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调羞岳母

上一章:第二十章 神仙姐姐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荷塘春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霈把玩着从萧峰萧大公子那里讹诈来的追魂夺魄十三针,想到刚才他哭丧着脸比死了老爸还难过的样子,不良男子心中一阵暗爽。

没有遇见任何阻拦,张霈一路哼着流行小调进入了男宾止步后院,向着单疏影的闺房走去,这女儿家闺房岂是随便哪个男人都去得的,他却全无顾及,连闺女都是他的了,何况是闺房。

将暗器收入怀中,张霈轻轻推开单疏影房间的木门,入不出的古典美,轻薄的肚兜紧紧裹住了傲人的身躯,却若隐若现的透出了玉女凹凸错落的坡峦山谷,饱满的玉峰像一对熟透的仙桃,将肚兜撑的鼓鼓涨涨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

诱惑,这若隐若现的诱惑比之袒身露体,**相见,更为刺激。

乍泄的春光让张霈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小家伙再次昂首,因为单疏影的关系,张霈不敢多看,心中暗忖单婉儿该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吧

若是单疏影不在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刚内定的小媳妇儿就在旁边坐着,你说他能没脸没皮当着老婆的面勾搭丈母娘吗

单婉儿将锦盒放置在木桌上,抬起臻首撇到张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自己高耸的胸部。

“呀他在看我那里羞死人了”单婉儿身子不由得发软,芳心纷乱,偷偷瞧了女儿一眼,好在单疏影的心神都被锦盒吸引住了。

单婉儿对自己的双峰很有自信,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半球形的玉女峰硕大尖挺,线条格外的柔和,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樱桃微微的向上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显示出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平日夜深人静之时,她总爱细细摩挲呵护,双峰之完美简直不似一个生育过的女人。

单疏影好奇道:“娘,快告诉我里面是什么”娇脆的声音将尴尬中的两人惊醒过来。

单婉儿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雪藕般的柔软玉臂自纱衣下探出,轻轻揭开锦盒。

锦盒开启,张霈有些失望,盒内既不是房产地契,珠宝首饰,也不是武学秘籍,精巧暗器,只有一块黑漆漆的牌子。

“啊”当看清盒中所放之物时,单疏影轻呼一声,轻掩樱唇,惊讶道:“东溟令。”

东溟令,东溟派祖师遗下的信物,传说它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可是数百年来历代掌门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却无一人勘破其间辛秘,东溟令一直是东溟派掌门的身份象征,见令如见掌门,持有东溟令的人拥有绝大权利,能够自由调动东溟派一切人手钱粮。

“东暝令是什么”张霈见单疏影惊诧的样子,知道这看似普通的玩意并不简单。

张霈伸手从锦盒中拿出东溟令,只觉入手冰寒,材质非金非铁。

单婉儿坐回先前那张木椅上,美眸笑意盈盈,轻声道:“东溟剑和东溟令是我东溟派最珍贵的两件事物,东溟剑我已传于疏影,而东溟令从天开始就归霈儿了。”

单疏影吓了一跳,深知东溟令对东溟派的意义,她急忙说道:“娘的意思是”

单婉儿美目中闪过一道决绝之色,认真的点了点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镇派之宝”张霈轻轻掂量抛耍着手中的东溟令,自言自语道:“怎么看起来和东溟剑差那么多”

东溟令其实并非张霈说的那般不堪,它质感冰凉,正面有一个篆书的“令”字,背面则雕刻着种种闻所未闻的异兽,栩栩如生,仔细看去,那些雕刻的飞禽走兽竟是由无数古怪之极的符号组成,说不出的诡异。

这人何时都不正经,单婉儿与单疏影心中冒出同一个想法,但为何自己总喜欢看他不正经的样子。

单婉儿见张霈说话时自然而不做作的模样,似乎真的在懊恼东溟令比不上东溟剑,她会心笑道:“霈儿,你可不要小看这不起眼的东溟令,任何东溟弟子只要见到它都会以你马首是瞻,任你驱策。”

“这么厉害”张霈心中嘀咕,这份嫁妆可够重的,嘿嘿,这次老子发达了。

自单婉儿将东溟令交到张霈手中那一刻起其实是他自己拿起来的,他来流球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轻轻将东溟令收入怀中,张霈摇了摇头,笑道:“其实东溟派最珍贵的既不是东溟剑也不是东溟令。”

单疏影含情默默地看着张霈,斜着可爱的小脑袋,轻声问道:“那是什么”

除了东溟剑和东溟令以外东溟派还有何珍贵之物单婉儿心念电转,她立刻想到张霈所言之物,难道他说的是天魔策

单婉儿双目柔情依依的看着张霈,一副饶有兴趣,洗耳恭听的样子。

张霈却是笑而不答,自故自的端起茶水,哪知茶杯已是空空如野。

单疏影不顾母亲在旁,凑到张霈耳旁,撒娇道:“相公,东溟派到底有何宝贵之物,快告诉影儿吧”

张霈压低声音答道:“回去再告诉你,不过是在床上。”

“呀明明娘还在这里,他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单疏影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后,又送他一个香甜笑容。

张霈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道:“东溟派最宝贵的就是我姑姑,还有我的宝贝影儿。”

单疏影没想到张霈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微愣后乳燕归巢般投入他宽厚温暖的怀中,心中越发坚信张霈深爱自己,敬爱自己的母亲,是值得她终身依附的男子。

女人总是将事情往自己欢喜的方向理解,张霈的确深爱单疏影,敬爱她母亲,但对单婉儿他不光有敬爱,还有男女之爱。

单婉儿听的真切,她明白张霈言中深意,只见她那美绝人寰的娇颜正因羞涩而慢慢晕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冰肌玉肤和雪白的纱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俏脸绯红如血,丰满挺茁的翘胸玉峰随着单婉儿越发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

美人娇羞,诱人瑕思,隐隐乳浪,引人犯罪。

张霈搂着双眼紧闭,脸上满是幸福神色的单疏影那娇嫩柔滑的身体,眼睛却看着她母亲那丰盈柔软上那对玲珑晶莹的挺凸之物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神仙姐姐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荷塘春色
热门: 乡村大凶器 小山村的诱惑 流氓艳遇记 露水之爱 乡村禁爱 纵情乡野 总裁爹地超给力 覆雨翻云之逐艳曲 极品按摩师 大叔好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