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遮大会(一)

上一章:第七章 荒淫游戏 下一章:第九章 无遮大会(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连续为三个青春美少女开苞,张霈采阴补阳,吸纳处子元阴,获益之大,简直不可想像,内功修为虽然没有质的飞跃,但是似乎太上感应心经却领悟得更多了。

难道男女交合有助于修道成仙张霈起身之后,只觉耳聪目明,体内真气充沛,气随意转,看着身边床榻上横七竖八,肢体纠缠在一起的四个娇俏人儿,粉臀纤腰,丰乳肥臀,**香艳。

张霈去厨房命人弄了几样精致小菜,再次回到单婉儿的房间,见她身上披着细罗晨褛,裸着一双玉足,自顾自的对着铜镜梳头。

单婉儿见张霈回转,起身盈盈相迎。

张霈赶忙冲上两步,将手中呈着膳食的方盘放在桌上,走到单婉儿身边,伸手扶着她的玉臂,怜惜道:“我的好婉儿,你和我既已真心相爱,哪里用得着如此客气”

单婉儿横了他一眼,似笑非太笑道:“霈儿,这些事怎么要你亲自动手”

张霈老脸一红,暗自苦笑,他可不好意思对单婉儿说:你的四个贴身丫鬟都被少爷我弄得欲仙欲死,估计明天都下不了床,当然不可能来服侍了。

咳嗽一声,张霈突然嬉皮笑脸道:“婉儿,难道我亲自服侍你,还不好吗”

单婉儿凤目含春,微微一笑,道:“霈儿,我今日身子不便,那可真要麻烦你了”说到这里,她不由面泛桃花,娇艳欲滴。

张霈闻言怦然心动,**升腾,伸手将单婉儿柔腻酥软的娇躯揽入怀中,一脸坏笑道:“婉儿哪里不方便我给看看,我可是医国圣手烈钧的高徒哩”

单婉儿娇嗔道:“霈儿”

张霈心怀大乐,笑道:“好好,现在不看,待晚上我在床上给婉儿疹治,嘿嘿,我们现在先吃饭。”

热腾腾的珍馐美肴端上桌,张霈指着桌上一大钵热汤,道:“这一道仙鹤八宝汤是今晚让厨房特地为你做的,切了好几片千年人参王下去,婉儿要多喝点,好好补一补身体。”

单婉儿一听哑然失笑,她修炼**玄心功未曾落下一天,筋骨强健,餐餐吃的是山珍海味,甘肥八珍,驻颜有术,有什么好补的。

“婉儿昨晚辛苦了,流了那么多水,正应该要好好补补才是。”张霈嘴角勾起一抹淫荡的笑意,柔声道:“来来来,坐到我腿上。”

单婉儿美艳高贵的俏脸上绯红一片,秋波流转,千娇百媚白了他一眼,扭着腰肢不依,娇嗔道:“你真个坏胚子,就知道欺负人家,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张霈看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几曾见过单婉儿恁般妩媚娇态,不由心头一阵阵肉紧。

这早已摆脱了少女青涩的绝色美妇,成熟风韵,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满溢美感,仪态万千,风华绝代,让人目眩神迷,心弦颤动。

张霈不知不觉中迷溺其中,不可自拔,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美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了,真是红颜祸水啊还好自己天纵之才、潇洒倜傥、英雄无敌、盖世无双、英明神武、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啊,不对,偏了,以下省略五百字

总之就是本少爷早早将她收入私房,是造福黎民百姓,保卫家园安定,福延子孙后代的睿智决定。

张霈嘻嘻一笑,涎着脸道:“婉儿如果不肯坐到我腿上来,那可换我坐你腿上了,嘿嘿”

单婉儿听张霈说的直白下流,芳心又羞又急,盈盈起身,轻移莲步,娉娉婷婷走到他身旁,似乎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张霈可不管这么多,嘴角勾起一抹淫荡的笑容,老实不客气地伸出双手,张开双臂,一把将单婉儿软绵绵,柔腻腻的娇躯抱进怀里,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好不舒爽惬意

单婉儿香唇轻启,檀口“嘤咛”地一声娇啼,瞬间红云满面,霞飞双颊,乖乖坐在他双膝上,低垂臻首,妩媚动人。

张霈心头大乐,只觉怀中如玉佳人娇躯柔若无骨,衣内透出的幽幽清香直沁入心肺,肥美浑圆,弹性十足的香臀坐在自己大腿上。

诱惑无穷,惊心动魄,张霈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柳下惠,从来便经不起女人勾引,跟怀中天仙似的单婉儿肌肤一磨擦,欲火“腾”的一下就窜了上来,下身那阳根又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要知道,他先前可是刚刚才摆平四个青春美少女,虽然其实有三个都是处子破身,不耐久战,不堪征伐,可是毕竟也是一番激烈香艳的肉搏,消耗精力和体力都是甚剧,如今却又再次恢复战力,其强悍程度实在是世间少有。

单婉儿立刻便感觉到了他鼓胀中的**,不禁又羞又怕,娇呼道:“啊不不要,霈儿,你饶了人家吧,待我休息几日,养好了身子,再再给你”

张霈强自压下满腔欲火,伸手用匙子舀了一匙子仙鹤人参汤,送进自己嘴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看见单婉儿一副既安心又略带失望的表情,张霈再次舀了一匙子参汤送进嘴里,然后突然凑下头去,吻住了她花瓣般娇嫩的红唇。

张霈硬生生拗开单婉儿檀口香唇,将半口参汤渡进她的樱桃小嘴里,抬起头来,笑道:“我们一人一半,都补一补。”

单婉儿给他挑逗得娇羞不堪,粉脸红得像西天的晚霞,几乎能滴出水来。

张霈记得,自己好像和秦柔也像现在这般亲密香艳的吃过东西,而且到后来他们还在饭桌上,嗯,进行饭后运动,嘿嘿,哈哈,桀桀,他现在的样子,真是一个贱人。

既然如此,张霈索性放开手脚,每喝一口汤,便以嘴对嘴渡一半给单婉儿。

有时是汤,有时是菜,张霈无一例外地与单婉儿一人一半。

张霈单婉儿就这般吃的不亦乐乎,香艳刺激,单婉儿一开始还象征性的在他怀里扭动一下,以示抗议。

不过一来二去,到后来心知逃不出张霈这命中魔星的魔掌,也就甘心认命,启唇相应,满面既是迷醉、又是幸福之色,痴痴地望着他。

这顿香艳绝伦的饭足足吃了小半个时辰,到最后,也不知是人参汤效用太好,还是因吃法太过刺激,张霈浑身燥热,身上不住的出汗,好似体内一团烈火无处喷发。

张霈仔细欣赏着怀中如玉佳人甜美的睡姿娇态,肆无忌惮地轻抚她美艳动人的**。

张霈温柔的看着单婉儿,只见她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高高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峰,那巍颤颤的乳峰,盈盈鼓胀,饱满圆实,坚挺高耸,透出绝色美女特有的魅力和韵味。

虽然隔着绫罗锦缎,看不见内里乾坤,但是张霈的脑海中可是清晰的记得那丰满高耸,浑圆坚挺的双峰是如何的弹性十足,柔软滑腻,而顶端两颗粉色樱桃又是如何娇嫩欲滴,含羞带怯,双峰间那道深似山谷的乳沟绝对能够埋藏男人他心中所有的**。

她白玉似的额头也渗出细密的汗珠,不知是虚不盛补,还是张霈使坏惹的祸,单婉儿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不安难耐的轻轻扭动,似馨似兰的体香越发浓郁。

单婉儿见张霈望向自己的目光渐渐泛红,心知这冤家火气又上来了,若不转移他的注意力,怕是他又要,哎,这要命的冤家,自己怎么经得起他没日没夜的折腾

想到羞人处,单婉儿俏脸绯红火,芳心又羞又涩,急忙抢在他开口前,娇声说道:“霈儿,你回来之后还没有见过柔儿和雅兰妹子吧”

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谈论其他的女人,而是还是容颜端庄秀丽,身段风流妖娆那种,张霈哪能不明白,神志为之一清,眼珠子转了转,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道:“好婉儿,有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在我身边,我永远想不起其他女人。”

张霈这厮真是有够贱人,他这话三分真、七分假,基本上可以归入甜言蜜语那一类,可是女人偏偏喜欢听,不管她是是何身份,只要是情郎说的,她们的智商立刻下降到可以接受这种真眼说瞎话的“低”度。

单婉儿对张霈掏心掏肺的绵绵情话完全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嗯,就好像是没装防火墙的电脑对木马程序般免疫力直接忽略不计,听了只觉芳心甜蜜,心神俱醉,妩媚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

可是她又怎知道张霈转的什么龌龊念头,张霈身为21世纪的人,性知识之丰富,远不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单婉儿所能想像的。

单婉儿昨晚和她盘肠大战,首创不轻,今晚是无法侍寝了,他怜惜单婉儿,不愿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虽欲火上冲头顶也不会勉强。

但单婉儿私密之处不能承欢,还有檀口樱唇和后庭菊花呀想到在离开燕京城之前,破了苏沁雪的娇嫩菊花,张霈浑身一哆嗦,要是今晚能再把单婉儿的后庭花也开苞了,嘿嘿,那滋味就实在是太完美了。

假如直说出来,估计单婉儿会受不了那个刺激,十有**成不了事,就算最终能满足**,但是如果是通过逼迫的方式他并不喜欢。

后世现代社会,很多超级富豪挥金如土,喜欢花钱去买那些被人调教得服服帖帖的女子,逞其兽欲,其实调教的乐趣在于过程,嘿嘿,还是要想办法慢慢引诱才是王道,张霈不把单婉儿美绝人寰的娇躯占有个通通透透,是不会死心的。

张霈悄悄转动着不可告人的下流念头,思虑良久,始终没有良策,当真是一筹莫展,叹息一声,还是到打定主意,以后趁她意乱情迷的时候,先斩后奏,嘿嘿

越想越感觉欲火难耐,浑身阳气鼓胀,张霈那双不安分的大手也悄然握住了单婉儿胸前两座美玉般高耸坚挺的双峰,尽情地搓揉抚弄起来。

单婉儿美眸春水盈盈,倾长的睫毛频频扇动,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

平静舒缓的呼吸也顷刻间变得喘息急促起来,丰满挺拔,浑圆高耸的**在张霈不断地揉弄搓捏之下,就像害羞的少女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一样。

两颗小巧玲珑,娇艳欲滴的殷红肉粒,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慢慢变得挺立起来;双腿之间私密娇嫩的幽谷沟壑里面,透明粘稠的**不禁再次呈泛滥之势,湿透了她贴身的白色亵裤。

娇慵的喘息声情难自禁地从微分的香润檀口哼嗯而出,单婉儿感觉再也忍耐不住心中沸腾的欲火,娇喘吁吁、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丰满浑圆,饱满胀实,坚挺高耸的玉峰巍巍颤颤,正随着她高涨的**,难耐的呼吸,上下起伏不定。

“啊不不要”单婉儿美眸圆睁,媚眼如丝,喘息连连,娇嗔道:“大坏蛋,刚使完坏又不老实”

张霈心中“咯噔”一下,她似乎知道自己刚才干了“坏”事,尴尬一笑,试探性地问道:“婉儿,你说什么呢”

“哼”单婉儿娇哼一声,美眸闪烁狡黠之色,脸上表情似嗔非嗔,娇声道:“你身上那么大一股胭脂味,隔老远人家就闻见了,而且春兰那几个丫头到现在都没来问声好”

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张霈咳嗽一声,不再说话,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吃亏理屈的都绝对不是单婉儿。

张霈将单婉儿雪腻的娇躯紧紧抱在怀中,低头用力吻住了她微微启合的香润檀口。

单婉儿嗯嘤一声,美眸娇羞妩媚地横了他一眼,娇躯靠在张霈怀中,羞闭美眸,吐出香甜滑腻的丁香小舌,任他含住吮吸,恣意缠卷。

檀口微分,瑶鼻微阖,幽香四溢,单婉儿两瓣玫瑰花瓣般的红唇紧紧含住张霈湿热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他口中舌上的津液。

张霈被她主动的吸吮勾得心跳加速,血涌如潮,心旌摇荡,欲火高涨,身体仿佛都要整个炸裂开来。

单婉儿那完美无瑕,风韵无双的雪腻娇躯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浓密多汁,仿佛轻轻一用力,就要挤出水来。

她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配上坚挺饱满,鼓胀圆大的丰乳以及丰满圆润,肥美硕挺的**,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不管是得道高僧,还是饱学之士,只要是趋向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欲罢不能。

这个时候,张霈却强行运转**玄心功,压下沸腾的兽血,他知道单婉儿是真的不能再纵体承欢了,毕竟什么事情都有个限度,他是融合了异种白蛇精华的钢筋铁铸般的身子,随便怎么折腾,可是单婉儿却不行,任她如何内力深厚,武学高手,可是旦旦而伐也是要弱了身子。

张霈怜惜单婉儿的身子,当然不忍她受到任何伤害,于是强行压下身体翻腾的欲火。

依依不舍的松开单婉儿微微红肿的香唇,张霈搂着单婉儿甜言蜜语,亲亲我我了一番。

此时闲来无事,张霈从怀中取出一方精巧的檀香盒子,向单婉儿打听有关水韵丹的事,本来只是随口这么一问,可是当单婉儿给出答案的时候,他却心中剧震,差点甩手把盒子掉往地上。

原来此丹竟传是葛洪炼制的,这葛洪可非一般等闲人物,而是横跨两晋的丹道大宗师,著有名慑天下的抱朴子一书,被奉为丹学的经典。

内篇二十卷,遍论神仙方药、鬼怪变异、金丹黄白,养生延年、禳邪却祸之术;外篇五十卷,详论“人间得失,世事臧否”,结合儒道之教。

若水韵丹真是与他有关,那肯定可以说是惊天地而泣鬼神的仙丹了。

难道连欧冶静怡都这么看重只是不知这传说到底有几分可信,下次有机会一定要问问欧冶静怡,既然她让自己好生收着,那相信她肯定知道此丹来历。

填饱了肚子,又逞足了手足之欲,张霈嘱她好好休息,起身翩然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七章 荒淫游戏 下一章:第九章 无遮大会(二)
热门: 流氓艳遇记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山野医龙 纵情乡野 极品艳妇 乡村艳福 极品乡村生活 九重紫 男欢女爱 桃运小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