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终章

上一章:第68章 父母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身上好像有种奇异的精气神,精气神在的时候,有三六九等、美丑胖瘦,不在了,就是万般色相皆虚妄了——五官周正不周正,身材颀长不颀长,都包在差不多的皮囊里,透出一股沉沉的暮气,没什么分别。

以前徐家外婆老说窦俊梁像“汉奸羔子”,其实除了油头粉面之外,窦俊梁也能算得上形象颇佳,很有点旧式花花公子的风流气质,特别能吸引那种做梦想当“浪荡子最后一个女人”的小姑娘,不过事到如今,他美丑穷富是看不出来了。

窦寻到医院的时候,窦俊梁正在护工的搀扶下溜达,窦寻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小半年不见,窦俊梁的后背竟然已经佝偻下去了,原来是个“大叔”,现在看来,连“师傅”也不配了,像只畏畏缩缩的大猴子。

有点可怜——窦寻心里凭空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吴芬芬正给儿子窦章削苹果,母子两个都不往他跟前凑,也不和他说话,与其说是家属,更像隔壁床位的病友。看见窦寻来,她神色变了几变,最后勉强笑了一下,站起来跟他说话:“来了?”

窦寻冲她点了个头,见那小男孩有点畏惧地往她身后躲,就从探病的水果篮里摸出一个芒果给他。

吴芬芬忙推了窦章一把:“你谢谢大哥了吗?”

男孩当惯了独生子,不知道“大哥”是哪根葱,接了水果,不肯吭声。窦寻也懒得认这个便宜弟弟,冲她摆摆手:“不用客气,您坐,我过去看看。”

吴芬芬紧张地窥视着他的背影,好像窦寻是来挖她家地里葱苗的。

“祝小程都跟我说了。”窦寻没理她,走到窦俊梁身边,把果篮放在一边,“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窦俊梁从这句话的主谓宾里挑拣一番,到底没能捞出一声“爸爸”,目光很复杂地在果篮上“乡里”的商标上掠过,僵硬地冲窦寻笑了一下:“也就熬时间吧,反正今天还行。”

小男孩窦章不听话,在病房里乱跑,吴芬芬忙叫道:“宝贝快回来!”

窦俊梁顺着声音扫了一眼那母子两个,苦笑着压低声音,对窦寻说:“她以前说医院对孩子不好,从来也没来过,就给我请了俩护工——结果昨天你妈一回来,她立马就来了,这是怕我死了以后钱不给她呢。”

窦寻没什么兴趣跟窦俊梁讨论他小老婆。

寻常人家的父亲年老体衰,儿女应该分摊住院费用,再尽一尽陪护义务,不过窦俊梁情况不太一样,他穷得就剩下钱了,自己住得起私立医院,也请得起最好的陪护,不需要窦寻跟谁摊什么……让窦寻来“尽孝”也够呛,窦寻觉得他们俩偶尔见一面还行,让他老在窦俊梁眼前晃,容易加重病人病情。

于是他直白地问:“需要我做点什么吗?比如照顾老婆孩子什么的。”

窦俊梁默然片刻,叹了口气,一指旁边:“坐,爸爸想跟你聊几句。”

窦寻没跟他客气,像坐在自家客厅似的泰然落座,全然无视吴芬芬快要咬被角扎小人的眼神,对窦俊梁一点头:“您说。”

窦俊梁开口之前,先默不作声地看了吴芬芬一眼,吴芬芬刚开始假装不知道,窦俊梁沉下脸色,她才不甘不愿地叫上男孩离开了病房,护工也很有眼力劲儿,叮嘱了几句,跟着就找借口暂时离开了。

窦寻有点啼笑皆非,说的是他的事,窦俊梁却比他这个当事人还紧张,唯恐隔墙有耳,还特意压低声音,对他说:“我有一些朋友,家里或者亲戚朋友那有不少年纪合适的女孩,条件也不用说,你要是什么时候有空,看看喜欢什么样的,可以约出来认识一下……你跟我不一样,是个……”

窦俊梁本想说“是个踏踏实实的好孩子”,结果窦寻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是个喜欢男人的混蛋。”

窦俊梁被他刺激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都变了,犯病似的弯下腰,捂住肚子。

窦寻站起来给他倒了杯水:“冷静点,您不是早知道吗?”

窦俊梁冷静不了,一个人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就不太看重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了,窦俊梁这一辈子奉行及时行乐,临了,没有留下什么自我满足的成就与牵挂,窦章那个小不点,他是看不到他长大成人了,想来孩子跟着吴芬芬长大,将来的成就恐怕也有限,只有窦寻,算是他唯一能聊以自夸的,是掐着他最好的血脉留下的种,怎么能有瑕疵?

“祝小程说她劝过您了,”窦寻耐心地说,“看来您没能领会精神?您都到这了,还操心我的事,弄得我也挺过意不去的。”

“……我看不出你哪过意不去。”窦俊梁脸色铁青,他缓了一口气,又说,“咱们老窦家的东西,我不能全留给你,你弟弟还小,不能没人管,你理解吧?”

窦寻无所谓地点头,拿了一个苹果慢慢削。

窦俊梁:“我是很想让你带一带你弟弟,可是一来你也忙,又没结婚,带个孩子不方便,二来……“

窦寻:“他妈得跟我玩命,以后让他们有事找我就行了,能帮的我都帮,平时也别互相碍眼了。”

窦俊梁“嗯”了一声,格外严肃地说:“我的东西,会留给你们俩一人一半,但是有一条,你得把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断干净,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窦寻我告诉你说,人得爱惜自己,得自尊,否则你有再多钱,有再大成就,有什么用?”

窦寻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窦俊梁。

窦俊梁以为他听进去了,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叫律师来,你给我立个字据……不,做个公正,我遗嘱都写好了。”

窦寻笑了一下,从旁边拿起窦俊梁的一件外衣,披在他的病号服外:“有点冷,您多穿点吧,麻烦您把那遗嘱重写一份吧。我走了,爱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托人给您买去,不用客气。”

徐西临其实是跟他一块过来的,到了医院没进来,那个猴精大概早知道是这种结果。

在窦俊梁这种人眼里,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女人都不算是人,依照资质,她们有些是“名车名表”,有些是“花瓶”,还有一些是“洗不干净的烂抹布”……至于喜欢男人的男人,那都是半男不女、半人不妖的怪物。窦寻作为他颇为自豪的长子,本可以当个“老三”,却非要自贬去当怪物,这怎么能行?

窦俊梁在他身后怒吼:“你给我回来!你……你这个……”

窦寻一关病房门,把他的叫骂都隔绝在身后,彬彬有礼地跟忐忑不安的吴芬芬打了声招呼,啃着自己方才削的苹果,溜溜达达地走了。

徐西临这个自来熟正坐在停车场的石墩子上跟管理员胡侃,一见他出来,立刻跳了起来,小心地觑着他的脸色,唯恐他挨骂心情不好,跑过去替他开了车门,顺势摸摸窦寻的头。徐西临把车开了出去,过了一会,仍然不放心,问他:“怎么样?”

窦寻一手撑在车门上,歪歪斜斜地坐着:“窦俊梁跟我说‘离开那个男人,这张支票就归你了’。”

徐西临:“……”

窦寻自己笑了起来。

看来是没往心里去,徐西临松了口气,也开起玩笑:“没事宝贝,没有这个爸爸,以后我给你当爸爸。”

窦寻听完,居然没骂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打量着他。

徐西临:“看什么看?”

窦寻慢吞吞地说:“占我便宜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结果徐西临果然没捞到“好下场”……反正灰鹦鹉被隔壁的动静吓得掉了一根毛。

后来徐西临也给自己的爸爸写了一封邮件,简单问候了一下,提了自己未来的打算和陪着他未来的人,郑硕大概很忙,没时间总查私人邮箱,三天以后才给他回了信,没说什么,只是提醒他少数人的人权尚在争取的路上,让他做好思想准备,顺便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终于还是没有回国——他现在的妻子不同意。

一个人是不能面面俱到,兼顾两种生活的,郑硕早年不懂,错失了徐进,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可惜徐进夫妻运不旺,到底没赶上好时候。

好在,徐西临虽然跟他有点像,但是“懂事”得比他早,总算没有疲于奔命地蹉跎那么久。

又过了小半年,窦俊梁自以为伟大的灵魂没能扛过肉体的腐朽,终于是死了,活到了六十一,多少有点英年早逝吧。不知道他临死前是怎么想的,可能也是为了给小儿子找个靠谱的退路,到底没有切断跟窦寻的血脉联系,也没多给,他死前把自己住的那套房子变现了,留给了窦寻……算是他是这家人,小时候也在这个家里住过的纪念。

窦寻平时不缺钱,留那么多现金也没什么用,又想起以前的徐家,把房子买回来的心又动了,徐西临劝说未果,只好陪着他走了一趟,他们俩故地重游,在熟悉又陌生的房子旁边转了几圈,正好房主家的小女孩在院里玩,警惕地看着他们俩:“你们找谁?”

窦寻问她:“叫一下你家大人行吗?我们想买这个房子。”

徐西临:“……”

他慢了一步,没来得及阻止。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瞪了窦寻一会,“嗷”一嗓子:“妈妈,这有俩神经病!”

徐西临的三寸不烂之舌打着结,好不容易跟房主解释清了,感觉丢人都丢到大马路上了,好在当年买房的房主对他还有点印象,十分和气地请他们俩进去喝了杯水……然后拒绝了窦寻买房的请求。

别人一大家子人住得好好的,干嘛要卖?

窦寻脑子一热来的,没想起这茬,有点挫败。

结果徐西临说:“就咱俩,一张床睡不开吗?现在家里还闲着两间屋呢,要那么大的地方干什么?”

这句话里不知道哪个字把窦大爷哄高兴了,就此不再提买房的事了。他拿出一点钱投到了老成的花店里,把花店重新装修了一遍,又由徐总亲自操刀,重新进行了产品定位和营销策略,让蔡敬重新操笔,给花店写了一本书,由于老成不肯改点名,为了配合“姥爷”的店名,书里讲了个旧社会的爱情故事。

徐西临自费给他出版了,好好装帧后,就放在“姥爷”花店里卖,卖得不错,居然没赔钱,“姥爷”花店还上了旅游杂志推荐的深度游胡同小店推荐,生意渐渐有了点起色。

老成给点阳光就灿烂,感觉自己十年来跌宕起伏的霉运即将告一段落,非要拉着他们几个人去找个什么财神庙拜拜,他们四个非主流的“三张”青年于是拎着烤肉架子,在郊区找了个财神庙,连烧烤再支持老成的封建迷信活动。

老成在破庙里拜起来没完,念念有词地嘀咕了十几分钟,来的时候明明是晴天,活生生地被他念叨到乌云滚滚,徐西临想起老成那张丧心病狂的乌鸦嘴,连忙上前把他拖走了:“咱们过几天再来抒发感情好不好?今天就先到这了,我觉得你快把财神他老人家激怒了。”

话没说完,外面就下起了雨。

这天徐西临的车正好限号,他们开的是老成那辆手动档破车,一路顶着毛毛细雨回城区,老成还没美够,在车上畅谈往昔峥嵘岁月,说着说着,他忽然想起来:“对了,你们还记得咱们以前在班上是怎么坐的吗?”

徐西临和蔡敬同桌,老成坐他们前面,窦寻是转校生,正好坐他们后面。

“咱这叫铁十字!”老成手舞足蹈地说,“还像那个超级‘x’……嘿,老徐,你开车到底行不行?”

等完红灯,徐西临莫名其妙地挂不上档了。

徐西临骂了一声:“x你个头,多长时间没检修了?”

他试了半天也没打着火,估计是电瓶歇菜了——老成果然把激怒了神仙。

窦寻只好打电话叫拖车,拖车坐不下那么多人,窦寻说:“没事,我们俩走一段路,到前面打车去。”

说着,他率先推开车门,半身站在小雨里,冲徐西临伸出一只手。

老成还要客气:“哎哎我也……”

他被蔡敬揪着后脖颈子拽回去了:“你要当电灯泡啊?”

老成:“……”

徐西临在不远处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被窦寻拉着跑到了牛毛似的小雨里。飞溅地水花很快打湿了他休闲西装的裤脚,徐西临浑不在意,吹了一声俏皮的口哨,仿佛依稀还是十六岁的青春年少。

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

推荐热门小说过门,本站提供过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过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8章 父母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桃花债 重生之娱乐风暴 十年 露水之爱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延迟就诊 乡村女教师 帽子和绷带 都市之最强狂兵 小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