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人间绝色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勾引不是罪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处女诱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寂静的清晨,修整平阔宽广的御道上,人迹罕至,遍植两旁的杨柳随风徐徐摆动,隐隐传来阵阵蝉鸣虫唱。

远处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轻响敲碎了微微泛着光亮的晨幕,若干有经验的马师纷纷驾车避让,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御道上纵马疾驰,不要命了

敢这么公然违法犯纪的人不是活腻味了,就是脑袋出问题了,总之绝对不是脑筋正常的人做的事,不过今日却偏偏有人这么做了。

随着声音不断接近,马蹄踏地发出金石相交的声音,清越响亮,一群策马扬鞭的劲装汉子护着两辆华丽车驾,急速驶来。

在床上损耗的时便间就要在路长补回来,张霈接了圣旨以后,打发了宣旨太监后,立刻命早已整备妥当的东溟派众人出发,目标直指皇城。

车驾,骏马猛奔急驰,渐行渐近,越是近皇城,目之所见的戒备便越是严密,周围寂静无声,盏茶功夫,皇宫正门映入眼帘。

在这黎明前的黑暗中,遥望那壁立坚韧的高墙,刀枪明亮的禁卫军,东溟众骑心中涌起万丈豪情,不过在张霈看来,这些人身上却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儿。

眼前防卫甚是森严的巍峨宫殿,在张霈眼中仿佛一只蛰伏盘卧的暗夜魔兽一般,他心中一声冷笑,眼含不屑,既然你想玩瓮中捉鳖,关门缉盗的游戏,本少爷就跟你玩个大的。

萧家少主和主母失踪在首里城绝对是一件具有轰动效应的大事,但张霈一点也不担心,即使萧南天想破脑袋也肯定想不到,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会在他手里。

而且昨晚天香阁行刺张霈并想要嫁祸给萧家的计划失败,嘿嘿,这黑锅尚仁德是背定了,张霈心中暗暗想到,萧府只有一个女婢知晓他去找萧雅兰的事,不过在天魔气的影响下,她第二天醒来根本记不得此事,这一票干的那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除非萧雅兰亲自跳出来指证他,或者张霈自己发神经投案自首,这事根本没法追查。

而在离开驿站之前,张霈已经暗中留下了两名东溟护卫守着柳如烟母子二人,饿死了萧峰不要紧,若是害柳如烟这个骚美人也香消玉陨那就太可惜了。

昨晚发生的一幕幕飞快自脑海种掠过,不知不觉已到了禁墙边缘,勒缰马驻,停住车驾,张霈和东溟派一行人便在此处下车下马,步行而入。

十六名排着整齐队列,披甲执锐的禁卫军,虎目炯炯有神,威风凛凛的立于皇城大门两旁,气势如虹,极尽唬人之能事。

皇城就是不一样,瞧瞧人家这仪仗,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

一行三十几人浩浩荡荡的徒步行至皇城大门的侍卫处,明显被告之了他们身份的众禁卫军急忙躬身行礼,敬遇有加,声音恭敬道:“诸位里面请。”

张霈轻轻点了点头,抬腿举步,便要入城,此时一名首领模样,身材高大,穿着金甲的禁卫军微一侧身,拦住他的去路,同样恭声道:“请诸位进宫前,先卸下随身武器。”

要我卸刀张霈斜眼望着背后裹覆了几层白布的井中月,双眼寒茫电闪,瞳孔收缩成危险的针形,昨夜就是因为没带这宝贝,差点被人给咔嚓了,现在你竟然敢让我卸刀,你狗日的脖颈是不是想凉快凉快

望着脸色冷漠,眼睛里已经散发出淡淡血色光芒的张霈,单疏影急忙拉着他的衣袖,在他耳旁低声说道:“按规矩,进出皇城必须卸去刀剑,交由禁卫军保管。”

“他们要,就给他们吧”张霈略一颔首,突然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打量着拦在自己身前的禁卫首领,他虽然双手空空,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但是他身上那股直冲云霄的凌厉杀气,却在清楚的传达着一个明确的信息不要惹我。

张霈有令,东溟护卫无不遵从,应了一声,纷纷卸下腰间的长剑,交给围上前来的禁卫军。

除了张霈背缚的井中月,单疏影腰悬的东溟剑,其余武器兵刃均交给了对方。

东溟派于尚氏王朝有开国之功,东溟之主能带剑入宫,这规矩是开国时定下的,所以东溟剑还好好的悬在它本来的位置。

见东溟派众人都按规矩卸了兵刃,禁卫首领望了满脸笑容的张霈一眼,大着胆子,探手向他背后的井中月伸去。

“你敢碰一下,我就要你脑袋。”张霈脸上倏然转寒,眼睛里爆起一抹幽幽的冷光,禁卫首领心里“咯噔”一下,一丝冰凉的感觉不由自主的从脚底板涌上脑门。

张霈已经眯起了自己的眼睛,毫不顾及的释放自己体内几乎沸腾的杀气,不动则已,一旦动手,杀招必将如雷霆霹雳,长虹贯日,势不可挡。

一滴豆大的冷汗缓缓从禁卫首领的额头上滚落,面对张霈,他仿佛是顶着炎炎烈日站在沙漠中,浑身却是冰冻刺骨的诡异感觉,在如此恐怖的压力之下,他只觉得大腿开始抖颤,小腿不受控制的微微一软,竟然向后倒退了一步。

张霈得时不饶人,猛然踏前一步,禁卫首领只觉呼吸一滞,膝盖一弯,狠狠跪了下去,不知道被多少人反复踩踏过的石板路面竟陷下了半寸。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还是说有其他人想试一试”张霈冷哼一声,群龙无首的众禁卫面面相觑,不敢留难阻拦,任由他们穿过城门。

张霈盎首走在前面,跨过宽达十丈的护城河,在无数虎视眈眈的禁卫军注视下,徒步前行。

路旁红墙黄瓦,画栋雕梁,金碧辉煌,飞檐雕梁,虎踞龙盘,凤楼麟阁,宏伟壮观,山亭水榭,错落有致,殿宇楼台,壮观雄伟。

地上金砖铺垫,金光瑞气,两边白玉刻壁,玉砌雕栏,华丽无比。

自古修宫殿和建黄陵就是最劳命伤财的事情,强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古往今来的皇帝没人能跳出这个圈

这些人力财力若是用来修长城,铸兵器,何愁汉家天下易主,外敌入侵,丧国辱权

没走多久,他们行至正南青龙门外,随着一阵阵钟声,从这浓雾弥漫中,冲破了沉寂的空气,打破秋日的晨幕,钟声远远传开,响遍皇城内外,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门外立时热闹起来。

人气是够了,热闹也有了,但所有朝臣都安安静静,尽量不发出声响。

天交五更,寒露侵衣,他们一个个脑袋上顶着乌纱帽,穿着官服锦袍,脚踏黑色乌靴,小心翼翼的在御道上摸索着前行。

按例:首里皇城,廷臣们五鼓上朝,都在昏黑中摸索,不准燃灯的,只首辅家宰,可以掌一盏小小的纱灯,这本是大明朝的规矩,不知何时被搬到了琉球。

这黑灯瞎火的,嘿嘿,可真难为这些王公大臣了,张霈还没有感叹完,突然,眼前整个亮了起来。

只见御道之上猛然出现了八名掌灯引路的小太监,他们手中燃起四对大红纱灯,后面列着旌旗黄盖、红仗仪刀、云炉金钺、白麾金爪。

这驾势,这威仪,张霈暗忖该不会是尚仁德来了吧

看出他的疑惑,单疏影低声笑道:“秦太妃来了。”

秦太妃涨霈一听来的不是尚仁德,心中越发纳闷,秦太妃是谁再仔细想了想,嗯,经过努力的尝试,张霈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再想也是白搭。

仪仗之后,便是明晃晃一列排的西洋水晶灯,把那条铺着黄缎的御道,照耀得如同白昼。

最后便是灯晶彩羽、流苏玉坠的一辆高毂绣帘的凤辇,其仪从煊赫,仆侍如云,灯炬簇拥,远过明星;衣饰华丽似天仙,香雾氤氲如月窟,望去真是不减御驾之威风了。

辇上端坐着一位玉容粉嫩细滑,年岁不过二十五六,模样清丽秀雅的女子。

她青丝高盘,淡淡地眉、银杏地眼、娇翘地鼻、润红地唇衬着清纯无瑕地气质,如仙女下凡般地超凡脱俗。

或许是晨寒露重的缘故,秦太妃身上披着一件貂裘披风,素洁华美,也极衬她的身姿,而披风之下是一身绫罗绸缎,看上去说不出的高贵,真是仪态万千。

大小臣工、王公巨卿早已是齐齐地跪列下来。

王公大臣远远望见灯光灿烂,如皓月流星,便知是秦太妃来了,便匆忙走出朝房,于是大家在御道上等候。

距离凤辇约有十来步远近,众人无不齐刷刷地跪列下来。

有叫秦太妃的,有称圣娘娘的,有唤圣妃的,有三呼千岁太妃的,又有叫姐姐圣妃的,也有叫干娘的,有唤义母的,口里乱七八糟的问好请安,身体都和狗般地俯伏着,恭谨比之迎接圣驾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霈看的目瞪口呆,年岁轻的就不说了,有些明明胡子一大把了,鹤发鹤颜,属于爷爷级的人也跟着起哄,称人家秦太妃为姐姐,这真可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凤辇行过,东溟众人除了张霈以外,全部跪了下去,连单婉儿和单疏影也不例外。

涨霈看着凤辇上的秦太妃,全身绷挺的笔直,嘴角带着一丝邪邪的微笑,全身却充满一种不可预测的攻击力和征服一切的威势。

秦柔坐在凤辇上,蹙着柳眉,盈盈碧眸看着跪在御道上的王公大臣,耳中传来他们恶心的谄媚,只觉心中烦闷。

可是她却突然发现了一丝与往昔不一样的地方,以前只能看到一群平日高高在上朝臣躬弯的脊背,今日却有一双亮的让人心悸的眼睛盯在自己身上。

仔细看去,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少年,身材修长,嘴角微微抿起,脸部的线条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两条如利剑般的浓眉下,是挺直而性感的鼻梁,双眸散发着无所畏惧而奇幻瑰丽的光芒,和他略一对视的瞬间,秦柔感觉自己竟有种身不由己,飞蛾扑火的感觉,她的心一点一点沉沦到他双眼那近乎宇宙黑洞般神秘幽深瞳种。

除了他所以的人都跪在地上,他的腰肢挺直,全身张扬着一种无法言喻的自信和骄傲,此人是谁秦柔不由得张霈留上了心。

光看着秦柔,张霈就彷佛看见到了一蓑江南春秋的烟雨,带着草木花香,雾一般扑在脸上,清新怡人,令人心境欢愉。

感觉中,她和疏影是两种美的极端,还记得初见单疏影的时候,她高傲,冰冷,美人如玉剑如虹,美丽而危险。

而眼前这一位,从臻首发丝到纤足玉趾,都是流水般轻轻柔柔的。

柳眉、美眸、瑶鼻、薄唇,轻柔婉约至极致,偶而流泄出的丰韵风情,好似春水般温惜。

秦柔身姿纤长妩媚,骨肉匀称,眼若凤目,眸灿星辰,一眼瞧去,柔弱婉媚,恨不能拥入怀中,恣意宠幸。

“这美人真是柔到骨子里去了”张霈忍不住轻叹一丝声,可是,他怎么觉得,这位轻柔温驯,明明是圣洁不可亵,却又妖妖娆勾人心的美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凤辇渐行渐远,在众人的高声呼唤声中消失在御道尽头。

众官员见秦太妃凤辇已经远去,也一齐起身,向朝房走去,只留奉旨进宫,却不知现下当去何处的涨霈一行人。

他们现在无官衔在身,即使进了朝房,也只能站在外间,不得入内室。

张霈前世过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上网,顿顿泡面的生活,进宫还是头一遭,刚才进来的时候虽是逞足了威风,但现在看着空荡荡的御道还是有些茫然。

“哗”的一声,张霈从怀中掏出上一件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倏然展开。

“奉天承运”圣旨文字书写端庄秀丽、圆润飘逸,行文极为洗练,可谓字字有力,句句有声,不过说的却是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这该死的尚仁德,圣旨也不说明白一点,进宫,进宫,这进了宫又该做什么总不是让老子进宫让当太监吧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勾引不是罪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处女诱惑
热门: 乡村野事 绝世战魂 都市之最强狂兵 混世小农民 露水之爱 小山村的诱惑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 乡村小野医 重生之都市仙尊 极品乡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