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得逞兽欲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强奸仙子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魔欲双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霈捉住言静庵双腕,分别按压在她臻首两侧,手酸脚软的美人儿已无力护卫自己的清白,娇喘吁吁道:“我救你性命,你却为何对我做出这种禽兽之事”

相信西游记大家都看过,禽兽变人难,必须先修练个百八十年的,然后才是化人形,脱兽性;可是朱颜血大家一定也不陌生,那里面也告诉我们,人变禽兽还是容易滴

面对言静庵这种绝色美女,做了是禽兽,不做是禽兽不如,禽兽总比禽兽不如要强,毕竟咱还能笑傲禽兽嘛

张霈的理智早被铺天盖地的烈炽欲焰焚毁殆尽,对言静庵竭声喝斥充耳不闻,唇舌手齐施,急迫地施展征服手段,誓要彻底征服身下娇娆。

邪恶的种子已经接破茧而生,不可遏制的发展壮大,成为无法抵挡的魔鬼。

微风中飘飘忽忽地荡漾飘散着一股似花非花、似蜜非蜜的淡淡香气,张霈更加情迷欲乱,大口一张,含住那娇艳的蓓蕾,脸颊在粉腻高耸的雪峰处肆意磨擦,捉住言静庵皓腕的两手忽然放开,如珍似宝地捧住丰挺玉峰,虽其心意,将之捏揉变化成各种无比诱人的形状。

言静庵难耐地轻哼一声,美丽粉晕上的两颗嫣红娇嫩的蓓蕾高高翘起,**悄溢,馋涎欲滴。

张霈微微怔愣了一下,鼻子狼犬般耸缩起来,嗅吸着怡人的香味,脑中似乎清明了少许。

眼中闪过挣扎之色,但这挣扎是如此的无力,旋又被更加炽猛的欲火吞灭,双瞳充满**的烈炎,张霈左手用力的揉捏着言静庵胸前双峰,右手渐渐向下滑去

双手恢复自由即紧紧捂住酥胸的言静庵惊觉一只散发着腾腾热气的大手探入裙中,顺着光滑如脂的大腿内侧迅速朝上袭去。

“不要,求求你”言静庵娇呼一声,伸手欲阻,却是救之不及,簿润的娇嫩处又告失陷,成为敌军禁脔。

“住**贼快住手流氓”言静庵这辈子估计也没骂过人,言语之匮乏很难让人将她和金殿之上,指点江山,战场边疆,挥斥访求的仙子形像联系起来。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没机会不是言静庵仙女般的人物,长在云深不知处的世外桃源,不管是权势滔天的朱元璋,魔焰遮天的庞斑,情深如海的浪翻云,天下第一美男子厉若海对她无比“千依百顺”,不敢也不愿稍有逆杵。

言静庵双手死死按住张霈作恶使坏的大手,可是收效甚微,将敌人留在要害位置,只能徒增某人欢愉。

张霈全身滚烫,血浆沸腾,双目如火,喘气如牛,大手一上一下,在言静庵高耸酥胸,羞人恣意抚弄。

言静庵柔嫩的冰肌玉肤在张霈的侵犯下,似乎每一寸都变得敏感无比,所触之处无不泛起一阵可爱诱人的鸡皮疙瘩,而喷吐着丝丝灼热气息的粉嫩薄润之处更是溢出丝丝湿滑黏液,汁蜜如浆。

“你放开我你做出如此禽兽之事,慈航静斋是不会放过你的啊”言静庵芳心羞怒交集,咬牙切齿地痛陈利弊,希望张霈能悬崖勒马,不要铸成大错,可是话没说完却娇躯频震不止,娇嫩蓓蕾再遭狼吻。

慈航静斋会不会为言静庵出头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不是么慈航静斋在江湖上,在朝堂上,那都是地位特殊之致,高人数等,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天下苍生安危,人民福祉旦夕,在得到超俗身份和尊敬地位的同时,本身限制也不少。

即使慈航静斋真的要找张霈了结此事,却也绝对不会大张旗鼓,闹得全天下皆闻的地步,慈航静斋千年清誉在她们心中重于一切,不可能为了一个张霈致使其毁于一旦,她们身上一天背着这个包袱,就一天束手缚脚,难以施展。

所以,这件事情要么尸沉大海,永远被埋葬,要么慈航静斋隐秘行动,所谓隐秘就是连老姘头净念禅院都不会告知。

这就比较有趣了,言静庵如今是慈航静斋最最厉害的高手,连她都栽在张霈手中,更何况其他人,这不是给张霈送菜么除非将剑典练至“剑心通明”境界的秦梦瑶亲自出手,余女皆对张霈威胁不大。

其实要张霈死也挺容易,办法简单而奏效,不用秦梦瑶出剑,只要言仙子多笑笑,迷也能迷死他,何必动刀动枪那么大费周章呢

张霈现在的状态比走火入魔好不了多少,而且比碰上萧雅兰那次更强更猛,若非有强大异种电能的保护,张霈早在淫性和佛功交锋蹂躏下变白痴了,即使如此,他的脑袋也比一团糨糊强不了多少。

在使劲搓弄丰满双峰的同时,张霈牙齿竟还用力地重咬乱啃,全然不顾言静庵的感受,看着都让人心疼。

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未来的武林之星,注定要在天下正邪两道无数高手的追杀下了此“残生”了,除非他杀尽天下人。

言静庵的玉峰恰是全身最敏感的部位,给张霈这么不顾一切,恣情惬意地肆意蹂躏,只觉丰耸疼痛酸楚,娇躯瘫软迷晕,芳心竟也不争气升起一股异念。

其实张霈身材修长,面容俊秀,剑眉星目,甚是俊朗,眉宇之间透露着一丝帝王才有的王霸之气,慈航静斋历来选贤任能,辅佐帝王,成就不世霸业,这观人之术,自是天下无双,比之“鬼王”虚若无也不遑多让,张霈不管怎么看都是女儿家梦寐以求的良配我怎么能想这些不知羞涩的事情,言静庵被天魔气和淫香所迷,玄功护持的清明正面临崩溃的危机。

在张霈不依不饶,大刀阔斧的肆虐征伐下,言静庵难耐地浪哼喘吟起来,青丝如云,遮去半边玉颊,欲遮还露的半边则浮出浓艳的桃晕羞红。

张霈喉咙仿佛被火焰灼烧般难受,口舌干燥,凝望着言静庵秋水迷离的灵眸和丰润檀口,猛的直身立起,大手一扯,披在身上的单薄外衫被扔在一旁,露出内里乾坤,身躯健硕如铁,肌肉强猛似钢。

“呀”惊慌失措的言静庵失声尖叫,身子拚命紧缩卷曲,平日的高贵雍容,仙子气质全数消失,皆尽不见。

生活就像强奸,要么反抗要么就去享受;工作就像**,您不行就让别人上;社会就像自慰,所有的都要自己的双手来解决。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既然已无法可想,无计可施,为何还要白费功夫,大喊大叫之下就算招来旁人,言静庵此时的样子若被其他人看了去,她还能像往昔一样当她高高在上的言仙子吗就算有人救了她们,杜玉妍能放过看光了自己清白身躯的人吗就算她们都不介意,张霈也会第一世间跳出来干掉对方。

所以言静庵的呼喊不是救自己的命,而是害别人的命,好在这里山野空旷,无命可害。

脱了身上束缚,全身赤红如血的张霈恶虎般再度向无力挣抗的小羔羊扑去,动作熟练了不少。

言静庵死命拒挣,但丧失了内力的她根本不是张霈对手,很快就被彻底制伏,低沉的吼声从张霈喉咙中不断地发出来,犹如一只正在发疯发狂的地狱妖魔。

他就如一头岩浆中窜出的魔兽,没入了言静庵这汪世间最清澈的湖水

“啊”言静庵惊慌地娇呼一声,芳心震颤,娇躯紧绷,下身一阵阵湿淫灼浪透泄而出,俏脸似火,仿佛要烧着了般。

张霈小腹一烫,已被滑腻的液体浸湿,脸上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将言静庵素色衣裙内贴身的白色短裤褪了下来。

言静庵用力挣扎,无奈人娇力弱,给欲兽般的恶魔蛮横地分开粉嫩**,撩起长裙,再次攻城拔寨,占领神秘禁地。

天魔气透体而入,催情鼓欲,浪潮般一阵强似一阵的的酥软和麻痒快感从小腹涌遍全身,终于彻底摧毁了言静庵的理智,俘虏了她的身体,僵硬的娇躯渐渐平复放松。

张霈褪去言静庵下身衣裙,如红赤目死死盯着那美丽诱人之处,只见柔丝乌黑,嫩缝粉色,正闪泛着令人心跳加速的晶水光莹。

言静庵全身被压得难以动弹,芳心无助而惶恐,绝望的任由张霈肆意观赏自己羞人的私秘禁地。

气喘如牛的张霈凝目细看,嫩缝内粉淫糜红,一股高涨的本能**急速狂奔,达至顶峰,杀气腾腾地凶物狰狞抬头。

急迫地将火热移到了言静庵的**中心,前端抵住湿滑的,扑一接触,张霈全身一颤,快慰难言,只渴盼能剑及履地,纵横驰骋。

“啊不要”言静庵芳心悸透,高声尖啸。

张霈哪里肯听,左手捉住她双腕,紧紧压在她头顶之上,朝前一顶,挡者披靡的霸王神枪竟然受阻,只能前进半分,便似给柔韧滑腻紧紧箍住。

言静庵臻首偏向一侧,绝望凄婉,泪珠不住滑落,颤声轻泣道:“不,求求你不要啊”

张霈使力前冲,火热在两片柔嫩的夹紧中无法寸进,结果没有丝毫怜惜之心的男人陡然发狠,腰杆向前猛然一刺。

言静庵秀眸猛睁,身体仿佛被撕裂般疼痛,火热贯体,在下身绽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梅,代表少女终成了妇人

冷夜凉风,月幽如水。

首里城,一人单骑,纵马狂奔,尘嚣飞扬,打破了黑夜的沉,清风的静。

速度快至极致,遂整个过程并不长,但扰人清梦无数,至于惊吓了多少发春的猫就不得而知了。

驿站别菀,东溟派休憩之处。

“什么人”见有人风驰电掣的纵马疾驰而至,负责护卫门院的四名持剑武士手按剑柄,厉声喝道。

原本驿站有流球官兵护卫,但东溟派哪里用得着别人看家护院,特别是如今这要命的时候,更是大意不得,遂接替了他们的工作,打发他们上路。

“快快去救”来人勒缰驻马,话没说完已力竭声嘶,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软,翻落马背,重重摔在地上。

“是尚总管”一名劲装武士认出这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人正是尚和,惊叫道:“出了什么事”

四人急忙冲到尚和身边,一人查看他伤势,其余三人刀剑出鞘,全神戒备。

带头武士用手一探,鼻息微弱,似有似无,仿佛虽然都会断气一样,为了搞清楚事情原委始末,所以尽管看出尚和受伤破重,但是依然轻轻摇醒他,希望得到一些情报。

尚和缓缓睁开毫无神采的双眼,气若游丝,带头武士还来不及发问,只听他喃呢梦呓般说道:“快,快

救救少主”随后头一歪,失血过多昏死过去了。

“你速去禀告夫人,你去找尚泉,不要忘记让他把药箱带上,你和我一起扶尚总管进去。”带头武士虽惊不乱,有条不紊的下达命运,井然有序。

别莞客厅,灯火如昼。

“他的伤势怎么样了”东溟夫人得知尚和出了意外,立刻赶了过来。

“夫人,尚总管虽伤势颇重,但性命无碍,如今是失血过多,脱力体虚,需要静心疗养。”一个年岁大约在三十上下的青年文士收回诊脉的左手,恭声回禀。

“嗯。”东溟夫人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芳心纷乱,面无表情,不过坐姿仍端庄秀丽,无可挑剔。

直到过了半柱香时间,尚和睫毛微微颤动,接着缓缓睁开双目,终于苏醒过来。

“霈儿为何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东溟夫人声音虽轻虽柔,却难掩那轻柔中一丝焦急。

尚和用力眨了眨眼睛,吃力的摇晃了一下仿佛灌了铅水般昏沉的脑袋,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整洁光亮的厢房床榻上,在他的床前放了两张高背木椅,最近的一张木椅上坐的是东溟派中精通医理的尚泉。

尚泉生得眉清目秀,脸庞白净,白须缕缕,很有些儒意潇洒的味道。

而另一张椅子上坐的是凤仪无双的东溟夫人,尚和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尚泉轻声出言吓阻,示意他有伤在身,不可激动。

“夫人,少主被萧家的人劫走了。”尚和伤势不轻,心情激动下头脑一阵传来昏厥,坚持着把话说完后,嘴角竟溢出一丝殷红。

“什么”东溟夫人闻言露出少有的失态神色,沉着脸冷声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尚泉急忙从身上掏出一颗黑丸,捏碎裹在外面的一层灰色封蜡,将散发着清冷的香气的药丸喂入尚和口中。

这是烈均为东溟派炼制的疗伤灵药,功效非凡,药丸入口即融,尚和顿时感到身体疼痛涨裂的感觉好了很多。

“原本我按照夫人的意思陪着少主去天香阁赴宴,岂料萧家的人不安好心,竟然在酒里下毒,我们一时不察,中了对方算计。”尚和断断续续的诉说着早编排好的腹稿,一副沉痛莫名的样子,“少主为了我和三位兄弟不肯独自突围,力战被擒我我对不起少主,对不起夫人”

“萧家”东溟夫人声冷如冰,秀目中杀气腾腾,看似动了真火。

离开天香阁后,尚和与莫意闲一合计,张霈中了暴雨梨花针,又被不明身份的人劫去,铁定凶多吉少,遂决定将计就计,陷害萧家。想到张霈必死无疑,尚和也没什么顾及,不然给个天作胆,他也不敢再回东溟派。

尚和见东溟夫人落入套中,心中暗喜,面上却不声不响,卧底这么多年,控制情绪已是驾轻就熟,说起谎话更是面不改色,全无破绽。

“立刻调集东溟护卫。”东溟夫人纤纤玉指紧攥成拳,仿佛要将萧家整个碾碎一般,玉容古井不波,双眼却幽寒冷冰。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强奸仙子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魔欲双娇
热门: 绝品小农民 娇艳人生 小村韵事 桃运小村医 他的小草莓 山村小医师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露水之爱 纵情乡野 最强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