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闹吧闹吧

上一章:第002章 青藏行 下一章:第004章 天师之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这几个一脸轻松的年轻男女,乘务长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出去,给那几名年轻的修士这般说道了一番。

“嗯?”那领头的年轻修士,眉头一扬,却是怒哼了一声,道:“我们要他包厢是看得起他,竟然还敢敬酒不吃吃罚酒!走,我们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这般对我们说话!”

看着这几位修士气势汹汹地朝着前边走了过去,这乘务长抹了把汗,赶紧跟着后边过去了,心底暗暗地念叨着:“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不然可就麻烦了!”

那领头的年轻修士,“呼”地一声推开那包厢的门,冷声喝道:“是谁要找我说话啊!”

“这谁家的孩子啊,怎么长辈没教进门要先敲门么?”说话的可是韩燕,韩燕向来都是一个小辣椒性格,听得这不客气的话,倒是性子就上来了。

原本进来之后,发现里边竟然是三个貌美惊人的年轻女子和一个半大的小孩,这早先还气势汹汹的年轻修士,当时就软了半截,正打算好生言语,博得美女几分好感。

不过,突然又被韩燕这般一顿教训,当时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红的,脸却是又一下沉了下来。

“你……”这领头的年轻修士,被韩燕这么不客气的教训,当下倒是怒极而笑,道:“你是什么人,竟敢侮辱我玄灵仙派?难不成是活腻了么?”

“玄灵仙派?”韩燕抿了抿嘴,她还真没听过,当下却是冷笑着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派,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华夏特勤三处的条例已经明示颁布天下,修炼者不得无故干涉凡间事务,骚扰普通民众!难道你们不知道么?竟然敢在这火车上仗势扰民!”

“你……”这年轻修士,被韩燕这话气得是七窍生烟,是有这个条例不错,不过大家也就是没事当然也不会在凡间怎么着,也当然往日那些凡人,见得修炼者一个个都是敬若天人,哪里会得罪与他们!根本不需要去特意去仗势欺人,干涉什么东西,只要露出一个名头,天下便无人敢不敬!

不过眼前的这几名年轻的男女,虽然看起来有些轻灵之意,但是却丝毫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一看就是凡人,但竟然敢这般对自己等人不敬,而起还辱及师门,实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话说,这胡晓韩燕等四人,正是在火车上憋久了无聊至极的时候,眼见竟然有人不开眼,找上门来,实在是消遣的好玩意!

当下在韩燕的怂恿下,让胡晓施术,掩藏了众人的灵力气息,等着将那竟然敢在人间界肆意横行霸道的家伙好好地教训一番!

所以,这玄灵派的修士这般闯进来的时候,韩燕便开始教训人了,而胡晓徐敏以及李晓阳却是在一旁微笑着看着,看着这几个跳梁小丑在这里闹着,也算是挡住一种不错的调剂吧,毕竟在这车上打了一整天的牌,也实在是太闲了。

这玄灵派的年轻修士,正气得两手直抖,后边跟着的几人,却是大声怒喝道:“大师兄,这几人竟然敢羞辱我等,且辱及我玄灵派,今日便将她们拿下,好好教训一番!谅别人也无话可说!”

这大师兄听得心头一动,当下也冷哼了一声,心头暗道:“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女子竟然以为依仗着特勤三处颁布的那些条例,就以为自己等人无可奈何她们,还真是想得天真。

嘿嘿……不过这几个小女子都长得不错,且将她们拿下,弄晕了好好玩耍一番,事后再施个惊魂术,谅也无人知晓!”

想罢,与后边的几位师弟阴笑着交换了一下眼色,让后边的师弟悄悄将那乘务长给弄晕了,然后却是看着韩燕等四人冷笑着道:“我们修炼之人确实一般不会与你等凡人计较,但是今日你们几个竟然辱及我们玄灵仙派,今日可是打算如何办?”

“我有侮辱那个什么玄灵派吗?”韩燕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那大师兄,又转过头看着胡晓徐敏等人,好奇地问道。

胡晓徐敏和李晓阳,想笑又不好笑,只得配合韩燕,强忍着摇了摇头道:“好像没有!”

“你……”见得自己的话,竟然对这几人丝毫没有起到任何震慑的作用,这大师兄是气得郁闷至极,心底暗恼道:“这几个小女子只怕是人间界的背景不小,所以才敢这般肆意放肆,哼……不过就算你背景大又如何,也不过是一个凡人;我们说玩你就玩你,玩完了给你一个惊魂术,你也不知道!”

想起等下那美妙的滋味,这大师兄那满心的郁闷之气,却是一消而去,然后却是淫笑着轻哼了一声,不欲再与韩燕等人纠缠,早已经预备好的右手,轻轻地一挥,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朝着四人罩了过去。

随着这股灵力波动突然腾起,正在隔壁睡大觉的叶南猛地双眼一睁,轻皱着眉头用神识扫视了一眼隔壁,发现是几个中低阶的修士,而胡晓徐敏等人,却是明显地施术掩盖了自身的气息,知晓几人实在是坐车太闷了,才会去招惹这样的事情。

想闹就闹吧,只要别来闹自己就好,轻叹了口气,当下无聊地苦笑了一声,翻了一个身,转身又睡了过去。

不过这几个修士却是对此一无所知,那大师兄淫笑着等着这几人随着自己的迷魂术倒地。

不过谁知道,这迷魂术是丢过去了,可是这四人却是一脸打冷笑,竟然是一点要昏倒的模样都没有!

“咦?怎么回事?”这下这大师兄却是愣住了,自己这万试万灵的迷魂术今个儿是怎么了,怎么这几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当下不可置信地挥手又是一道迷魂术丢了过去!

“呃……”这下不单是他,就连他身后那几个原本都在阴笑着的师弟,都呆住了,怎么今天大师兄的迷魂术竟然不起作用?

这大师兄心头一惊,看着正如无其事地看着自己的几人,终于,心头一悟,这几人身上定是有什么辟邪护身之物,所以才对自己的这个迷魂术有抵抗作用。

当下心底轻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下点狠手了!

只见得这大师兄面色一寒,口中低低地呢喃几句,然后突然比划出一个奇形的手势,朝着几人猛地一挥!

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随着这大师兄的猛力一挥,朝着四人冲了过去!

“震魂术!”胡晓心底暗哼了一声,在那股灵力袭近的时候,发出一股灵力将其悄悄化去,却是没有动作。虽然她对这个所谓的大师兄的这般行为已经是十分痛恨,不过现在是韩燕在玩,便先让她玩玩吧,免得扫了她的性质!

这大师兄震魂术一出,后边的那几个师弟都跟着轻松了起来,有大师兄的震魂术一出,就算这几人有什么辟邪护身的玩意,也是决然挡不住的。

当下几人都一脸得意的笑容,等着韩燕等四人被震晕过去;可是几人等啊等,等啊等……这震魂术的灵力明明已经冲了过去,就是只见四人依然是一脸的冷笑,似乎丝毫没有任何反应的模样。

“呃……”这下几人可是彻底的愣住了,愣愣地想道:“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

不过,几人很快便从韩燕和徐敏她们脸上的冷笑和不屑的表情中,看出了不妙。

这大师兄的心开始有些发寒了,这几人虽然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人,不过那一身的轻灵之气,还有面对自己等人毫不在意的表情,以及自己震魂术都对她们没有任何的作用,那便只说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几人至少有一人是高阶的修士,只不过是用某着秘术隐藏了她们的灵力气息而已!

这大师兄知晓怕是有些不妙了,自己可是刚刚进阶的玉液中品中期,对方能这般悄无声息地消除自己的震魂术,这说明其中可能有一名是玉液上品或者是玉液中品顶峰的高手,才能做到这般轻易!

这玉液上品或中品顶峰的高手,可不是好惹的,而且在这火车之上,对方可是有四人,万一其中要是还多上一两个高手,就算是玉液下品,这加起来,要是真要下手做些什么,自己等人只怕是难以讨得好去!

在惊愕过后,这大师兄不愧是玄灵派的大弟子,当下赶紧收敛了那轻浮的表情,谦恭地稽首道:“不知道几位原来也是同道中人,失礼,失礼了……”

“失礼?”韩燕可是看出了这几人早先的心怀不轨,冷笑了一声道:“现在知道失礼了?刚才你可不是这样子!”

见得韩燕这般言语,这大师兄是越发地肯定自己惹上了高手,当下越来的谦恭了,赶紧干笑着稽首再次施礼道:“这位道友实在是抱歉,在下等人也是一时心急,所以才没有认出大家越来都是同道中人!所以才有了这般的误会!还请多多见谅,多多见谅!”

不过现在道歉,似乎是有些晚了,韩燕可没有打算就这般放过这几人,看着这个什么大师兄前倨后卑的模样,冷笑了一声道:“一句多多见谅,就打算撇得一干二净?可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吧!”

听得这韩燕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这大师兄也知晓自己方才贸贸然地对人家出手,那实在是修炼界的大忌,人家能这般轻易放手才怪!

当下脸色稍稍地一变,眼睛快速地转动了几下,突然却是又笑道:“今日之事,确是在下等人的不是,几位道友还请多多包涵,还请看在我玄灵派古田学古师伯的面子,多多原谅才是!”

“古田学?”韩燕一皱,这名字似乎倒是听过,当下一想,好像上次那张天师带着一票长老前来中南找事的时候,后来听方巍说起过,其中好像就有这么一个人,这人好像是那群长老中,修为较为高深的一个!

不过,这么一个长老,却是唬韩燕不住,毕竟现在整个修炼界,能有她身后这般强悍后台的还真是不多,别说一个古田学,就是十个,她也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当下韩燕冷笑了一声,看着那大师兄道:“你休要在我面前摆什么名号,什么古田学,我可不认识!反正今日之事,你若要是不给一个说法出来,可没有那般轻易就让你走!”

“你……”这大师兄听得对方竟然对自己的古田学师伯,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倒是还真有些怒了,自己这古田学师伯,向来喜欢行走各地,交游广阔,一身修为虽然比不上几大金丹高手,但在修炼界可也是大大的有名人物!

说起玄灵古田学,这修炼界之中,哪一个不翘起一个大拇指,称赞一句:古老愣是要得!

可眼前这女子,看那模样明明已经想起了古师伯的名号,现在竟然是摆出一副从未听过的模样,毫不给面子!当下心头却是恼了,自己古师伯可是名满江湖,这女子故意装作不知晓古师伯,看样子却是打定了主意要找自己等人的茬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这大师兄还没想好怎么应付,身后的几位师弟却是闹腾了起来,冲了过来指着韩燕怒声道道:“我们大师兄已经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这里可还是我们玄灵派的地盘,要闹大了你们也别想有好处!”

“呦……还威胁咱们哦!”韩燕眨巴着大眼睛,转都看了看后边一脸笑意的胡晓和徐敏,轻笑着道。

她可是一点不担心,眼前这几人,最高的也就和自己一个级别,其余的几个都还在玉液下品,这几个还不用胡晓动手,自己和李晓阳就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见得韩燕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这下这玄灵派大师兄也跟着愤怒起来,自己这玄灵派在修炼界中,虽然比不上龙虎山那些个大门派,可是在各派当中,也算得上是实力中上,哪里被人这般轻视过。

当下霍的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一柄血色的短刃来,怒指着韩燕道:“你他妈的不要得寸进尺,休要以为我怕了你们,今日定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这玄灵派大师兄这般的恼羞成怒,却是将韩燕也惹火了,看着对方手头的那柄明显不过是中品法器的短刃,冷笑了一声,一挥手,便之见一根玉针在一闪之后,便浮现在半空之中。

而且在那玄灵派几人的惊讶眼神中,突然从空中爆了开来,化作数百根细针团团地将面色开始发白的几人困在当中!

“怎么?不是想让我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么?怎么不动了?”韩燕看着已经面露怯色的几人不屑地冷笑着道。

这玄灵派的几人,面色发白地看着在身边不流转的几百枚闪闪发亮的牛毛细针,一个个都开始心虚了起来。这些牛毛细针,只要那女子一驱动,自己等人却是没有命了。

特别是那大师兄,这时确是暗暗叫苦,能发出这个威力的,起码也是中阶以上的宝器,就凭这件宝器,就足够让自己等人今天全部放倒在这里了。而自己今天却是不长眼睛,怎么惹上了这样的麻烦。

看着几人在千蜂针的包围下,开始有些簌簌发抖了,徐敏这时却是觉得这事有些让人厌恶了,在一旁淡淡地道:“燕子,让他们滚吧,实在是有些扫兴了!”

听得徐敏这般说道,韩燕转过头看了看这被自己困在千蜂针中间的听得可以滚,开始露出一丝喜色的几个该死的家伙。

当下眼睛一寒,看着几人寒声道:“都给我自己用力掌嘴十下,否则今天一个别想走!”

“你……”那大师兄听得恼怒至极,不过看的韩燕那脸上的杀气,却是不敢再做声,几个师兄弟互相看了两眼,突然便快速地自己掌起嘴来,霎时之间,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是响遍了这个车厢。

看着几人脸上那紫红的掌印,韩燕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冷声道:“这时给你们的一点教训,以后不要在人间界仗势欺人了,给我滚吧……”

听得韩燕的话,几人如获大赦,赶紧便掉头跑了出去。

将几人处理了,韩燕这才恨恨地道:“这几个败类实在是太可耻了,要不是遇上我们,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吃他们的亏!”

少了这几个碍眼的家伙,徐敏在一旁举了举扑克牌,看着韩燕笑道:“算了,算了,惩戒了就算了,别为了他们坏了我们的兴致!来……来……继续打牌!”

“好,来……咱们继续,我就不信,我手气哪么差,一点不能翻本!”韩燕哼哼地答应着,她这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将身上的几千现金都输给了李晓阳,现在都已经打了一堆白条出去了,可是记挂着想要翻些本才好!

既然碍眼的家伙都走了,这四人便又做到一起,开始打起牌来,徐敏和韩燕可都是记挂着想要还本,她们可都是将身上的现金输了个精光,唯有胡晓好上一些,勉强算是保本,没有都被李晓阳洗劫了过去。

见得又能继续,李晓阳可是笑眯了眼,一双黝黑如同深潭一般的双眼,却是带着一丝愉快的笑意,他今天的工钱可是不小,算来算去,不过一天,就赚了七、八千了,再加上等下到了藏地便要兑现的白条,已经是有一万多块了!

再努力一把,说不定这个月的零花钱可是又赚回来了,今天的手气可真还是不赖!

四人开开心心地又打起了扑克,而那狼狈而逃的几名玄灵派弟子,这时确是连隔壁的包厢都没有敢呆,便跑到火车的尾端去了,几人围坐在一起,都是一脸的愤然和怨恨,那大师兄转头看了看自己几位师弟红通通的脸孔,突然狠声地道:“诸位师弟,不用担心,等下到了藏地,师兄一定想办法为你们出气!”

那几名师弟,当下一个个都欢喜了起来,其中一人恨声地道:“大师兄,藏地可是有几位前辈都是咱们玄灵派的老熟人,咱们现在受了这么大的侮辱,而且她们还辱及了咱们的师门,到时候请那几位出手,狠狠地教训她们一顿,让咱们好好地出口气才成!”

“那是,到时候,一定要让她们好看,给咱们师兄弟找回这个场子来!哼哼……”想起自己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这大师兄怨毒地寒声道。

在睡眠和牌局中,时间总是能很快地过去,十数个小时之后,火车已经越来越接近藏地。这时,天渐渐地蓝了,云也渐渐地白了,青青的草原,美丽的青海湖,高高的雪山都逐渐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还有那一群群精灵般的羚羊,美丽的野驴群,还有那许许多多的牦牛,都在可可西里的旷野中大肆地奔跑着……

这一切,都让女孩子们看得惊声欢叫不已,特别是当她们看到青海湖时,几乎惊叹地说不出话:天边衔接着无边无际的蓝色的水。它的蓝,比海洋要蓝得深沉;它的蓝,比天空要蓝得纯净。青海湖的蓝,蓝得净,蓝得深湛,也蓝得极为温柔恬静……

作为同样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的叶南,当然也是看得惊叹不已,这个美丽的高原,实在是让人太感叹了!

车渐渐地行进,在又是数个小时之后,在朦胧的夜色中列车驶入拉萨车站,夜色中,看到那神奇的布达拉宫,不论是几个女孩子们,还是叶南都甚是激动……

下了火车,藏地特勤三处的同事们,早已经派了一辆商务车停在了站台上,接着叶南等一行人,直接地出了车站,往宾馆而去。

而等那几名玄灵派的弟子,从车上挤下来的时候,叶南等人早已经是袅袅无踪,让几人狠狠地跺了跺脚!

那大师兄恨声地道:“奶奶的,跑得还真快,不要让我在这里撞到你们,否则有你们好看的!”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02章 青藏行 下一章:第004章 天师之威
热门: 老衲还年轻 暧昧合租:野兽疯狂 重生之都市仙尊 铜钱龛世 极品鉴宝王 妻乃殿上之皇 流氓高手 乡村艳福 山河表里 媚乡:金枝欲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