上了从莫斯科开往海参崴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从广袤的土地上穿越而过,从海参崴坐船偷渡到岛国的。

欧洲当时在打仗,他一个小娃娃走的超级艰难,花的时间有点长。

穿越西伯利亚高原时,赤松流会间歇性地从车上逃下来。

因为他其实没买票,算是无票偷乘,在列车和列车开出开入期间,赤松流会在铁路附近的村落停留几天。

然后……嗯,因为此世之恶残留在赤松流身上的独属于【恶】的气息,他其实挺容易吸引到一些变态和人渣的。

这期间自然也发生了不少【喜闻乐见】的邂逅和相遇,要不是有哈桑这个外挂,估计赤松流就要交代在西伯利亚冻土上了。

果戈里是赤松流在那期间认识的家伙。

刚开始赤松流完全没反应过来果戈里是哪根葱。

说真心话,他对俄国文学没什么了解,只知道课本里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知道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然后没了。

真正认出果戈里是谁的反而是哈桑。

哈桑降临人世时被赋予了基本常识,而果戈里也的确颇负盛名——特指上一个世界。

因为哈桑的科普,赤松流对果戈里产生了一些兴趣——俄国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啊!——结果果戈里同样对赤松流产生了兴趣,说要让赤松流得到永恒的自由。

……赤松流吓得直接开了哈桑的宝具,化为无数个分身、不同的样貌,狼狈地溜了。

这导致他之后见到其他俄国文豪时,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对方,最后倒是顺利脱身了。

赤松流缓缓点头:“你说的没错,太宰可比果戈里强多了。”

哈桑沉声说:【继续说正事,我们现在去探查你之前设置的术式,不过这个圣杯降临仪式之前的蓄魔阶段会耗费很长时间,你最好别抱太大期望。】

“我知道,随缘吧。”赤松流耸肩,“其实降临仪式阵法能构建成功,我就已经很震惊了。”

“好在此世界完全没有魔术这个概念,也可以说魔术的神秘性从未消退,我才能借用这个概念构建术式。”

“再加上先代首领无理智的大开杀戒,无数灵魂魔力自发聚集……否则我根本凑不齐阵法的基础构建需求。”

说到这里,赤松流也挺无语的,阵法能成功在他看来都是奇迹了。

他摆摆手:“不过术式成功不代表发动后能达到仪式效果,慢慢积累吧,现阶段我需要盯着横滨这几个术式别被人毁了。”

哈桑们点点头,他们化为粒子消失在空气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哈桑们出了港黑的大楼后混入人群中,在街道四角,在垃圾桶后面,在某个天台上……他们纷纷露出身影,变成面容普通的路人甲,或者是老者,或者是年轻人,或者是妇女,并很快了无踪迹。

这才是从者召唤异能化后,赤松流的真正异能力具现。

他不仅可以有上百人的在线哈桑聊天室,还拥有哈桑们附体后的能力,比如变身、改貌、撬锁、侦查、气息隐蔽……一切哈桑们的能力都会以同步率的形式出现在赤松流身上。

同时哈桑们还可以离开赤松流自由行动,他们能变成普通人的样子融入到人群中,为赤松流收集各种情报。

不过当赤松流放出哈桑大队时,他本身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战斗力,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哦,偶尔还能射出个biubiubiu的魔力子弹什么的。

当然强度就不要抱希望了。

同时即便他被哈桑附体,使用哈桑们擅长的战斗招数时,受限于身体素质,赤松流的实力也极低,只能达到整体港黑战斗人员的平均水平而已。

好在哈桑自带气息隐蔽,只要赤松流小心一点,遇到危险后跑路还是没问题的。

前提是,太宰治不在他身边。

赤松流撸了撸自己的头发,有点纠结,暂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异能力。

哪怕最后不得不暴露,也决不能暴露哈桑们。

“只能寄希望织田给点力,吸引走太宰的兴趣。”

赤松流毫无负罪之心,决定将老朋友推出去当挡箭牌,省的自己和太宰治接触时间太长导致哈桑被迫暴露出来。

赤松流给织田作之助发了条信息,表示自己有点担心太宰治,如果织田作之助碰到了太宰治,请务必开解他。

然后赤松流将手机塞兜里,准备去找兰堂。

换了新boss,他们这对塑料兄弟也需要聊聊天顺便加深感情。

兰堂先生还是那副咸鱼样,穿着厚厚的外罩和耳套,眉宇间满是疲惫和厌倦,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不过他升职加薪,成了黑蜥蜴的队长,直属于森鸥外后,兰堂先生有了新的想法,他问赤松流:“有考虑过置办一套房子吗?”

赤松流听后很是惊喜:“好呀!我也加薪了,我们一起买房吧!”

是的,他们兄弟俩在港黑干了这么久,要么住办公室要么住宿舍,连房子都没有,着实惨淡。

当然,哈桑们在外面搞副业,赤松流有不少安全屋和情报据点,但独属于他们这对塑料兄弟的住宅倒还真没有。

一直以来兰堂都表现的很无所谓,哪怕赤松流黏上来当弟弟,兰堂都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兰堂是个很怕冷的人,他每次都穿着很厚实,偶尔会去酒吧和织田作之助喝点酒,买点诗歌读一读,生活简单朴素到了极点。

这算是兰堂第一次主动对赤松流说,我们一起置办一个房子吧。

赤松流听到这句话真的很高兴。

在港黑眼中,他们兄弟是一体的。

哪怕最开始的感情里掺和了虚假和塑料,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赤松流和兰堂两个人实实在在地互为后盾,即便是养只猫都有感情了,更何况是互相帮助的兄弟。

赤松流始终都没忘记兰堂的真实身份,他会时不时地去欧洲出差,除了需要让哈桑继续伪装身份放烟雾弹外,也是想趁机找一找兰堂的资料。

这其中有几分是防止兰堂的事牵扯到自己,有几分是他真心想帮兰堂解决过去的麻烦,就只有赤松流自己心里清楚了。

不过由于赤松流开始查的时间有点晚,兰堂的资料显然又埋得很深,赤松流一直都没什么线索。

若非他知道三次元里关于兰波和魏尔伦的传言,一直搜寻着关于魏尔伦的资料,赤松流也没可能查到蛛丝马迹,并委托给斯夸罗帮忙。

赤松流一边欢呼着拉起兰堂出门去找房产中介,一边心里琢磨起来。

看样子关于桑萨斯的事情要抓紧了,要是他这里没有丝毫进展,斯夸罗是不会拿出魏尔伦的情报的。

兰堂不是很想出门,但看到赤松流很高兴的样子,他还是慢吞吞地将自己裹成球,跟着赤松流一起离开了港黑宿舍。

港黑宿舍里住的大部分都是中底层人员,名义上属于赤松流的宿舍就在兰堂隔壁,虽然赤松流基本不回来住。

兄弟俩出了门,自然有其他成员看到他们,不少人都立刻行礼避开。

赤松流笑眯眯地问兰堂:“已经升到干部候补了吗?”

兰堂瞥了赤松流一眼:“不是你塞过来的吗?”

赤松流嘿嘿笑:“身为情报人员,太显眼了会很麻烦的。”

他问兰堂:“关于宅子,您有什么想法吗?”

“最近在做清理工作,有不少收缴的空宅子。”兰堂作为黑蜥蜴的队长,这几天在森鸥外的命令下堪称手起刀落,没收了不少私产。

他对赤松流说:“我们直接去后勤那边要一套吧?”

赤松流拉长语调说:“哎?那种宅子不合适吧,我想要一个比较安全的、没有沾太多东西的宅子。”

像他们这些混黑之人的私产是随时可能被抢夺走的,还不如去政府大楼对面买一套合法干净的公寓呢。

兰堂无语地看了一眼赤松流:“我不想每天来港黑上班还要坐电车穿越大半个横滨。”

赤松流撇撇嘴:“好吧,那我要豪华别墅!”

兰堂微微笑了笑:“可以。”

赤松流:“外面再有个花园和树林。”

兰堂继续点头:“可以。”

赤松流:“我还要看到海!”

兰堂的眼神微微有些恍惚,他慢慢说:“可以。”

上一章:第016章 下一章:第018章
热门: 乡医艳情录 昭和钿 邻家少妇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如烟如汀ABO 狐家屯的孽事儿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 躺红[娱乐圈] 乡村的诱惑 魅魔的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