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诱人尤物

上一章:第五章 房中旖旎 下一章:第七章 依君做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雅兰一开口,便等于默认了张霈的合法地位,嘿嘿,美人儿已经上钩了。

张霈立时感到人生无比美好,空气无比清新,他戏谑调笑道:“囡囡,我刚才听见有人叫我什么你听见了吗”

“你欺负我,人家不理你了。”萧雅兰将脑袋缩在锦被里,不过旋又探了出来,偎入张霈怀中,芳心甜蜜。

张霈现在的模样其实并不英俊,甚至连英俊的边都挨不上,但是箩卜白菜,各有所爱,女人的心思谁又猜的明白有些美女偏偏就好这个,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神雕大侠杨过了,其风流之韵事,战绩之可佳简直是后世之楷模。

年轻时候的杨过众风流不羁,英俊潇洒,古灵精怪,武艺高强,更重要的是他身上透着淡淡的邪气,怀着这样的本钱行走江湖,祸害美女那是没得说的,但是他后来被郭芙斩断了一只手臂以后,魅力不减反增,竟然连郭襄这种小妹妹也为他茶饭不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维纳斯似的残缺美。

张霈此时虽然在模样上差了杨过十万八千里,但是他身上的邪气却是浓烈的让人无法自拔。

萧雅兰依在张霈身上,如玉的藕臂缠在他项间,脸上一副满足神色,不过她的眉头却不时会微微蹙起,火热湿润的神秘花园摩擦中扯出阵阵痛楚。

“人家一直守身如玉,可是清白的身子却坏在你这个大无赖手中。”臻首轻轻在张霈胸膛上挪动了一下,萧雅兰撒娇道:“你这大坏蛋居然还那么狂野粗暴,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张霈爱怜的在萧雅兰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坏笑道:“好像刚才叫的最大声的不是我,而是”

“你,你还说,我不是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淫淫荡的女人。”见萧雅兰几乎又被自己弄哭了,张霈怜意大起,轻声道:“囡囡,刚才是我太莽撞了,你不要怪我,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萧雅兰春心荡漾,欲火狂烧是因为张霈逼入她体内的春毒在作祟,并非她本意,张霈当然不会因此轻贱于她,一个身子清白的姑娘又怎么会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但是也正是因为春毒的作用,萧雅兰这初为人妇的小美人才真正体会到了人间最美妙的一刻,否则就一般来说,女人初夜得到的快感绝对比不上男人,更多的只是心理上的满足罢了。

张霈伸手揽着萧雅兰纤细的腰身,感受那令人沉迷的柔滑感觉,正色道:“囡囡,你是不是练过九阴真经”

萧雅兰见张霈神色严肃,知道他的认真的,遂收起笑容,轻声道:“奴只练过九阴真经下卷中的螺旋九影身法,而且这功夫也是首领传授,奴并未见过九阴真经的真本。”

奴这到是个新鲜的称呼。

奴婢是指丧失自由被人无偿役使的人。男为奴,女为婢。奴婢是社会最低的一层,和牲口一样,供买卖和赏赐,受主人的役使和虐待。家长与奴婢之间有严格的主仆名分,其主仆关系不仅是终身,而且延及子孙。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张霈当然是不懂的,但是他却感到当萧雅兰称奴更显亲昵,也表示她对自己的绝对服从。

张霈对于九阴真经只知晓一个大概,至于里面的武学却知之甚少,但是萧雅兰察其颜观其色,不用他开口,便为他解疑答惑。

“螺旋九影为武林上乘轻功,集身法、步法、罡气于一体。可平地拔起数丈,亦可平空飞掠,身体周围有一层自然罡气,可攻击外敌。练之上乘可幻化出九个身影,于佛门无上神功“莲台九现”有相同的功效。”

张霈对自己的身法却是相当自信,即使是内外功练到人体的极限,也不可能达到“电”的速度,要知道电和光的速度可是在一个档次上。

四大奇书这种好东西张霈当然是不舍得与别人分享的,这别人当然不包括他的女人。

此时张霈兴去了利用九阴真经培养一批护卫的打算,这将是属于他的第一支武装力量,一支从来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的恐怖力量。

这计划是很好,但是现在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保住东溟派,张霈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这秘营首领到底是什么人”

萧雅兰扭了扭身子,让自己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张霈怀中,乖巧道:“秘营首领是公认的流球第一高手,已经年近五十的他差不多有五年没有出手了,他的名字叫尚野,但是现在已经没人敢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了。这个人身份神秘,不过有传言说他是皇族出身,但是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奴就不得而知了。”

在古代女人眼里,男人就是天,就是法,一旦认定就算你赶也赶不走,现在的萧雅兰仿佛是张霈的附属品一般,不但是问什么答什么,连张霈没有问的,她也主动交代,典型的坦白从宽。

萧雅兰闻着张霈身上强烈的男儿气息,心中挣扎着似乎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他,一旦说了,她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思前想后,萧雅兰还是决定不再隐瞒,反正她也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既然如此为何不将希望放在眼前这个夺取了自己生命中第一次的男人身上。

萧雅兰抛开一切,低声道:“宗主可能是唯一知道尚野身份的人,她命我混入秘营也是为了接近尚野,从他那里取回一件事物。”

“宗主”张霈微微一愕,萧雅兰的话怎么越听越糊涂,什么地方又冒出一个宗主来。

“不知道相”萧雅兰脸上浮出羞涩的粉晕,艳唇轻启,柔声道:“相公有没有听说阴葵派”

张霈心中一惊,萧雅兰怎么会知道阴葵派,联系到她刚才提到的宗主,她该不会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表情看起来有什么异样,张霈语气淡然的问道:“你是阴窥派的人”

萧雅兰轻轻点头,旋又飞快摇头,柔声道:“其实我只是外堂的人,勉强说来,可以算是半个阴窥派的人。”

张霈暗忖眼前这倾国尤物竟然还是双重间谍,他并不知道阴葵派什么开始成立了外堂这个机构,但是既然有外堂,那么肯定也有内堂。

既然这件事情阴葵派也牵扯在其中,那么肯定不会善了,张霈略一沉凝,抬头问道:“阴葵派宗主让你接近尚野是为了取回什么东西”

“是一本书,不过宗主却没有详谈。”萧雅兰心中似也隐藏着无数疑惑,她同样不解自己的任务,“宗主只说当我见到那本书的时候自然会明白,此书为玄金线织成,水火不侵,很好辩识。”

难道时代变了张霈心中冷笑,知识就是力量可是后世才提出的伟大革命理论,阴葵派的宗主竟然会关心一本书

眼中突然精光熠熠,射出如同实质的金光,张霈沉声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书应该是魔门至高武学典籍天魔策。”

萧雅兰惊异的看着张霈,这个神秘的男人不但知道阴葵派,而且只凭自己只言片语就推断出这么多东西,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感受到萧雅兰的目光,张霈眼中神光隐去,温柔道:“囡囡,我现在的确有些事情瞒着你,但是到了适当的时机,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现在将你知道的关于阴葵派的事情全部告诉我。”

萧雅兰的身心都受到张霈阳刚气息的冲击,几乎再次迷失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平复了自己激荡的心绪,萧雅兰将自己所知关于阴葵派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张霈,听的后者乍舌不已。

虽然萧雅兰名义上只是外堂弟子,但是她却深得宗主的喜爱,很多辛秘也不对她隐瞒,之所以不将她转入内堂是因为现在阴葵派内部暗流涌动,平静下掩藏着无尽的杀机,这完全是为了保护她不受牵连。

从萧雅兰的叙述中,张霈得知,当年武照武则天登基以后,自称“圣神皇帝”,废唐祚于一旦,改国号为周,成为魔门之祖“天魔”苍璩后,千百年来第一个统一魔门的人,那时的魔门可谓强极一时。

武照一手遮天,锋芒所指,武林色变,群雄低头,而这一年,她已是六十七岁的高龄了,但她一身魔功惊天,驻颜有术,年纪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多岁。

杀一警百,武照杀的一自然是慈航静斋了,那时眼看传承千年的慈航静斋就要毁在她的手中,却在这时候引出了两位不世的绝世高手,寇仲和徐子陵。

两人联手将武照击败,迫她以魔门历代祖师的名义发下毒誓,在其有生之年不得对付慈航静斋,这样才放过了她。

不过即使是这样,慈航静斋也被迫远遁深山,数百年才恢复元气。

原来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听着萧雅兰娓娓道来,张霈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即使是以他的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镇定功夫也险些失态。

张霈发现自己并非像想象中那样尽知这个时候的诸多事件,他能确定的只有那些历史大流而已,这可是人力无法撼动的正史,比如所朱元璋死后朱允文继承帝位,朱棣兴兵造反,四年后将自己的侄儿拉下皇座。

但是历史的流向并不是张霈所不关心的问题,他只在乎的自己的女人。

管你谁当皇帝,老子将江湖十大美女一网打尽之后就找个山谷隐居起来,天天搂着大美女过着神仙般的逍遥生活,这就是张霈的想法。

张霈知道萧雅兰双重间谍的身份非常有用,虽然暂时还没想好如何利用这枚棋子,但是对于她的重要性却是一点也不怀疑。

萧雅兰抬起臻首,将粉娇如玉的俏脸贴在他的脸上,轻轻摩挲着,纤巧柔荑紧紧搂着他,腻声道:“怎么不说话了,奴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要不理我。”

见张霈久久不言,萧雅兰不知道他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后会怎么对待自己,心中难免忐忑。

见萧雅兰美眸中透着迷惘,惊慌,不安,张霈的大手无声的滑入锦被中,在她光洁**的玉背游走,那丰腴柔软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

张霈一脸坏笑的说道:“娘子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不也是你的人了吗”

也不知道是因为张霈作怪的大手还是他的话,萧雅兰俏脸顿时羞红,香唇微微嘟起,嗔道:“你还敢说,人家刚才差点就让你这坏家伙折腾死了。”

见张霈脸上那坏坏的笑容中带着无限的温柔,萧雅兰芳心一颤,难耐的扭动腰身,锦被再次无声滑落,**的娇好身躯暴露在空气中。

张霈心中意淫道:萧雅兰真是男人床上最好的恩物,这样的女人居然也被自己得到了,看来江湖十大美女也指日可待了。

火辣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凹陷成一个绝美弧线的粉背上,张霈眼中笑意更浓,低头咬着萧雅兰的耳垂,轻声道:“夫人的话是不是暗指为夫的床上功夫很厉害”

乍听张霈淫言秽语,萧雅兰轻碎了一口,脸上满是醉人的红晕,艳色无双,成熟的风情中却又带着少女般诱人的羞涩。

张霈此时正与怀中美女正做着最直接的接触,要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可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了。

萧雅兰玲珑浮凹的**紧紧缠在张霈身上,刚才由于她专注的与萧雅兰交谈,所以并未再意但是此时他鼻中闻嗅着萧雅兰如兰如麝的醉人幽香,感受着两只丰挺硕大的**压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此情次景是个男人都会沸腾的,何况张霈还是男人中的男人。

春心荡漾的萧雅兰感受到张霈身体的变化,芳心一颤,对刚才将自己送进天堂的坏家伙她可是记忆犹新。

张霈在萧雅兰光洁的背脊,翘挺的肥臀肆虐的大手使她娇躯酸软无力,但她下身花蜜湿透的花径深处传来的余痛却清楚的表明无力再“战”的事实。

有心无力的萧雅兰见张霈呼吸越来越急促,急忙告饶道:“相公,奴不行了,你”

“宝贝不用担心,相公忍得住。”压下心头欲火,张霈当然知道萧雅兰此时的身体状况不宜房事,但是这身体憋着可真不是个滋味。

萧雅兰见张霈体恤自己,心中感动,她反手按住他游走在自己翘臀粉背的坏手,将它移到高耸的胸脯上,轻声道:“相公,你这样憋着对身体不好,如果你你真的想要,我可以用嘴侍侯你的。”

萧雅兰从小修习魔门魅术,对于男女之事知之甚详,如此世间少有的迷人尤物说出这样诱惑的话,即使是柳下惠或是得道高僧相信也忍不住。

张霈还来不及说话,下身传来的异样刺激让他浑身一颤,他只觉身在云端,舒爽无比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五章 房中旖旎 下一章:第七章 依君做戏
热门: 露水之爱 绝品小农民 好色小姨 乡村满艳 山村疯狂 偷性 绝世战魂 都市之最强狂兵 乡村活寡美人沟 小村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