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看病

上一章:第025章 去世 下一章:第027章 意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恒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外表平凡,从表面上看来属于敦厚老实的哪一类人。

叶南虽然跟随罗老学习有大半年以上的时间,但却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儿子罗恒。

叶南轻轻地和罗恒握了握手,表示了对罗老突然去世的哀悼和慰问。

这罗恒看起来似乎是很敦厚老实的人,不过与叶南交谈,却是稳重而甚有气度,接受了叶南的慰问之后,在叶南的询问下,便轻轻地谈起了罗老的事情。

在叶南走后不久的一天晚上,罗老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便慢悠悠地循着街道,朝家走去。

谁却知道,一辆小车从旁边冲了过去,将罗老撞落在地,当时有人停下来看了眼之后,便惶然逃窜而去。

等得路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小车便已经是逃的远了,而罗老等得救护车赶来的时候,便伤重不治而亡!

交警部门过来之后,但是因为那辆小车,前后车牌都贴着那种送亲用的红纸,根本看不到车牌,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肇事的车辆。

“没有找到肇事者?”叶南也轻哼了一声,对罗恒道:“罗大哥放心,我在交警部门有些熟人,我会去敦促一下的,希望尽快地找到肇事者!”

两人交谈了一会之后,叶南和一些朱师傅他们打了声招呼之后,才离去。

一路上,叶南的心情依然尚没有能平复下来,那位救人无数的慈祥老人就因为这样一起车祸而去世了,而且这个肇事者竟然在肇事之后,还逃走了,这让他更是觉得愤然。

当下便打电话给了王林,让他督促交警部门,尽快地追查出肇事者。

王林接了叶南的电话,也不敢怠慢,当即便打了交警大队队长的电话,询问了这件事的情况。

只是交警大队长的无奈回答却是也让他郁闷得很:由于没有这部车的车牌号码,而附近的几个公路摄像头虽然摄下了这部车的模样,但是因为这部车模样极为普通,交警部门调查了几天都没有找出这部车的下落,而且找出这部肇事车的机会现在已经很小了。

无奈的王林,也只好敦促交警部门继续努力追查该车的下落,同时回电话给叶南,说明了相应的情况后,并表示会继续要求交警部门继续追查!

叶南也理解交警哪方面的困难,但是他却不想这般放弃,一定要将那肇事者找出来,他才能安心。

回到特勤处之后,当下便给特勤处的外勤组下达了命令,要求他们就这件事进行调查,并尽快地查出这辆肇事车来。

外勤组接到了叶南的命令当然也不敢怠慢,当即便赶紧投入了调查之中。

下达了命令之后,叶南也稍稍地平息了心中的怒火,不过他也知道,就算外勤组插手了这件事,就目前的情况,也不一定就能查出这部车来,他也只是尽人事而已!

如此般地,三天过去了,但是交警部门和外勤组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进展,只是外勤组得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情况,那便是整个东江最近几日结婚的地方都查遍了,但是都没有调查出这辆车的任何信息。

不过这个也不算太奇怪,毕竟有许多车为了逃避监控罚款,也有不少贴上这样红纸的情况。

既然暂时查不出,叶南也没办法,只得由交警和外勤组继续追查下去。

叶南稳稳地坐了几天这中南省处处长的位置,这些天中南各地倒是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出现,这倒是让许多特勤队员们私下里窃窃私语了起来:“叶处长的威名果然厉害,这一上任,这几天就连那些小鬼什么的都没见一个,还真够有煞气的!”

当然,叶南也乐得清闲,他现在可只巴望着装备部早点将定制的这些东西送过来,有了那批东西在手里,他总会觉得心里踏实一些。

这日,又在办公室无聊地呆着,偶尔看看三大驻守特战师那边传来的情况,顺便跟江云聊聊天,妖界的入口处,最近也特别的平静,似乎妖族对外边人族的行动毫无反应一般。

江云现在在特战师,可谓是极为的空闲,每天就是一日两次地视察一下执守的部队,当他得知叶南现在也跟他一般闲的无聊的时候,实在是有够郁闷的。

想当初他在任的时候,中南每隔几天总要弄出点小动静来,弄得他这队长总要有点事情需要担下心。而叶南那小子挂着个副队长衔,那是空闲的很。

本以为这次将担子交给了叶南,总得让他忙一忙,谁却晓得叶南这小子运气竟然这般好,眼看着上任都快一个礼拜了,这中南各地,竟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江云不禁有些自哀自怨起来。

这人果然还是有差距的,自己在任的时候忙死忙活的,每一天敢太过放松,这叶南上任,却是一点事都没有,竟然还清闲的有时间和自己这远在数百里之外的人通话聊天,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而叶南也实在是觉得自己太空闲了,本以为这特勤处长会是个很忙的位置,却哪里晓得是这番模样,弄得他最近跑医院的次数都多了不少,让治疗中心的那些医生们都一个个兴奋不已,纷纷想到自家主任终于有些责任心了,知道隔不一两天便回来看看,关心一下科室的情况了!

不过叶南却是没有这个觉悟,只是因为徐敏等人都要上课,而老鬼、小狐狸和方巍都在努力的闭关修炼中,就只剩下他这头衔实在挂的太多的家伙才不得不在外边四处逛着。

不过闲太久,终究还是会有些事情找上门来的,虽然不是特勤处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过也不是什么无聊狗血的事情。

这日,叶南正无所事事地在办公室打开网站,找了个小说消磨时间,他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看了看号码,却是中药铺的朱师傅打过来的。

看到这个号码,叶南倒是一喜,暗道:“难道朱师傅他们找到了什么线索?”

当下赶紧接通了电话,却原来并不是这么回事,据朱师傅说,有个罗老以前的病人,在请罗老治疗了半月之后,已经有了不少的气色,但是谁知道在打算来复诊的头天,罗老便遇车祸身亡了。

这位病人失望而去,但是这两天就听得罗老有一位徒弟,医术也极为的高明,今天却是找上了门来,想请叶南帮他看看。

既然病人找上门来,在对方的请求之下,朱师傅也只得试着打了叶南的电话,问叶南有没有时间。

接到这个电话,叶南想起罗老生前的一切,要是罗老的病人,罗老一定不会中途放弃他的病人的,如今罗老去了,自己便代他去看一下他的病人吧,不管如何,不能让罗老留下遗憾。

趁着没事,叶南便驾着车,直奔中药铺而去。

而此时,一辆加长的奔驰小车正停在朱师傅的中药铺前,一位虽然头发花白,气喘吁吁坐着轮椅,但是看起来却是依然气势不凡的老人家,看着满脸笑容朱师傅道:“叶……叶医生……答应了?”

朱师傅笑着点点头道:“老人家,您先休息一会,叶医生已经答应了,他马上就会过来,请您稍等一下!”

“好,叶医生同意了就好,劳烦你了!”老人家笑着朝朱师傅点了点头,然后便有一位身着西服的年轻男子,推着老人家到那看诊的地方休息着。

特勤处驻地离中药铺并不太远,叶南驾着车不过是几分钟时间,便达到了中药铺。

好奇地看了眼这辆东江甚是少见的加长奔驰车,暗道:“罗老的这病人只怕是很有些不简单。”

这时,药铺的门外倒是有着不少的人,见得这辆银灰色的跑车过来,当下都纷纷笑道:“叶南医生过来了!”

叶南将车在一旁停好,然后缓步走近中药铺去。

见得叶南进来,朱师傅赶紧笑着走过来道:“叶南,这位老先生上次吃了罗老的药,说感觉好了不少,当时罗老交代他吃完十副药便来转方,但是等这位老先生来的时候,罗老已经……”

叶南轻轻地点了点头,淡笑道:“好,那我便看看吧!”

当下边缓步走到往日罗老的诊位上坐下。

这时,等待叶南看病的倒不止这老先生一人,不少人都是听说叶南会过来应诊,匆匆从附近跑过来的。

这时见得叶南坐到诊位之上,大家伙都还是没有动,都还是等着先让这位老先生看病,毕竟可是人家请求叶南过来的。

见得叶南坐下,那身着西服的年轻男子便赶紧推着老人家,到叶南的诊位旁。

见得病人过来了,叶南便对着那老人一脸淡然地道:“将手伸出来!”

见状,这位老人家,心中倒是一奇,这小医生坐过来,倒是气势十足,看到外边自己的车,竟然一点都不对自己好奇,甚至连看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眼,就直接把脉看病。

这气势倒是和那罗老医生学得极像,但是却不知道真本事如何,只是听旁人讲这小医生也极为了得,许多时候罗老医师都是直接让他给人看病开药的……

当下也没作势,轻轻地将那枯瘦的手腕费力地放到那诊台之上,让叶南把脉。

叶南轻轻地将手伸过去,三根手指轻轻地搭在那枯瘦的手腕上,然后便轻轻地闭着眼睛把起脉来。

脉象虚沉而细,且断断续续,毫不规则;而且患者面紫气促,看来是老年人常见的心脏病,心衰;

对于这个,叶南都是轻车熟路,很快便看出了这老人家的病情来。

这老人家怕不有七十来岁,这个时候正是精血极度亏虚,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基本上来说,是寿元已尽,挨不了多少时候了。

而像这种病,患者多数都是通过予以利尿、扩冠状动脉,降低心脏负担等西药治疗之后可稍好转。但是要想得到明显的改善那是极难的。

只是如果通过对症的中药缓慢调理扶持,或许能多挨上哪么两、三年的时间。而罗老应该是给他服用了十副扶体的中药之后,才让这老人家的心衰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而通过这十副扶体之药之后,那便是应该换用养心通痹之方,进一步进行调理。

叶南心里对这情况基本上有了完整的了解之后,便提起旁边的毛笔,头也不抬地问道:“姓名?年龄?”

听得叶南就把了一首脉,连什么情况都不问,就直接下方开药,这老人家倒是一愣,两条粗壮花白的眉毛掀了掀,吸了口气,沉声地道:“这位医生,难道就不用看看上次罗老医师的药方么?”

叶南抬起头看了眼这个虽然灯枯油尽,但是依然有着一股不弱气势的老头,淡淡地笑了笑:“罗老上次所开的方应是党参、酸枣仁各15~30克,黄芪18~30克,麦冬、桑寄生各12~15克,五味子3~6克,益母草30克,用来补益养心!”

说罢,又看着老头笑道:“老人家且说是或不是!”

这老头听得叶南细细地将这几位药报出来,心头倒是大惊,虽然他不太记得罗老医师上次给他开的药的分量,但是这几味药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与叶南所说一点不差!

当下,费力地吸了口气,调匀了下呼吸,惊喜地赞道:“叶医生果然名不虚传,这几味药说的可是一味都不少!今天有叶医生在,我这条老命说不得又得多活上两年!”

叶南淡笑了笑,倒是没有做声,只是继续问道:“姓名,年龄!”

这老头赶紧笑着道:“赵天新,七十有二!”

“赵天新?”听得这个名字,叶南倒是愣了一下,这老头果然不是一般人,川省首富,赵天新!

不过他也不在意,提笔便写下老头的名字,年龄,然后接着写到:

“葶苈子、丹参、猪苓各20克,大枣10枚,白术10克,制附子、甘草各6克,白参、黄芪各15克……”

写好之后,递给那老头身后的年轻人道:“抓十副,十副之后,再来找我复诊!”那年轻人赶紧恭敬地接过,送到朱师傅抓药!

而老头却是一脸感激地,费力从口袋里摸出一本支票簿,然后用笔在上面填下一行数字,递给叶南道:“叶……叶医生,辛苦了你了,以后还要多多地麻烦你了!”

叶南一脸淡然地挥了挥手,道:“今天我是代罗老来给你看病的,所以不用诊费,下次过来再让朱师傅给我电话就是!”

这老头愣了一下,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小心地将支票收回之后,便对着叶南笑道:“那就多谢叶医生和罗老医师了,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了!”

说罢,便赶紧让那年轻人将他推到一边,将位子让出来给其他病人。

见得这老头看完了,其他人都赶紧按照着刚才排队的顺序,过来看病。

还好这次知道叶南前来应诊的人并不太多,不多时叶南便将几个病人全部看完,在众人的感谢中驾车离去。

而那老头也等着给叶南最后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才上车离去。

只是这老头离去之后,倒是没有回川省去,而是到了东江郊区附近的一栋别墅,这栋别墅是这老头在来看病时特意买来养病的,当时还特意将川省将一些老下人调过来这边服侍。

他在这里吃了十天药,也住了十天,感觉这十副药极为见效,这到了日子便赶紧又屁颠屁颠地过去转方子,却哪里晓得罗老医师就这么去了。

失望至极的他,回到别墅之后,倒是也没回川省,而是继续地留在这里养病。

直到有昨日,听得那代替老头前去给罗老医师送葬的年轻男子突然说起见到罗老医师的弟子时,才又腾起了一丝希望,这当师傅的这么厉害,那徒弟总也不至于太差吧!

当下第二日便赶紧又赶到了中药铺,询问了中药铺的老板朱师傅,确认叶南确实厉害时,才请朱师傅联系叶南,看有没有时间来替他看病。

今日被叶南露得两手,弄得这老头倒是对这十副中药心头信心十足,等着吃完这十副中药,再去转方子!

回到别墅,那些下人们见得老头一脸欢喜的回了,都知道这次找着了那罗老医师的徒弟,老头的病怕是又能多拖上一、两年,当下都为老头高兴不已。

赶紧小心地将坐着轮椅的老头接了进去,然后又有专人接过那年轻人手中的中药前去煎药!

这屋里一片喜气,而屋外的那奔驰车里,那年轻的司机这时却是阴沉着脸,正拿着手机与一人通话:“侄少爷,老头刚才竟然去找到了那老医师的徒弟,开了十副药回来!看样子又能拖得一阵!”

“什么?那老东西还有徒弟?”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

这司机赶忙应道:“对,侄少爷,那老医师还有一个徒弟,我刚才看了看,好像很厉害,比起那老医师好像也不差!这下我们怎么办?”

“你确定那徒弟很厉害?跟那老东西有得一比?”那侄少爷寒声问道。

“对,我肯定,那徒弟听说好像是中南附二院一个很有名的医生,而且我刚才也看了,他给老爷子看病,就跟那老医师一样,只要把脉,什么都不要问,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上次那老医师看了什么药,他都能看得出来!”

这司机郁闷地道:“侄少爷,上次的事情,只怕是我们白做了,这徒弟又开了十副药,还让下次再去转方子,有这样的医生在,这下只怕是老爷子又能多熬些日子!”

那侄少爷听得司机这番丧气的话,冷声哼道:“哼……没有用的东西,我说了让你去给老头子的药里下点东西,你都办不到,否则,我们那里还要费这么多手脚!”

“没办法啊,侄少爷,老爷子的药都是由周嫂一手保管,一手熬出来的,她仔细的很,又从来不要别人沾手,我根本没法子去下药!”司机无奈地回道。

那边那侄少爷呆了一会,没有说话,但是很快便有寒声道:“好啦,好啦,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管他了,你再去把那什么医生撞死,我就不相信,这老头子吃了这十副药,又能多活半年!”

“好,我去杀!”这司机听得那边传来的话,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然后又道:“只是少爷,这次干完,你的再给我一百万,否则我实在是不想再下手!”

“行,只要成了,我再给你两百万,加上上次,我一共给三百万,怎样?”

听得这侄少爷再加两百万,这司机欢喜地应道:“行了,有侄少爷这句话,我老包就放心了,侄少爷也请放心,这几天之内,我一定会干掉他的!”

而这时,叶南却是无由来地打了一个喷嚏,无奈地伸手揉了揉鼻子,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是哪个美女又在挂念我了……”

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语地道:“这处长实在是太空闲了,上任个多礼拜了,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而天天日夜聚灵也不是个事!太无聊了,明天还是多去医院呆呆吧,去看看小孩子,总比在这里空闲好!”

第二日,空闲的叶大处长,叶董事长外加叶主任,难得地连续两天出现在了医院里。

喜得张学龙副主任是整天都笑眯眯的,以为这叶主任总算是干了点正事,今天破天荒地竟然帮着治疗了十几个孩子,让手脚比较慢一点点年轻医生们,稍稍地减轻了一下负担,在下午四点之前,便忙完了往日起码要到六点才能完成的工作!

当下,这张学龙副主任便朝着叶南笑眯眯地道:“叶主任,您看还是您厉害,往日这些小子们,每天不弄倒晚边六点多都收不了场!这科室可是少不得您啊,还是请您没事的时候多过来看看吧!”

叶南这时候,也正觉得这些天太空闲,当下稍稍想了一下,便笑道:“行,那这几天我便过来帮帮忙,顺便考究一下小子们的功课最如何了!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25章 去世 下一章:第027章 意外
热门: 怪村 蜜糖的滋味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 孽欲春潮:与美女领导的风流孽情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火爆天王 玉都花少 公子他霁月光风 太初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