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玉体娇嫩妙无双

上一章:第十四章 邪少逛青楼 下一章:第十六章 乳此动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略施粉黛的苏媚未语先笑,勾起兰花指,柔声软语道:“这三位可是我天香阁当红的姑娘,两位贵客可还

满意。”

萧南天萧家家主的身份非比寻常,而且又是琉球王身边的大红人,青楼妓院这种勾栏卖笑的地方和赌场一样,

最注信誉名声,苏媚当然不会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做出自毁招牌的事情,你说这三女的姿色能差吗

萧南天顶着个大肚腩,笑的全身赘肉都在不规律的上下抖动,眼泛淫光道:“满意,满意,若是苏老板肯亲自

作陪,我就更满意了。”

“萧大人真爱说笑,妾身都人老花黄了,哪里还能亲自作陪。”萧雅兰举手投足间风情尽展,除非是瞎子,否

则谁会对她提个老字。

虽然被苏媚婉拒友,但萧南天却不以为忤地拍着胸口担保道:“若是有人敢唐突苏老板这等美人,老夫一定第

一个不放过他。”这话倒也并非夸口,他的确有这个能耐,不过天香阁若现在才寻保人,找山,可能早就关门大

吉了。

打情骂俏一番,萧南天转而向苏媚介绍道:“这位张公子是东溟派的新任监院,也是老夫刚结识的小兄

弟。”

张霈听萧南天叫自己小兄弟感觉别提有多别捏了,特别是知道他和萧雅兰的关系以后,这将来辈分的事情真不

知道应该怎么算。

“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张公子多多照顾。”苏媚举止有度,给人礼貌而不失丰韵的感觉,打招呼的时候她仔细

打量着张霈,身材挺拔俊秀,一双幽深的双目炯炯有神,似乎蕴藏着无数的秘密,却又让人忍不住近,想要一探

究竟的感觉,俊朗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傲然自信的笑容。

“苏老板真是健忘,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刚才我们在面前大厅不是已经见过

了吗”张霈注意到,在苏媚说话的时候,衣衫下的高耸**竟然随着呼吸剧烈的抖动着,仿佛要出衣领口弹跳出

来,眼中迷醉之色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狡黠之意,叹息道:“没能让苏老板这大美人儿记住在下,枉我还自命

风流呢”

“张公子不但龙凤之姿,而且还很会说话,相信一定有很女孩倾心于你,连奴家都忍不住快动心了”苏媚

不愧是欢场老手,娇媚一笑,两颗圆润饱满的雪白**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颤巍巍的晃动着,仿佛在呼唤着男

人的采摘品尝,张霈凝神细看,竟是连那粉色的乳晕都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这荡妇真是有够淫荡的,明明已经表明不肯下场了,却又表现的那么放荡,张霈暗骂一声狐媚子,也不知是修

炼了多长时间的,真是害人不浅。

张霈摇头晃脑,故作惋惜道:“这么说苏老板最终还是忍住了”

“哟瞧张公子这张嘴,若再说下去,奴家可能真的就要相陪了,呵呵,两位贵客慢用,妾身先行告退了。”

苏媚说完就盈盈而起,袅袅婷婷的走了出去。

“这苏媚真是个不可多见的尤物啊”张霈心中感叹,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男人在某些方面总是拥有惊人的

默契,这和女子的第六感差不多,基本上不能用科学解释。

萧南天接口道:“张公子不知道,这苏大老板可是一个强势人物,三年前她独自一人来到首里城开了这家“天

香阁”,凭着过人的美貌与手段,生意一年比一年好,短短时日就成为首里城最有名的青楼。当然,她一个妇道人

家,经营这么大一份日进斗金的产业,难免有人眼红,有伙强人曾放话说要将她掳上山去做压寨夫人,结果第二天

那些人就莫名其妙丢了脑袋,而他们首领的无头尸身就都挂在了首里城大门外的旗杆上,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

打她的主意了。”

萧南天的话不禁让张霈对这个苏媚产生了一丝好奇,很多事情都是从好奇开始的,若人没有那么多好奇,也许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少很多事。

直觉告诉他,这个苏媚一定不简单,她的手段作风越听越像是“天命教”惯用的伎俩,难道天命教的爪子还伸

到琉球来了不成虽然不知道她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但绝对是个不稳定的因素。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会会她,张霈

暗中想到,不过会的地点是在床上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好色男人总会为自己的好色找到借口,因为有了合理的理由,好色也就好的心安理得了,道理和掩耳盗铃差不

多。

“张老弟可不要不信,大哥可没有编故事诓你。”萧南天哈哈一笑,将张霈从思绪中拉出来,玩笑似的笑道:

“不信你可问问这三位姑娘,苏老板的事迹可是传遍了整个琉球欢场的。”

听萧南天说的有趣,三个女子纷纷痴痴媚笑起来,声音悦耳动动听,仿佛一道清泉淌过心头,果然是训练有

素。

见两个光顾着说话的男人终于将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于是三女主动向着他们的坐席走去,其中一个模样看起

来清纯可爱的个女子似乎是萧南天的老相好,径直偎入他怀中,玩起了亲亲摸摸的游戏。

少女圆圆的脸蛋,柳眉弯弯,水灵灵的丹凤眼,樱桃小嘴湿软红润,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清雅秀丽,风

姿万千;露在单薄裙衫外面的圆润胳膊和修长**,散发着迫人的青春气息;高高耸起的**,似乎受不了那件窄

小亵衣的束缚而要裂衣而出,诱人无比。

萧南天将少女亵衣的带子猛然一扯,亵衣整个滑了下来,高耸的胸脯上挺着两个雪白浑圆的**,少女嗯嘤一

声,羞的避上了秀目。

萧南天不顾厅中还有张霈在旁,脑袋整个埋在少女高耸的**上,张口含着一颗羞挺的红樱桃,又吸又吮,右

手抓住另一边**,用力揉搓那敏感的蓓蕾

此时他的眼睛闪过一丝残戾,由于位置的关系,张霈并没有发现,他的注意力有百分之九十九在那女子的颈、

胸、腹、臀等关键部位。

张霈看着眼前香艳火辣的一幕,心中却有种老黄牛啃嫩草的感觉,一朵娇艳的花朵就这么被封建资产阶级摧残

蹂躏了,虽然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剩下的两个女子婀娜袅袅的走到张霈身边坐下,整个娇躯几乎腻在他的身上,肉感的酥胸的。丰盈高耸的**

紧紧贴压着他的手臂,有种微微触电的酥麻感觉。

知道萧南天找自己来绝对不是为了寻欢作乐那么简单,但是他既然不提,张霈也乐的装糊涂,开始饶有兴趣的

打量曲意迎逢自己的两个小美人儿。

虽然对方从事的那种行当,但张霈可没有一点瞧不起她们的意思,虽说是出卖**,但却非不劳而获,比某些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米虫强多了,至于说到灵魂心灵,这时世上又有几个人灵魂是干净的。

微微侧头看着左边的女子,说她是小美儿还真有点冤枉她了,因为她一点也不小,有些地方还出人意料的大。

她五官纤巧精致,就如同她的身材一样玲珑有致,原本就显得丰厚的酥胸在紧纱衣的束缚下更为高耸,呼之欲

出,贴身长裙下是一双修长圆润的**,充满诱惑的魅力。

张霈表现的可不像萧南天那么没有风度,他笑着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女子耸动着丰满的酥胸在张霈手臂上蠕动了一下,腻声道:“我叫方晓彤,她叫陈菲。”

“张公子,你不但人长得俊俏,连身体也这般结实,摸起来真舒服。”方晓彤伸出纤纤玉指,隔着张霈白色的

武士服在他坚实的胸膛上轻轻抚摸起来。

难怪男人都对这种烟花之地流连忘返,为此倾家荡产,夫妻反目也趋之若鹜两女容貌也称秀丽但绝对及不上

张霈家里那几位,但是这刚一见面就吃他豆腐的事情,单婉儿诸女是绝对做不出来的,用一个字简单概括就是

来而不忘非礼也张霈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也不是肯吃亏的主,面对小色女绝不手软,当然他还有更硬的

地方,一个让单疏影几乎下不了床,萧雅兰差点走不了路的地方。

“嗯好大好软啊滑不溜手,真有弹性。”张霈把手自方晓彤腰间罗裙处探入,攀上她饱满的**揉搓着,

嘴里淫笑道:“你的胸膛摸起来不也很舒服吗”

“啊啊”方晓彤娇喘连连,虽是刻意却没有做作的感觉,娇柔的身子顺势躺进张霈怀里,娇声软语

道:“好讨厌啊张公子一来就欺负人家。”

“菲菲,让我看看你的这里和晓彤比起来,谁的更有弹性”张霈不等依在他右边的陈菲娇嗔不依,一只魔爪

便巧妙的解开她的裙衫伸了进去,直奔那散发着致命诱惑力的高地而去。

一袭翠绿色的莲裙套在陈菲充满青春与活力的年轻**上,笔直的美腿充满爆发的美感,白净的瓜子脸上,娇

艳欲滴的红唇,明亮的眼睛冲击着男人的**,陈菲要害被袭,加上耳边张霈下流的调羞,芳心被激起了**的涟

漪,美目柔的滴出蜜来,俏脸上潮红斑斑,樱唇中动人的呻吟声声不绝。

“哇好大,摸起来软玉温香,手感极佳。”张霈初步估计陈菲的双峰竟比方晓彤还要丰满,至于大多少那就

要深度的进行“望闻问切”之后才能得出最终答案了。

“啊张公子真是坏死了啊”陈菲媚眼含春,娇音羞怯不清,鼻腔溢出让人心慌神荡的呻吟,想不

到这小妮子体质这么敏感,若是到了床上,岂非

方晓彤和陈菲都不是雏儿,但是在张霈面前却显得不堪一击,一方面是因为她们想要刻意讨好他,另一方面也

是因为张霈一身日渐精深的天魔气和传自白蛇的异香在作怪。

萧南天吐出肿胀不堪的红樱桃,一双胖嘟嘟的咸猪手也在他老相好的身上无所不至的尽情爬山涉水,逗得清纯

可爱的美人面红耳赤,春潮泛滥。

公关的行当也真不容易,三个美女都很进业,看得出来她们的业服素质都很高,大厅里的气氛活跃而淫糜,张

霈刚才还想着吃穿山甲,现在就算让他吃龙肉他也没有兴趣了。

这古代的酒虽也是白酒,但却不比现代的那些高纯度白酒,张霈那平日喝啤酒练出来的酒量倒也应付着撑得过

去,几杯酒下肚,脑袋热晕晕的,加上萧南天的刻意迎逢,宾主尽欢。

萧南天嘴里喷着浓烈的酒气,色眯眯地看着怀中清纯可人的小美人,笑道:“小燕儿,我们玩点其他的花样怎

么样”

“萧大人想怎么个玩法”周燕清纯的圆脸上满是羞意,撒娇嗲声道:“奴都听你的,你怎么说,奴就怎么

做。”

萧南天一手揽在周燕纤柔的柳腰之上,一手姿意探入她下身衣裙中大肆活动着,嘴里坏笑道:“烈焰红唇,高

山流水。”

男女搂抱着嘴对嘴做出个响吻是谓“高压酒”烈焰红唇,一手穿过女人的亵衣握住**是谓“穿心酒”,

在那白白的**上一阵舔啃是谓“高山流水遇知音”。

周燕轻嗯一声,连耳根都红透了,媚笑道:“萧大人真是风流得紧。”

客人就是上帝,客人的要求必须最大限度的满足,周燕娇笑着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侧头用自己香甜

丰润的香唇封住萧南天的嘴,将檀口中的酒液滋滋有声的缓缓度了过去。

萧南天趁周燕香唇送美酒女之际,再度与她口舌缠绵起来,吞津咽液,四瓣肉唇厮摩磨擦,发出丝丝淫糜之

声。

“啊”周燕羞赧不堪地低吟一声,玉面绯红,星眸半闭,浑身滚烫的柔软娇躯蛇般在萧南天怀中扭来扭

去,不禁意间跳动萧南天的**,虽明知她演戏的成分居多,却仍是让人沉迷在她的万千风情中。

烈焰红唇,好香艳的名儿,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

张霈见萧南天和周燕打得火热,将视线转开,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跟着有样学样,不过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开

口,最后他凑到陈菲耳边让她为自己唱个曲。

陈菲臻首斜在张霈肩膀上,柔声道:“公子想听什么”

张霈想了了一会,流行歌曲她铁定不会,这不是废话嘛嗯,古代那些曲子张霈倒不是不喜欢听,关键是他不

知道名字,唯一知晓的二泉映月也不应眼前这个景,倏然脑中灵光一闪,一首耳熟能详,传唱百世的名曲浮上

心头。

张霈侧头咬着陈菲玲珑的耳垂,邪笑道:“哥哥要听十八摸。”

陈菲风情娇媚的横了张霈一记白眼加媚眼,脆生道:“摸摸妹妹的头啊,丝丝乌发细又长;摸摸妹妹的颈啊,

细细光光心慌慌;摸摸妹妹的手啊,十指纤纤如玉笋;摸摸妹妹的胸啊,两团嫩肉似玉峰”

方晓彤舒服的仰躺在张霈怀中,娇笑道:“公子快摸菲菲,快从上往下摸呀”

迎着张霈火辣辣的目光,陈菲羞的满脸通红,连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不过声音却没有停顿,仍继续唱道:

“摸摸妹妹的肚脐眼啊,那是妹妹的小酒窝;摸摸妹妹的屁股腚啊,肥软光滑让哥心里直发疯;摸摸妹妹的双腿根

啊,白白净净撩哥心”

张霈双手齐施,开始无所不至的抚摸陈菲光洁的**,感受青春少女玉体特有的柔软娇嫩,她的**微微

发胀,细小的红樱桃高傲的挺立着。

陈菲闭上眼睛,嘴里的词调已经变得不清不楚,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身子仿佛一条蛇般不住扭曲

着,张霈的手到了落到了一处温湿的所在,细细感受着那里的淫润玉腻滑

张霈的手不停地在陈菲柔美的娇躯上搓、揉、捏、抚,嘴里淫笑道:“唱的好,菲菲唱的真好。”

在好色男人一双魔手活动下,陈菲依旧羞闭着眼睛,身子颤粟地抖动,香唇中吐出美妙的音符:“摸完妹妹的

全身呀,哥我要跟妹活到九十九”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邪少逛青楼 下一章:第十六章 乳此动人
热门: 乡村女教师 猎艳后宫 终级小村医 极品艳妇 小山村的诱惑 神棍小村医 偷性 乡野小农民 小村韵事 乡村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