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龙戏双凤(下)

上一章:第一章 龙戏双凤(上) 下一章:第二章 欲海逍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单婉儿被张霈吻的玉颊生烟,晕红滚烫、鼻翼煽动,鲜艳的红唇微微颤蠕,吟吟有声。

直到呻吟化作呜咽,美人儿呼吸困难,几乎窒息之时,张霈才不舍的松开她微微红肿。

唇分,情浓,体热,欲炽。

单婉儿秀目春意浓浓,旋又猛的圆睁,她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女儿正抱着张霈的大腿,柔顺的吞吐动作着,但终因技巧不纯熟,只片刻急变娇喘吁吁,呼吸急促。

心中又惊又惊,共既羞且涩的单婉儿将美眸移向张霈,却正好碰上他贪婪兴奋,火光四射的眼神,不由心儿“噗噗”狂跳,慌忙闭上双眸,面色红晕。

有观众在一旁观看,何况这种观众还是自己的老婆、岳母、师傅,好色男人充斥着打破禁忌的兴奋,欲火腾烧暴炽,手指逐渐加快,进进出出,深浅不一。

单婉儿媚吟一声,浪声荡音愈来愈软腻,愈来愈撩人,股股粘稠**如泉涌出,芬芳浓郁的香味弥漫在气息淫糜的房内空气中。

她藕臂纤手虚按张霈胸膛,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硕挺双峰上下弹跳,荡跃不停,晃得好色男人眼都花了。

张霈情不自禁地弯腰低头含住一颗胀大羞挺的蓓蕾,大口吸吮,同时伸出另一只手在单婉儿高耸**使劲揉捏抓挤,更激得她如痴如醉,似癫似狂。

“啊霈,霈儿不,不行了我”娇嫩敏感的玉体受到如此挑抚,单婉儿终于放声**,纤纤玉手死命的抓着张霈双肩,一双浑圆修长的光洁美腿更是紧紧地夹缠着他急速活动的手指。

花径嫩肉一阵强而有力的收缩箍紧,手臂肌肉传来一阵阵抖颤脉动,好像要把好色男人的手指夹短,不愧是万中无一的十大名器,花径深处更紧咬指尖不放,叠嶂重峦,门户层层,美得张霈浑身酥爽。

突然,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花径深处急涌而出,淫汁糜液顺着洁白修长的大腿洒落。

“姑姑,还不想放霈儿离开么”张霈邪笑着轻轻将手指抽退出来,粘稠的**拉出一条晶莹微荡的线丝。

床单上润湿了老大一片,单婉儿听张霈又唤他姑姑,羞的桃腮晕起粉红,神态娇媚,香唇乍启微分,娇喘吁吁,高氵朝后的余韵使得她无暇玉颊愈加娇美,甚是动人。

“这人间美味,姑姑可不要浪费了。”张霈温柔的将手指伸入单婉儿温润的樱桃小嘴,挤开洁白贝齿,肆虐蹂躏那娇嫩的三寸丁香,手指尖传来的美妙触感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粉嫩可爱,清香淡淡,原来除了美味的食物和墨香的书页,让人口齿留香的还有美人的香唇。

“呜呜”母女两人一上一下,发出同一种无意义的呻吟。

单婉儿圆睁着美眸,不知所措的望着张霈,对方手指探入她粉唇的时候,那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她想起上面还涎满了自己高氵朝分泌的羞人液体。

羞赧过后,单婉儿听话地乖乖分开娇艳欲滴的唇瓣,无师自通的轻咬慢添,细细吮吸起张霈的手指,妩媚美眸荡漾着浓浓爱意。

“宝贝儿,今日你特别湿润呢”张霈邪笑着抽出手指,双手捧起她百合般圣洁的容颜,幽深黑眸对视那对近在咫尺的盈盈秋瞳,不怀好意道:“难道是量多的日子”

单婉儿羞不可仰,生晕的双颊更加妩媚红润,千娇百媚的横了张霈一眼,将她柔腻的嘴唇堵住了他尽说羞人话儿的嘴巴,同时将灵巧的柔腻香舌伸入他口中绞动,送出一股股玉液香津。

这算是回答默认认输还是诱惑

张霈当然是当仁不让的紧紧含着她柔嫩的丁香粉,吸吮咬砥,两舌交缠,交津换液,让热炽的湿吻再次激起她高氵朝过后,余韵渐息的心湖。

单疏影虽然一直很“努力”在张霈下身含弄,但最初心理快感消退后,加上他又分心对付单婉儿,生理积聚的实在快感有限得紧,吹箫技术平平的她当然不可能让好色男人缴械。

母女连心,似乎察觉到女儿的窘境,单婉儿如梦初醒般轻轻推开张霈,玉颊生烟带晕,媚态撩人,檀口微分,轻笑道:“影儿她,她你还是先嗯你知道的”

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是母女情深了,古有孔融让梨,今有婉儿让夫。只是不知道姐妹的感情比起母女的感情谁要好一些相信这疑问不久后就会解开,中原的姐妹花可不少啊

“姑姑疼女儿,相公疼娘子。”张霈嘻笑一声,伸手在单婉儿高耸的玉峰顶端殷红轻轻掐了一记,接着从单疏影温润的口腔包裹中温柔的抽身而退,抽出了他沾满闪亮口涎的坚挺“神枪”。

几乎是一秒钟也没有耽搁,张霈紧紧搂着单疏影,两人双双滚倒在奢华的软床上。

张霈脸上带着梦幻迷离的笑容,大手隔着单薄衣衫在单疏影柔软丰盈的酥胸,用力握住那两团耸挺的山峦,使劲搓揉挤压。

“嗯”张霈的手似乎带着魔鬼的力量,单疏影只觉浑身酥麻难耐,一步步被拉入**的深渊。

熟练而快速的解开单疏影穿起来异常繁杂的外衫,张霈锐利如鹰,流转似电的眼神随着怀中人儿晶莹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的部分越来越多而越见深沉漆黑。

张霈大手缓缓一拉,单疏影亵衣的细绳乖乖松开,好色男人握着她浑圆丰满的美乳,俯身低头,张口含住,不断噬咬顶端如花绽放的嫣红。

“啊”单疏影喉间响起压抑不住的陶醉嗓音,如泣如诉。

在张霈的不懈努力,辛勤耕种之下,单疏影青涩退尽,不再是过去那个稚气清纯的怀春少女,变成了如今玉体丰腴的成熟女人,她裸露的躯体足以激起好色男人的**,导致兽人变身,接着兽性大发

绝色俏佳人这般勾魂夺魄的动人娇躯简直是上天的杰作,张霈翻身将她贴压在身下,在她俏丽的玉颊、光纤的脖颈、洁白的乳峰、盈盈的蛮腰烙下湿湿的吻痕。

“啊”单疏影檀口溢出了难耐之极的春吟,她身心都已臣服在张霈霸道的掠夺下,身体彷佛已不是自己的了,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对方手中。

张霈原本凌厉而深邃的锐利眼神如今尽是温柔之色,大手在单疏影**上缓慢滑动,逐寸逐寸爱抚她柔嫩的冰肌雪肤,锦绣长裙“嘶”的一声,报废了。

大家终于知道钱的重要性了吧

侵略并未终止,张霈从来不是见好就收,得了便宜不卖乖的人,火热大手继续探入,再探入,滑进单疏影下身贴体短裤,轻轻爱抚她略微湿润的“蓬门”,挑动着她身体深处的**。

“嗯”单疏影动情的呻吟一声,感觉有一团熊熊烈火在她下腹蔓延腾窜,渐成燎原之势。

“宝贝儿,舒服吗”听到单疏影动情撩人的娇吟,张霈也跟着亢奋起来,不断加强灵活手指在她敏感蕊心上的揉捏力度,挑动撩拨,技巧尽展。

“啊”单疏影哪里有闲暇张霈的“问题”,檀口似张似合,颤颤抖抖,片刻后发出一声高昂的尖叫,娇躯轻颤,玉体浮出大片妖艳绯色。

得不到回答的张霈也没闲着,他张嘴咬住眼前晃颤弹动的**,大力吸吮,散发着魔息的大手毫不怜香惜玉地挑逗着单疏影脆弱的神经,修长的手指穿梭花丛,勾搔稚嫩的花蕊,引得她娇喘连连。

单疏影觉得下腹如遭雷击电轰,奔腾如流的超强美爽滋味往神经末梢直窜狂飚,高氵朝如浪,快感似潮,玉体最敏感的两个地方在好色男人的掌控下似已更换了主人,令她再次发出撩人的原始**声。

看到单疏影表情迷醉,失神失控,张霈露出邪邪的笑容,戏虐道:“影儿,你的声音真好听,相公喜欢,你叫大声点”

张霈喜欢女人,废话,除了太监、性功能障碍者、玻璃以外,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有不喜欢女人的么

自修练天魔功后,张霈对女人的占有欲越来越强,他爱上了女人高氵朝时欲仙欲死的表情,那被他所点燃的**火焰是如此的美丽,在**的煎熬下而主动向他求欢的女人是如此的动人,让**蒙蔽理智,用情焰肉欲腾炽女人娇嫩玉体每一寸的雪腻肌肤,在她们美丽双眸充满湿意春潮,提枪上马,剑及履地,大块朵颐,君临天下。

“娘,娘在在看呢”单疏影气喘吁吁,粉脸整个红了个透。

刚才还不顾羞涩的为张霈用小嘴服务,现在又说什么娘还在旁边,这不是掩耳盗铃么

“她嘿嘿她看着不正好么”张霈猛的扯下她的贴身裤衩,嗯,值得一提的是,短裤已不能再穿了。

躺在床榻另一侧,美眸紧闭的单婉儿闻听张霈调侃之语,心中羞气,“嗯嘤”一声,却是拿他无可奈何。

分开单疏影雪白的粉嫩双腿,张霈低头舔吸着神秘倒三角区柔嫩腻滑的花瓣。

“呜呜”单疏影满脸潮红地扭动着**,娇躯滚烫,血液几要沸腾。

“宝贝儿,相公要亲遍妳全身每一处。”张霈轻轻两手发力,将单疏影美腿分张到极限,舌尖在嫩柔不断旋、转、按、压、吸、咬

“不,不行了”由于单婉儿在身旁的原因,单疏影心中微微有些抗拒,但敏感的身体却没有遵从主人的意志,丝毫没有反抗的举动。

张霈不断挑逗着单疏影腻柔的瓣唇,舌尖恣意在她敏感的娇嫩处穿梭徘徊,迫使她忘却一切,向自己身体最原始的本能投降。

单疏影粉腿频颤倏抖,滚滚热流在体内奔窜不息,张霈的灵舌攻势不减,要她彻底投降,放弃所有矜羞,忘情回应,深陷欲海。

“啊”单疏影发出一声似兴奋又似痛苦地啜泣,娇躯香汗淋淋,滴滴落下。

张霈贪婪地欣赏着她脸上愉悦与惊羞相间的可爱表情,翻过她的**,让她四肢撑在床榻上。

冷艳外表已被剥落,单疏影的理智被男人一阵高过一阵的侵略推高至云端,面对心湖澎湃的**,她已全军败退,弃甲投降。

后背体位以“具有征服感,唤起从背后到臀部一条线上的性感带”,“散发着一股犯罪的气愤,而且感觉很爽”等等引起男性征服感,“从背后插入时,可以不理会她的感受,只要尽自己的**去做即可”等唤醒男性动物性本能为主要理由高居男性喜欢的**体位排行榜第三的位置。

张霈看着单疏影晃动不止的雪白胸脯、胸腹贴着她动人的柔美曲线,嘴角杨起邪气十足的笑容,双手托高她的丰盈的美臀,硬挺火热的笔挺**对准狭窄炙热的甬道,毫不留情地向前一送,进入火热的紧窒。

张霈爱抚着单疏影硕挺的肥臀,花径攀升的温热与不断收拢的紧窒使他深陷其中,举步维艰,不能自拔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章 龙戏双凤(上) 下一章:第二章 欲海逍遥
热门: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色小姨 乡村美娇娘 最强小农民 九重紫 乡村大凶器 大叔好凶猛 小村韵事 他的小草莓 春满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