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天师之威

上一章:第003章 闹吧闹吧 下一章:第005章 天威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南在整个特勤系统的名号可是极响的,他的影响力在整个处中,可以算是仅次于廖处长,毕竟他金丹的实力可是摆在那里,连龙虎山张天师都只能与他打个平手,这足够让所有人对他足够尊敬的了。

所以,得知叶南前来拉萨的消息,藏地处长洪金华赶紧便亲自过来迎接了叶南一行,稍稍地客套了一番,便迎着叶南等人到了酒店处。

这洪金华年纪四十来岁,瘦瘦高高,看起来倒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文人一般,不过叶南却是看出,这洪金华一身灵力,却已经是玉液上品顶峰,自己属下的几个省处长可是每一个能比得上人家的。

不过这也是,藏地如此大一个省,而且又是藏传佛教所在地,没有一个高手,确实是震不住场面。

不过叶南倒是没有怎么与他啰嗦,客气地寒暄了几句之后,只是微笑着拜托他明日派人陪同几位姑奶奶们四处逛上一逛,他自己可是明天大早便要飞去西江,去和张天师会合,然后再回拉萨来。

对于叶南的要求,洪金华可是丝毫不敢怠慢,他也早已经安排了两名女性特勤队员住在隔壁,等待着叶南和徐敏等人的随时召唤。在安排好一切之后,才离去!

所谓的高原缺氧,对这徐敏等几人来说,实在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几人精神头十足地甚至还出去在附近逛了逛夜景,丢着没有什么心情的叶南一人在宾馆睡觉。

叶南可是想着第二日还要去西江,可没有什么心情陪着她们,反正在这拉萨,乃是藏传佛教重地,也是最为安全之地,而且有胡晓这样的高手同行,再说还有当地的特勤队员陪同,那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

所以叶南便放心地自己睡自己的大觉,这几日天天睡觉,却是越睡越倦怠,看样子可能得见着张天师之后,才能回过神来吧!

因为没有直达西江的飞机,中途还需要换机,所以叶南定下的第二日的飞机,是极早的,不过七点多,叶南便赶紧出发了。

等到得西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下午一时多了,张天师已经是亲自下得山来,在西江特勤处等着叶南的到来。

等叶南风尘仆仆地赶过去的时候,张天师已经是在特勤处等得有些时候了。

叶南很是有些抱歉地看着张天师,苦笑着道:“今日却是有些事情耽搁了,还请天师多多见谅!”

张天师却是不已为意,他知晓叶南的性格,如果真不是有什么特殊事情,当然不可能拖延到现在才赶到,下边便轻笑着道:“呵呵……叶处长客气了,时候已经不早了,咱们这便上路吧!”

张天师也是一个极为利落的人,竟然也是一个人出来的,身边连一个随侍的弟子都没有带,倒是让叶南意外了一番。

所以,叶南这进了西江特勤不过十余分钟,却是又掉头往机场开去,唯一不同的是,刚才他出来的时候不过是一个人,而现在却是多了张天师而已。

叶南这刚出机场不过一小时不到,又回到了西江机场,坐上了回航的航班!又开始了他万里长征的最后一步!

一日之间往返近万里,也亏的是当今科技发达,如果真让叶南自个飞,那怕是累死了一天也赶不了万里之远。

两人再次赶到拉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可怜的藏地处长洪金华听得张天师也同机抵达,却是又只得急巴巴地再次赶过来迎接。他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了,自己这藏地,乃数边远偏僻之地,今日怎么惹得这两大金丹高手齐聚!

对于这藏地处长洪金华,张天师也还是有些耳闻的,乃是特勤处不可多得的高手,当下稽首与洪金华也是客套了一番之后,再次延续了昨日的行程,直接地回酒店休息!

同时却是还让酒店安排了一桌不错的菜,来给张天师接风洗尘!毕竟这叶处长是自己人,但张天师可是龙虎山掌门,跟总处廖处长也是平辈论交,这可是怠慢不得的!

张天师却是不知晓这胡晓徐敏等人竟然也都一堆跟了过来,这时在餐厅见得对面那一张娇媚俏丽的脸孔,便是一愣,对方虽然都掩盖了自身的气息,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狐族之皇来。

虽然张天师对着妖族之皇依然有些芥蒂,但张天师却也不是什么气量狭小固执之辈,稍稍地迟疑了一下,当下便是朝着胡晓稽首见礼道:“原来狐皇也在此,倒是贫道失礼了!”

这老道今日竟然如此客气,倒是胡晓吃了一惊,当下倒是也微笑了一番,她对这只是有些固执古板的老头,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感的,当下倒是也一脸正经地拱手回礼道:“天师言重了,今日有机会与天师共饮,倒是要多喝两杯才是!”

面对狐皇的这般示好,张天师倒是微笑着点头称是,他这一辈子嫉恶如仇,斩妖除魔向来不曾手软,却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与妖皇同桌。

不过这狐皇确实在人间却是从未有过劣迹,倒是对中南一地多有照顾,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钦佩。上次之事,他本就觉得心头有愧,所以这次却是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敌意,发挥了长者风范,主动与胡晓打起了招呼!

只是在两人互相见礼之后,张天师这才有些恍然大悟,原来今个儿见着这叶南似乎有些精神不振,只怕他这是今天一大早刚从拉萨跑出来接了自己,然后马上又重新飞了回来。

说起这坐飞机实在不是什么太好受的事情,张天师轻轻地叹了口气,叶南这一下折腾万余里,确实不是什么好滋味!当下却是又好生同情了一番!

几人互相打了招呼,便正式开席了,虽然是在藏地,不过今日却是特勤处的地主,叶南作为和张天师同阶的金丹高手,却是当得大半个主人,好生地与张天师喝了几杯!

而胡晓作为一代狐皇,那身份却也是对等的,不过还没有等她出手,张天师却是主动对着胡晓敬了一杯。

他作为这修炼界的领袖人物,在这人界之地对上了妖族之皇,当然气度还是要大些,免得怠慢了妖皇,被妖界耻笑不懂待客之道,那倒是不太好的事情!

至于原本的主人,洪金华面对着这三大巨头,却是只能在一旁当得陪客,待得几为大佬互相敬了几杯之后,才举杯作为地主,亲自敬了几杯!

张天师虽然向来风度沉稳,但往日哪里有的机会在这般私宴与几位和自己同身份之人随意喝酒;往日就算有机会,也是与几位金丹,有事相商,极为正式。

今日没有随身弟子,出来所办之事,倒是也算轻松,加上叶南等人多数倒是年轻,气氛较之老学究们要轻松的多,所以今日却是稍稍地放得开了些,很是难得地多喝了几杯之后,才告退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日,胡晓韩燕等人却是早早地起了床,而叶南这些日子,却是一直睡得比较晚,习惯了不到九点不会动弹了,加上昨日又喝了几杯酒,倒是一直到了七、八点钟,都还窝在被窝了没有动弹。

胡晓等人在房间等得一阵,没有见叶南出来,便也知晓怕是睡懒觉去了,当下却是将叶南丢下,自己等人便出去打算逛一阵再说。

而张天师这时虽然是早已经从入定中醒过来,但是见得叶南没有来催促,便在洗漱完毕之后,用了些清粥,就在房间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来。

话说,胡晓徐敏等四人,对这酒店附近,却是已经极为的熟悉,倒是没有带陪同的人员,便走出了酒店,打算去逛上一逛。

谁知道这刚出门,却便是迎头撞见几人,这两伙人这般撞上,都是一愣,不过韩燕这突然之间,却是又轻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几人低笑着道:“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玄灵仙派的几位仙长啊!我们倒还真是有缘,竟然又在这遇上了!”

见得韩燕这般一笑,徐敏胡晓等人却是无奈地苦笑了一番,知道这韩燕现在却是玩心又起了,不过她们却是也不害怕什么韩燕惹出什么实力,却也只得任由她去!

这几人正是前日在火车上遇上的几名玄灵派的弟子,昨天几人寻了一遍,却是没有找着韩燕等人,今日却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这领头的大师兄这时却是差点想欢声大笑了起来,原来大家竟然是住在同一个酒店,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面对韩燕的这般肆意调侃,这大师兄却是冷笑着道:“昨天寻了你们一日,却是想不到你们竟然躲在这里,现在倒好了,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便别怪我们不客气!”

“啧啧……”见得这大师兄一反前日之畏缩,今日竟然还敢这般嚣张地回应,韩燕扫了眼他身后的两个老头子,却是笑了起来,道:“我说这玄灵仙派的高徒,前日狼狈而逃,今日却怎么又嚣张了起来,原来是请了帮手!”

被韩燕这般将他的伤处揭开,这大师兄当时脸却是又青紫了起来,看着韩燕怒声道:“哼……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女子,竟然敢侮辱我玄灵派,今日有我玄灵派的几位至交前辈在,定要你等付出代价来!”

说罢,却是赶紧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两个老头躬身拱手,悲声道:“两位前辈,那日就是这几个丫头对我玄灵派不敬,而且还辱及我玄灵派古田学师伯,并且还欺辱我等,请两位前辈为我等做主!”

这两个老头,一个高不过五尺余,一把白色的胡须乱乱七八糟地胡乱挂着,手中却是拿着一个转经筒在缓缓转动着;而另一个穿着一件深色藏袍,留着一个两寸余长的板寸,看起来倒是有些跟喇嘛相似!

两人听得这玄灵派大师兄的哭诉,倒是轻轻冷哼了一声,那矮矮的白须老头,眼睛一瞪,便两步走近前来,看着韩燕道:“哼……哪里来的小丫头,竟然敢这般放肆,说你们是哪个门派的,看是不是有些渊源,老夫今日便替你师长好好教训于你了!”

“哼……哪里来的老头子,出来帮手就直说好了,有必要说得这般好听么?”对于这样倚老卖老的老家伙,韩燕倒是向来不客气的。

听得韩燕的这番话,这老头却是气得七窍生烟,当下伸着手,指着韩燕怒声喝骂道:“你……你这个小丫头,竟然这般放肆,今日我定要代你师长好好教训你!”

“老头,你不要乱攀关系,我的师长可不是你能代的,要替这几个小子出气,便直接动手就是,不要总唧唧歪歪的浪费时间!”韩燕最见不得这班老头子想动手,却是又偏偏还要一副正义凛然的教训人!

“你……”这老头实在是被韩燕气得不轻,当下气得手直抖,手中的转经筒转的飞溜,看那模样却是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韩燕这时却是也冷哼了一声,手轻轻地一挥,那千蜂针便是浮现在头顶之上,随着一声轻响,便化作千百根牛毛细针在身周缓缓环绕。

那老头见得韩燕的千蜂针施出,眼睛却是轻轻一跳,冷声哼道:“果然有些手段,想不到你手中却是有中阶宝器,难怪敢与我动手,只是你不过是玉液中品,便以为能抵挡得住我么?”

韩燕这时却是不欲与他啰嗦,当下轻声哼道:“老头,废话少说,要动手便动手就是;既然你想替这几个家伙出头,就不要倚老卖老了!”

“好,那你便接我一招吧!”那老头总算是忍不住了,手中的转经筒猛地朝着韩燕猛地虚砸了过来!

见得对方动手,韩燕这时也手轻轻地一挥,那千蜂针却是发出了一阵“咻咻”之声,朝着那老头蜂拥了过去。

不过,这千蜂针刚袭到那老头身前,韩燕这时却是只觉得头一晕,心中猛地一慌,竟是不知觉地往后边一倒!

吓得徐敏赶紧上前一把接住,而李晓阳这时却是也一惊,这一挥手之间,那九柄子刃却是呼啸而出,打着旋急速地朝着那老头攻了过去。

这白须老头,将韩燕放倒,这正得意间,却是见得九道寒光带着彻骨的寒光,呼啸着激射而至!

当下心头一惊,抵挡却是有些冒险,赶紧疾步后退,而身后的另一个藏袍老头却是怒啸了一声,连连喝出两个真言:“临!斗!”

只见一股无形气浪,随着藏袍老头的这一声怒喝,朝着那九道寒光,猛袭而去。

“砰”地一声闷响,李晓阳的九道子刃却是被这气浪猛地一撞之后,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呼啸着倒退了回来。

李晓阳这时却也是一惊,当下手头的母刃却是轻轻一挥,不敢再轻易冒进,只是将那九枚子刃,团团地护在自己等人身前!

而身后的胡晓这时却是在检查已经晕过去的韩燕,在发现韩燕不过是某种强悍的震魂术法给弄晕了过去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方才她对于那老头的转经筒还没怎么注意,知道随着那老头的一击,才发现那老头发出的竟然是某种强悍的精神术法,根本没来得及阻挡,便让韩燕中了招。

当时惊得的面色发白,自己这堂堂一个妖皇在此,要是还让韩燕出了事,这可不知该如何跟叶南方巍交代了。

这时,确认韩燕只是晕过去了之后,这才放心下来,寒着脸将韩燕交到徐敏手中,缓缓走上前去。

这时对面那两个老头也是暗暗心惊,这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不但都是玉液中品以上,而且竟然出手都是中阶宝器,实在是少见的很。

这时见得似乎一点灵力气息都欠无的一个娇媚女子这般走上前来,这心头却是无由来的一惊,虽然他们没有看出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对方的具体深浅却连自己都看不透,这让两人倒是迟疑了起来。

而他们身后的那个玄灵派大师兄以及他的几个师弟,这时却是一脸的喜色,见得最为可恶的那个女子已经被放倒,当下欢声催促道:“两位前辈,快快将这几人也拿下,让她们知晓知晓厉害!”

不过这两老头却是个明眼人,看得对方似乎毫无灵力,但那气势却是有些骇人,心头确实是有些没底!

两人互望了一眼,那白须的老头沉声问道:“姑娘到底是什么人?速速报上名来,要是被伤着了可不好,还请莫要自误!”

“哼……”胡晓这时可没有心思再跟这两老小子纠缠,轻哼了一声,正要将自己的气势全力放出,将这两个老家伙给拿下。

突然身后却是传来一声清喝:“谁敢这般放肆!”

“张天师?”听得张天师这般一喝,胡晓皱了皱眉头,却是没有再出手,毕竟她作为一个妖皇,要是在这里出手伤了两个人族高手,只怕多少还是会有些麻烦的,如果有张天师出面,那就方便多了!

这两个老头,这时正被胡晓身上那开始露出的庞大气势给震得心头大惊,知晓自己两人这下只怕是遇上麻烦了,对手至少也是玉液上品顶峰,甚至可能离金丹都不远了!

这时听得这一声清喝,却是无由来地也松了口气,不管是敌是友,只要先有一个转寰的余地,那便总比直接对上这个女子要好得多!

见得对面的女子那勃然欲发的气势,随着这一声清喝,便收敛了进去,这两老头赶紧后退了两步,然后抬头看向那喝声地传来之地。

不过这一看,却是惊住了,那正抢上前看着那晕倒女子的老道,似乎有些面熟!

等得那老道抬起头来,这两人却是惊呆了,这……这老道不是曾在电视上见过影像的那龙虎山张天师么?两人一惊,感觉到张天师身上那种随意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比之方才那女子还强悍,便弄清楚了这老道确实是如假包换金丹高手张天师!

这张天师不是从来不轻离西江的么?怎么今日跑到自己这藏地来了?这几个年轻女子,是他的弟子?张天师不是没有女徒弟么?这两个老头可是愣住了,要是这几个真是龙虎山弟子,还真是麻烦了。

就算是自己等人有理,张天师或许不会对自己等人怎么样,但自己等人伤了对方弟子却是不错的!

有些心惊的两人对视了一眼,那藏袍的老头,赶紧整了整身上的袍子,上前两步,对着张天师拱手道:“不知是天师光临藏地,有失远迎还请天师莫要见怪才是!”

张天师看了看眼前的这藏袍老头,突然淡声问道:“你是藏地洪巴措?”

“天师竟然知道在下?在下正是洪巴措!”见得张天师一口说出自己的名字,这洪巴措倒是脸上一喜,躬身应道。

“那后边的可是西大摩?”张天师看了看后边的那白须老头,继续淡声问道。

“在下正是西大摩!”那白须老头也赶紧躬身见礼道。

张天师看了看这两人,突然又是扫了那两人身后的几个年轻修士道:“这是你们的弟子?”

那几名玄灵派的弟子,这时见得自己的两个靠山这时对这个老道这般恭敬,已经是心头大骇了,知道怕是真惹着了不该惹的人,这时又被张天师扫得一眼,更是吓得噤若寒蝉,脚都是一软,差点便被吓得趴了下去!

听得张天师有些不善的语气,那洪巴措赶紧应道:“不,这不是我们的弟子,他们是玄灵派的几个后辈,今日却是……”

看得甚是恭敬的两人,张天师轻轻地叹了口气,缓声道:“是什么?你们今日既然为了他们,伤了这后辈女子,那便说出一个理由来吧,不然今日这事,却是难以善了了……”

听得张天师这话,这洪巴措和西大摩却是心头大惊……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03章 闹吧闹吧 下一章:第005章 天威现
热门: 长大 大唐第一相士 我要上头条 海怪联盟 从学霸开始 极品鉴宝王 夺帅之剑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我在原始做代购 采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