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轻薄恶女 心莹受辱

上一章:第十章 千里寻亲 母女来投 下一章:第十二章 小别新婚 厨房情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马杰撂下一句狠话便准备闪人,宁惹燕王,莫逆邪少,现在事情的主动权已经不在他的手上了。

“等一下,本少爷什么时候同意你们可以走了。”张霈嘴角含笑,眼神满是玩味的打量着对方,慢条斯理道:“你以为这是公共场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点规矩都没有。”

身后的左诗听张霈说的有趣,“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人总没个正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介绍自己说是怒蛟帮的小混混,现在却变成少爷了,而且这可不就是公共场所嘛16k小说.16k.cn首发

马杰狠狠地瞪了张霈一眼,暗自嘀咕,见过霸道的,没有过这么霸道的,这里不是公共场所难道还是私人场所不成

“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下贱下流下作,总之一句话,本少爷心中很不爽。”张霈看向马杰的眼神仿佛在看动物园里的非洲大猩猩,语气森寒道:“换句话说,在我没有消气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马杰性脸色一变,道:“我可是马家堡的二少爷,你得罪了我,就是和整个马家堡为敌,你可要想清楚。”

张霈心里微微诧异,如果这个暴发户男人说的话是真,他地来头确实不小,在江湖上,马家堡虽然远远及不上鬼王府叫起来响亮,但是却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更重要的是,两年后点燃火药桶,引起一系列腥风血雨事件的关键人物就出自马家堡。

消化了一下脑中忆起的关于马家堡的信息,张霈笑眯眯地问道:“你认识马俊声吗”

马杰愕然,他没想到张霈竟然能知道自己大哥的名字,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只是远方亲戚,马俊声才是家里家主长辈器重培养的接班人,这些年他行道江湖,很是赚了一些名声,在马家堡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固。

马杰知道马家堡的大权落不到自己手里,便开始放纵起来,远远离开马家堡权利中心,在地方上负责一些无关紧要的家族事物,当然做的最多的还是终日流连花街柳巷,偎红依翠,欺男霸女,为恶百姓。

“你怎么知道我大哥的名字”马杰满脸惊讶,不过这个问题实在有够白痴,马俊声虽说是后起之秀,但在江湖上的名声却比马杰响亮了不知多少倍。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张霈想了想,心中想笑却又强行忍住,声音淡淡道:“嗯,我从黄易那里知道的。”

没听说江湖上有黄易这号人物,马俊声强迫地压抑住自己的怒气,脸色阴沉地问道:“你认识我大哥”

“不认识。”张霈微笑着摇了摇头,实话实说,看见马杰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心中冷笑一声,又一脸平静道:“虽然我不认识马俊声,但我认识不舍大师,你认识吗”

可怜马杰同学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如此调侃过,情绪激动,早把张霈先前轻描淡写打倒侍卫的事情给抛到哇爪国去了,怒喝一声,蛮牛一样没头没脑的冲了过来。

雯雯可爱的小脑袋从左诗的怀中探出来,拍着小手,高兴道:“娘,那个欺负我们的坏人要受苦了。”

“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了,连三四岁小孩都不如。”张霈听了雯雯的话,无视猛冲过来的马杰,转头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终结了马杰前冲的身形,他脚步踉跄倒退,跌倒在地上,叫的跟肉联厂杀猪似的,怎一个凄惨了得。

那名没有受伤的侍卫见马杰被打,急忙站出来要和张霈拼命,却被受伤的兄弟拉住,只见他一脸无奈,语气苦涩道:“老二,不要冲动,就算把我俩绑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刚才明显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我这条命早就交代了,你现在去,打不过自己受伤不说,如果惹恼了他,到时候就真的完了。”

“让你欺负女人”

“让你人头猪脑”

“让你对不起观众还出来吓人”

张霈走到马杰身旁,边踢边骂,由于不想和马家堡结下解不开的血仇,所以他下手很有分寸,马杰身上全是皮肉伤。

虽然张霈并不害怕马家堡的权势,不过如果他硬是不知死活的找人来报复自己,到时候就算不舍亲来,哼,他也死定了。

张霈决定放过马杰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左诗在这里,她是一个温婉恬静的女人,一定不喜欢看自己杀人的。

拳打脚踢一阵,当马杰变成猪头的时候,张霈呼出一口气,把他丢在地上,不管他了。

张霈走到左诗身边,微微一笑,伸手在雯雯漂亮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轻声道:“诗儿,我们回家吧”

回家,左诗微微一怔,然后巨大的幸福感觉涌上心间,他没有变,还是原来那个温柔体贴的男人。

张霈从左诗怀中接过雯雯,单手抱在怀中,另外一只手牵着左诗向人群外走去。

没走两步,张霈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向已经被两名侍卫扶起来的马杰很拽很嚣张的说道:“差点忘记告诉你了,本少爷是燕王府的人,想报仇的尽管去燕王府,位置很容易找,如果你不知道,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大胆狂徒,你给我站住”张霈吹了声口哨,牵着左诗柔嫩白皙的小手,刚要离开,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女子清丽的娇叱。

难道自己教训这个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社会的二世祖也有人打抱不平张霈闻言转身,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正眼神愤怒的看着自己。

这年头侠女并不多见,特别是胸大无脑的侠女,张霈不用问也知道这女子百分九十是马家堡的人,还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是她和马家堡达到了某种程度的亲密关系。

张霈故意用轻佻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对方,轻笑一声,道:“姑娘是在和我说话”

“你为何要毒打我表哥”女子美眸狠狠剜了张霈一眼,檀口微分,娇声喝道:“可是不将我马家堡放在眼里”

毒打这个词用的好,我喜欢,她果然是马家堡的人,难道是那个女人张霈心中冷笑,贼亮贼亮的眼珠子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说句良心话,这女子长得实在是水灵,估计和马杰不是一个妈生的。16k小说.16k.cn首发

俏脸清秀粉嫩,凤眼清澈灵动,瑶鼻小巧秀挺,樱唇柔软丰润,身材发育的也很对得起每日三餐,**娇美,玲珑起伏,胸脯虽然没有左诗的那么饱满,但却坚挺高耸,小屁股由于体形和没有男人滋润的原因,并不肥美丰硕,但也浑圆挺翘,嗯,少女和少妇的区别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张霈虽然见惯了绝色美女,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似这等姿色还是很能招蜂引蝶的。

女子见张霈不说话,眼睛却死死盯着自己俏脸、粉颈、酥胸、玉腹、雪臀、美腿旁若无人的欣赏起来,脸色顿时拉了下来,本来就没什么好脸色,现在更是气的忽青忽白,娇喝一声,叱道:“无耻的登徒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心莹表妹,这人功夫很高,你要小心啊”马杰缓过气来,出言提醒。

“心莹果然是马心莹嘿嘿,不知道马俊声在不在这里。”张霈心中有了计较,将雯雯交给左诗,微微一笑,说道:“诗儿,你带着雯雯后退一些,马上就好了,你不要担心。”

“本小姐剑下不杀无名之人。”马心莹手中长剑出鞘,寒光闪烁,美眸透着憎恨,对着张霈娇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少爷姓张名霈,乃是江湖人称邪少的翩翩少年狼。”在狼字上加重了读音,张霈神色傲然的报了自己的腕后,骚骚一笑,又补充了一句,道:“年方二十有三,尚未娶妻,不知马小姐出阁没有”

“恶贼”马心莹何曾受过这等言语轻薄,怒喝一声,道:“找死。”

话音刚落,马心莹提气纵身,挥舞长剑,刺了过来。

张霈眼中透着轻蔑之色,这功夫虽然比那两名侍卫高出不少,可是也就是在一流高手的门槛上,想登堂入室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淡然一笑,身体只微微向旁边一晃就已经避过剑势。

“无耻贼人,你不要躲,本小姐要将你碎尸万断。”马心莹剑势犀利,出剑如雨,空中响起呼呼破空声响,仿佛雨打芭蕉,可是恁她如何快速出剑,手中快剑却怎么也挨不着张霈衣角。

女人是不可理喻的,特别是恼羞成怒的女人,马心莹起先只想教训一下张霈,可是打着打着便忘了初衷,手中的剑招变得越发凌厉起来。

“疯女人,看你模样不坏,心肠却如此狠毒”张霈见马心莹出手狠毒,招招夺命,心中冷哼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了,笑道:“你逼的这么急,连一点考虑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算是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张霈出言调戏的同时右手倏然探出,对着马心莹手中的雪亮长剑迎了上去。

“无耻、流氓、淫贼”马心莹嘴里翻来覆去就是那耳熟能详的几个词,缺乏新意,看见张霈居然狂妄到用肉掌来对付自己的铁剑,美眸中闪过一丝喜色。

可是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而马心莹此时心中所想,连理想都算不上,根本是妄想。

张霈的肉掌眼看就要被长剑砍断,马心莹却发现自己握在手中的长剑突然有了生命般变得不受自己控制了,整个剑身抖颤起来,方向飘忽不定,再也拿捏不稳。

马心莹娇喝一声,纤掌发力,紧紧握着剑柄,强忍着剑身反震带来的疼痛感觉,银牙暗咬,死不撒手。

“就算你把剑柄握碎了也没用的。”张霈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心念电转,天魔气催到第九重。

天魔场再生变化,诡异莫测,只听得“咣当”一声,马心莹檀口惊呼,松开玉掌,手中三尺青峰落在地上。

马心莹俏脸通红,美眸含恨,高耸的酥胸由于急促的呼吸而不住起伏,嘶声道:“无耻贼人,敢欺辱本小姐,我一定饶不了你。”

“这没家教的孩子到底是谁教育出来的,女孩子应该知书达理才对,就算舞刀弄剑也学学我家疏影宝贝那样,人和人咋就那么大差距呢张霈叹息一声,心中默默想道:“如果你是个男人,如果不是我怜香惜玉,就凭你对我动了杀机,最起码也断你条胳膊,让你认清现实,知道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

张霈见马心莹不知进退,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式,眼神微冷,施展身法,身形虚晃,瞬间出现在她的身后。

没等马心莹眼中张霈高速移动拉出的残影消失,他已经从后面揽着她纤细的柳腰,右手高高举起,重重落下,在她挺翘的雪臀上打了一下。

“啊你,你要干什么”马心莹感觉美臀上突然一疼,一股火辣辣的感觉直烧到心里,娇躯忍不住轻轻一颤,芳心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张霈冷冷一笑,脸上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道:“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女人,今天就让你知道,邪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话音未落,张霈抬手又在马心莹耸挺的美臀上打了一下。

“不不要”马心莹又羞又怒,又疼又气,芳心纷乱如麻,当即就哭出声来,哀求似的泣声道:“你你怎么能这样,放放开我”

现在知道求饶了,早干什么去了,张霈撇撇嘴,手中动作不停,似乎打上了瘾,丝毫不去理会美人儿梨花带雨的颤声哀求。

“你你住手快,快放开我”马心莹纤腰剧烈扭动,檀口说着狠话,玉手使劲拍打,“你这无耻之徒,我我要杀了你”

对于马心莹的哭天喊地,挣扎反抗,张霈直接无视,手掌高举重落,毫不怜香惜玉的在那挺耸的翘臀上狠狠拍打,大手每一次落下,都惹来无力挣拒的美人儿一声娇呼。

“无耻淫贼,你今日辱我清白,就算是追天涯海角我也要啊”马心莹出身马家堡,耳濡目染,养成了江湖作风,眼见一哭低声哀求,二闹疾言厉色都无济于事,她又不能表演三上吊给张霈看,遂银牙咬碎,出言威胁,可是狠话还没有说完,雪臀上重重挨了一记狠的,樱唇轻启,惊呼起来。

“追到天涯海角”张霈骚骚一笑,大手却不客气的又在马心莹的美臀上打了一下,道:“马小姐作风真是彪悍,爱情宣言也说的这般豪气,你要追就追好了,反正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一个。”

马心莹气的吐血,心中屈辱,咬牙切齿,很没有创意的骂道:“无赖,不要脸”

你骂我打,各干各的,马心莹骂的越凶,张霈打的越重,他的手甚至隔着下裳也能感觉到那两瓣雪腻柔软的美肉透出的火热温度。

“你这无耻淫贼,放开我不,啊你这个坏蛋,坏我清白,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呜呜呜”马心莹再怎么说也是女儿家,当街被打,而且打的还是女人的私密部位,冰清玉洁的女儿身算是毁了,今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想到这里,悲从中来,马心莹顿时粉肩抽噎,放声大哭,大有黄河泛滥之势。

左诗心肠软,见不得人受苦,莲步轻移,走上前去,柔声劝道:“大哥,我看她也受到教训了,你就放了她吧女儿家的臀那里是不能随便碰的”

当说到臀部的时候,左诗及时改口,不过清秀绝伦的俏脸却微微染上了一层羞红。

张霈微微一笑,看了马心莹的浑圆的翘臀一眼,虽然隔着柔滑的下裳,但他知道那雪白的美臀绝对已经肿起来了,而且肯定布满了殷红的印记,真想脱了她的裤子看一下,嘿嘿,她最近几天只能趴着睡觉了。

“既然这位温柔善良,端庄美丽的小姐替你求情,我今日就网开一面,不和你计较了。”张霈手掌不着痕迹的按在马心莹晃颤颤的美臀上,轻轻揉搓起来,笑道:“别以为马家堡有多了不起,少爷我还不放在眼里,就是马加爵来了也不顶用,如果以后还想被打屁股,就来找我,不过下次可没人替你求情了。”

“淫”马心莹美臀传来一种异样感觉,羞急之下便要张嘴辱骂,马加爵是谁她不知道,但是听到打屁股三个字,娇躯蓦地一颤,仇恨之火骤然熄灭,急忙改口,软语相求,“我我不找你就是”

张霈自然知道马心莹口不对心,女人多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千肯万肯,却怎么也不愿意先开口,如果一个男人要等女人同意了才抱她上床,那这辈子只能做光棍了。

马心莹现在说不找自己,估计转个身就会满世界追杀自己,不过张霈却不在乎,对于她口口声声说要报复自己的事情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如果下次真的捉住她,嘿嘿,打她屁股的工作还是要亲自完成的,绝不假手于人。

“好了,你走吧”张霈放开一直揽着马心莹纤腰的大手,谁知她红肿的雪臀疼得厉害,娇躯一软,差点又软倒在张霈怀中。

“怎么”张霈一脸坏笑,神情挪愉道:“难道你s倾向,还想继续感受一下”

马心莹虽然不懂什么是s,但却再也不想感受了,俏脸绯红的她回头狠狠瞪了张霈一眼,倔强昂着臻首,慢慢往前走去。

张霈微微一笑,从俏立身旁的左诗怀中抱过雯雯,笑道:“诗儿,没事了,我们也走吧”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章 千里寻亲 母女来投 下一章:第十二章 小别新婚 厨房情欲
热门: 他的小草莓 乡村活寡美人沟 乡野小农民 绝品小农民 九重紫 乡野欲潮 乡村猎艳记 乡村女教师 偷情日记 小村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