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上一章:第015章 下一章:第01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赤松流的请见很快被通过了,他上了顶楼boss办公室。

森鸥外似乎也没怎么休息,他依旧穿着那身黑色外套,眉宇间有些疲惫。

怎么说呢,如果说港黑是一个上下集体运转的机械表,那所有人都是表盘里的一个齿轮。

如果其中一个齿轮突然加速,那其他齿轮会被迫带着加速。

森鸥外昨晚按照正常速度处理工作,结果赤松流过来给所有人上了个加速buff,闹得森鸥外不得不一晚上紧急做出诸多重要决定,他想的快头秃了。

接到赤松流要来汇报工作,森鸥外想到昨天晚上给赤松流布置的任务,神色越发憔悴。

难道赤松流已经做完报告了?那自己的工作量岂不是要翻倍?

虽然森鸥外早就听尾崎红叶说过赤松流很能干,但是……他没想到是这样的能干啊!

可恶!

赤松流进来后,森鸥外立刻抬眼看去。

他诧异地发现熬夜一晚上似乎对赤松流没造成什么影响,他看上去还是那么从容轻松。

似乎看出森鸥外在想什么,赤松流委婉地提醒老板:“……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在飞机上睡了一觉。”

所以他的时差其实没倒过来,半夜正是脑子最清醒的时候,效率自然很高。

森鸥外内心有些郁卒。

他打起精神:“东西整理完了?”

赤松流将手里这些文件递了过去:“boss,这是你要的文件。”

森鸥外正要去接,就见赤松流打开文件夹,先拿出一些文件放在桌子上:“这部分不着急,您可以有空了再看,他们这些组织……啧,我觉得活不久,不值得您费心。”

然后赤松流又拿出两份文件:“这个比较急,他们是港黑在关东内地的合作组织,对内对外的资金和物资流动渠道都会走我们这边的线路,您最好立刻做出决断。”

再然后赤松流还拿出了三份文件:“这是先代首领布置的情报人员传递回来的消息,我虽然不太清楚前因后果,但总觉得不太对劲,也需要您尽快做出批示,我好按照既定的联络线路,将您的决定传递回去。”

“最后是这几份文件,这是红叶姐递过来,她说是您要的和口供对应的谍报,您看还需要什么,我回去再整理出来给您。”

赤松流全部说完后,森鸥外身前的办公桌已经堆满了新文件。

森鸥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他可怜巴巴地看着赤松流:“不能再精简了吗?”

赤松流一脸遗憾地说:“不行,我已经精简过了,剩下这些都是身为首领的您必须要知道并作出决断的东西。”

然后他安慰森鸥外:“刚开始文件会有很多,以后就好了。”

森鸥外拿起文件一边看一边随口抱怨:“赤松真是熟悉boss的工作呢。”

这话问的诛心,不过赤松流回答的极为流畅:“因为先代首领咸鱼太久了,他除了在人事上保持着首领的警惕和狡诈外,其他事情……呵。”

“红叶姐偏向行动部门,我作为情报支援不得不身兼数职,做着不应该做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我也很困扰。”

赤松流微笑道:“如今的boss是您,我真的非常高兴。”

说完,赤松流后退两步,语气越发柔和:“那么我等您的命令。”

然后他就一脸轻松愉快地走了。

森鸥外:“…………”

他看着赤松流离去的背影,神色突然变得幽深危险。

许久后,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这间空荡荡的办公室显得格外阴森,哪怕晨起的阳光都无法驱散这种感觉。

森鸥外喃喃地说:“这种感觉……”

就仿佛身后随时有追赶的脚步声响起,背后的人静静地看着他,好像在评估他是否有资格和能力站在前方。

森鸥外叹了口气:“好在我发足了工资……”

他认命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飞速看了起来。

另一边,赤松流回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太宰治在翻阅情报,还很贴心地将情报做了基础分类。

看到赤松流回来,太宰治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样?森先生怎么说?”

赤松流将帽子放在旁边衣帽架上,他眨眨眼,露出促狭的笑容:“森先生似乎忙碌了一晚上,看上去有点疲惫。”

这种倒逼老板加班工作的感觉,真是爽爆了。

太宰治明白了赤松流未说出口的话,他不由得哈哈大笑,眉梢眼角都带了出了一点轻松和畅快:“森先生也有今天。”

不过随即他又收敛了笑容:“你不怕森先生干掉你吗?”

哪有下属倒逼老板的?就不怕老板给你穿小鞋吗?

赤松流微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他给我发足了工资嘛。”

顿了顿,他补充说:“而且新换老板,我总要展现一下工作能力。”

尾崎红叶肯定将他夸成了花,他可不能拆尾崎红叶的台子。

太宰治听后发出一声略带讥讽的嗤笑:“真的?难道不是在试探森先生?”

“你试探森先生会不会因为你过于出众的能力而忌惮你?如果他没忍住,此刻森先生根基不稳,你完全可以想办法将他撵走,对不对?”

赤松流并不反驳太宰治的话,他如此说:“以前森先生是私人医生,现在是一个大势力的首领,我自然要看看森先生是否有容人之量嘛。”

如果森鸥外的确是一位合格的boss,那赤松流当然会认真干活咯。

“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心态宽宏之人麾下必然有各种能人异士,心思狭隘之辈麾下只有居心叵测之人。”

赤松流垂眸,他语气平静地说:“人是相互吸引的,有趣的人会自动寻找有趣的人,无聊的人只会抱怨生活的无聊,然后和同样无聊的人凑到一起抱怨。”

太宰治抬眸,鸢色的眼睛里隐隐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你呢?”

赤松流:“什么?”

“你说的,无聊的人会凑到一起,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无聊?”太宰治问赤松流,“那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赤松流和自己是不同的。

太宰治能清晰地察觉到这一点。

赤松流可以轻松地从各种情报上看出事实的真相,很多时候只是看一眼足够了,这样的赤松流不觉得无趣吗?

太宰治问:“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事,为什么你还能笑出来?”

赤松流很喜欢微笑,他大部分时候都是笑着的,或者温和的微笑,或者唇角上挑的促狭笑容,亦或者带着丝丝得意和兴味的注视笑容。

太宰治清晰地判断出,这些笑容并不是虚假的,完全是真实的。

赤松流是个发自内心在微笑的人。

赤松流听后无奈地说:“太宰,为什么不能笑呢?”

“重复的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人类一直都在重复,因为人类已经有二十万年没有再进化过了。”

赤松流的声音柔和而平静,仿佛在说一项既定的事实。

“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们的所有思考和身体成长,全都和二十万年前的始祖人类是一样的。”

“太宰,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种二十万年都没进化过的生物,为什么渐渐成为地球的主宰呢?”

赤松流看着近在咫尺的太宰治,他忍不住试着伸手摸了摸这个圆滚滚的脑袋,少年的头发柔软极了,和他这个人倒是有一些不和谐。

“人类一直在向外发现着、探寻着,这是让这个重复到无聊的世界变得不无聊的原动力。”

“你穷极一生都找不到的答案,可能在你死了三百年后才会被人发现。”

“哪怕你听不到了,也不会知道了,但答案还是存在着。”

赤松流用斩钉截铁地语气说:“诚如你所言,我的确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聊,可我对未来抱有绝对的希望。”

太宰治深深地看着赤松流,许久后才用有些虚无缥缈的调子说:“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听起来真是令人热血沸腾啊。”

赤松流听后眼中反而笑意加深,他说:“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别逗我了,太宰,一个从没看见过太阳的人,会在黑夜里寻找太阳吗?”

他收敛笑容:“在绝望里你只能看到绝望,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太宰治听后神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一切表情都从他脸上消失了。

他微微低头,黑色碎发散落下来,挡住了他的眼睛。

赤松流推了推太宰治:“你与其不断问我,不如出去转转,老是窝在阴暗的角落里会发霉的。”

太宰治听后唇角拉平,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直到太宰治离开,赤松流才松了口气。

“他终于走了。”

【是啊,他不走,我们就没法出来。】伴随着哈桑的话语,几个身穿黑色紧身衣带着白色面具的哈桑出现在办公室里。

【你不觉得昨天晚上我们很安静吗?】一个哈桑总结说:【太宰治的能力应该和压制异能力相关,只要他在你身边,我们不仅不能出来,还没法集体聊天,只能单独和你沟通。】

【你得小心他。】

上一章:第015章 下一章:第017章
热门: 穿书之白月光gl 乡村荒女人 算命吗?超准哒!/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综英美]希望 青鳞 当太宰成为审神者 巴国侯氏 秘书长 回档1995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