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御雷

上一章:第065章 意外 下一章:第067章 阴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雷天行脸色惨白,一脸无奈地从台上走下来,这一场输给唐子轩,实在是郁闷至极,下一场唐子轩的对手叶南,已经受了重伤,这场其实已经是争夺冠军之赛,这般的一输,便等于将冠军拱手让与唐子轩。

而自己这番不但输掉了新秀大赛的冠军,还让御雷宗跟着大失颜面,今天这一场实在是输得冤!

而御雷宗宗主这时也是一脸阴沉,他也没想到龙虎山怎么会突然悄无声息地冒出这么一件中阶宝器来,这张至德实在是藏得深,竟然让御雷宗吃了这么一个亏。

而旁边的张天师张至德同学,这时却是一脸的微笑,似乎对龙虎山夺得这晋级名额,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看得御雷宗主雷豹心头一阵憋屈,暗地咒骂道:“这阴鬼子张至德,奶奶的,今个儿得意了还是这一副狗屎模样,实在是够阴的!”

不过也没法子了,今个儿这一场输了便是输了,也没法子捞得回,看样子只能等下届再想办法扳回这一局。只是如果这次龙虎山得了冠军,这十年,怕却是要稳压御雷宗一头,万不能让他张至德这般便宜。

当下,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廖处长,又看了看张天师,突然笑道:“这次半决赛两组比赛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决赛了,我看今日两位参加决赛的选手都耗费灵力不少,特别是叶南原本带伤参赛,如果直接参加下午比赛,只怕是会影响冠军赛的精彩程度,不如将最后决赛安排于明天?如此方能显现出我修炼界新秀大赛的真正魅力!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张天师心头一愣,倒是没想到这御雷宗主雷豹会提起这么个事情来,不过作为一宗宗主,心头一转念之后,便展颜笑道:“雷宗主所言甚是,那边将决赛推迟到明日,如此方为公平,不知廖处长和顾门主意下如何!”

廖处长眉头轻扬,他当然不会表示反对意见,毕竟如果比赛推迟道明日举行,那叶南至少也可以恢复到战前水平,虽然取胜几率不大,但至少也有一搏之力,总比直接退赛好!

当下边淡笑着点点头,坦然道:“两位宗主好意,廖某当然不会拒绝,这般叶南也有可喘息之机,不至于直接退赛,如此一来,明日之战倒是还有些看头!”

其他三人都同意,剩下的魔焰门主顾云波和叶南虽然有些隔阂,但是自从这次遇见叶南之后,知道叶南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最多十年便能赶上自己,甚至在不久之后超越自己等人也并非不可能,而自己这魔焰门却是没有能接班之人。

为了魔焰门的将来,便早有心与叶南和解示好,这下当然不会反对,当下便大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明日又可见我修炼界新秀一辈之顶尖水平,顾某附议!”

如此般地,在四位大佬的谈笑之间,最后决赛便放到了明日进行……

龙虎山议事厅中,唐子轩一脸不满地朝着张天师抱怨道:“师祖,明明我这冠军已经拿定了的事,怎么为了那叶南竟然改期,改到明天去比赛!”

张天师看着自己这心爱的小徒孙,淡笑道:“子轩莫要不满,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怪那御雷宗雷豹实在是太过奸猾,而叶南却是被你那师弟偷袭所伤,为了不落人口实,所以我才答应将比赛推迟到明日举行!”

“如此般不但卖了廖处长一个面子,而且也算是我们对那叶南的一点补偿!如此这般你拿了冠军,人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否则,你拿这个冠军,难免会有人说风凉话,我龙虎山的面子也不好看!”

说到这里,张天师叹了口气,看着唐子轩道:“就算推迟一日,到了明天早上,叶南也是绝对不可能痊愈,能恢复到今日战前的水平,便算是不错,如此算来,你明天胜算至少也有八成以上,难不成你自己还没有信心不成!”

听得张天师这般言语,唐子轩心头倒是一定,既然祖师说,那自己明日之战那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如果连一个旧伤未复的叶南还拿不下来,那自己也算是白混了。

见得唐子轩一脸恭敬地满意退去,张天师倒是叹了口气,自己这徒孙,资质倒是不错,但是气度方面却是稍小了些,看样子还需好好磨炼才是。

想到这里,张天师却是又想起了叶南拒绝自己龙虎丹时一脸清俊自如的模样,其一身实力好像没有经过强制提升,却应该还强于子轩。

实在是号称新生代顶尖级的人物,但是面对自己等前辈谦恭而不自傲,而内心却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不愿因自己的愧疚,而顺势接受那宝贵的龙虎丹。

如果有了龙虎丹的相助,治愈其伤势,以其实力,取得这冠军却不是什么难事,其能抗拒这份诱惑,甚至还拒绝本宗送上的一件宝器,其气度风范却是比之子轩要强上数筹!

此子将来定非池中之物啊……

想到这里,张天师却又开始羡慕起廖处长来,暗道如果本宗有叶南这般后辈子弟,这新秀大赛冠军的名头和将灵峰分药时头名选药的那些许好处,相比起来却又算什么!唉……

御雷宗驻地,雷天行跪在御雷宗主雷豹面前,一张俊脸寒得一块冰样,沉声道:“孙儿无能,请爷爷责罚!”

雷豹看着这倔强的宝贝孙子,无奈地笑了一声:“起来吧,天行!这次都没想到对方竟然有中阶的护身宝器,所以你才会落败的,算了算了,我们下次再努力便是!”

给雷豹磕了个头,雷天行寒着脸站了起来,沉声道:“爷爷,这龙虎山什么时候得到了一件中阶的护身宝器,难道我们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么?”

“没有,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件护身宝器,也不知道张至德哪来的狗屎运,才得到的,唉……只是他们有这件宝器,天行你要打败他确实不易!”雷天行郁闷地摇了摇头,整个修炼界以前只有五行宗和御剑宗各有一件中阶护身宝器,其他的几件都是下阶,却没有想到这龙虎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得到了一件,这输了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火灵宗的精舍中,火灵宗主李朝阳正黑着脸对着汤洁道:“洁儿,那叶南真没对你做什么?”

汤洁俏脸一红,赶忙分辩道:“没有!师尊,他没有对我做什么!”

“你没有骗为师?”李朝阳怀疑地看了看汤洁,才又缓声道:“嗯……没有就好,那小子人虽然还不错,不过总是本派大敌,你要明白!”

“是,弟子明白!”汤洁脸上一白,赶忙俯首应道。

“嗯……”李朝阳点了点头,便负手离去。

见得师尊离去,汤洁转头看了看窗外皎洁的月牙,秀美的脸上满是失落,轻轻地叹了口气。

几个大派中都是不怎么平静,倒是明天主角之一的特勤处驻地一片安静,叶南的房间依然不停地传出阵阵庞大的灵力波动,廖处长在门外轻轻地站了一会,轻叹了口气之后便转身离去。

廖处长明白叶南的性格,既然叶南要做,哪么他必然会尽一切力量,做到最好。廖处长只是希望叶南明天不要太过坚持才好,不然要是导致旧伤加重,那就实在是麻烦了。

叶南房中的灵力波动一直持续到了第二日早上才缓缓地减弱了下来。

推开房门,叶南轻轻地伸了一个懒腰,只觉得一身轻松,昨日受到的内腑震伤,在刀兵符的治疗下,早已经是完全愈合。

就连复发的旧伤,也在天灵丹的帮助下得到了明显的缓解,甚至较之战前的状态还要恢复了些许。

今天已经是最近开始比赛的一段时间来,状态最佳的一天,所以他对比赛却是有着几分信心,就算是夺不到冠军,也不会太过丢丑!

见得叶南一脸轻松地步入厅中,廖处长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已经发觉叶南今天的状态似乎极佳,这让他已经放心了许多。

今天的决赛,只要叶南不太过勉强,顺利全身而退,那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

当下便笑道:“叶南,你有伤在身,今天的比赛顺其自然便好,万不要勉强!”

叶南轻脸上路出了一丝轻笑,点了点头,笑道:“处长放心,我自己明白,但是我也不会让对方赢得太轻松的!”

见得叶南这般说到,廖处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招手笑道:“那就好!来吃饭吧!吃过饭就要准备比赛了!”

叶南拿了一个馒头,咬了两口,才想起一事,便笑着问道:“昨天第二场谁赢了?我今日的对手是谁!”

“唐子轩,昨天他赢了第二场比赛!”听得叶南问起,廖处长沉声交代道:“他除了有一件攻击性上阶宝器荡魔剑之外,还有一件中阶护身宝器,你要小心些才是!”

“唐子轩?”听得这个名字,叶南不由地轻轻皱起眉头,他向来对这小子不怀好感,对方怕是也记着当初的那件事情,看来今天这一战不会太轻松!

今日是新秀大赛的决赛和最后的颁奖典礼,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积聚在了广场之上。特别是中间的擂台出,几乎围得是水泄不通!

主席台上的众掌门们,微笑着看着广场上的这些年轻的精英们,一个个笑容可掬。这些可都是修炼界未来的支柱啊,有了这些年轻人,修炼界才有希望这般继续传承下去。

很快便到了九时,张天师一声令下之后,这决赛便开始了,今天作为裁判的是两名金丹高手,御雷宗和魔焰门的两位掌门。

听得裁判的召唤,唐子轩远远地清啸一声,剑诀一挥,荡魔剑瞬间浮现,在半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便悬浮在唐子轩身前。

这唐子轩自得地淡笑了一声,便弹身而去,竟然单足立在这荡魔剑身,御剑而行,快速穿越了十余丈的距离,潇洒地轻轻飘落在擂台之上。

这副骚包的模样,倒是掀起了台上一片年轻女修们的尖叫声。

唯有台下不远处,被几个女修簇拥着的汤洁却是轻啐了一口,极为不屑。

唐子轩上台了,叶南便也轻笑着朝擂台走去,相对于骚包的唐子轩,他倒是显得低调多了,在人群让开的一条小道中,缓缓而行,同时还不停地和许多面善的同道微笑着打着招呼。

众人大多都从自家掌门哪里得知叶南灵力源定有旧伤未愈,昨天才会出现那般的情况!所以对于叶南今天的比赛都是十分的不看好,不少相熟的同道都在一旁微笑着拍着叶南的肩膀叮嘱道:“小心些,如果不行,那就下台休息,不要再让旧伤复发!”

而许多女修也对这个温文尔雅,有着清美面容的俊逸男子十分的有好感,一路上不少的年轻女修们,红着脸低声传音,要叶南好好加油!

叶南倒是一视同仁,微笑着点头回礼,弄得不少的女修们一个个都羞红了脸。

那汤洁见得这一幕,却是又轻哼了一声:“又是一个骚包蛋!”

旁边几个亲近的女修,倒是看着嬉笑了起来,看着汤洁道:“这个可是不同哦,我们可不觉得他有哪里骚包的,人家唯有对你可对别人不同哦!昨天……”

听得她们诡笑着提起昨天的事情,汤洁赶忙羞红着脸打断道:“一群八卦婆娘,不要乱说……”

见得汤洁这副娇羞的模样,倒是引起了这一群女修们发出了一阵阵银铃般的娇笑声。

叶南也被这些银铃般的笑声吸引着瞄了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汤洁之后,要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才轻轻地一顿脚,从地上弹起丈许,落在了擂台之上。

那些女修看得叶南朝着边那微笑的一眼,一个个都簇拥在一起,又嘻嘻哈哈地围着汤洁打趣了起来。

引得汤洁一脸的噪红,捂着脸就打算离去,却又舍不得不看这场比赛,只得娇嗔着将众女修们一阵扑打,才算让众人安静了下来。

台上的火灵宗主却也看到了这一幕,却是也值得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女大是不由娘喽……

叶南轻轻地跳到台上,朝着两位一脸微笑的裁判点了点头之后,才淡笑着看着对面的唐子轩,笑道:“往日与唐兄皆在中南特勤处,少有机会交手,想不到今日倒是能有机会与唐兄切磋一二!”

唐子轩看着眼前这一脸淡然自信的叶南,心头就实在是恨得牙痒痒的,当初这小子就是这幅模样,就在他将要得手的时候,抢走了九尾天狐,使他成为新生代第一高手的冤枉就这般落空了。

这个事情,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时刻铭记在心,他时刻记得叶南这家伙对他这个龙虎山骄子的羞辱。

而今天机会来了,自己靠着宗门的支持,依然达到了成为新生代第一高手的这个愿望,只要打败了眼前的这让让人讨厌无比家伙,自己便能稳坐第一的名号!

这个叶南现在虽然看起来一副自若的高手风范,但是却是外强中干,一个灵力源受伤的家伙能发挥出多少实力,今天一定要当着这天下同道的面,将他好好羞辱一番,才一消那日之耻!

当下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轻声笑道:“叶队长客气,在下才疏学浅,今日还请叶队长多多指教,往日之恩,唐子轩从未敢忘!”

叶南听得他话语中的那一丝丝恨意,心头倒是明了的很,这小子还果然还记挂着当初晓晓的事了,看来今天这场比赛,怕是不能善了!

当下,似乎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道:“好吧,那今天咱们就好生切磋切磋,勿要伤了和气才是!”

“好!”唐子轩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轻笑一声,手中荡魔剑一晃:“请!”

叶南轻轻地手一伸,斩龙剑在掌心缓缓浮现,一脸凝重地握住剑柄,虚指唐子轩道:“请!”

见得叶南作了好了准备,唐子轩便清啸一声,快速地挥剑攻来,他今天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将逼得叶南尽快旧伤复发,快速地打败他,将叶南好好羞辱一番,免得这叶南拖得一阵时间之后,便直接自行下台认输!

见得这唐子轩刚开始攻势便这般凌厉,叶南心头一凛,看来对方是打定了主意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

当下轻哼一声,手中一道疾风符外加一道巨力符亮起,化作两团符力融入体内之后,便挥剑与唐子轩缠斗起来。

这疾风符让叶南身疾如燕,发挥了巨大的灵动性;而巨力符让叶南在与唐子轩相抗时,不需耗费太多的紫府灵力,有效地缓解了灵力源的压力!

叶南单纯以手中的斩龙剑与唐子轩的荡魔剑相抗起来,两剑相击,不时地发出巨大的“铛铛”声。

荡魔剑最强大的能力便是其自身蕴含的御剑术,并不具有斩龙剑那般带着巨大灵力光焰的效果,它除了射出几道光刃之外,能外露的剑芒不过是一两尺左右。

叶南靠着单纯的斩龙剑剑体坚韧和锋利,凭借着疾风符和巨力符的加持,倒是与唐子轩打了一个不相上下!

叶南带着伤,但是却依然有如此利落的身手,引得台上的诸人是一阵阵的热烈喝彩,旁边高台上的两个裁判看得也是微笑着频频点头。

这唐子轩运足了灵力与叶南打得“叮叮当当”直响,但是却发现两人这般强力互相攻击了一阵之后,叶南却毫无疲态和退缩之意,似乎这般的攻击丝毫对他没有造成任何的压力一般。

当下明白其中定有蹊跷,肯定跟他首先亮出来两道道符有关。

想通了的唐子轩轻哼一声,哪里容得叶南这般虚耗下去,左手剑诀一捏,使出上阶玄雷术发出两道闪电,朝着叶南袭来。

叶南早也发现了唐子轩在使用玄雷术,早有准备,轻轻漂退两步,便正好避开。

而唐子轩等得便是这个机会,将叶南逼退之后,挥剑劈出数个光刃,朝着叶南飞射而去。

叶南轻笑一声,知道这唐子轩打算换着法子耗自己的灵力,当下轻笑一声,左手一挥,数道风刃符射出,化作几道风刃,靠着那无与伦比的操控之力,准确地撞上那袭来的光刃,将数道光刃化为无形。

唐子轩见得叶南竟然用不怎么耗灵力的道符与他相抗,心头更是笃定了叶南不能过多消耗灵力,心底暗笑道:“昨天就看你消耗了上百张,今天看你还有多少存货,老子就慢慢跟你耗着,耗死你!”

当下手中不停,那荡魔剑随着唐子轩快速地挥动,一道道的光刃飞射而去。

而叶南也不停地将一道道的道符飞射出来,根本没怎么用灵力去驱使斩龙剑与其对抗。

这两人相持的不过数十秒,唐子轩便挥出了七八十道光刃,将叶南手中存着的道符消耗了大半。

叶南轻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这唐子轩是打定了主意要将自己耗死,而自己又不想轻易将自己的灵玉寒光罩暴露出来抵挡这些光刃。

当下便轻哼一声,自己自从突破到玉液上品以来,新学会的一些强力道符尚未露面,今天就让你唐子轩先试试滋味!

当下又是一叠风刃符丢出,将袭来的数道光刃抵消之后,一挥手,三张奇形道符,便浮现在手心之中。

这三张奇形道符,便是叶南进入玉液上品之后,新学会的道符之一,名之为御雷符,顾名思义,也就是跟御雷术相似的雷法。

不过不同的是,它不需要使用各种御雷手决,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去聚雷,速度跟雷天行用那雷火锥使用雷法的速度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这御雷符叶南虽然并没有找到那些正品御雷符要求的特殊材料制作,只是用一些相对较好些的制符材料勉强制作了几张,但是其威力较之唐子轩能使出的上阶玄雷术却是依然要强悍不少,而且速度极快。

只见叶南三道御雷符丢出,只听得“喀嚓嚓”三声,三道小臂粗的闪电,便直奔唐子轩袭来!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65章 意外 下一章:第067章 阴狠
热门: 最A团宠[娱乐圈] 那条龙又亲我QAQ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无敌桃花命 江山多少年 我就是传奇 绝品天医 《命根子》 第101次逃婚(上) 极品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