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井月新主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欲望与野心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井中八法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霈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心中有了计较。

“姑姑,若是你真的相信我。”说到这里,一脸严肃的张霈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密切留意出现在奇界岛上的可疑人物,最近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

单婉儿并未追问,臻首微含,答应下来,对张霈的话,单婉儿有种盲目的信任。

落花有意,流水有情,张霈知道单婉儿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只是碍于礼法,不能违背人伦与女儿同侍一夫。

但是张霈不在乎他这些,他决定先娶单疏影,然后在让她来说服自己的母亲,这样似乎难度要小很多。

正事说完了,两人相对无言,张霈但是不觉得什么,能够没有任何阻碍的看着美若天仙的单婉儿,即使什么也不做,他也不会觉得烦闷。

可是单婉儿却受不住了,张霈那满是侵略性的目光瞧得她心神恍惚,最终只能俏脸羞红的匆匆离开了密室。

冷月无声,寒星点点。

张霈最终也没有说出自己无意中识破尚毅已经被流球王收买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增强自己的实力,既然有陈芳盯尚毅,也不怕他翻出什么风浪来。

而且另外一个内奸到底是谁,若是不将这个人找出来,东溟派将随时随地处在危机之中。

这事虽然不是捕风捉影,空穴来风,但是让张霈来想实在是没有半分头绪,毕竟东溟派那些重要人物他几乎一个也没见过。

张霈并不知道,其实烈钧的身份在整个东溟派中,除了单婉儿和他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烈钧才是东溟派最厉害的人物,至少是不逊于黑榜高手的人物,比那些什么护教长老,四仙子,四战将之流强太多了。

曲径通幽,巧妙的将并不甚遥远的几间院子错落的分散开来。

当张霈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发现屋中竟然有人,从烛火微光照衬出的窈窕身影,张霈知道对方是个女人。

“笃笃笃”见屋中有人,张霈下意识的敲了敲门。

回自己家,进屋的时候还要敲门该说他有礼貌还是少根弦,这还真不好讲,至少这下意识的动作是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

“少主,你回来了。”春兰将门打开,看清来人,立刻娇声道:“兰儿已经等你好半晌了。”

有了亲密关系以后,在没有人的时候,春兰便称张霈为少主或是爷,有委身服侍却又不显生硬之意。

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回家就有美女相迎的一天,张霈顺手将春兰揽进怀中,搂着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低头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故作生气道:“我不是让你多休息几日吗你怎么不听我的话。”

春兰被张霈抱在怀中,俏脸羞红,将身子整个依偎在他的怀里,低声道:“人家担心少主晚上肚子饿,所以替你弄了几个小菜。”

“你这一说,我倒真有些饿了。”张霈突然封住了春兰的小嘴,一阵狂吻后,才松开道:“嘿嘿,爷现在要吃你了。”

“不要”张霈在春兰的惊呼声响起的时候,已经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跨进屋去。

春兰闻着张霈身上的男子气息,全身酸麻无力,只能任他施为。

张霈将春兰抱到床榻之上,反身关了房门,又吹灭桌上烛火。

将娇柔火热的身躯压在身下,张霈轻轻把春兰身上的衣衫褪尽,双手覆上那对浑圆高耸的玉山,展开**手段,接下来自是一室皆春。

翌日,一缕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张霈的脸上,将他从睡梦中唤醒。

张霈看着怀中八爪鱼般缠着自己的春兰,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这是张霈梦寐以求的生活,现在基本上已经实现了,而且还有佳人主动侍寝,张霈更是心满意足。

张霈暗忖若是有一天能与江湖十大美女在一张床上翻云覆云,就是死也值了。

现在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其实是**,张霈要开始拼命了。

东溟山庄,西宛。

张霈自五日前踏入冷翠阁后便一直没有出来,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张霈潜心苦练,他的内功自不必提,已是跨入先天只境的人了,记忆力更是高绝,任何博大精深的武学上手三天便融会贯通,甚至能自创新招。

加上东溟夫人从旁指点,进展神速,但是美中不足的是他所习**玄心功始终停滞在第八重,无法突破瓶颈,达到大圆满境界。

冷翠阁的典籍张霈也看的七七八八了,于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学与来历有了大概的了解,总之这些天的功夫没有白费,收获颇丰。

第九日,张霈仍没有参悟**玄心功第九重的奥义,虽然他如今的成就已经能令天下所有的练武奇才感到汗颜,但是心中仍然不禁感到有些泄气。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张霈卓然立于窗边,月光当头照落。

月光下,只见张霈仪表英伟不凡,猿背蜂腰,双手负在身后,白衣飘飘,双眸粲粲有神,嘴角挂着一丝孤高的笑意。

“姑姑,为何我总是无法踏出这最后一步。”张霈苦笑着说道:“总觉得差了一点什么似的,这种感觉很玄妙,具体我也说不出来。”

瞧张霈说话的气势与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外那最后一步,是指破碎虚空,飞升而去呢

“霈儿,你的武功放眼江湖也是少有人敌了,这练武之事讲究循序渐进,强求不得,要知无为而为才是正途,来不可逢,往不可追。”单婉儿站在张霈身后,同样举头看着天边银月,美眸熠熠生辉。

少有人敌张霈心中苦笑,他的目标可是江湖上十大美人,其他人就不说了,这怜秀秀可是浪翻云的女人。

说句实话,张霈并不想与浪翻云为敌,这是个令他真正敬重的奇男子,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这究竟是种什么境界,至今有仍然没有任何头绪。

但是让他放弃怜秀秀却也不大可能,因为当月满拦江之夜浪翻云与庞斑一战以后,他就将破碎虚空而去,到时候怀了他骨肉的怜秀秀就是孤身一人,张霈岂能让如此佳人守着一个孩子孤苦一生,而他能够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怜秀秀爱上浪翻云以前,将她追到手。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庞斑,张霈武功不好能行吗

“姑姑,霈儿受教了。我急切练功,失了无意之意那种心境,没有做到空而不空,清静而微。”张霈也知道自己太过着急了,即使是武学奇才练武少说至少也要三五年才能略有小成,自己现在的成就已经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霈儿,你跟我来,姑姑要送你一件东西。”单婉儿收回温柔流连在银月上那令人心颤的目光,向张霈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想上冷翠阁第三层,跟姑姑上来罢。”

单婉儿当即向西,从侧门出去,上到冷翠阁第三楼,张霈亦跟在她身后。

两人一齐步入三楼一间最大的房间。

只见房间中有几个巨大的木架,木架每一横阁尽皆列满兵刃,但十之**是长刀古剑,四壁墙面上奇门兵器也是不少。

张霈对东溟派的兵器已是向往已久,不禁笑道:“原来这里是东溟派的军火库”

对于张霈时不时脱口而出的一些新鲜词汇,单婉儿已经见怪不怪了,她随手从供架上取过一柄长逾七尺的长剑,轻轻的抚摸着剑身,眼神变幻无定,喃喃道:“这些兵器有的是东溟派自己打造的绝世好剑,有的是江湖上一代宗师年强时使用的兵刃,你自己选一件趁手的罢。”

各种兵刃,有的铁锈斑驳历经沧桑巨变,有的寒气逼人恍若新铸,张霈只觉眼花撩乱,这些东西一看就知道非是凡品。

张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狠不得将这里的武器兵刃全部收了,但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但是转念又想到,无论何等精妙的巧器,均只属小道,若倚仗之对修习上乘武道实是有损无益。

这不是张霈说的,是鲁妙子说的。

整个供架上以剑的藏量最丰,毕竟东溟派是单姓女系多是练剑为主。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候,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

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亦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斯可历传不衰。

张霈的目光飞快在每件兵刃上掠过,最终停在一个不起眼角落,那里安静的横放着一把钢刀。

初看第一眼,张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一愣之后,心中却再次浮现出它影子,感到它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来。

张霈并没有被它平平无奇,一点也不其眼的外表所扰,他的心告诉自己,那一直呼唤着自己的东西正是这柄黝黑的钢刀。

张霈大步走上前去,默默静立,看着那静静安伏在横架上的钢刀,一股奇怪的感觉在心底蔓延,若非知道鹰刀此时正由鹰缘看护,仍在布达拉宫里面,张霈几以为这刀便是大侠传鹰的厚背刀了。

单婉儿见张霈被钢刀吸引,微笑着走到他身旁,纤手一招,钢刀便到了她手中。

“铮”钢刀从黑色的刀鞘中弹出半尺,单婉儿笑道:“霈儿,你看这刀刃钝迟,似乎已生锈多时了。”

张霈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单婉儿手中黑铁钢刀,虽然刀身、刀把、刀鞘均无特殊纹饰,而且还有古怪的肉质纹理,但却有机的融合为一个整体,透着淡淡的古朴高拙,使人不敢小觑。

见张霈放着满屋神兵利器不选,却中意自己手中这把不起眼的钢刀,单婉儿眼中闪过一道异茫。

单婉儿知道此刀来历到也罢了,是巧合还是天意,或者说张霈竟然识得此刀玄奥

“姑姑,你不要这样看着我。”见单婉儿那双勾魂引魄的美目直直瞧在自己身上,张霈突然不好意思的轻声笑道:“你这样看着我,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早已惯了张霈不将自己当作师傅,当作东溟派掌门的对话,单婉儿美眸瞅了他一眼,笑道:“霈儿可是中意此刀”

收起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张霈突然霸气十足道:“不是我中意此刀,而是这把刀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宝刀通灵,择主而侍。”还刀入鞘,单婉耳柔声道:“霈儿可知这把刀的来历”

若是问张霈“沙漠之鹰”的来历,常玩cs的他知道那是以色列的军工产品。

张霈摇头道:“霈儿不知。”

“此刀原没有名字,但据传是来传自上古洪荒年代,钢质坚韧,刀芒微黄,数百年间曾辗转于刀霸凌上人,百霸山庄主人萧铣之手。当这把刀最终落入一代刀法大家少帅寇仲之手时,便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作井中月,年轻时候的寇仲以此刀纵横江湖,后来寇仲武功超凡入胜,草木皆可为刃,遂封刀不用。”单婉儿用她美妙的声线娓娓道来:“当年东溟派第三任掌门单婉晶和寇仲以及他的好兄弟徐子陵交情非浅,最后在寇仲退隐江湖之后遂向他求得此刀,希望借以研究它的铸造之法,惭愧的是数百年过去了,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说完,单婉儿将井中月递到张霈手中,长刀入手,张霈立感手中一沉。

心随意转,手臂猛然发力,免去井中月脱手落地的尴尬,张霈讶道:“这刀竟然如此沉重,少说也有百来斤,寻常人连拿都拿不动,更甭论用之御敌了。”

单婉儿轻笑道:“井中月在寇仲手中曾遍会天下英雄,杀下饮恨之恶人无数,锋锐无匹,可谓截轻微无丝发之际,斫坚刚无变动之异。”

井中月的来历,张霈知道的并不比单婉儿少,甚至连单婉晶与寇仲,其实应该是徐子陵的非浅交情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单婉儿淡淡道:“数百年来东溟派也无人识破此刀锻造之法,这刀也只不过一件兵刃而已。你既认定此刀与你有缘,姑姑就将它送给你了。”

“谢姑姑成全。”张霈把玩着手中的井中月,仿佛一个孩子在得到了心爱的玩具。

他毕竟不是孩子,井中月也不是玩具。

剑是“百兵之君”,刀则为“百兵之霸”。

刀如猛虎,习者勇猛彪悍,雄健有力。

突然一股无穷无尽的杀气自井中月中透出,寇仲与李世明争天下的时候,此刀不知饮过多少鲜血,其中蕴藏的浓厚杀意,即使经过数百年之久,仍没有丝毫减弱。

滔滔杀意犹如出闸的洪荒猛兽,四周烛台上上微亮的烛火忽然一暗,顿时熄灭。

也许是被人遗置太久,现在迎来新的主人,井中月亦渴望热血的江湖。

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刀未出鞘,已是气势惊天,若是真个用在战场之上,肯定是尸山骨海,血流成河,杀戮无疆,鬼神易避。

“锵”宝刀倏然出鞘,不同与单婉儿刚才拔刀时“铮”的一声脆鸣,井中月此时竟然发出龙吟虎啸之声,大有吞天噬地之势。

原本暗哑无光的刀身到了张霈身手突然暴射出一阵耀眼的黄茫,单婉儿眼中蓦地出现惊异神色,美眸中满是迷醉,她相信自己这一生都休想忘掉这一刻。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欲望与野心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井中八法
热门: 乡野春潮 九重紫 乡村禁爱 都市之最强狂兵 好色小姨 乡野神医 村长的后院 山村疯狂 极品按摩师 乡村活寡美人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