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邪少御娇娘

上一章:第十五章 娴熟口技 下一章:第十七章 十大名器之重峦叠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影重重,焰火熏天

张霈避开宫中奔走疾呼的禁卫侍从,慌忙鼠窜的太监宫女,抱着浑身滚烫的单婉儿向“离宫别馆”奔去。

突然,张霈猛然刹住急驰的身形,身子标枪般笔直的钉在属于自己的厢房门外,思绪电转

chance机会,张霈脑中鬼使神差的冒出这么一个单词,至于为何浮出的是英文,他也不明白。

张霈向前身子略声略一倾,猛然发力,脚下生风,过门而不入,辨准方位,向着单疏影的香闺掠去。

外面几乎喧翻了天,这里却雅静得紧,心急如焚的张霈连门都顾不上敲,直接运功震断门栓,推门抢身窜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一个骨感窈窕、婀娜娉婷的背影,张霈见屋中的单疏影正对镜梳妆,趁她闻声扭头望过来之前,身法快如鬼魅,倏地闪到她身旁,一手捂着她的小嘴。

“谁”眼前一花,香唇一紧,单疏影骇然往他望来,认清来人,提到半空的芳心终于放下,旋又看见,张霈全身上下竟是白条条,**裸,身无寸缕。

“相公”单疏影俏脸霞飞,猛力一挣,挣开张霈压在她唇上的手。

张霈的外衣在刚才的打斗中损毁了,现在当然是最自然的状态**。

但他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相反,这厮觉得特有意思,不是说天体运动裸奔有益健康吗2004年12月,一位大学生在山东省体育中心脱光上衣“裸奔”,虽然不够彻底,但是毫无疑问他成为了中国裸奔第一人。

不过因为张霈的关系,他第一的头衔被剥夺了

这冤家真是一点也不知羞,单疏影心中虽千肯万肯,可湿润的小嘴里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愕然羞媚间突然发现心爱男人的怀中竟还搂着一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原本熟悉的清艳俏颜绯红如霞,表情十分怪异,急切而不安,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而从脸上的晕红来看,不用抚也能知晓温度肯定高得吓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尚仁德先后宣相公和母亲觐见,难道是喝醉了细看之下,更令单疏影惊异的是单婉儿微虚眯眨的美眸,竟充满了殷红血丝。

“啊娘,你怎么了娘”单疏影猛地抓住母亲柔弱无骨的香肩,而单婉儿却仿佛不认识她一样,抱住张霈的纤手依然紧扣,不肯撒手。

单婉儿被女儿一摇一拽,身子反而在张霈的怀中不停的扭动颤抖,嘴里逸出梦呓般的喃呢呻吟,撩人心魂。

单疏影无暇细分辨,张霈却是听的一清二楚三明白:“啊霈儿啊哦,哦霈儿,啊我要啊唔啊哦霈儿啊”

单婉儿此时身上只裹着一件宽大的披风,内里一丝不挂,而单疏影根本拽不开她紧缠张霈虎颈的纤臂,她丰满的身体在他怀中揉来扭去,尤其是胸前一对浑圆坚挺**,由于身体自然的生理反应,色泽微深的蓓蕾已经胀大硬突。

张霈的胸部隔着披风仍然可以感受到单婉儿那丰满而又弹性的**是那么的温暖有力,她此时的表情和动作都富含极度的挑逗和诱惑,那种梦呓般的呻吟,让他心弛荡漾。

单疏影注意到单婉儿的异状,娇声问道:“相公,娘,娘怎么了”

尽管心中急切,但佳人声音仍是冰脆悦耳,檀口香润,闻之欲醉,张霈略一沉凝,一脸严肃道:“姑姑大概是服食了霸道春药,看情形她受的刺激相当大,而且现在好象药效还在发生作用,必须连续的达到高氵朝才能将药力释放,反之,药性将在体内爆发,令服药者血脉贲张而亡”

单疏影凝眉沉思了片刻,一脸坚决地说道:“不管了,要将春药的毒性发泄出来才行。”

“嗯”张霈点了点头,沉声道:“影儿,姑姑中毒已深,不易再拖,你快点为她解毒吧”

“相公,我我怎么行呢”单疏影说完,似乎想到了,俏脸上的红晕很快晕红了耳根。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张霈心中好笑,嘴里却自言自语道:“若是你,你不替姑姑解毒,那要找谁呢”

“谁当然是你。”单疏影脱口而出,语出惊人,“再说,这种事情怎么能叫别人”

嘿嘿,果然是我的好老婆,有好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公,张霈装出一副小生怕怕,这样不好的样子,低声道:“我不好吧若是这事传了出去,恐怕于姑姑名声有碍”

“相公,你就别磨蹭磨蹭了,你没听见娘一直在叫你名字么,现在看来娘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在这种情况下,她连我这女儿她都不理,却还认识你,所以,你就做吧”

原来小妮子早听见了张霈汗、狂汗、巨汗、成吉思汗。

“那你”好色男人压抑住心中那翻腾的巨浪,欲言又止道:“姑姑可是你可是你亲生母亲啊这我我们”

单疏影微微犹豫了一下,看着母亲春情盈盈,媚的几乎能滴出水来的双眸,咬了咬红唇说道:“相公,没关系的,影儿知道你爱我,但你不用顾虑我,现在这情况,我不会介意你和娘否则人家也不会提提出来以后我们一家人永远生活在一起,你可不能辜负我们母女”

“好,相公答应你,不管今生来世永不相负”想到心头夙愿终将得成,张霈心中那个高兴和激动简直无以复加,看着单疏影转身欲走,好色男人一把拉住她。

张霈瞧了有些害羞的单疏影一眼,脸色肃然,一本正经道:“影儿,你别走,待会儿指不定还要你帮忙呢”

“这还要我我帮”单疏影听了张霈的话简直羞的无地自容,檀口微张,悄不可闻地嘟囔几声,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欲火澎湃的张霈见终于获得老婆大人恩准,不再犹豫,费了老大功夫,将缠在身上的单婉儿硬扯下来,放在秀榻之上,使她素面朝天。

单婉儿难耐的蠕动娇躯,秀美微蹙,柔唇轻启,那双水汪汪的美眸却瞧着张霈,一丝迷离,一丝恍惚,还有一丝朦胧的羞意

张霈定了定神,压抑着狂野的心跳,伸手拿掉盖在单婉儿娇躯上的披风,虽然思想准备充分,但此刻暴露在他眼中的一个粉雕玉琢的喷血**,还是令好色男人咽下一大口唾沫。

ohygod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单婉儿一身冰肌雪肤莹白如玉,宛若冰晶精雕细琢,闪闪生辉,胸前两座高耸坚实的双峰,虽是平躺榻上,仍如倒扣的玉碗般高高挺起。

峰顶两颗精巧妖艳,细润如珠的蓓蕾在一圈淡淡的嫣红紫晕中傲然翘立,一道光滑的深沟横亘于挺立的双峰间。

洁白似雪,晶莹如玉,柔嫩娇软,怒耸饱满的**含羞答答,震颤微摇,巨扯眼球,惹人垂涎,再加上那纤细的柳腰,只堪一握,一双润嫩修长美腿,丰隆挺翘的美臀,终天地之灵气,没有丝毫瑕疵。

两腿相交处,美丽的神秘搭配着凄凄芳草,浑身上下,每一处都使人沉迷难返,每一处都使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枪上马,肆意驰骋。

单婉儿娇躯滚烫,躁动难忍,双手无意识的伸向张霈,想要继续拉扯着他,“快女丹”的霸道药力让她女人的隐秘处散发出靡靡气息,花露点点

神志完全沉陷在欲海欲汪洋的单婉儿仿佛在心中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双修长美腿微微向两旁分开,露出了属于女性的娇嫩。

单婉儿此时的动作与她刚才在浴池中摆出的姿势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前一次是被北川绘美强迫的,而这一次则是她自己心甘情愿主动这样做的。

美人儿的胯间水光一片,只眨眼的功夫,许多黏滑的**已经顺着她的硕美的肥臀流到床上,在床单上浸出大片湿痕。

下身花唇丰满,侵红如血,微微肿胀,轻分颤蠕,露出娇艳的鲜红,里面两片柔嫩花瓣,带着露珠点点,悄然绽放,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采摘。

花瓣绽放正中,花心鲜红柔嫩,一抽一抽地蠕动,而一股股微带乳白色的黏滑液体正源源不断地流出

分神间,张霈惊觉耳后飘来丝丝香热鼻息,紧接着,单疏影微微气喘的声音荡进耳中:“相公,你倒是快点呀”

单疏影见张霈傻愣愣地瞧着单婉儿诱惑**的躯体发呆,出声催他赶紧“办正事”。

你老公马上就要和别的女人亲热了,你不但不吃味,竟然还这么主动、这么积极、这么配合嗯,不过我喜欢。

张霈侧过脑袋,由于离得太近,侧转时,好色男人的嘴唇从单疏影香唇上擦过,甜蜜芳香,后者如触电一般娇呼一声。

单疏影娇躯微颤,那满脸的红霞已将细嫩的玉颈染成了通红,俏脸、玉颈、纤手、全身暴露在外的皮肤都泛出粉红,臻首都快垂到自个儿双峰上了,一颗芳心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活蹦乱跳,感受着她香唇的湿润柔软,好色男人只觉芬芳余韵残留

张霈视线继续朝单婉儿的娇躯瞧去,嘴里轻声道:“影儿,中了春药的人必须要通过交合将毒性发泄出来,为了不让余毒残留在姑姑体内,必须要全面挑起她心中的**,所以”

“嗯”单疏影闻听此言,明白张霈言下之意的同时却也羞到无地自容。

张霈翻身上榻,跪在单婉儿双腿之间,伸手过去,缓慢的在她身上轻轻爱抚起来。

“啊”单婉儿“嗯嘤”一声,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敏感,实在是太敏感了。

张霈一碰,单婉儿一颤,张霈再碰,单婉儿再颤

好色男人那双散发着灼热的魔手让单婉儿似乎不堪刺激的敏感,娇躯颤得厉害,下身**散发出一阵**芬芳,引人犯罪。

高高嘟起,红艳艳的小嘴还发出难受的“呜呜”之声,似乎是在抗议不过这是抗议张霈的动作太轻还是太重就不得而知了,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看着眼前梦寐以求的**,张霈心中由衷的感叹:“天生媚骨,绝世尤物。”

张霈那双令天下美女发狂,又爱又恨的那双手,慢慢攀上了单婉儿的玉女峰,从**下沿缓缓上移,至山腰盘旋良久,最后才将不能一手掌握的美丽“握”在手中。

揉搓挤压着坚挺柔嫩的双峰,张霈只觉入手丰盈,触感滑润,微颤颤、滑润润、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忖这对美乳终入我手。

换了其他人看到如此香艳情形,肯定早就脱衣拔裤,提枪上阵了,而张霈却不急,他依然轻轻爱抚着单婉儿肌肤,每寸每厘,或轻或重,或搓或揉,或缓或急,眼看着美人儿已是双眼无神

ps:四级华丽的挂了,真不知道回家后如何向父母交代,成绩大概在二月中旬能出来,哎在他们强行命令我远离电脑前,更新将继续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娴熟口技 下一章:第十七章 十大名器之重峦叠翠
热门: 乡村满艳 好色女人 乡村御医 乡村美娇娘 总裁爹地超给力 山野医龙 终级小村医 神棍小村医 混世小农民 小山村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