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男人有钱就变坏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妾名玉茹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一吻传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柳玉茹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身着一席白色长裙,身形婀娜,凹凸有致,脸形是有些瘦削的瓜子脸,但皮肤十分的光润白晰,仍然给人一种珠圆玉润的感觉。

一对儿乌黑闪烁的眼睛,如同春风拂清池,流溢着灵动犀利的光芒。红唇俏鼻,秀眉如弱柳,虽然素面朝天,却掩饰不住她的一副倾城绝色的容颜和风姿。

对于女人,各式各式的绝色女人,张霈见得太多了,也享受得不少了。但像眼前这个女子这样,明明是一身素颜,却让他感觉到心泛微澜的女子,还真是不多见。

更难能可贵的是,但凡十分美貌的女人,也很少有像她这样有灵气的。甚至可以说,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浑身上下就洋溢着一种睿智的气息和不卑不亢的气度,更加胜过了她的美貌。

若是能将她压在机身下,耳听她婉转承欢的娇音,眼看她春情荡漾的媚态,不知是何种滋味

不过这一切,却仅仅只是幻想,至少现在是。

张霈望着柳玉茹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意,口中不禁喃喃自语道:“这小妮子也太不上道了,自己救了她清白,居然连家都不告诉我在哪里你不以身相,也当留个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联络感情不是”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刚才既然在美人面前逞英雄豪杰,扮风流游侠,现在总不能再施展轻工,死皮赖脸地跟踪她,这又不是“尾行”现实版。

想想男人也真是喜新厌旧,贪欢爱欲的动物,单疏影和萧雅兰哪个不是人间绝色,楚楚动人,更不用说那艳绝天下的秦柔和单婉儿了,就连现在刚刚成为自己女人不久的韩宁芷也有不输柳玉茹的美色,可自己脑中居然还在打她的主意,英雄本“色”,也许这就是男人的本性吧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显得诱惑特别大。

正在张霈胡思乱想之际,一种玄奥难言的奇怪感觉倏然掠过心间,仿佛自己是被潜伏在暗中的野兽窥探觊觎的猎物一样,这种心悸的感觉让人异常不爽。

张霈冷哼一声,呼出一口浊气,功行百脉,气游周身,运起井中月心法,凝神细查。

刹那间,张霈的心湖一片宁静,如同古井不波,微澜不起,方圆百米的一切动静,事无巨细地尽数烙印在心头。

身旁人来人往的喧哗街道上,脚步声、谈话声、嬉笑声、吆喝声,甚至连树上鸟雀地上虫蚁的微声都一一在他的心湖中活灵活现的绘成一幅立体的画卷。

可是张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一切都是那般自然,进一步探查无果的情况下,他微微摇了摇头,散去周身劲力,将疑团抛在脑后,转身离开。

张霈之所以在苏州府逗留而不是急急忙忙的赶往武昌府,一来是自己这个上门女婿不好就这么空着手去见未来岳丈,二来他也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若只有他一人也就罢了,住进韩府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被人说成入赘女婿,但琉球诸女却不能跟着他一道受这些嫌言碎语。

于是,张霈决定在武昌府大兴土木,他要将东溟山庄移到中原来。

男人有钱就变坏。没有钱的时候,男人可能信誓旦旦:假如我有了那么多钱,我要如何如何。可是一旦他有了钱,早已把那信誓旦旦当成了嘲笑当年的幼稚思想。

人就是这样宿命的,没有一个可以例外。想像中一个人可以站在长江的洪流中依天而立成一柱坚定的标杆。不过人的**和灵魂是如此软弱:肌肉的承受力远不如一块钢锭,灵魂的承爱力远不如一块无生命的木板。待入了长江,怎么也免不了被卷入洪涛顺水下流。一个人步入了有钱的洪流里人,也大概就这等景象。

有钱男人趾高气扬;有钱男人爱情上心怀鬼胎;有钱男人不知天命;有钱男人吃喝嫖赌;有钱男人失人性。

以上种种虽不能全部相信,但若你全然不信,或是相信自己的男人的有钱后也会只专情你一人,我就怀疑你只是八岁的扎着羊角辨儿的小姑娘,要不你就是被你“丑恶”的爱**望阿弥托佛冲昏了头的傻瓜,大傻瓜。

所以男人有钱不一定是一件好事,特别是他的钱多到不知道如何使用时,仅仅因为张霈的一个念头,东溟派多年来扎根在中原的力量整个运作起来,而修建工作,更是在他返回中原的前几日已经有人开始着手准备了。

秋雨连绵。

武昌府的长街短巷,弥漫着如烟似雾的轻愁。

雨,不知疲倦地飘洒,点点滴滴,成为天地之间唯一的精灵。

这个季节,是丰收的季节,雨随风至,清洗万物,如纱如帘。然而,秋雨也是有个性的,时而轻柔如梦,时而狂暴肆虐。

倚在高楼之上,看远山云雾缭绕,看小河婉转奔流,雨飞扬着,悄然跃过窗帘,一点惬意,一点温馨,浮动的思绪也如雨翻飞,陈年往事便如涟漪般地微微荡漾开来

清晨。

韩希文轻轻推开窗子,窗外秋雨绵柔,空气新鲜,闻之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他是属牛的,今年已年满二十,正当少年青春,骄傲自大的年龄。

二十岁的男人是体力最巅峰的时候,不但对女人感兴趣,女人对他也有兴趣,特别是他韩府三少爷的身份。

韩希文年少多金,面容英俊,身姿挺拔,师承“长戟派”,在江湖中也略有侠名,行走江湖,已经有人称他为“少侠”。

他在武昌府朋友极多,身份名望,财富武功,家世渊源,虽然都不如他,却也都是地方上知名的青年侠少,每当春秋佳日,总会呼朋唤友,共度一段惬意时光。

他在江湖上游戏过一段时间,行迹所至之处,大都受人吹捧,出手阔绰的愣头青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

他虽没有狂傲到自诩武功天下第一,但也认为自己是中原后起之秀中当之无愧的武林新星,对江湖中风头最劲的风云人物戚长征和风行烈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暗忖自己是没有遇见他们,若是碰上,一定让他们知道知道韩少爷长戟的厉害

韩希文深信如果长戟派若是能够让一个俗家弟子做掌门人,一定非他莫属。

韩府风水极佳,修在武昌府地势开阔之地,风景优美,景物绝佳,是江湖中有名的豪美庄院。

除了还未成亲,家中尚欠一位美娇娘外,可以说只要是一个男人能够有的,梦想得到的,他都已经全都拥有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很满意。

可是最近几日,却有一件事让韩希文觉得心中不怎么痛快。

他所住的“白云居”建在韩府的高处阔地,只要他每日推开窗户,就会看见绿树假山,奇花异草,山泉溪水,美不胜收。

每当这个时候,韩希文就会感觉有种发自内心的万丈豪情,就算心里有什么不称心的事,也会转瞬抛到九霄云外,忘得一干二净。

谁曾想,最近一段时日,推开窗户,看见的却是大兴土木,人声鼎沸,好不热闹的景象。

每日清早,日出东方,天刚蒙蒙亮,对面就传来敲敲打打的撞击声;每日傍晚,日沉西山,天方微微暗,对面传来的敲打吆喝的声也未停息。

日夜轮班,一天二十四个时辰开工,竟是一刻不停。

噪音公害,这种扰民的行经官府当然不会置之不理,不过上告的人不少,去了一批又一批,却通通没了下文。

这一切不但打破了天地的宁静,吵得韩希文这韩府三少爷夜里辗转难眠,日间心神不宁,而且更是侵犯了他不容践踏的男人自尊。

因为对面正在修建的宅院,规模显然比武昌府最大的韩府更大。

两河一带,关中陕北,甚至连江南那边有名的土木工匠、雕花师傅,都被请到这里来了。

建造这宅院所动员的人力物力,竟比昔年建造韩府时多出了整整二十倍。

钱能通神,人多好办事,修建宅院当然也够快。

韩希文无比郁闷,却又无可奈何,人家修房子盖宅院,他总不能不让别人修吧这武昌府是大明朝的天下,可不是他韩三少爷的天下。

每日里,当韩希文晨间推开窗户一瞧,都能看见对面宅院不是多了一座精巧雅致亭台,就是多了一座气势巍峨的楼阁,不是多了一个游鱼嬉戏的池塘,就是多了一片葱翠繁茂的花林。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韩希文简直要以为这一切是在梦中,而非现实,入眼的一幕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监督建造这宅院豪府的总管姓鲁,是应天府“班们”的三掌柜。

在土木建造这一行中,历史最悠久,享誉最圣隆的就是京城应天府鲁家,“班们”相传是土木建筑工程巨匠鲁班的后人所创,就连大明朝的皇宫内院都是由鲁家负责建造的。

据鲁总管私下里透露,投巨资修建这座宅院的,是一位“张公子”。

张公子是谁不得而知,据传当时是“班们”大掌柜亲自相迎招呼,这位身份神秘的张公子决定要在十一月二十日那一天,在新舍中宴请宾客。

所以这座宅院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赶在十一月中旬以前,全部建造完工。

张公子说了,只要能赶在限期时日内完成宅院修建工作,他不惜任何代价,不管请多少劳工,不管用多少材质,不管花多少银子,都没有任何关系。

他已经在应天府通行全国的周武正王四大钱庄都开了账户,只要凭鲁总管打的条子,资金额度无限,而且更是能够随时兑款提现。

鲁总管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了,但是他对这位张公子的豪爽却是暗暗咋舌,背地里说:“这位张公子的豪阔,连我都未曾见过。”

这位张公子究竟是何来历究竟是什么人既然应天府周武正王四大钱庄联合作保,那银子的来路自是没有任何问题,但这位就像是石头里暴出来的张公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气派,这么绰的手笔

韩希文忍不住动了好奇心,想要见一见这位未曾蒙面的张公子,心中暗忖一定要把他的身份来历和师承底细,连根都刨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妾名玉茹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一吻传情
热门: 流氓艳遇记 绝品小农民 乡村猎艳记 小山村的诱惑 极品按摩师 乡野春潮 混世小农民 乡野欲潮 乡村荒女人 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