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意外

上一章:第026章 看病 下一章:第028章 凶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下来的两天,叶南很是难得地每天准时出现在了科室之中,指点着下属的医生们一些治疗方面的经验,稍稍地尽了尽自己作为科室主任的职责。

然后也考究了一番自己亲手指导的四位年轻医生最近的进界如何,这一番考究的下来,叶南还是挺满意的。

这几位医生,虽然现在他们已经达到了可以独立治疗病人的境界,在医院中也得到了领导极大的看重,但是总算是他们没有满足和骄傲,也一直没有放松修炼。

叶南考究时候发现,他们四人较之前阵时候,也已经明显的有了不少的精进,这让叶南也是颇感欣慰。

如此般地过得两天,中南终于出现了一些小事件,当然,根本没有惊动叶南,便被各县市的小队给自己解决了,只是将事件上报备案而已。

看着报上来的情况,叶南也乐得悠闲,没有大事就好,白天便继续地在医院混着,到了下班的时候,便驾车回家,晚上接着安心入定聚灵,日子过的也是极为舒爽。

只是这舒适的日子背后,叶南却没有看到掩藏着一丝深深的杀机,没有注意到,这两日上下班时,都有一部破旧的黑色大众车若隐若现地在身后的车流中轻轻浮现。

接受了任务的老包这两日在附二院门口守点,总算是看到了叶南的那部银灰色跑车,然后便远远地跟在叶南后边跟了两天,但是却是丝毫没有找到什么机会!

这叶南可不比得这罗老医师,会一人晚上落单在外边走路,基本上叶南都是早上七点出门,傍晚六点回家,虽然会路过一段比较偏僻的地方,但是叶南驾着车,要想对付叶南可是件极难的事情。

老包无奈地跟了两天之后,发现要靠上次那样的手法去对付叶南实在是件太困难的事情了,没有办法,这老包也只得另外想法子。

毕竟这老爷子的药吃完十天就得去转方子,要是这药有效,那自己必须的在这十天之内将叶南搞定,不能再让叶南给老爷子开药了。

要不然如果老爷子真被这叶南将身子给调养好了,要能再活上个两三年的,侄少爷非得让自己对着老爷子下手不可!

对老爷子下手可比这些事情危险多了,只是那时候如果真到了这地步,自己不动手也是不行的,要是不动手,只怕自己也活不了多久;所以现时候还是必须得将这事给立马办妥,断绝了后患才行!

开车的老包全名包子登,虽然年纪不过三十一,但是看起来面容老成敦厚,所以熟悉的人都叫他老包。

包子登本来是川省某特种部队退伍回来的,退伍之后便被人推荐给赵老爷子开车,到现在已经有四年多了。

而这赵老爷子乃是川省首富,不过膝下无子,唯一的儿子在数年之前因飞机失事身亡,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在川省军队的侄子可以继承他的财产。

这个侄子在川省军方也算是位高权重,对于继承赵老爷子的遗产倒是并不太过在意,但赵老爷子这个侄子倒是有个儿子,也就是赵老爷子的侄孙,对赵老爷子这富甲川省的财富却是极为的眼热。

这侄孙赵军却是一直巴望着老爷子早些过身,好尽快地接手那高达百亿的财产。

赵老爷子年纪也确实大了,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前些日子因为再发心衰,住院抢救了数天,才算勉强保住了一条老命。

赵军听得老爷子住院病危,本以为已经没得救了,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却听得暂时抢救过来,听医生说应该还能熬上些日子。

这下赵军可郁闷了,还能熬些日子?那是能熬多久?

当下那二世祖的脾气就发作了,一把捞住那主治医生的衣领,怒声喝问道:“说,我叔爷爷到底还能活多久!”

那医生见得这二世祖一脸的怒气,还以为赵军是担心老爷子的病情,暗道这小子虽然脾气暴躁,但倒也算是孝顺,当下很是实诚地说道:“看赵老现在的情况,最多也就是个几个月的事情,没法子了!”

听得只有几个月了,这赵军倒是松了口气,暗道自己就咬这牙再等他几月,到时候那笔过百亿的财富,就成自己的了。

当下也没说什么,只是让自己安插在老爷子公司的人,趁老爷子养病的时候,尽快地把持住公司,就等着老爷子过身的好消息。

如此般的,这赵军便回家乐悠悠地等着,只是谁晓得,只过得个来月,这赵老爷子回家修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中南这处最近有位极为强大有名的老中医在东江应诊,当下便带着一丝碰运气的心思,让下边的人赶紧送着过来就诊!

本来这赵军对于老爷子来中南看病,也不怎么在意,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子,连省医院都下了判决书了的,一个草药郎中能够治得好么!

只是谁晓得,过不得几天,自己放在老爷子身边的耳目老包,便传来不好的消息说,老爷子服了五副药,便觉得病大有起色,这次只怕是遇上真郎中了。

五副药便大有起色?这下这赵军便紧张了起来,这才吃了五副药就大有起色,那以后还不定怎么的了!要是这老头要再活过一两年,甚至身体还更加康复了一些,然后又重回公司执掌大权,那就让人郁闷了!

当下不敢怠慢,这老爷子身边有得力的人手在,那是没法子动什么手脚的,只得下了死命令让这老包想办法去将这开药的老医师给做掉,让老爷子转不了方子。

这老包当年也是特种部队出来的,手下也有些人命,对于干掉一个老头子,那可谓是易如反掌,当下想都没想,花了两天摸清楚了罗老医师的日常生活规律,在赵老爷子去转方子的前夜,便驾着一部偷来的二手车,将罗老医师给撞死了,顺利地造成了一个车祸假象!

然后,事情就顺理成章,老爷子虽然服用了那十副药,感觉好转了许多,但是找不到更好的医师,这老爷子又只能无奈地在中南继续养病,熬着最后的日子!

而这时,这赵军的人也基本上顺利地控制了赵老爷子的公司,就等着赵老爷子撒手,然后就好名正言顺地接手。

谁晓得,这到了这时候,竟然又出来岔子,竟然冒出了一个老医师的徒弟来,而且看起来其能力较之那老医师一点不差,老爷子似乎又能多活些日子了。

这下这赵军听得这消息,可是要发疯了,还有完没完,这弄死一个又来一个,他娘的中南怎么这么多厉害的家伙?

当下狠下心,咬了咬牙,只得让老包继续出手将这医生给干掉,反正现在自己手底下的人已经基本掌控了公司,就算老爷子怀疑到自己头上,只要没有证据,那就不用怕!

只要这个医生也死了,他就不信这中南还能冒出这么一个医生来,到时候老爷子熬不住了一死,这公司还不又是自己的!

老包也知道自家侄少爷的想法,反正侄少爷有重赏,杀两个人又算什么,自家小心些,以自己的能力,还能出什么岔子不成?到时候侄少爷将公司把到了手中,自己不也能跟着享福么!

当下,便又连接地跟了两天,打算找着机会好下手。只是似乎这叶南实在是不好下手,整天不是医院就是回家,也从不像其他年轻人一般喜欢逛酒吧,喝酒泡马子什么的,愣是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眼看着转方子的日子一天一天近了,这老包盯在叶南身后,看着那部银灰色宝马缓缓地驶入那东紫门别墅区中,狠狠地拍了下方向盘,暗暗怒道:“既然没法子,那便只好来硬的,明天一定要弄死你!”

第二日早晨,阳光明媚,四处小鸟叽叽喳喳地,端得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叶南优哉游哉地驾着车从家中出来,只是这次车上可不止他一个人,旁边还坐着徐敏,朝着大学城那边赶去。

今日徐敏上午有课,而韩燕没有课,所以,今天这送去上学的任务,就从方巍哪里回到了叶南身上!

去大学城和往日的路线倒是差不太多,只是到附二院那边再往前走上几里路便是。

平日叶南可是难得有时间送自己上学,徐敏儿倒是高兴的很,一路上抱着叶南的胳膊,是欢喜了个不停。

还不时地从一个纸袋中摸出一根油条,自己一口,再让叶南一口地咬着,端得是幸福无边的模样。

对于能有这样一个幸福温馨的早晨,叶南也是十分开心和欢喜的。很是有些乐不思蜀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时光。

只是行得一阵,却是有人似乎看不惯他那幸福的模样一般,一定得打扰打扰他,再顺利给他来一些小小的惊吓!

行到那一段偏僻地所在,银灰色的跑车靠着路边,以七十来码的速度朝前行进着。这个速度不快也不算太慢,在徐敏上课之前赶到大学城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所以,叶南这时也单手持着方向盘,另一手伸去徐敏手中的纸袋里抢油条吃!

两个人正闹得开心,突然叶南心头突然冒出一阵悸动,当下感觉不对,惊愕地抬头看去,却只见得前边快速驶来的一部重型货车,离着自己十几米远的时候,突然车头一拐,急速地朝着自己的车撞了过来!

叶南心头一惊,等他反应过来,那车已经接近到了自己七八米的距离,这时却是连躲闪都来不及了。

而且,叶南这时已经看清楚了货车上那人的模样,从那人眼中明显露出的凶光,叶南一愣之后,已经明白了这事怕不是什么意外。

叶南对于这个倒是不怎么怕,但是一旁的徐敏的可是被这突发的恐怖情况,吓得目瞪口呆,面色恍白,呆呆地看着那袭来的货车,却是呆若木鸡,连惊声都发不出!

叶南这时倒是心底稳定的很,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之后,心底冷哼了一声,只见得周身处,一层白光一闪,这灵玉寒光罩便轻轻地将两人护在那光膜之中。

然后轻轻地伸手揽过徐敏,搂在怀中,叶南只是怜惜地看着座下的车子,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惜你跟了我这么久!”

随着叶南这句话的轻轻落下,手中一道白光浮现,猛地朝前挥去,“咔哒”一声轻响之后,只见跑车的顶棚,外带对面那辆货车突然从中裂做两半。

但是虽然这货车裂做了两半,但是余势未消,“砰”的一声巨响,依然是将跑车压入车底之下,最后俩辆车相撞之后,还被那两半货车压着倒退了十数米远,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之后,才慢慢地停下!

裂做两半的货车倒是并没有直接撞裂那油箱,只是漏出的汽油在遇着了火花之后快速地燃烧了起来。

只是一、两秒之后,从那裂开的车头中,便爬出一个人来,他满脸是血,颤巍巍地连滚带爬地爬到路边,面色惨白,惊魂未定地看着自己那突然裂做两半的货车,和被半压在两边货车下的那辆跑车。

可怜的包子登实在没弄明白这事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就能将对方的车给撞得扁的,但是自己的货车怎么会突然裂成两半?

这怎么可能,自己见过无数货车被毁的情况,但是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

难不成是这车的钢板焊接出了问题?但是就算钢板出了问题,也不能一下裂成这样吧,这是连带车前后厢外带轴承什么的都裂成了两截,这怎么回事?

这可是自己特意从几大排的大货车中挑出来的扎实货色,保管是将对方一撞即死,而且自己还一点事都没有的那种家伙。

虽然是偷的,但是这质量可是摆在自己面前的,响当当的一汽制造,哪么可能会一撞变成这样?

而且,刚才好像还没撞到的时候,这车就开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怜的包子登看着这一幕实在是惊愕至极,就连那两辆车突然爆裂开来的惊天火焰都没有怎么注意。

只是死死地盯着那燃起大火的两部车,想要弄上个明白。

不过,他虽然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事情的轻重他还是明白的,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便要快速脱身才是,这地方可是不时有车经过,很快便会有人发现这异状;而自己现在可是受伤不轻,要逃脱可要费上一番力气才行!

包子登扶着路边的一棵小树,勉强地费力站了起来,然后看了看方向,便跌跌撞撞地便想朝着路边的树林中奔去。

只是他才奔得两步,便听得自己身后突然在一阵火焰爆裂声中,传来一阵更加奇怪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包子登很是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这一看,当兵数年来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的他,这时却是突然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透过火光,看到了那明显车头被撞得稀烂的跑车里边,竟然有人站了起来,而且随着一缕白光闪起,那跑车坚固的车架,发出一阵轻轻熟悉的“嘎吱嘎吱”之声之后,竟然被轻易划断开来。

包子登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从里没有瞪得这么大过,他鼓着眼睛看着那破开车架,然后抱着一个女人从火中站起来的那个男人,实在是连呼吸都差点忘记了。

直到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窒息感传来,包子登才想起狠狠地吸了两口气,给自己补充了一下氧气之后,却是觉得两脚发软,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半饷都没有爬起来。

只是死死地看着那面色淡然,但是又带着一丝让人寒不自怵的冷意的叶医生,惊惧地发呆。

不过这时,这叶医生这时似乎无暇理会他,而是搂起怀中的女人小心的安慰起来。

安慰的一阵之后,那似乎毫发无伤的漂亮女子才在刚才那惊魂的场面中回过神来。

包子登这时想要逃跑,但是却好像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一般,从地上爬了两下都没有爬起来。

而这时那让人震惊的那叶医生,却是掏出一个耳麦,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冷着脸朝着包子登走了过去,手中一条白色的奇异光焰,正轻轻地摆四处摆动着。

“该死的,这东西好像就是刚才切开那些坚固车架的东西!难道是激光刀?这东西就研制出来了么?”包子登脑海中闪着这些奇怪的念头,倒是似乎不那么害怕了。而且双腿似乎都有了些力气一般。

当下趁着似乎有了力气,这包子登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就要朝着树林中逃窜而去。

只是刚跑得两步,便觉得两脚一紧,惊恐地低头一看,却只见得,数道青色藤蔓,竟然贴着草地袭来过来,竟然将自己的双脚团团困住,丝毫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包子登惊恐地从裤管中拔出一把匕首,慌乱地朝着捆着自己的这几条藤蔓切割而去。

只是他刚要动手,两边却又突然射出两条藤蔓,将他的两手紧紧缠住,然后猛地朝两边一收,便将包子登紧紧地在半空中拉成了一个大字型,牢牢地锁在半空之中!

包子登惊恐地看着这根本就是普通青藤,但是却如同通灵一般地快速将自己锁住,还拉到半空之中,实在是吓得在半空中哇哇乱叫。

不过他叫的一阵之后,慌乱中看到了那一脸寒意看着自己的叶医生和旁便那依然带着些惊惧的小美女,终于在继续慌乱叫了一阵,发现毫无用处之后,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

包子登颤抖着嘴唇,看着叶南,终于稍稍地头脑清醒了一些,结结巴巴地哀求道:“叶……叶医生,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是刹车失灵,这不怪我,不怪我呀!”

“刹车失灵?”叶南冷笑了一声,他并不认识这个人,因为包子登唯一一次见到叶南却是坐在车子里一直没有下来,他认识叶南,而叶南却是不认识他!

“你觉得是刹车失灵么?”看着这明显拥有超过普通人的镇定,已经迅速冷静下来的司机,叶南淡淡地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没有看出来?”

“不,叶医生,您不要误会,我真不是故意的,真是刹车失灵!”包子登一副慌乱的模样,忙不迭地解释着。

不过,叶南可不打算继续与这人这般纠缠,他觉得这事似乎很有些疑惑,怎么会有人想着谋杀自己?

叶南紧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难不成是东江那些以前对自己怀恨的官员?只是王林上位已经这么久了,还有人想报复自己的可能性那倒是极小的,而且按理说他们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而其他与自己有过节的多数都是修炼界人,他们可是都知道自己的厉害,绝不可能派遣这样的普通人来刺杀自己,而且现在也绝对没有人敢来这般冒着可能引起廖处长暴怒的可能来做刺杀特勤处的处长这样的事情!

叶南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却是没有想出什么头绪了,只是车祸这个词倒是让他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次,你们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叶南冷笑了一声,当下拿出灵能护目镜戴上,然后沉声喝道:“扫描面部特征,进行身份查询!”

护目镜射出一道红色扫描光线,从那包子登脸上一扫而过,然后叶南眼前的镜片上一阵闪动,两秒之后,便浮现了一份详细的资料!

包子登,男,七八年七月出生于川省A市,于九七年入伍加入川省某集团军,因表现突出,被抽调入尖刀特种部队,至零五年退伍;后进入川省赵氏集团担任赵氏集团董事长专职司机至今!

“赵天新的司机?果然如此!”叶南眼中冒出了一片寒意,看着那正似乎依然一脸惊惧的包子登,淡淡地道:“包子登,七八年生,尖刀特种部队退役,现为赵天新的专职司机!”

这几句话一出,这包子登面色一下白了,惊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怎么可能,自己在尖刀的经历可是B级绝密,这个叶医生怎么会知道的?这怎么可能!”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26章 看病 下一章:第028章 凶手
热门: 国家行动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我的明星夫人 大神病得挺严重[快穿] 帝王攻略 兽血沸腾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大商圈资本巨鳄 猎香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