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大事件

上一章:第033章 终究 下一章:第035章 大帽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刚才还对着叶南,还一脸意气风发和不屑,甚至满眼威胁的赵跃龙看着已经明显毫无生气的赵军,脸上突然变得是一片惨白,这个可是他唯一的儿子,抚养了近三十年的儿子,难道就这么没了么?

赵跃龙勉强地支撑着自己,看着两名军医已经开始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按压了,各种急救药剂不停地推入赵军的体内,但是赵军却是依然一点反应都无,这让赵跃龙的心中,渐渐地已经沉到了水底,他渐渐地已经开始绝望了。

作为一个曾经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军人,他已经见惯了生死,也熟悉了死亡的气息,这时赵跃龙已经在赵军的身上感觉到了那股阴寒而让人恐惧的味道。

感觉到这股,以前只在那些死去的战友们身上才会出现的阴寒气息,赵跃龙已经完全地绝望了,他意识到赵军已经完全地死去,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往日在下属面前极为威严的赵跃龙,这时却是脚一软,一屁股就这般往地上软倒了下去。

旁边几名军官,赶紧眼明手快地一把将赵跃龙扶住,才没让赵跃龙跌到地上去。

被扶住的赵跃龙,很快便从那悲痛中回过神来,看着赵军那一脸的死灰,豁然地想起了最有可能的罪魁祸首。

转过头去,看着正朝着审判庭出口走去的叶南,怒吼了一声,竟似疯了似的,朝着叶南扑了过去,一边追还一边怒吼道:“你这个王八蛋,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不过还没近的叶南的身,旁边便有数名特勤队员挡在了叶南身前,他们可是不怕这什么少将,三人将赵跃龙堵得死死的,根本让他无法再靠近叶南一步。

这赵跃龙被数人堵住,竟若疯狮一般地挥拳攻击着挡路的特勤队员,一副不拿到叶南,誓不罢休的模样,看那疯狂的样子,还好这法庭之内是不允许带枪的,要不然这赵跃龙只怕是会直接掏枪出来了。

这几名特勤队员可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家伙,三两下便将赵跃龙推开,不让赵跃龙靠近叶南分毫。

这时,赵跃龙手下的几名军官也赶了上来,赶紧一把拉着赵跃龙,不让他继续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一边小心地劝慰道:“将军,将军,不要冲动!”

毕竟这里可是军事法庭,要真在这里闹起事来,那麻烦可是也不小的。

赵跃龙被属下拉住,在众人的劝慰下才渐渐地冷静下来,看着前边已经停下来,转过身一脸漠然看着自己的叶南,深吸了一口气,寒声地道:“叶南,你将我儿子怎么了?”

叶南漠然地看了看一脸杀意的赵跃龙,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透着森寒的笑意,道:“在赵将军的护翼下,我们能将他怎么着?就算如此的证据确凿,赵军也不过是判个终身监禁而已,还是在川省执行!”

叶南顿了顿,指着那架天平的徽章,满脸蔑视,轻声地说道:“你我都明白,这个对我们来说从来不代表什么样,这世界从来也没有所谓的正义,也没有任何公平的法律可言,对我们来说,他都是一堆狗屎,仅仅是一堆狗屎而已!”

叶南这话一出,整个法庭都是一片寂静,谁都没有人想到叶南竟然敢当着那些尚未离开的审判官们,在这法庭之中说出这番话来。

听得这话,那些审判官们都露出了怒容,已经有人开始叫警卫了。

但是,对于那些审判官们的怒色,叶南却是视而不见,继续寒声说道:“我的老师,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家,他一生活人无数,没有一万至少也有上千的人,因为他而获得新生,但是他却因为救治了一个同样是垂暮之年的另一位老人家,便被赵军指使人撞死了!”

叶南指着那天平,怒声喝道“假如没有我,没有我这个大校被赵军接着指使人谋杀,我老师会连他自己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他甚至连一个名义上公道都拿不到!”

“而今天,他是拿到了一个公道,而这个公道,你们谁又不知道,这个公道是个什么东西!”叶南满脸怒容地看着周围的人群:“你们说这个是什么公道!”

“既然法庭给不了我老师一个公道,但是我这个做弟子的却不能不管,赵军他今天这个结果却是罪有应得!”叶南轻哼了一声,伸手点了点倒在地上的赵军,冷笑了一声。

“你承认是你杀死了我儿子?”赵跃龙死死地盯着叶南,寒声问道。

看着赵跃龙那模样,叶南哈哈大笑:“我说我杀死了你儿子么?我可没有说,只是他的报应来了,哈哈哈……”

说罢,叶南转身就走,带着也是一脸笑意的罗恒,转朝着门口走去,刚走了两步,却听得有人大声喝道:“竟然藐视法庭,侮辱审判官,给我逮捕他!”

随着这一声大喝,很快便有几名警卫朝着叶南围了过来。

见得有警卫围过来,三名特勤队员很快便将叶南挡在了中央,很是粗暴地挥手将几位警卫挡开,瞪着几名警卫寒声道:“我们处长也是你们能碰的?”

那名下令的年轻审判官,见得对方竟然敢拒捕,这下可怒了,他升任助理审判官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法庭这般嚣张,当下大声咆哮道:“藐视法庭、侮辱审判官,还敢拒捕,警卫,如果谁敢再继续拒捕,当场击毙!”

那几名警卫听得命令,一个个都拔出枪来,将叶南等人围在中间。

见得对方拔枪,特勤队员们虽然都不愿意真正在法庭行闹事,但是既然对方找上门来了,倒是没一个犹豫。

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冷笑,他们什么时候怕过这玩意,当下轻轻地踏上前一步,准备如果对方一有异动,便下手抢先攻击。

这个时候的赵跃龙,见得叶南等人竟然敢在法庭之上,与审判官冲突,却是觉得出了口气,暗道这些家伙,竟然胆大包天,敢和审判官冲突,这下实在是自寻死路,等下抓住了,起码也得判个几年,不过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这般的毫无顾忌。

而叶南这时却是轻轻地笑了笑,安慰地拍了拍已经吓得有些面色苍白的罗恒,转过身看了看那下令的年轻审判官,深深地吸了口气。

“看来,我们特勤三处的荣光,真的早已经被人忘却了!”叶南想起自己正式当上处长之后,看到的那些数十年前的资料,轻轻地叹了口气:“处长这些年来,实在是太低调了一些,一心想着让人间界逐渐忘记那些可怕的所在,让这个世界只有平和和宁静,却是忘记了,如果没有了特勤三处的荣光,这个世界上的人,便逐渐地忘乎了所以!”

“所以才导致现在特勤三处的地位一落千丈,对军方的影响力已经弱到了极致,或许除了那几个老头子之外,新起的那些军方大佬,早已经忘记了特勤三处是一个怎么样的所在!”

“或许这样,对于这个世界目前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处长却忽略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彻底地安稳过,特勤三处对军方的影响力,已经降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而这次的妖族入侵,便是一个极大的危机,单凭特勤处直属的那几个特战师,怎么能够应付这一切,而军方的那些家伙,却哪里知晓这些事情!”

“或许,在最后到了紧急关头,等那些老头子警醒以后,进行干预,军方意识到某些危险,那时候,却还有多大的意义!特勤处和这个世界却是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想到这里,叶南缓缓地吐了口气,今天,我必须以此为契机,为特勤处的荣光复苏,而做一些什么,就算廖处长怪罪,也必须如此,妖族的实力,实在太可怕了,特勤三处目前必须尽快地取得人间界的主导权!

想罢的叶南,转头看向那名年轻的审判官,轻蔑地笑了笑,然后才道:“谁又敢对我们特勤处行使法律?难道你敢?我们特勤处的人也是你配动的?”说罢,轻轻地一点头!

挡在叶南身前的三名特勤队员,得到了叶南的示意,虽然觉得在现在这样的场面来说,有些似乎有些过分了。

但是,却都没有犹豫,当下便豁出去了,“哗啦”一声,快若闪电地同时出手,劈手从对面的三名警卫手中夺过手枪,指点着三人,吓得三名警卫慌乱地后退。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敢在这法庭上夺枪的家伙,对于这样胆大包天的人,他们可是生怕对方真的开枪杀人。

见得叶南他们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其他的几位审判官,这下都大吃一惊,有一年长的少将审判官,慌忙叫道:“宪兵、宪……”

还没叫完,却突然见得身前的那张审判台突然悄无声息地断为两截,这一下惊得那审判官将剩余的声音一下噎在了嗓子里面,没敢再喊出来。

这下那几位审判官都被吓得面色发白,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人竟然这般嚣张,敢在法庭上对他们动手威胁!

只是现在形势所迫,一个个都赶紧忍气吞声,在一旁不敢再说话,心里却在嘀咕着:“等宪兵赶来,看怎么收拾你们,不将你们判个无期,我们还实在是对不住你!”

而那赵跃龙这个时候,却在几个军官的护卫下,悄悄地退到一边,他开心地在等着,等着看热闹,看这个叶南最后到底怎么死!

叶南轻轻地挥了挥手中的斩龙剑,遥遥地指了指那几位缓缓退后的审判官,轻声地笑道:“这些年,我们特勤三处一直遵循着低调的原则,不愿大量曝光在世人面前,我们才会在很多事情上向世俗妥协,才会有今天这场所谓的审判!”

“但是,你们或许忘记了,我们特勤三处,是一个怎么样所在,我们的所在,就算是军方,也是无法平等对视的?”

“我们廖处长为了让这个世界的忘记我们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尽量地维持着那一片平静,一再妥协,一再忍让,所以你们才会忘记这一点,但是我不会,因为我比他年轻,所以我没有他老人家那样的气度!所以,今天我得让你们回忆起一点东西来……”

“你们要明白,这个世界,一直是我们在守护,这个世界现在的一切,也是因我们的存在,而才能这般平静!”

“难道你们不知道么?特勤三处的人,永远不是你们能碰的,难道你们就一点都没有听说过特勤三处么?”

叶南轻轻地抖动了手中的剑,指点着那位最年老的少将审判官,轻笑着道:“你……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知道么?”

那少将一呆,突然愣住了,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

这时,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的宪兵手持武器冲了进来,迅速地将叶南等几人包围在其中,大声喝令道:“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见得宪兵冲了进来,旁边的那位年轻地审判官这时也一改刚才的那副惊恐的模样,如同小人得志一般地,意气飞扬地指着叶南大声怒喝道:“三秒之内,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那些宪兵听得这声命令,一个个都满脸凝重地端起了枪,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而那在一旁的赵跃龙却是在一旁,满脸肆意笑容地看着被包围的叶南等人,喃喃地念叨道:“你敢杀我儿子,看你现在又能如何?只要你被抓起来,看我怎么整死你!”

叶南轻轻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斩龙剑,冷笑着看着那得意年轻审判官开始数秒,等着他们的动作!

听得那审判官真的开始数秒,赵跃龙脸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重,心底紧张地念叨着:“快点念,快点念,将这该死的小子给我毙了!”

叶南这时候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了一丝森寒的冷意,这个时候了,他不介意让人见识一下特勤三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顺便,震动一下上边,让那些老头子们都重新思考一些问题。

不过,当这审判员数到二的时候,那位年老的少将审判员,面色发白地看了看身前的裂开的桌子,又看了看叶南手上那柄突然出现的长剑,却是慌乱地大喊道:“住手,住手,不得开枪!”

听得这个声音,那些宪兵一愣之后,都赶紧将枪放下来,缓缓地退后了两步。而那位年轻的审判员和赵跃龙等人却都是一愣,不明白这位主审官是怎么了!

这位少将主审官,看着叶南,很是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终于道:“难道你们……是那个特勤三处?”

“总算还有人记得我们特勤三处!”叶南轻笑了一声,才看着对方道:“那我们可以走了么?”

这位年老的少将,慌忙地点了点头,颤声应答道:“请……请,你们随时都可以离开!”

说罢,又赶紧对着那些宪兵喝道:“所有人都退下,快退下!”

听得命令,那些宪兵都赶紧收了枪,列队退去,只剩得一屋人满脸惊诧地看着那年老的少将。

叶南轻轻地挥了挥手,三名特勤队员伸手丢掉手中的枪,然后跟着叶南身后,满脸寒意地盯了那年轻的审判官和一旁的赵跃龙一眼,才缓缓地离去。

所有的人都一脸惊疑地看着叶南几人离去,等人都出了审判庭之后,才有另一位资深审判官看着主审官,惊疑地问道:“方将军,怎么回事?就这样就放他们走了?特勤三处有怎么样,难道我们还怕他们国安不成?”

这位审判官一问,其他人也都赶紧看了过来,疑惑地看着这位将军。

听得旁边人的询问,方将军这才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一些思绪,看着这些年轻的后辈,后怕地道:“我早该想到的,实在是太久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了,所以我才会忘记了特勤三处……”

“他们不就是国安部的么?有什么可怕的?”那位年轻的助理审判官,不满地道。

方将军轻轻地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他明白这个不到三十岁的中校,确实有资本藐视这个国家绝大多数的人,但是当年的特勤三处,却是他那已经过世的上将爷爷也会为之胆寒的所在!

他本以为这个特勤三处早已经湮灭在了历史之中,但是今天他却才发现,原来特勤三处并没有被撤销,而是隐藏了起来,甚至挂上了国安的那个可笑牌子。

或许现在,还能知晓特勤三处存在的,或许只有那些藏身在顶端处的几个仅存的老家伙们,才知道吧!

不然,怎么上头会有人敢传话下来,这般干预这件案子的审判!

看着所有的人都疑虑地看着自己,方将军看了看自己身前,那张裂为两半的桌子,才凝重地对着所有人告诫道:“他们是特勤三处,不是我们所能惹得起的!今天的事情,所有的人都不得向外提起!我会马上送一份报告提交给最高委员会!”

“为什么?”那位年轻气盛的审判官,不满地看着方将军道:“将军,国安算什么东西,我们为什么怕他们!”

方将军苦笑了一声,看了看这个小年轻,想起他的上将爷爷和父亲,终于开口道:“邓江,他们不是国安的,他们是特勤三处,一个当初你爷爷也极为忌讳的存在!所以,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再想,也不要再谈论这件事,方才还好我及时的反应过来,否则,说不定我们现在可能已经……殉职了!”

“什么……”听明白了方将军所说的话之后,所有的人的脸色都白了,虽然这事似乎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但是方将军可不是那种危言耸听的人。

这里所有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位邓江的那位传奇爷爷,连他都惧怕的存在……还有方才方将军似乎一脸后怕,说出来的……殉职那个词语……

很多的人都开始抹汗了,那什么特勤三处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那赵跃龙这时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方将军,早忘了接丧子之痛,颤声地问道:“方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方将军看着赵跃龙冷哼了一声,然后才道:“赵将军,你有命活到现在,运气算是很好,如果遇到的是以前的特勤三处,你早已经是横尸当场了!你记住,如果以后再遇到这位叶处长,忘记你儿子的事情,小心地伺候着,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

听着这位方将军的话,所有人都不禁地轻轻地打了一个寒颤……

罗恒一脸恍惚地跟着叶南走出审判厅,看着前边身着便服,但是却让人心生敬畏的背影,心中满是感叹,叶南到底是什么人!

罗恒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叶南到底是做什么的,一时是医生,一时却又是国安部的人。

不过,罗恒刚才已经唯一搞清楚的,叶南竟然是一名军方的大校。而且叶南还敢在军事法庭上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甚至还让军事法庭的那些法官退让,这就实在是让人太震惊了。

不过这些东西,罗恒都不需要再去想,因为这个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叶南走出审判庭,很快便有一架直升机缓缓地降落下来,出来一名中校,对着叶南敬礼道:“叶处长,廖处长要您马上去燕京见他!”

叶南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方才的那一切,廖处长应该看到了眼里,现在怕是要来找自己麻烦的时候了。

转身看了看罗恒,点了点头,淡笑道:“罗哥,罗老仇已经报了,你回去后代替我去坟上给罗老敬一杯酒,我以后可能会很忙,没有太多时间过来了!”

罗恒感激地点了点头,拍着叶南的肩膀道:“叶南,这次的事情真是亏着有你,不然我爸这次可就真冤死了!”

“罗哥客气了,罗老是我的老师,他出了事,我这做弟子的不出力,还谁出力!”叶南笑了笑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打电话给我!”

说罢,交代了身后的队员送罗恒回东江后,自己便直接地坐着直升机,直奔军事机场而去。

这次,叶南所乘坐的是一架直飞燕京的专机,叶南坐在飞机上,轻轻地苦笑了一声,看这样子,廖处长已经是非常生气了,不马上将自己拉到他面前狠狠地训上一顿,看样子今天晚上都睡不着了!

轻轻地闭上眼睛,叶南舒适地靠在座椅上,等着两个小时后,那一场大风波的出现。

飞机很快便在燕京军区的军事机场降落,叶南直接地进入了廖处长的办公室,看着往日对自己向来极为和蔼的廖处长,这时却是毫不意外地一脸寒霜!

见得叶南进来,廖处长寒声地看着叶南道:“叶南,我对你很失望!”

叶南淡笑了笑,自顾自地坐着一个沙发坐着,等着廖处长的怒火爆发!

“看来你还自以为自己没有做错?”见得叶南还一副不知悔改,廖处长只觉得火往上涌,他可是极为器重叶南,并且是将叶南在作为接班人在培养,但是叶南今天的所作所为却是极为让他失望。

这种失望的感觉,很是让他痛心疾首,让廖处长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就这般爆发了出来。

“叶南,你不要以为我看重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你这样目无法纪,破坏了我们特勤处这数十年来,刻意保持的低调,难不成你还想让这个好不容易安静了数十年的世界,再一次变得混乱恐慌吗?”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33章 终究 下一章:第035章 大帽子
热门: 无限升级游戏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超级玩家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分久必合 请听游戏的话 十年 孽乱:少妇的情与欲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尼姑庵的男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