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羞辱亵玩

上一章:第三章 宽衣解带 下一章:第五章 房中旖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萧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让她做这种下贱的事情。

简直太荒唐了,萧影很想痛斥其非,但是却没有这个勇气,明明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卡在喉间。

张霈的眼睛饶着圈,打着旋在萧影身上不住游走,手指敲击刀鞘的动作在继续,但是萧影却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每一次手指下落的节拍和自己的心跳节奏是相同的,甚至在操控引导自己的心率。

萧影完全绝望了,在这个武功比自己高出几筹的男人面前,她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绝美容貌加上性反感的魔鬼身材,原本萧影在无数男人面前总是无往而不利,但是媚术一旦失效,不能迷惑敌人,那她的美丽将为自己带来最大的危机。

萧影当然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对于男人的刺激与诱惑简直是**而全面的,平日里那里道貌岸然的男人看她的眼光仿佛在冒火一样,即使他们隐藏的再深,也瞒骗不了萧影的眼睛。

以美色为武器,萧影曾经替秘营完成了无数困难的任务,直到她升任花营总管,从来没有失败过。

但是今天她失败了,而且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被张霈彻底击败。

“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没有重复的必要。”张霈的食指重重的点在井中月的刀鞘上,一时间,仿佛整个房间都晃动了一下。

萧影只觉脑中轰然一震,整个天地瞬间安静下来,就连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霍霍的心跳声都消失了。

压力,难以抗拒的压力在沉闷的空间里猛然爆发,萧影几乎要崩溃了,她想深呼吸,平复自己澎湃的心绪,却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萧影想大声呼喊,但是除了眼睛还能视物以外,她根本无法震动声带发出那甜美的声音,平时面对秘营首领,甚至自己宗主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

就在萧影的精神濒临崩溃边缘的时候,张霈眼中射出变幻莫定的神光,一脸霸气的说道:“我的话就是命令,没有人能够违背。”

随着张霈开口说话,萧影只觉压力顿消,恐惧仿佛潮水般迅速从身体里流走。

这一次萧影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在张霈**裸的胁迫下,她只有选择妥协。

萧影轻轻的扭动丰润的圆臀,翠柳般的纤细腰身晃动间带出绚目的色彩,但是由于她的臀部实在太大太挺,而她动作的幅度又实在太小,根本不可能向张霈说的那样,不用手就脱掉自己裙子。

不一会儿,萧影便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鼻尖渗出了汗水,美人儿银牙咬碎,芳心羞恼,但是却无计可施。

萧影为了让裙子顺着曲线玲珑的翘臀滑落,加大摇晃腰身的力道,双手交叉放在自己的酥胸上,按住随着自己动作而不断晃动的双峰。

一股特有的幽幽女儿香飘散在整个房间里,充满淫糜诱人的气息。

这香艳的古代脱衣舞,只有一个欣赏的观众,那就是张霈。

张霈的手指继续敲击着刀鞘,仿佛在为这香艳的舞蹈伴奏,他望着气喘吁吁的萧影,邪笑道:“美人儿,请你把手拿开,不要放在胸口,也不要碰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

萧影简直要气晕过去,但是形势比人强,迫于形势,她不得不接受现实,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

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折磨自己,萧影的双手慢慢离开胸膛,但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

一对不住晃动的**虽然仍掩藏在白色亵衣下,但随着她扭动腰身的动作幅度不断加大,越发显得那对**的丰挺高耸,惊心动魄。

张霈心中暗忖此时若是再有一根钢管就完美了。

萧影不停的摇动**,终于将裙子摇了下来,露出圆润修长的美腿,光是一个脱衣褪裙的动作,她就已经全身香汗淋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张霈并不着急,她要彻底征服萧影,让她甘心被自己玩弄。

“很好,没有想到萧姑娘还有这方面的潜质。”张霈心中充满了暴戾的情绪,内心深处黑暗面支配着他的身体,“现在把你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部脱掉。”

张霈现在的情况就类似于走火入魔,但又与一般练武时遇见的那种有生命之危的状况不同,而是一种心底**的爆发。

萧影芳心羞愤欲绝,但是仍听话的将亵衣,短裤,蛮靴一一褪去,露出那玲珑浮凹的身躯,把自己**火暴的身材完全展现在张霈面前。

一阵耻辱的感觉袭上心头,萧影全身上下已经是未着寸缕,光溜溜的任由张霈欣赏,更令她难堪的是,她的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既不能掩盖高耸玉峰,又不能遮覆神秘的禁区,因为张霈要求她不能用手碰触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

萧影羞涩的闭上眼睛,不让张霈透过眼睛看穿自己挣扎柔弱的内心,双腿用力夹紧,身体微微向后躬起,将自己的挡住。

雪白的**不断挑引张霈的心弦,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初来明朝时那万中无一的处男了,他先后已经和三个女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所以他不着急占有萧影的身体,虽然她是这些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位。

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张霈声音无比冷酷的说道:“趴在地上,然后慢慢给我爬过来。”

“你怎么能这样”萧影已经快急疯了,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原本以为**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还要她像下贱的妓女一样作践侮辱自己。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摆脱张霈的侵犯,萧影眼眼中闪过一道决绝的幽光。

“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我绝对有把握在你自杀之前拦住你。”张霈露齿一笑,语态轻松之极,道:“若你真敢自残身体,我就卸掉你下颌和四肢关节,再把你扔到大街上去。”

听了张霈恶魔般的警告,萧影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迟疑了半晌,终于还是抽泣着臻首微含,在张霈冰冷的眼神逼视下,她还是选择了屈服。

萧影慢慢的俯下身子,先是双膝触地,然后双手撑住身体,低头趴在地上,仿佛一只听话的小母狗,缓缓向着张霈爬了过来

雪白晶莹的**慢慢向着张霈近,眼泪无声的滑落地面,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是惹人心疼。

萧影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羞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但是什么也有第一次,从没有不代表不会有,不是吗

要怪只能怪她遇见了第一次将心底**完全爆发出来的张霈,这个此时全身邪气凛然的男人,完全不是她能够反抗违逆的。

萧影四肢僵硬,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一下动作都那么不协调。

张霈眼中**的火焰越来越盛,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萧影由于从小修炼魔门媚术,圣洁中带着淫邪的气质,没有男人滋润却仍然体态丰腴,媚视烟行,身上流露出的少女的青涩,艳妇的韵味。

正是这种奇异的魅力刺激着张霈心底最阴暗的一面,挑引着他征服的**。

萧影距离床榻的位置只不过短短的五六米远,可是对她来说,这段距离却是她人生中最羞耻的路程。

“萧美人,你的身材真好。”张霈快意的调笑着萧影,完全没有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一般。

萧影脸色绯红,紧闭的美眸中满是惊羞神色,身体向着前方缓慢爬行,一对丰满鼓胀的玉峰随着身体的动作,微颤颤的摇摆,浑圆高挺的肥臀高高厥起。

张霈双眼越来越红,原本张霈只是希望彻底摧毁萧影的反抗意志,然后便享受她的身体。

但是当他知道萧影的身份是什么花营总管的时候,他又兴起了控制她,从而掌控整个花营的目的,当然最后成功灭掉秘营首领以后,他也准备让她接掌秘营,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当然前提是她必须绝对的忠心。

张霈突发其想,这样百般羞辱萧影,只是为了打击她高高在上的自信与高傲,让自己不可战胜的邪恶形象深深刻印在她的心中,使他不敢背叛自己。

不过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的航道,此时张霈脑中只有**,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原本有目的羞辱亵玩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淫辱。

气喘吁吁的萧影终于爬到了床榻前面,她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软的跪伏在张霈的脚边。

萧影不敢抬头,她害怕张霈那双冰冷幽沉,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由于是整个趴在地上,**的玉背向下凹出优美的弧线,美不胜收。

张霈直起身来,劲力倏放猛收,鼓胀澎湃的气劲瞬间将他身上早已残破不堪的衣服震碎,翩翩如彩蝶飘散在空中。

修长匀称的身材,肌肤细腻柔滑简直能令天下女人抓狂,萧影被张霈的动作吓了一跳,惊骇过后便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拥有完美身形的男子,心中第一次产生了一丝异样感觉。

张霈眼神冰冷,语气森寒的吩咐道:“萧美人,到床上来,把腿分开。”

全身**的萧影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她轻轻爬上床榻,但是张霈让她上床之后,却没了进一步的动作,这让她稍稍安心之余却又有些茫然无措。

张霈的眼睛仿佛他手中的宝刀一般,凝视在萧影光洁的**之上,在他淫邪的目光下,萧影芳心中升起一股剧烈羞耻感觉。

伸出比女儿家还要光洁白皙的手指,张霈漫不经意弹了两指,“卜卜”两声,两道奇异的真气破指而出,一道点中萧影穴道,封住她的武功,另一道冲进她的身体,顺着筋脉流转开来。

没过多久,萧影便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妥,全身越来越热,越来越痒,仿佛无数蚂蚁在自己身上爬一样。

张霈不但要得到萧影的身体,还要她投怀送抱,主动献身,求自己与她欢好。

萧影死死将双腿闭紧收拢,弯曲起来,双臂交叉挡在胸前,掩住高耸的酥胸,但是身体里的瘙痒感觉却越来越强。

此时,整个房间里只有萧影难耐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而张霈却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仿佛房间里就只有萧影一人而已。

萧影身体的异样感觉越来越剧烈,闭拢的双脚开始轻轻摩擦,而双臂压住的丰硕也在渐渐鼓挺胀大,欲火狂炽

张霈脸上带着支配者的微笑,躺在床榻的另外一头,与萧影无声对视着,将她的一切变化看在眼里。

萧影感觉张霈的眼光如同实质一般,被他扫过的地方,肌肤立时生出感应,好像被手轻轻抚过一样。

“不要,不要看我”萧影不禁又羞又急,她的下身已经湿滑,双股间一片泥泞,**已经填满了她的内心。

张霈知道萧影就快支持不住了,他邪笑道:“小宝贝,不要压抑身体感觉,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我要快给我我要你”萧影全身发软,意志已经崩溃。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满足你罢”张霈用力分开萧影的双股,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痛好痛啊”身体仿佛被生生撕裂的痛楚让萧影惨叫一声,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姗姗如雨下。

一丝殷红的血液顺着萧影雪白修长的**流下,“处女”两个字一下子冲进了张霈的脑海。

张霈浑身一颤,仿佛一桶冰水从头淋下,整个人也清醒过来。

其实张霈刚才的情况非常不正常,几乎已经到了万分危机的时候了,没有意识到心魔正在侵蚀自己的身体,若非萧影处子鲜血的刺激,他可能将伦入魔道,万劫不复。

张霈并不是一个暴虐的人,看着身下美人儿脸上的泪水,他不禁心中惭愧。

虽然萧影是处女的事实并不能改变张霈想要得到她身体的决定,但是他若事先知道了,肯定不会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对待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

初夜原本应该是温馨而甜蜜的,处女膜破裂引起的疼痛并不是男人能够想象的,如果男人只顾自已而不顾女人,粗暴**,不仅会给对方**上带来痛苦,还会给精神上蒙添阴影。

为了减轻萧影的疼痛,张霈伏下身体,伸出双手不断揉捏她高耸的**,轻轻添干她脸颊的泪水,柔声说道:“我会好好疼你的,一会儿就好了。”

萧影体内春情勃发,撕裂的痛楚很快便被春潮淹没,没过多久就难耐的呻吟起来。

张霈见她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发,知道他已经适应了,便发力运动起来,加速为她带来快美的高氵朝,弥补自己对她的伤害。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三章 宽衣解带 下一章:第五章 房中旖旎
热门: 乡村美娇娘 乡村女教师 九重紫 绝品小农民 男欢女爱 大叔好凶猛 神棍小村医 村长的后院 乡村艳福 娇艳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