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采花淫贼

上一章:第二十章 比武过招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这个淫贼很有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戚长征心中骇然,刚才一击虽然自己即使收回三成他是怒蛟帮的人,显然是想让他入帮。

想要拉我加入黑社会张霈心中暗笑,也不点破,谦逊道:“戚大哥抬爱了,小弟实在受之有愧。”

虽然是自家兄弟,可是在外人面前却不能乱了规矩,戚长征恭声道:“帮主。”

帮规不可废,在场的所有怒蛟帮众齐齐单膝跪叩,高声行礼。

威风,真他妈威风,张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威风的人,即使后世最有钱的富翁,最有权的政要也不能让手下行叩拜大礼。

难怪那么多人为了权利明争暗斗,权利的确是让人迷醉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将整个中原大地踩在脚下的朱元璋是何种感受。

皇帝轮流作,何时到我家。张霈对朱元璋的认识都是来自历史书籍,杜撰小说和百加讲坛的评论,所以他对朱元璋的认识并不真实,当然更谈不上尊敬。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母亲,张霈怎么可能给上官鹰下跪。

对我赞誉有佳还差点要了爷爷小命张霈脸上神色不变,上下打量着上官鹰,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新的世界,说话做事也越来越老练成熟。

不用上官鹰多作吩咐,梁秋末已经早一步将围在四周的兄弟遣散,让人观瞻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上官鹰为了拉拢张霈,异常热情:“张兄弟里面请。”

张霈也不客气:“请。”

两人双双跨入怒蛟殿,梁秋末在安排众人散去之后并没有进入怒蛟殿,不知道是上官鹰的吩咐还是他另有要事。

翟雨时作为怒蛟帮首席军事,原本应该跟在上官鹰身边出谋划策,可是他却留了下来,因为戚长征从与上官鹰见礼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

察觉到戚长征的不妥,翟雨时上前两步,走到他身边,悄声问道:“长征,你怎么了”

戚长征并不答话,当翟雨时问到第三遍的时候,他才慢慢的将自己的长刀举到对方面前。

翟雨时的目光顺着刀柄移向锋利的刀刃,最后停在寒光凛凛的刀身上。

震惊,极度震惊。

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翟雨时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见刀身竟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蛛网般冰裂的痕迹。

怒蛟殿议事偏厅,张霈和上官鹰分宾主落座,一位侍女为他们送上香茗。

偏厅很宽敞,正中位置摆放着一张长十二尺阔五尺的大木台,四边墙壁都是书架书柜,张霈知道这里面装着怒蛟帮所有人事、交收、买卖、契约的档案。

“张兄弟的事我已经听雨时提过了,我已经派人四下打听,相信很快就会有你家人的消息。”最佳的笼络之道就是恩威并施,张霈还不是怒蛟帮的人,上官鹰这帮主也就无从“威”起。

“大恩不言谢,若是能够寻到我亲人的下落,在下一定感激不尽。”张霈心中暗笑:你真能找到我家人那才真是有鬼。

上官鹰道:“张兄弟,说话不要如此见外,如蒙不弃,你就跟雨时和长征一样叫我大哥好了。”

怎么这个时代的人都流行做别人大哥张霈郁闷的发现自己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可能将来认识的人里面也就是韩柏比他年纪小,难道以后都是逢人小一辈。

靠,等我有了实力老子一定要你们全都反过来叫我大哥。

“上官大哥,小弟高攀了。”张霈点头应允,同时脸上还流露出一副找到亲人找到组织的表情。

上官鹰有意拉拢张霈,虽然没有明言让他加入怒蛟帮,可是这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只要不是智力有问题,相信都能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张霈刻意的迎合着上官鹰说话,对方说什么他都听着,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可是却不主动提出入帮的事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现在怒蛟帮虽威风得紧,可是三年后那可是艰苦的抗“蒙”时期,对手是实力强大的魔师宫和各大黑道势力,到时候如果行走江湖身上背着怒蛟帮的字号,估计那时的经历完全可以撰写一本真刀真枪的演绎高手是如何在被追杀中炼成的。

韩柏,戚长征,风行烈哪一个不是在被追杀中炼成一代高手的,张霈可不想和他们一样,他只想拐走十大美女,然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到时候山高皇帝远,自己爱做什么就做什么。

看着上官鹰不断在自己面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若不是知道内情,张霈还误以为单人支剑逼退乾罗,迫走赤尊信的人不是浪翻云而是他上官帮主。而且张霈心中还一直有个疑问,既然凌战天被人抓走了,生死未卜,他们所有人为何如此镇定

张霈有些欲言又止:“上官大哥这个有件事情小弟不知当问不当问”

上官鹰豪爽道:“兄弟旦说无妨。”

张霈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现在小弟身居凌首座家中,昨日我见素秋姐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在我再三追问之下她也不肯告诉我发生为了何事我想是不是”

上官鹰脸色一变,旋又恢复,语气淡淡道:“恩,凌大叔的确是出了一点意外,不过张兄弟放心,浪首座已经亲自前去追查此事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张霈叫楚素秋姐姐,上官鹰叫凌战天凌大叔,张霈称呼上官鹰大哥,这辈分可是全乱套了。

凌战天被擒果然引出了浪翻云,只要不是魔师庞斑,相信现在天下还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浪翻云,难怪他们也不担心。

不管对手是谁,张霈只希望他们自求多福,若是惹火了浪翻云,他们的生命也就到头了。

张霈识趣的不在提这件事情,毕竟他现在还不是怒蛟帮的人,这些份属机密的事情上官鹰怎么可能轻易告诉他。

整整一天,张霈都是在怒蛟殿中度过的,晚饭过后上官鹰仍然不愿意放有离开,最后张霈以楚素秋身体不适,希望能够回去照顾为由推辞,才脱身而去。

离开怒蛟殿,虽然心中挂念楚素秋,可是凌战天既然没死,要想让她从了自己,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这边有难度那就暂时先放一放,张霈决定现在去见左诗,他相信只要自己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做到胆大心细脸皮厚,左诗迟早是他张霈的人。

半轮残月高悬在寂静的夜空。

银色的月光遍洒大地,为夜带来了一丝光亮。

此时已是一更天了,夜深人静,街上没有半个人影,不过街道两旁仍有几家青楼妓院还在迎宾送客。

除了几名打更的夜人和负责怒蛟岛警卫的巡视武士,众人大多都已安睡。

一个黑影在高楼间极快的飞掠,此人是个轻功出类拔萃的高手,他速度极快,身手灵活,在房顶上奔窜根本不逾有人发现自己。

黑影掠到一幽静的大宅房顶,静静的潜伏观察了一阵,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动,于是身体一轻,悄然跃入大宅。

此人似乎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直奔大宅后院一座独立的两层阁楼而去,翻身跃上二楼,他落脚极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站在窗前,将身体隐入建筑的阴影中,功聚双耳,阁楼内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一张青灰色的扑克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用沾了口水的手指轻轻捅破了糊住窗户的薄纸。

屋内不大,布置却很雅致,应该是女子的香闺。

床榻之上睡着一个美妙的人儿,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身上,就象一朵含苞欲放的月夜百合。

清纯秀丽的面容,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肚兜亵裤,高耸的酥胸仿佛呼之欲出的玉兔,曲线玲珑的完美身体沐浴在月光中,显得神圣而美丽。

黑衣人嘴角的狞笑逐渐扩大,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贱。

他从腰间的一个黑色布带中抽出了一根竹管,轻轻将竹管伸入屋内,拔掉堵住管口的木塞,凑上嘴巴缓缓吹气,一股淡淡的白色烟雾飘散在整间屋子。

最后四下张望了一阵,黑衣人对自己的迷药很有信心,他直接推开窗户,准备进入屋内。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懒痒痒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打扰别人好事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我也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不过这个女人你不能碰,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推荐热门小说覆雨翻云之逐艳曲,本站提供覆雨翻云之逐艳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覆雨翻云之逐艳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比武过招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这个淫贼很有名
热门: 乡村野事 乡野神医 琉璃美人煞 极品乡村生活 绝品小农民 村长的后院 纵情乡野 乡村活寡美人沟 小村韵事 乡野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