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爱液滋味

上一章:第十六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下一章:第十八章 春色无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球群岛三十六岛之一的奇界岛上,建有一座东溟山庄。

东溟山庄左右环绕着险峻之极的危峰陡壁,后面则是一个平静的内陆湖泊,这里是东溟派的私人禁地,由派内持剑弟子保护巡逻,暗中更有无数高手护位,在整个流球没有任何人敢于轻易来犯。

算算时间,张霈已经在东溟山庄住了有七天时间了,虽然这里风景优美,珍奇异兽随处可见,但是张霈心中仍然觉得有些遗憾,自从那天在飘香号甲板上捉弄单疏影,将这个从小被人娇着宠着的美人气晕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我见犹怜的美丽人儿。

张霈也曾就此事问过单婉儿,但是她只说单疏影的静心功夫还没有练到家,所以罚她到逍遥洞闭观去了。

为此张霈还埋怨平了自己好一阵子,自己初来乍道就连累小美儿受罚,心中真是过意不去,他曾提意自己愿意与单疏影共受责罚,但是他这明显受过是假,见美人是真的想法,被单婉儿婉拒了。

东溟山庄,后庄内院,一处清幽雅居。

遣散负责杂务的仆从,张霈轻手轻脚走进一间屋子,悄无声息的走到床边,恶作剧的伸手捏住正在酣睡中的韩宁芷那可爱粉红的琼鼻。

韩宁芷“嗯嘤”一声,悠然转醒,看着作弄自己的张霈正一脸坏笑着上下打量着自己,眼中满是捉弄与狡黠。

“讨厌,大清早就细弄人家。”韩宁芷虽然心中满是温馨甜蜜,但是嘴里却嗔道:“让我多睡一会儿。”

张霈随意的坐在床塌之上,笑着说道:“到吃药的时间了,你还不赶快起身梳理。”

自从登上奇界岛,入住东溟山庄以后,单婉儿便吩咐东溟派里一位年纪足可以当张霈爷爷的医师专门负责为他调配伐毛洗髓的灵药,这种好事情张霈当然是来者不惧,而且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他便以韩宁芷身子虚弱为由,让那医师为她也调治一份灵药。

对于这个要求医师感到相当为难,毕竟那些药物都是百年之上的稀罕物,有些甚至是千金、万金都难求,原本是东溟派为了培育下一任派主时才会使用的,但是单婉儿思忖再三,最终还是不愿拂了张霈心意,答应了他这个极度不合理的要求。

这件事情除了那名专门负责的医师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否则那些护派长老绝对会出言反对,到时候连单婉儿也会倍感为难,毕竟在韩宁芷身上耗费心力似乎有些得不偿失。

听见张霈又让自己去喝那药水,韩宁芷小嘴一瞥,老大不情愿地轻声嘟嚷道:“我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还要吃药,人家要睡觉。”

“你不想喝药哥哥也不勉强你。”张霈伸手在韩宁芷因侧卧而高高掘起的小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坏笑道:“既然你还要睡,那就让我来陪你一起睡好了。”

被张霈魔手偷袭,韩宁芷俏脸羞红,呼吸急促,她发觉自己在他面前,越发没有自制力了,只要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轻轻接触一下,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就被抽干了一样。

自从张霈修练**玄心功以后,这人是出落的越来越俊俏了,请原谅我用出落这个很有深意很有意境的词形容张霈的变化,因为他的变化绝对能够令天下女子生出嫉妒之心,那水嫩的肌肤下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金光在缓缓流转不休,而且身上还隐隐散发出一股浑然天成,由内而外,能让任何女子见之倾心,不能自拔的妖邪魅力。

尤其是张霈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时候,那杀伤力立时翻升几倍,那天真随和中挟杂着淡淡的邪恶气质,能让女儿家心醉神迷,不能自已。

韩宁芷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女人天性早熟,加上张霈不时挑引她心底**之火,她内心于男女之事已非完全不知。

张霈端坐的身体突然向后仰躺在床塌之上,同时伸手搂着韩宁芷香喷喷的柔软身躯,默默感受着肌肤亲密相触的温润感觉。

难怪古代人要娶那么多女人回家古人没有现代人那么多消遣打发时间的玩意,所以若是不娶三妻四妾,如何能消磨这许多无聊时光,当然这只是对有钱有能力人而言。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但是这条件古往今来就从来没有变更过,想来也是一件奇事。

韩宁芷细腻的肌肤让张霈心中感到一阵难以言状的舒爽,深深嗅吸了口气,那混杂着少女特有清香的空中在肺腔中转悠一圈后才再次呼出。

张霈温柔的笑道:“不愧是我张霈的小老婆,身体好软,好香,我这辈子都舍不得放开。”

听到爱郎出言赞美自己,韩宁芷怯喜不已,芳心甜如蜜糖,黛眉翘成两轮弯弯的月牙儿。

仰起未施脂粉的俏脸,韩宁芷脸上绽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甜美笑容,声音清脆道:“你只会说好听的哄我开心,实则却是整日欺负人家”

听多了张霈的甜言蜜语,韩宁芷也稍微能够免疫了,虽然她春意盈盈的眼睛和满是妩媚之色俏脸早已经将她彻底出卖了。

张霈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爱怜的伸手刮了一下韩宁芷可爱的小瑶鼻,微笑道:“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我对你不知道有多好,你说姑姑那处比你的浑圆高耸,坚挺饱满,我就每天替你揉搓,让她们快些长大。这样也算欺负你”

“讨厌,不准说。”韩宁芷不依道:“你这个花心大罗卜。”

“花心大罗卜”张霈愕然,什么时候自己又多了这么一个雅号。

看张霈愣愣的样子,韩宁芷失声笑道:“你还想狡辩吗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每次你看姑姑的时候,眼睛都瞪直了。”

不是吧难道吃醋了张霈心中一阵激动,毕竟前世他可没有这样的经历,虽然韩宁芷现时还只能算是一个孩子,但是能够让这个准美人吃醋,张霈仍然感到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但是同时张霈也微微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单婉儿有意思这件事,但是被韩宁芷当面指出来面上仍然有些汕汕之色。

“怎么啦生气人人家又没有怪你。”韩宁芷轻轻在张霈嘴唇蜻蜓点水的一吻,旋又不好意思的飞快逃开。

张霈心中还有一个顾虑,自己以后的女人绝对少不了,这若是她们争风吃醋起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平日里没有思考这个问题,那是因为他的实力还有所不济,但是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至少一些必要条件差不多都齐全了。

张霈突然一脸严肃的问道:“好宁儿,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我真的喜欢上另外女人你会怎么样”

看着张霈罕有的露出这种肃然的样子,韩宁芷原本以为他会问出什么惊天动地的问题,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些在她儿时娘亲就教授过自己的东西。

古代妇女由于没有地位,一切都仰男子,所以社会地位极其低下,从小就受到封建礼教三从四德的荼毒,女子讲究服“三从”之义,无“专用”之道,故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

但是张霈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他看中的女子没有一个是寻常的女儿家,这些女子或是见识广博,或是武功高强,或是精通音律,或是品貌无双,才艺双绝,她们会不会接受自己的男子喜欢上其他女人

韩宁芷娇声笑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这个花心大罗卜以后肯定会为我找许多姐姐回来,但是总不会比当朝皇帝的妃子多吧”

张霈闻言高兴的在韩宁芷光洁的额头上重重一吻,心中乐开了花,同时也暗忖要建立稳固的后宫看来还必须找一位镇得住其自己其他女人的美娇娘,但是这人选到底选谁好呢

“好宁儿,这几日功效明显,我可是功不可没啊”张霈倏的将话题转到一边。

“你胡说什么”韩宁芷气呼呼的将粉首转过一旁,嗔道:“人家不理你了。”

“不理我难道是我说错了吗”张霈摸着自己的鼻子,无辜的说道:“可是你那里的确比以前长大了不少。”

说完,张霈的一双魔手便攀上了韩宁芷胸前隆起的玉山,肆意捏揉抚弄起来。

身体异常敏感的韩宁芷受不住张霈的轻薄,柔嫩的娇躯难受的轻轻扭动着,艳色无双。

没过多久,张霈便发现韩宁芷额间香汗隐隐,于是他开口调笑道:“我的亲亲小宝贝,是不是想我了”

“谁谁想你了”韩宁芷咬牙嘴硬,不屈道:“你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宝贝,人家才没有想你呢”

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张霈的一只魔手继续前进,轻轻地、温柔的、缓慢的、却是不容拒绝地,伸进韩宁芷的睡裙中,顺着她光洁纤细的小腿、粉嫩白皙的大腿、仿若凝脂的大腿内侧渐渐往上,向里

还没有真正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张霈只是单凭着手指散发的热力,便唤醒了沉睡在韩宁芷身体深处正常的生理反应。

张霈的手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阵阵湿滑热气正从一处令他无限向往之处幽幽的散发出来。

眼中流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张霈凑到韩宁芷白腻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好宁儿,你下面怎么湿了”

“不不要这样”韩宁芷虽然身体并不抗拒,但是少女的矜持还是使她伸手按住了张霈做恶的手指,同时双腿本能的紧紧并拢。

但是韩宁芷没有意识到自己收紧双腿的动作却将张霈的五路大军整个挽留在了她那神圣的少女禁地。

“口不对心的好宁儿,还说你不想我,你都舍不得我放出来了”张霈欣赏着韩宁芷娇羞窘迫的动人模样,用鼻尖在她可爱秀气的瑶鼻上轻轻摩擦着。

“你我我不是不是的”韩宁芷面对张霈的挑引,已经无力招架了。

张霈的手再次活动起来,虽然韩宁芷竭力阻拦,但是收效甚微,面对张霈的大军,很快便丢盔卸甲,失去抵挡能力。

“小宁儿,你的身体真的好敏感。”张霈不禁发出感叹:“我只轻轻碰了一下就湿了一大片。”

“你不要弄了唔人家感觉好奇怪”韩宁芷唇间终于飘出难忍的呻吟与娇喘。

“这可怎么办呢宁儿让我停下来,可是“小宁儿”似乎又在抗议停下来。”张霈的手指倏的突入那神秘禁区,然后在韩宁芷的尖叫声中将手移到她的俏颜面前,炫耀似的笑道:“好宁儿,你看这是什么”

在张霈手上是一丝湿润黏滑的液体,韩宁芷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她知道那绝对不是尿液,也肯定不是水。

看着手中清亮透明的液体,张霈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邪邪的问道:“好宁儿,知道这是什么吗”

韩宁芷羞红的俏脸轻轻摇了摇臻首,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心中却可以肯定,那散发着银亮光泽的湿滑黏液绝对是非常羞人的东西。

张霈将手指凑韩宁芷眼前,微笑道:“宁儿要不要品尝一下”

“不要,人家才不要呢”这次韩宁芷到是拒绝的很坚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去知道这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那里可是嘘嘘的地方,这么脏怎么能尝呢

张霈一脸惋惜道:“既然你不尝,那就只有我来了。”

“不不要,哥哥也不要尝好脏好羞人”韩宁芷急声唤住张霈,不愿意他品尝自己身体羞人处流出的液体。

张霈温柔一笑,眼中满是爱怜而温情,柔声笑道:“怎么会脏呢宁儿全身都是香香的,我会吻遍你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

说完,他便将手指放进嘴里,仔细品尝着那缠绕指间的一丝湿滑香涎,淡淡的,微咸并无杂味,当然也不是什么小说中描写的那样香清甜蜜。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下一章:第十八章 春色无边
热门: 都市之最强狂兵 小农妇的田园生活 他的小草莓 小村韵事 乡村禁爱 乡村小野医 极品乡村生活 乡村女教师 乡村御医 极品按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