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慧芷娇羞(一)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韩府春色(九) 下一章:第三十章 青楼美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体就像是正在进入到一个从未探索过的隧道,被一股大力往下吮吸着。

张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被紧紧包裹住,就像深入到女人的私密之处里时被包裹的情景,这无与伦比的刺激一**的传上了大脑。

看得出来,她的的确确是在最用心的服侍他,韩宁芷一边舔弄还一边用嫩滑的掌心轻轻摩擦着,带来更为直接更为强烈的刺激。

在韩宁芷尽心**之下,张霈的欲火一路走高,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按住韩宁芷的前后晃动的臻首,狠狠抽动起来,欲龙抵紧她深处,**倏然暴胀,几股炙热的浓精,接着喷射而出。

“咳咳咳”韩宁芷一阵剧烈咳嗽,她显然缺乏应付这种事的经验,精华一涌喷将进来,猝不及防之际早咽下去大半,待急忙吐出来时,剩下的白色液体便喷了她满脸。

张霈看着韩宁芷满脸白花花全秽物,真个说不出的淫猥,心下大爽。

要不要继续这是一个问题,张霈想了片刻,放弃了继续宠幸韩宁芷的念头,昨晚折腾了她大半夜,今早又让她丢了几次,她现在身子还在发育,这种无度索取对她的身体很不利,来“日”方长,可不能因小失大。

不过这个时候,韩慧芷差不多也应该春心荡漾,不能自已了吧

眼见自己邪恶的计划迈出了成功的第二步,张霈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温柔的替韩宁芷换好了衣衫,然后叫来丫鬟,让她们服侍她去浴室洗浴,至于为什么要去浴室,那是他担心自己待会儿看见美人出浴的春景,又忍不住动手动脚。

张霈独自留在韩宁芷香闺中,推开另外一边的窗户,凭窗而立,抬头远望,似乎没有立刻离开的样子。

眼前荒唐的淫事终于结束,可是韩慧芷却想不到张霈却是留在妹妹房中,不肯离开,他不走,自己要如何离开其实刚才那般羞人的事情都当着自己眼前发生,再多等片刻也没有,可是如今韩慧芷感觉自己小腹隐隐发胀,竟竟是想要小解

张霈临窗远眺,思绪翻飞,现在来了中原之后,洁身自好,循规蹈矩,可是麻烦却是接二连三找上门来,而且个个都不是能够轻易糊弄过去的势力。

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张霈不禁摇头苦笑,自己糊里糊涂和慈航静斋斋主言静庵疑惑阴葵派阴后杜玉妍其中一人或是两人发生了关系,嗯,至于到底有没有双飞,他是真的记不起来了,不过现在慈航静斋和阴葵派都没有对他进行暗杀,明杀,围杀,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幻觉

这个短时间内没有答案的问题暂时放在一边,张霈继而又想到,为了平息东溟派内乱纷争,自己剿灭了金龙帮这个看起来似乎和阴葵派有些暧昧关系的外围组织,不过看在杜玉妍的面子上,他并没有下杀手,而是放了梦玉蝶一条生路。

程水若在拜火教的身份应该很高,自己不但破坏了她修炼邪功的阴谋,更是敲诈了她巨额钱财,恶劣程度也是不低。

虽然张霈没有点破程水若的身份,但是想来剑僧不舍怕是已经猜出其中关键,若是她再敢出来为恶,结局一定很悲惨。

张霈还杀了水月大宗的人,东瀛方面算是彻底得罪了,不过这倒也没什么可说的,日本砸碎自然是见一个杀一个。

最令张霈困扰的还是昨日出现在东溟派的那名神秘女子,据欧冶静怡说,对方身怀异术,虽然很是粗浅,但是在明朝这个上古修真法决,奇门遁甲异术几乎完全失传的时代,已经是值得重点提放的事情了。

差点忘记了,他还得了水韵丹,修道成仙虽然是虚无飘渺的事情,但是怀璧其罪却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不知道那次燕京城暗杀他和左诗的人是否于此有关,而且张霈还身怀天魔策和至今想尽办法也没能开启的道家宝典长生决这四大奇书中的两本,同时还修练了九阴真经的武功,这些消失若是走漏了风声,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

所谓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张霈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不禁握紧了拳头,身上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骨鸣脆响之声,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眼神坚定而霸气。

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建立自己的力量体系和打造庞大的商业王国,有钱好办事,有了大量的钱财,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为了修建东溟山庄,张霈从薛明玉那里敲诈来的oney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他突然想到了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那个贼老头“侠盗”范良极,他的身家丰厚,若肯真心支助自己,想来短期内就不虞钱财匮乏了,只是要想让他心甘情愿的把老本交出来,嗯,想来只有帮她泡妞一途了,看来云清这成熟美妇自己是无法染指了,不过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处男争女人,他也感觉自己若真是这样做,的确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韩宁芷沐浴回来,张霈和她调笑一阵,两人终于携手离开。

早已憋得双腿发颤的韩慧芷急忙蹲在红色的圆木马桶上,撩起自己的衣服,轻轻腿下,露出肥美硕大的雪白翘臀。

那雪白细嫩的美臀高高向后撅起,先前被晶莹湿润浸透萋萋芳草粘在一起,两片鲜艳的粉红色花瓣在微微抖动,“嘘”水流声传来,一股白色的水流从那雪白娇嫩的翘臀玉股下那私密娇嫩的羞人之处激射出去,在有水流拍击马桶传来震动的声音,可能是刚才刺激太大,憋的太久,韩慧芷这一次小解的时间特别长。

张霈这个准女婿携韩宁芷给韩夫人请安,众人一起用了午膳,他就离开了韩府,当然晚上还是要回来的,韩慧芷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嘿嘿,相信再这么折腾她几晚上,指不定不用自己去勾搭,她已经忍不住主动献身了。

走在武昌府的大街上,张霈发现街上到处都是背着各式兵刃的武林中人,不管武功高低如何,至少那身行头和装备也能吓唬吓唬寻常百姓。

侠以武犯禁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明刀明枪都这么猖獗了,那暗地里的家伙能少得了吗难怪各个朝代的皇帝都为了江湖中的武人忌惮不已,头疼神伤。

武昌府,大明朝最繁荣城都之一。

明朝时期,武昌位于长江之畔,由于占有水陆交通的便利,所以商业发展极为昌盛,城内更是人口众多,同时也是商行林立。

武昌府内,虽然聚集了中原各大商家巨贾,各处豪强家族,但若说武昌府内势力最大的姓氏却无疑要算韩府。

韩天德与韩清风都效力于正道八派联盟,同时韩天德本身更是武昌府最大的商贾之一,每年所赚取的庞大钱财有大半用于资助八派联盟,虽然这件事情隐而不宣,但是张霈却是知道,所以若是有人敢在武昌府内找韩府的麻烦,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正是由于韩府位于武昌府的缘故,这里也就成了江湖正道活动频繁之地。

张霈漫步街头,虽然神色不动,却已经注意到前方有个无赖模样的混混向这面走来。

路看起来很宽,并排走三辆马车不成问题,可是混混迎面走过来,显然是不怀好意。

张霈嘴角泛着不屑的冷笑,不动声色的前行,他腰间挂着玉佩和钱袋,很显然,这些人就是奔着这个来的,朱高煦送的八龙佩这烫手的山芋你们也敢接

混混几步的功夫已经到了张霈的面前,这才有些慌张的样子,连声喊道:“让让。”

其中一人右手一推张霈,手忙脚乱的样子,左手却是无声无息的奔他的钱袋伸了过去。

这招看起来实在纯属自然,不漏痕迹,张霈却已经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混混左手,铁箍一样,斜睨一眼,微笑道:“朋友,路这么宽,不够你走,一定要撞过来”

混混几乎被架在当中,脸色微变,迭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朋友喝醉了,我们赶着送他回去。”

张霈一笑,放开了他的手,拍了下他的肩头,“那赶快回去,不要耽误了。”

混混一怔,又有点欣喜,没有想到张霈竟然很好说话。他显然有点看走眼,这个少爷一样的人物手头竟然很硬,显然都会两下子。

这人屁滚尿流的跑开,张霈拍了拍手,喃喃自语,“看看有什么收获”

张霈一伸手,一个钱袋已经出现在手上,原来混混被他抓住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无声无息的取了对方的钱袋。

混混偷鸡不成蚀把米,张霈做起事来无声无息,仿佛干这行也不是一次半次,可是他自己却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偷”东西,除了偷女人的心之外。

张霈垫垫钱袋,感觉没有什么分量,撇了撇嘴,低声道:“看来没得几个钱,穷鬼。”

松了钱袋的抽口,反向一倒,里面掉出几粒碎银和几枚铜钱,张霈并没有把不义之财还回去的念头,而是心安理德的把它们放进了一个躺在路边,深秋季节仍穿着单薄一件分不清原色春衫的小乞丐,搁在身前的一个破碗中。

小乞丐错愕片刻,心中惊喜,这铜钱也就算了,可是碎银却是够他几日用度,清醒过来,他急急的喊道:“谢谢”

只是张霈脚步似慢实快,健步如飞,早就没有了踪影。

张霈面湖而立,听人声往来,水流不息。

他望着平静的湖面,少了分凝虑,多了分随和,只是眼中凝思,嘴角浮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身姿笔挺,衣袂飘飘,神采飞扬,张霈也不知道自己吸引了多少人目光,其实不乏好奇的游客,卷发高鼻的异域胡商,撑筏的美貌船娘,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女,还有不少豪情勃发的文士,击剑任侠的侠客。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韩府春色(九) 下一章:第三十章 青楼美妇
热门: 乡村禁爱 男欢女爱 春满乡村 小村韵事 山村疯狂 极品按摩师 最强小农民 乡村艳福 琉璃美人煞 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