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浴池戏春

上一章:第十二章 血腥杀戮 下一章:第十四章 邪少逛青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霈一边很没有形像的打着哈欠,一边顺着脚下九曲十八折的蜿蜒小路,穿庭过院,沿路观风赏景回到自己的

房间,经历了刚才一场耗时一个时辰的盘肠大战,体力消耗对他自是无关痛痒,但全身汗渍却让人憋闷的难受,原

本想换身衣服就取天香阁赴宴的念头被抛在一边,张霈转身向着后堂浴室走去。

一间书香气息十足的房间。

独自呆在房中的单疏影坐在一张精美的梳妆镜前,精致玉镶边的菱花铜镜中,模糊清晰地映着一张清艳绝伦,

摄人心魄的脸庞,那透着醉红的粉腮,翠羽弯弯的柳眉,灵气逼人的美眸,精巧薄薄的嘴唇和雪花玉致的肌肤,端

是个人见人迷的美人胚子。

原本以为张霈很快就会来寻自己,可是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现在一个时辰都过去了,还不见他,单疏影不禁

有些坐不住了,发气般重重地将菱花铜镜反扣在桌面,咬牙碎道:“这个坏哥哥究竟死哪里去了”

终于压不下对张爬霈的思念,单疏影决定去寻他。

张霈的房间,古色古香的房舍中,各种陈设充满古典的韵味。

床正前方安放着一张铺着锦稠的圆桌,墙上挂着几幅水墨画,梅兰竹菊,落笔处一气呵成,婉约中透着苍劲孤

傲,显露了一种出尘脱俗的韵味,让人的心境不由得轻松淡定。

但是在房间里并未发现张霈人影的单疏影却没有欣赏的兴致,跺足嗔道:“真是奇怪,他到底跑什么地方去

了。”

单疏影拦住一个负责整侍候的丫鬟,问道:“你有没有看见少爷到哪里去了”

丫鬟向单疏影盈盈一礼,回答道:“回禀小姐,少爷在后堂浴室沐浴。”

原来是沐浴去了,难怪找不到人,可是沐浴需要一个时辰那么久吗单疏影知道了张霈的下落,眉黛之间隐隐

含着春意,脸上满是醉人的风情。

丫鬟说完偷偷抬头看了单疏影一眼,欲言又止,终还是低声补充道:“小凤和小梅在浴室服侍少爷。”

单疏影玉面一红,挥手让丫鬟下去,笑容敛去,脸上含着淡淡的哀婉,使她平添了一份忧郁的气质。

“这个坏人,我一心只想着他,没想到他却是个花心鬼,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单疏影吁出一口气,转

身向自己房间走去,可没走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单疏影能狠得下心来不理会张霈别说是旁人,就连她自己也知道她根本做不到,古代有本事的男子谁不是三

妻四妾,没本事的当然例外,若是连自己都不能养活,哪家女子愿意跟着这种郎君再说,一个大老爷们,你好意

思让老婆孩子跟着自己过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其实单疏影早已看出张霈和韩宁芷关系非同一般,而张霈对她的感情也绝非兄妹之情这个花心大萝卜以后

不知道还会为自己找多少姐妹而且他又那么那么厉害呀羞死人了想到自己在张霈身下婉转承

欢,不堪征伐的淫浪样儿,单疏影玉面绯红,情难自禁,早将刚才再也不理张霈的誓言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单疏影再次微迈莲步,方向已不是自己的厢房,而是后堂浴室。

浴室宽敞豪华,虽然没有大到游泳池那么夸张,不过也够张霈舒展手脚了,舒适的浴室正中,长宽均为十米的

浴池由汉白玉堆砌而成,热浪腾腾,水雾缭绕,给人梦幻的不真实感觉。

浴池的旁边摆放着一高一矮两个木柜,矮柜里面放满了洗洁身体的事物器皿,高柜则是放衣物的地方,而近

浴池两步之遥的地方还有一张铺着光亮牛皮的防水软榻,结构和后世的沙滩椅差不多。

水雾飘渺的浴室内热气翻涌,温热的水带着袅袅的白雾,从八个巧妙隐藏在暗处的孔洞,缓缓流入汉白玉围成

的浴池中。

张霈半裸着身子俯卧在浴池旁边的软榻上,腰身下的部位盖了一条柔软的白色毛巾,两名身上穿着单薄纱衣的

丫鬟在为他按摩。

看模样她们年龄都不大,一个五官长得精致美丽,皮肤细腻白皙,脸色永远像打了粉色胭脂那样柔媚娇俏,低

眉抬眼之间尽显媚态;另一个皮肤又白又细腻,不但端庄秀丽,婀娜多姿,胸脯更是高高挺起,散发着一股不可抗

拒的魅力,不愧是精心挑选送进首里皇宫的美女。

两女羞羞答答,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和异性接触的经验,而且凭张霈的眼力,已经看出她们都是原装货处

女。

张霈虚眯着眼睛,感觉两双玉手,十根玉葱般的手指在自己身上不断或轻或重的按按摸摸,拍拍打打,舒服的

几乎要呻吟出声。

张霈对自告奋勇非要侍奉自己沐浴的两女,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和热诚,轻声问道:“你们多大年纪”

闻言,小凤娇声道:“奴婢今年十五了。”

小梅亦不甘落后,笑道:“奴婢刚过了二八生辰。”

两女都是嫩得能掐出水,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张霈感觉心痒痒的,不过旋又想到她们都是宫里派出来的人,

很可能是琉球王派来监视自己的,遂兴质犹在,性趣却大减。

虽然没有侍候过男人,但是她们明显受过很好的这方面的训练,两女按摩手法高明,张霈只觉舒爽无比,而两

女额间却已香汗隐隐,红晕飞腮,显得更加娇媚动人。

浴室雕着狮虎纹饰的褐红色木门无声的向两旁分开,单疏影穿花蝴蝶般翩然而入,她此刻身上一袭织金凤花纹

的荷叶色纱质长裙,一头长发盘成极有韵致的发髻,使本就国色天香的她看上去更加妩媚动人。

看见有人不经通报擅自闯入,小凤檀口一张,刚想呵斥,不过当看清进来的人是谁后,立刻把即将脱口而出的

话咽进腹中,单疏影当然不在张霈吩咐的旁人不能擅自闯入的名单内。

单疏影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纤指点了点双目紧闭的张霈,示意两女不要声张。

小凤和小梅相视一笑,会意的没有出声。

单疏影见小凤和小梅两女衣衫轻薄,春光隐隐,而张霈更是赤着身子,以为他们刚才做了男女之事,遂气不过

的想要吓唬张霈一下。

这可真是冤枉张霈了,单疏影即使眼里不足,功力不够,无法分辨不两女是否完壁但也该知道,若刚才张霈

真的在浴室里和她们那个啥的话,现在躺下的绝对是三个人而不是张霈一个人,两个累的,一个爽的。

单疏影控制着呼吸的节奏,使心跳脉搏都控制在若有若无的状态,娇躯提气飘飞,落在张霈身旁,正准备给他

一个“惊”喜,哪知原本安详的紧闭双目养神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黑宝石般闪亮的双瞳流转着淡淡的笑意,调羞

道:“影儿,才一会儿不见,就忍不住投怀送抱了。”

单疏影檀口微张,美眸写满不服与不信,接着微吐香舌做了一个鬼脸,娇嗔道:“谁忍不住投那个了”

“被为夫抓了一个现行居然还想抵赖,还不快过来给我按摩。”张霈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诱惑的魔力,在四处

朦胧的水雾中,令单疏影心跳失控狂跳。

小风和小梅原本想起身向单疏影行礼,但被她止住了,示意她们继续手上的动作。

单疏影撅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轻迈纤纤玉足,来到张霈身后,伸手在他宽实的后背忽轻忽重地推拿按摩出

来,小风和小梅则默契的配合着她的动作,让张霈得到全方位的服务。

单疏影美眸中闪过一丝倔强,边按摩边不服气的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是她们告诉你的吗”说完看了

看霞烧双颊的小凤和小梅。

小凤急忙摇手,涨红了俏脸,高呼冤枉。

小梅也连声辩解道:“不是奴婢。”

张霈保持着躺卧的姿势,却忍不住伸手在单疏影的丰硕肥美的俏臀上拍了一记,一语双关的说道:“不要找客

观原因,我和小凤还有小梅可是清清白白的。”

清清白白清白你个大头鬼张霈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说,反而让单疏影误以为他刚才真是在偷吃,拍开张霈

的魔爪,单疏影俏脸红彤彤的模样煞是诱人,娇羞的神情玉丰韵看的同为女人的小凤和小梅同都心动不已。

“我已经很小心了,真的没有人告诉你”单疏影的声音很自信,似乎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

“影儿,难道你认为我会骗你吗”张霈双眼一翻,语态慵懒的说道:“想知道我这么发现你的吗嘿嘿,只

要你要给我做特殊服务,为夫就告诉你。”

单疏影闻言,不禁又是羞涩又是好笑,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自己的好色夫君提出的要求绝对和男女之事有关,

到底要不答应他

张霈也不着急,默默享受着小风和小梅的殷勤周到的服侍,饵已经撒下了,现在只等美人儿上钩了。

单疏影脸上一副警惕之色,檀口中吐出差点让张霈喷饭的话语:“你可不能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

非分要求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提什么样的要求也不过分吧嘿嘿,再说我这也是为了增进我们夫妻感情而努

力嘛张霈没脸没皮的暗自嘀咕了一阵,脸上摆出正气凌然的样子,肃然道:“我只是要你帮我推油,你想到哪里

去了”

“推油”单疏影对张霈口中不时迸出的新鲜词汇已经不陌生了,鉴于好色男人一贯的不良作风,她有些迟

疑:“什么是推油”

很多人每每提到推油,总要联想到“男女之事”,男人认为推油就是“打飞机”,女人认为推油就是刺激身体

的敏感部位,一时间“推油”成了现代男女“发泄”的代名词,不过这些单疏影自然不知道。

“推油是一种特殊的按摩方式,施术手法颇多,动作轻柔,运用灵活,不论体质强弱、有无病症,均可得到显

著的瘦身和医疗保健效果。”张霈侃侃而谈,而且有模有样。

单疏影横了张霈一眼,问道:“那我应该这么做人家不会,你要教我。”

“教你,我当然会教你。”张霈的话怎么听怎么有种不怀好意的味道,他咳嗽一声,轻笑道:“法不传六耳,

你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

由于好奇子心作祟,单疏影终于还是上了张霈的贼船,俯身将臻首凑到张霈的嘴边,嘀嘀咕咕一阵耳语。

“呀要死了,你”话还没有听完,不出张霈意料的情况发生了,单疏影大声抗议起来,“不行人家

才不要羞死了”

“推油按摩能让每个毛孔充满香气,让精油来净化身体、排出毒素,光滑皮肤,紧实男士的肌肉,塑造女士优

美的曲线。”张霈没心没肺的淫笑道:“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双赢的好事嘛”

“就算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但”单疏影玉颊如火,娇嗔不依道:“这,这也太太那个了,怎么

能这样呢”

张霈见单疏影不答应,微笑着闭口不言,不再多说什么,完全掌握这场男女之战的主动。

单疏影美眸艳光流转,媚的仿佛能滴出水来,芳心犹豫不决,似乎难以下抉择,小凤和小梅虽然心中好奇却知

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贝齿不由轻咬着柔软的芳唇,单疏影决定豁出去了,反正已经跟定这个大色狼老公了,就算现在不做,将来也

是一定逃不掉的,她终于点头应允道:“好吧我答应你了,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张霈奸计得逞,心怀大畅,解释道:“我练了一门叫井中月的功夫,只要我愿意,方圆十丈范围之内有任

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的灵觉。”

单疏影听的美目异彩连连,惊疑道:“这功夫真有那么厉害”

厉害怎么不厉害没有这功夫,寇仲和徐子凌大概都死了百多十次了,影子刺客杨虚彦岂是浪得虚名之辈,

张霈笑道:“井中月,顾名思义就是倒影在井中的影子,风吹水动,一切变化尽在掌握。”

单疏影来了兴致,娇声道:“我要学这门功夫。”

“嗯,修练井中月首重心性,这倒与**玄心功颇有相似之处,两者均有异曲同工之妙,以我宝贝影

儿的聪慧才智,相信很快就能学会。”张霈语气说着说着就不正经起来,“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那影儿也应该实

现承诺了。”

单疏影低声柔语道:“你们下去吧”这话是对小凤和小梅说的。

两女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仍然依言起身施礼,红着脸退了下去。

小凤和小梅离开以后,单疏影用木瓢在身旁的浴池中舀了一瓢温水,然后红着俏脸蹲在张霈身边,慢慢的往他

身上浇了下去。

“坏哥哥,舒服吗”没了外人,单疏影又开始叫张霈哥哥。

“嗯。”张霈没有说话,喉间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算是回答。

单疏影把木盆放在一边,轻轻褪下衣衫,露出掩在轻薄稠缎下的冰肌玉骨,一对发育完美的傲人**,在一件

白色亵衣的映衬下若隐若现,那嫣红的两点隐约可见,可以勾起男人无尽的**。

绕到了张霈身后,单疏影脸上闪过一丝羞意,跨坐在张霈的身上,略一犹豫,伸手解开了白色亵衣,两团丰腻

雪白的弹丸突的弹了出来,摇颤颤晃悠悠的划着迷人的乳波肉浪。

“影儿宝贝,赶快开始吧”张霈催促单疏影赶快动作,声音中有些急迫的味道。

“嗯嘤”一声,单疏影扶着张霈的双肩慢慢俯下身去,把**压在他宽厚温暖的背上,感受着肌肤零距离接触

带来的火热感觉。

单疏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羞意,缓缓的扭动起来,让娇嫩的胸部摩擦着张霈的背部。

这就是张霈所谓的推油按摩,他以前只在日本a片里看过这玩意儿,今天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被两团滑腻

的乳肉这么摩来娑去,他感觉灵魂儿都上天了。

两座浑美高挺的乳峰被压成了两团形状完美的硕扁**,单疏影刚动了两下,张霈还没什么,她却已经受不住

了,嘴里发出撩人的呻吟,春意盎然。

没过多久,单疏影便全身无力地趴在张霈虎背上,媚眼如丝,香唇娇呼道:“哥哥,人家不行了要我

要”

张霈翻身将单疏影抱在怀中,低头儿看着她白皙圆润而又极富弹性的乳峰,触之欲绽的白嫩肌肤里,明显可见

稍粗一些深兰色的和微细一些桃红色的静脉呈各种形状交织着伸向玉体。

好色男人的喉结动了动,双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了神圣的山峰,轻轻揉捏着峰顶上的两粒粉红色的蓓蕾。

张霈只是简单的揉捏了几下,情动如火的单疏影就难耐的扭动着柔美的矫躯,矫喘哼吟,柔情依依地看着他。

看着被自己滋润到骨子里的**明晃晃地在眼前摆动,张霈的鼻息也忍不住粗重起来,他低头含住了单疏影檀

口中吐出的粉色香舌,吸吮缠绕,搅在一起。

这段时日终究风流惯了,虽然没多久前才和萧雅兰欢好过,但美色当前,张霈**再次爆发,虎吼一声,翻身

将单疏影压在身下,开始了乐此不疲的征伐。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血腥杀戮 下一章:第十四章 邪少逛青楼
热门: 大叔好凶猛 终级小村医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男欢女爱 绝世战魂 极品乡村生活 纵情乡野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 好色女人 总裁爹地超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