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双姬竞艳

上一章:第二十章 神啊!救救我吧!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仙女VS魔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苗疆异虫蛊毒或是色目混毒之术,他都不放在眼里。

估计要“放翻”张霈,除了连谪仙吟风都不能幸免的蒙汗药以外就只有生化武器才管用了,但人的名,树的影,这暴雨梨花针在无数小说中都被冠以”终极暗器“的称号,对付其实实属不易。

暴雨梨花针多有气派的名字,光听名字就够吓人的,张霈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了武侠小说中对这种可怕暗器的描述。

体积精巧,外表看起来比一个放烟火的爆竹筒大不了多少,携带便捷,一个裤兜塞下十个八个那是一点问题没有,威力巨大,拥有“散弹枪”的特性,速度快,杀伤范围广,防不胜防,在启动机关的瞬间能以喷射方式,呈扇形状射出九九八十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每根银针上都喂有见血封喉的剧毒,端是厉害无比。

暴雨梨花针制作些工艺考究,炼制不易,如今流于江湖的多为盗版,原创作者已无可考证,据传唐门和魔门曾为孰为正版发生过几次火拼,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暴雨梨花针本没有毒,用的坏人多了,也就有毒了。

脑袋里正转悠着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的事情,闪着寒茫的剑锋已直往胸前刺来,张霈暗骂一声,急忙闪身躲避,背上的伤口却又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疼。

日伪装的够彻底的,老子平日怎么就没看出来尚和这厮的剑法竟有如此高的水准

剑走偏锋,虎虎生风,追着张霈勉力移动的身子,改刺为斩,这一下若被劈实了,铁定是身首异处的结果。

妈的,龙困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居然被一个卧底欺负到这份上了,张霈震怒之下,呼吸不畅,胸腹一阵剧痛,新年急转,顺势张口喷出一蓬鲜血。

张霈强横无匹的内息湍急如流,血雨如剑,又快又急,尚和不想变成漏水的筛子,惟有连忙闪身避让。

“臭小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安生,让本座亲自送你归西。”莫意闲如鬼魅般轻飘飘的出现在张霈身后,声音尖锐阴柔,摇动着刚刚拾回的逍遥扇,潇洒得紧,方才狼狈的记忆似乎随着纸扇一摇一晃,随风而散。

“每一次你开口说话,都让我联想到在我老家一种很吃香的职业人妖。”身处劣势的张霈仍是神色从容淡定,语态悠闲自得,完全无视近在眼前两尊杀神。

虽然不知人妖为何意,但观张霈说话的神情语态,莫意闲用膝盖想也知道绝对不会是夸赞自己,张霈越是变现的从容不迫,莫意闲心中越是忿恨,今天是他人生中吃瘪最多的一天。

“你身中蛊毒,蛊种随着血液流遍全身,种破虫生,蛊虫会一点一点撕咬蚕食你的血肉,没人能忍受这种痛苦,也没人能救得了你。”骤然爆发的杀气惊的微尘腾腾而起,莫意闲闷哼一声,尖啸的声音让人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莫意闲说话时用上了内力,张霈只觉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响,震得体内血气翻腾,脉流不畅,伤上加伤,苦不堪言。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千万要好好活着,活到重新遇见我那天,脸上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张霈松开紧握的双拳,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浅笑,眼中却无任何笑意,射出的是足以让人心惊胆寒的冰冷目光。

折磨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对方生不如死,为了宣泄心中仇恨,莫意闲本来兴起了无数歹毒之极的念头,他甚至想过延迟张霈蛊毒发作的时间,以便用尽天下各种残酷的刑罚整治他,可是当他看见张霈眼中射出的冷光时,脑海中却只剩下一个念头,立刻杀了他。

一定要立刻杀死这个人,不然后悔他绝对要后悔,心底有个声音不断发出警告,逍遥扇“嗖”的一声向内并拢,莫意闲脸上露出地狱魔王般狰狞的笑容,扇端向着无力反抗的张霈当头击落。

“真的没人能救得了他我偏要试上一试。”莫意闲的手尴尬的僵在半空,既不落下,也不收回,一个清冷如凛冽甘泉的声音仿佛耳语般在他和尚和的耳畔温柔响起。

“何方高人,请现身一见”尚和凝神四顾,周围别说人影,就连鬼影也没见着一个,萧家武士和天香阁护卫都默契的没有露脸。

萧南天已经打定主意不趟这淌子浑水,不想多生事端的老狐狸早早的带着护卫溜了,苏媚似乎也准备干涉这几位客人在自家后院拆墙毁楼的举动。

“本座倒要见识一下什么人能从我手中把人救走,有本事就不要藏头露尾,给我出来”莫意闲平日横行惯了,嚣张跋扈,除了江湖中有数的那么几位,余子皆不放在眼中,更是见不得有人比他张狂。

“天下间能阻我心意的人不是没有,但却不是你,我说要救他,你就绝对杀不了他。”柔美的女声再次响起,莫意闲耳膜陡然一痛,仿佛尖锐利器磨擦金属的嘎吱声响刺在心头。

尚和功力较莫意闲若了许多,持剑的右手被震的微微发颤,举目环视四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美不胜收,唯独没有半个人影。

琉球这弹丸之地哪里有如此高手莫意闲被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热血翻腾,知道这次又踢到铁板了,能够使用驭音之术进行攻击的人绝对是天下有数的高手。

莫意闲假装浑不在意,不过凝重的神色却骗不了人,刚才对方露的一手是江湖中“传音入秘”的功夫,声音可以针对一人或者多人而不虞其他人听到,驭音说话不难,驭音伤人却需要极高深的内力修为才行。

浪翻云在双修府一战中,曾用此招震慑群魔,域外花间派派主“花仙”年怜丹,和红日法王以及“人妖”里赤媚并称域外三大宗匠,武功已臻化境,仍险些吃亏在此招之下,其威力可想而知。

莫意闲暗忖自己刚才和张霈一战消耗了大量真气,现下实不宜面对武功如此高强的敌人。

四周再次陷入沉寂,宁静无声,气氛沉重的让人窒息,空气中却弥漫着一种怪异气氛。

“你们走吧,我不想见你们。”珠圆玉润的女声微微转冷,满是肃杀寒意,空气中蓦然迸发出如实体般森冷的强烈杀气,“否则,杀无赦”

莫意闲在这股杀气逼迫下几乎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尚和更是不堪,再也把持不出握剑的右手,长剑“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流下,尚和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惧意,莫意闲看似随意的站在那里,全身戒备,气运周身,对抗着弥漫在暗夜中无形无质的冰冷杀机。

满是不甘的狠狠瞪了张霈一眼,莫意闲终于还是明智的选择了离开,缓缓朝后退了几步,接着转身急驰而去,不用人催促,尚和立马追着莫意闲消失的方向追去。

琉球王费尽心机才设了这么一个局,不惜暴露了一直潜藏在东溟派卧底的身份,莫意闲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主,他们绝对不会希望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来人三言两语就将对方打发走了,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此人到底是何身份

难道真是仙女下凡搭救我这迷途小羔羊张霈见对方救了自己,却不现身相见,心里疑惑,忍不住扯起嗓子大声喊道:“多谢高人相救,小弟还有事,先行告辞,有机会再找你喝茶”

喊了两声依然不见任何回应,张霈挣扎着直起身子,转身欲走,却听一把酥到骨子里的女子娇音柔声道:“我救了你性命,你却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

那声音字正腔圆,清冷沉幽,仿若天籁传来,这声音不去当歌星唱歌真是太可惜了,听在耳朵里竟使人有种不忍亵渎的感觉,也不知道莫意闲怎么的就被吓跑了。

日,装不下去了吧女人就似乎这样,明明就有意思和你见面,却硬是不肯承认,非要男人先开口,不过遇见本少爷你就没辙了,越是高傲的女人越是受不得闲气,老子偏偏装作毫不在乎,你不就乖乖主动的跳出来了。

张霈寻声望去,只见那假山之上,立着一个体形曼妙的绝色身影,她着华服锦裙,不施粉黛,乌丝亮丽柔顺,与打飘柔广告的模特有一拼,长发随夜风而动,给人娉婷婀娜,风情万种,白纱覆面,不显真容。

都说丑女爱作怪,怎么现在美女也好这口嗯,美女都是对的,这叫神秘感。

露在白纱外的眼睛如蒙烟秋水,灿若星辰,晶莹剔透,却透出高贵神圣的眼神,让人不敢生出唐突之心,迎风而立,衣袂飘飞,全身散发出一种成熟诱惑而又心寒胆颤的绝世风姿。

“仙女姐姐”张霈先是赞了一声玉皇大帝够哥们,这女子的造型怎么看也像仙女多过天使,肯定和上帝或者圣母玛利亚没多大关系。

“仙女姐姐,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救我呢不然我也不用这么狼狈了。”若论脸皮厚,张霈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没心没肺的暗骂自己真是多此一举,早知道有美女相救,刚才就不和莫意闲耗那么长时间了,把力气留下来和仙女姐姐做点其他的事情岂不更好。

“仙女姐姐你怎么知道我是仙女呢”那女子微微颔首,风姿优美,浑身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清香,虽看不清她说话的表情,但凭张霈把妹无数的经验,这位姐姐铁定在笑。

“既然姐姐在我最危难的时候,为了我而不惜“献”身相救,有这么伟大情操的不是仙女是什么”张霈笑的没脸没皮,精神抖擞,眨着灵动的双眸笑道:“仙女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认识一位神仙姐姐,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嘻嘻,这秘密我可从来没对人说过,姐姐可要保密。”

天地良心,张霈这话可没哄人,欧冶静怡的确算半个神仙姐姐了,至少年纪和神仙姐姐有得比,不过这真话除了他肯定没人相信。

果不其然,女子闻言秀眉微蹙,模样能把天下男人看心醉了,张霈也不例外,全身除了一个地方其余都被看软了。

女人轻摇臻首,疑惑道:“我出手救你”

“我这是什么记性刚刚才做过的事情居然立马就忘记了,难怪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仙女姐姐,你的记性都让嗯,都让那个给吃了”闻其声,思其貌,考虑到对方是美女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张霈艰难的把那个“狗”字给咽了下去。

心中叹息一声,难怪说美女脑子都不好使,美貌与智慧真的不能同时被一个女人拥有张霈虽然看不透女子衣内玄虚,可是观其身形窈窕,风姿绰约,明显不是肉弹一类,胸大无脑似乎不能强套在她头上

“仙女姐姐对小弟真是好的没话说,我刚才还担心姐姐叫住我是要挟恩以报,我这人没什么长处,就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如果非要找一个缺点,那就是优点太多。”张霈尽情发挥着大学时暑期社会实践搞推销时练就的口才,把牛吹上了天,“其实小弟已经想好了,小弟家中尚有几亩良田,些许积蓄,嘿嘿,若姐姐真要以滴水之恩,逼我涌泉相报,我以决定我的还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大不了狠下心,咬咬牙,把你娶会家,天天疼你爱你,好好报答你,不过好像是我多心了,真是以小弟小人之心度仙女姐姐君子之腹,既然姐姐已忘记了,那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省得姐姐天天惦记我,令小弟心中过意不去。”

“怎么能天天奠祭你呢一年两次难道你还不知足吗”张霈说的不着天不着地,直接说到宇宙里去了,女子却不以为杵,声音淡雅如仙。

赞一个先,仙女姐姐就是不一样,涵养真不是一般的好,虽然脑子不好使。

“难道仙女姐姐真的看上我了,唉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张霈脸上露出一个除了“贱”没法形容的微笑,邪邪道:“都怪我太优秀了,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也不必忌讳那么许多,还请仙女姐姐将名字,年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三围尺寸一并告诉在下。”

“你真想知道”女子温柔一笑,声音如春风拂面,挑弄的张霈心儿怦怦直跳,瘙瘙的,痒痒的。

“不想。”张霈露齿一笑,回答的斩钉截铁,坚定决绝,接着整个人气质陡然一变,仿佛什么都不看在眼中,慵懒的打着哈欠,“仙女姐姐,你每年才惦记我两次,那怎么够呢每天两次还差不多,而且怎么是惦记,不是记惦”

“小弟弟真是会说笑,姐姐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女子笑意盈盈,凤眸倏然变得迷离飘渺,仿佛横越了银河星海凝视在张霈身上,声音清亮寒冷,“除了清明重阳怎么能随意奠祭人呢若你真不满意,最多姐姐逢年过节多想想你就是了。”

“我的小弟弟可一点也不小,除了欧美人种体质特殊外,我还没见过比我小弟还本事的家伙,至于战斗力如何,嘿嘿,姐姐要不要试试”本着不能让美女小觑的原则,张霈立刻出言反驳,至于对方要杀他的事,他反而一点也不在意。

“莫意闲杀不了你,不代表姐姐也杀不了你,我知道你刚才是故意拖延时间,迫出暴雨梨花针。”女子玉臂轻抬,罗袖流瀑般落下,皓腕白皙如雪,接住一片飘然而下的落叶,“姐姐可有说错”

张霈笑而不答,心中却在大鼓,七上八下,这美人看起来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这么精的跟狐狸一样,难不成是狐狸精

张霈神色微沉,吸气吐纳,“叮叮叮叮”的一阵阵轻响,射入体内的三十七枚暴雨梨花针忽从后背伤口疾飞而出,钉在一颗一人环抱的巨树之上,针身没树而入,只余针尾颤抖不休。

将毒针尽数逼出体外,张霈暗运真气,封住伤口附近的天突、中府、紫宫几处穴道,止住汩汩如流的鲜血。

“即使你功力尽复也绝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如今有伤在身这可不是姐姐小觑了你,姐姐有把握五十招内取你性命。”女子轻叹一声,眉宇似有道不尽的人间悲苦,掌中落叶顿成粉蘼,纷纷如尘落。

“姐姐既然有心杀我,刚才又为何要花费那么大功夫来救我”女人心海底针,这话还真没说错,擅变起来比老天爷的想法还难琢磨,张霈不愿意再胡乱猜测,谋杀自己无辜的脑细胞了。

“我喜欢。”张霈原本对自己的问题没报任何希望,没想到对方却出了一了令他满意度高达百分之七十五的答案。

“姐姐可不可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张霈脸部红,气不喘,轻咳一声,可怜兮兮道:“最后再加一个你字,让小弟把你心中百分之二十五的遗憾补上。”

“姐姐叫杜玉妍。”女子神色复杂的看了张霈一眼,神情飘逸雅致,仿佛在宣告,轻轻的我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杜玉妍好名字,和张霈这名字一样好,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张霈对杜玉妍这个名字很陌生,陌生到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嗯,我们的名字的确很颁配,我是阴后,而你却是邪少。”听了杜玉妍的话,张霈只有一个感觉,汗庐山瀑布汗

阴后这次本少爷的运气可是好过头了,俗话说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张霈却感觉自己的处境却是刚出猫口又入狮子窝,莫意闲和杜玉妍比较起来,无疑是只人畜无害的小花猫,还是不带爪子牙齿那种。

“你不要再打什么鬼主意了,今晚没人能救得了你。”杜玉妍看张霈眼珠直转,一刻不停,知道他在暗谋脱身之策。

杜玉妍是何许人也堂堂阴葵派阴后,岂是莫意闲之流可比,张霈的如意算盘在她这里可打不响。

张霈穿越时被“电”改造了体魄,变得根骨绝佳,悟性颇高,重生后更是奇遇连连,武功仿佛是坐着神舟六号,突飞猛进,指往上飙,但以他现在的功夫要想胜过杜玉妍却是水中捞月,只能空想,无法实现。

“真没有人能救得了他,我不信,能让小妹试一下吗”一个甜美悦耳,能令天下男子心生绮念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响起。

乖乖我早就知道我很高很帅很有气质,可是没想到人气居然高到这种地步未见其人只听其声,张霈断定对方绝对是一个容貌与杜玉妍不分轩轾的大美人。

至于为何张霈既没见杜玉妍娇颜,也没睹声音主人容貌,就这么盲目的下了定论,就不得而知了。

双姬竞艳,二女争夫。

嘿嘿,你们好好表现,谁赢了老公重重奖励她,嗯,就奖励她先怀上我们爱情的结晶。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神啊!救救我吧!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仙女VS魔女
热门: 琉璃美人煞 绝品小农民 重生之都市仙尊 都市之最强狂兵 山野医龙 露水之爱 混世小农民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乡村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