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补偿

上一章:第055章 麻子 下一章:第057章 梦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脸鬼祟的麻脸,正是那一年前被龙虎山张真人从监牢中救上山的王麻子。

这王麻子一直对叶南怀怨极深,因为是叶南毁了他那在清源称王称霸,自由自在的生活。

是叶南杀死了他仗以横行霸道的护身符外公,而且还将他外带舅舅一起送进了监狱,要不是外公求着张真人相救,王麻子也是个一辈子呆在监狱中的料。

想起这些深仇大恨,王麻子便实在是恨得咬牙切齿,一直在想着不能让叶南过得逍遥,一定要报仇雪恨!

可惜王麻子自家身在龙虎山,没有师尊的准许,那是无法下山的,而好不容易委托了下山历练的唐子轩师兄,请他为自己报仇,想不到他回山之后,当自己提起这事便面色阴沉,看来似乎对着那叶南没讨到什么好处。

本来王麻子也已经死了心,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却是再也没有机会报这个仇,哪里却晓得,这十年一次的新秀大赛这次竟然会在龙虎山举行,而且叶南偏偏也前来参赛。

王麻子早已经在昨天宴会上时,便从角落地瞄见了叶南,但是知道自己要去对付叶南,那便是只有找死的份。他自己不过在师父的给予的培元丹帮助下勉强混了个聚灵上品;而叶南现在却是玉液下品,这机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人家随随便便一个小指头便能捏死他!

所以王麻子只能希冀着这次叶南上台比赛的时候,能被对手失手杀死,或者重伤也好。不过他也知道,叶南既然能作为种子选手,那实力绝对是无可置疑的,能打败他的唯有其他三名种子选手才有可能!

不过他倒是对唐子轩师兄有着不小的信心,这次唐子轩师兄有师祖张天师赐下的上阶宝器落云刀,而且一身灵力也达到了玉液上品,对付叶南倒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而且唐子轩师兄似乎也对这叶南似乎有着不小的仇怨一般,看样子是不会轻易放过这叶南。

本来王麻子便将这希望寄托在了唐子轩身上,不过在大赛开始之后,他却发现叶南并没有在赛场观察各比赛的情况,而是悄悄地一人回到了精舍之中。

这不禁惹起了王麻子的好奇,当下便偷偷尾随了过来,在外边潜伏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确定这叶南竟然是在入定聚灵。

这附近一大片客舍之中,唯有叶南一人在此,而且他竟然在入定中,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报仇机会。入定中的人,根本无法清晰地感觉到外界的情况,除非有大规模的灵力波动出现,否则根本不会随意醒来。

而这精舍之中,平时随时都有特勤处的其他人存在,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而今天这一大片客舍区都没有人在,实在是报仇雪恨的极好时机,根本不需要再将希望寄托在比赛中那飘渺的希望中去。

只要自己偷偷摸上前去,运起一道修炼界常见一次性强力法器爆火玉符,便足够在这叶南不防之下,将其一举杀死,然后自己悄悄离开,便可不留下任何痕迹。

这王麻子向来是个极为凶残的家伙,只是最近这一两年,在这随便一个人都能捏死他的龙虎山,愣是装得老实至极!

今天这报仇的机会到了,那压抑已久的凶残彪悍本性便直接地冒了出来,从怀中摸出一片火红色小玉符,强抑住激动,然后便屏住呼吸,轻轻地朝着精舍之内摸了进去。

叶南这时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在这龙虎山修炼界大多高手云集之地,他那里想得到竟然有人敢下这般黑手,他这时正在潜心地入定聚灵拼力修复灵力源之中。

那王麻子紧扣着手中的爆火玉符,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脸上满是紧张的表情,踮着脚,缓缓地朝着叶南房中逼近。

走到叶南的房门外,轻轻地倾耳倾听了房中的动静,发现那里边的灵气波动尚未有任何变化,还在如同首先一般地平缓运行之中!

当下轻吸了口气,强抑住那“扑通、扑通”跳的极为快速的紧张心跳,缓缓地伸手将那虚掩的房门轻轻地推开一条来。

然后悄悄地凑到门缝前,朝里边紧张地瞄得一眼!这一眼瞄的下去,王麻子心头狂喜,那叶南现在果然还是盘膝坐在床头入定聚灵之中,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进到了门口处。

这报仇之机就在眼前,当下不敢怠慢,扣着手中的玉符便缓步悄悄移了进去。

王麻子面色狰狞地站在叶南身前丈许处,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自己日夜难忘的面孔,手中一股灵力涌起,灌入那玉符之中,然后便朝叶南猛砸了过去。

那玉符在半空之中,便化为一个极大的炽烈火团,照着叶南猛击而去。

这骤然之间,确实如同王麻子所想的一般,那炽烈火团扑袭到叶南身前的时候,叶南才豁然惊惶地睁开眼来。

看着叶南眼中的那一片惊惶之色,王麻子心头一阵快感猛地腾了起来,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这刻骨铭心的仇恨,今天总算得报了。

不过,注定的,他的得意只能够维持一小会,面对那突然袭到眼前的炽烈火球,叶南确实是有些惊惶,而且来不及闪避,但是他的护身仙器灵玉寒光罩却不是吃素的。

一缕白光从叶南体内暴起,瞬间化作一个半透明的白色光球,叶南团团护在中央。

那炽烈的火球猛然地撞上灵玉寒光罩之后,便骤然地爆裂开来,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将不防的王麻子扎扎实实地摔倒身后的墙壁之上。

这时,数百米远处的广场上,坐在主席台处正含笑看着几个擂台上的比斗廖处长却是面色一变,转头朝着客舍区看去。

廖处长这般神情突变,张天师却是也眉头轻皱,这两位都是金丹重的顶尖高手,他们虽然都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四个擂台之上,但是依然都在不经意间感觉到了那一丝的火灵力波动。

廖处长这般反应是因为他知道叶南这个时候正在客舍区精舍中入定聚灵,而这火系灵力爆发的位置似乎就在那边。

而张天师却是也感觉到了这反常的火系灵力爆发,但是作为主人,他却是不好表露出来,正要传音招呼手下的几大弟子前往查看,却哪里晓得廖处长面色大变,招呼都没打,竟然“呼”地一声腾空而起,便朝着那客舍区激射而去。

见得廖处长这般心焦的模样,张天师心底暗叫不妙,赶紧也腾身而起,跟着廖处长飞射而去。

剩下御雷宗主和魔焰门主顾云波两人面面相觑,知道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也跟着后边飞驰而去。

叶南轻皱着眉头,缓缓地站起身来,嘴角却是流出了一缕淡淡的鲜血,刚这一下冲击,虽然被灵玉寒光罩给挡去绝大部分,但是却依然使自己震伤了内腑,而且方才那一阵灵力源勉强愈合的那处又复裂了开来,今天一上午做了一阵白工!

他定定地看着那个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看起来很是面熟的惊慌麻脸,终于认出来了,双眉轻扬,淡淡的寒声道:“王虎!”

那王麻子满脸惊惧地看着叶南,语无伦次地颤声道:“怎么可能,你怎么没死?你怎么不会死!”

“我怎么会死?你以为这般偷袭我,我就会死么?”叶南轻轻地翘了翘嘴角,淡淡地道:“本来,我已经忘记了你的存在,你好好地在这龙虎山躲着便是,何苦又来招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么?”

王麻子紧张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那满面的麻子涨得通红,畏极生怒,结结巴巴地胡乱喝道:“我要杀了你,我就是要杀了你,是你……就是你,要不是你,我哪里会到这个地步,我哪里会要窝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

“我在清源过得好好的,就是你,要不是你,我外公也不会死,我舅舅也不会进监狱,我也不会因些小事被抓进去……”

见得着王麻子还一副好不觉悟的模样,叶南寒声道:“你横行霸道,鱼肉乡邻,意夺人妻,还肆意杀人,这算小事?你在龙虎山这道家清净之地,受清静无为之道法熏陶了两年,难道就一点都没有让你醒悟么?”

“狗屁的清净无为,还熏陶,这破地方谁想呆,要女人没女人,要喝酒没酒喝,连电视都没得看,他妈的每天还要念经打坐,你以为老子这日子好过!老子以前要女人有女人,要钱有钱,日子几多快乐,就是被你小子给害了!”

这王麻子今天是气急了,败坏了,那凶残的个性发作了,面对着这害得自己落到这步田地的仇人,今天是豁出去了发泄着,却不知道门外,张天师正一脸青黑地站在廖处长身后,要不是顾忌着廖处长站在门口处没有进去,他恨不得冲进去,一掌便将这该死的东西给劈死!

“老子现在日日夜夜想得就是杀死你,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才能泄我心头之恨!”王麻子红着眼,死死地盯着叶南道。

叶南寒声哼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么,今天犯在我手里,我还会让你活着?”

“你杀我啊?有本事你杀我,反正我这日子是早就过腻了!只是你敢在龙虎山杀我,我们祖师张天师怎么又会放过你!你也得给我赔命!”王麻子疯狂地肆意大笑道。

“你这样的败类,在自家山门之中恶意偷袭他人,今天我就是豁出去杀了你又如何,受死把你!”叶南怒喝一声,手中一片风刃蔚然成形,便要朝着那王麻子射过去。

那王麻子见得叶南真敢下手,面色一白,正要惨嚎一声,却听得门外有人喝道:“叶南,住手!”

叶南早感觉到有四股强大的气息先后射了进来,知道自己今天要手刃这王麻子怕是可能性不大,便念头一转,趁着这王麻子偷袭失败惊惶之时,将所有的事情都抛了出来,激怒对方,然后让外边的张天师等人听个明白,省得他真个护短。

现在该说的都说了,自己这一作势要出手,外边廖处长定然阻止,这当着大伙的面,这张天师绝对不会轻饶了这王麻子,也省得自己真个杀了王麻子,倒是惹龙虎山的人记恨!

现在廖处长发话了,叶南赶紧停手,站到一旁。

然后便只见廖处长缓缓地走了进来,而紧接着后边便是满脸青黑的张天师,还有御雷宗主以及魔焰门主等。

那王麻子本来见得叶南竟然敢下狠手,吓得是肝胆俱裂,这时见得张天师及时赶到,心中阵时有了依靠,赶忙连滚带爬地跑了过去,一把抱着张天师的腿哭道:“祖师救我,祖师救我,这小子要杀死弟子!”

张天师看着这个抱着自己大腿大哭的孽畜弟子,一张脸青了又红了,红了又紫,终于猛地一掌拍了下去,拍在这王麻子头顶百会处。只见得那王麻子双眼一翻,便软软地倒了下去。

张天师面色变幻,终于叹了口气,他何时这般丢过脸面,今天却是被这个孽畜将面子给丢光了,很是沉重地抱拳对廖处长道:“今日之事乃是张某教导无方,我刚已经将这孽畜的全身灵力毁去,从此之后将他拘禁于面壁堂直至其终老为止!不知廖处长认为此举合意否!”

这般处置,廖处长倒也无话可说,反正看样子叶南虽然受了些伤,但是似乎并不太重的样子,唯一担心的是会不会影响到叶南参赛!

当下也只得淡笑着点头道:“天师处事,果然公正坦然,廖某无异议!”

见得廖处长无异议,这张天师又转头看向叶南,看着叶南嘴角的那一缕淡淡的血痕,很是歉然地从怀中掏出一粒丹丸送了过来,道:“龙虎山教徒不严,今日因此而至叶少侠受伤,此是我龙虎山秘制之龙虎丹,有愈伤护灵之效,叶少侠服下之后,一个时辰之内便能将所有伤势治愈,绝不会耽搁少侠参赛之事!”

见得着张天师竟然掏出这粒丹丸来,廖处长倒是一惊,慌忙道:“天师这怎么使得,这龙虎丹贵宗流传千年,现存不过一两颗,叶南许些小伤,怎么能让天师如此破费,使不得,使不得!”

“龙虎丹?”叶南神色一凝,他倒是知道该丹,这丹药原料就算是在千年前也极为难寻,炼制极难,不但能提升灵力,还几有活死人医白骨之效,听廖处长说这还是千年前留传下来的,现存不过一两颗,这张天师为了弥补自己,竟然连这个都舍得拿出来,确实是不容易!

假如有这龙虎丹服下,他那受损的灵力源外带方才所受之内腑震伤,定能在一个时辰内完全痊愈,到时候轻取冠军是绝无问题。

只是这丹药极为珍贵,张天师将此丹拿出,已经是让人极为钦佩,如果自己为了能参赛,而服下此丹,倒是有占了便宜之嫌。

叶南可不想欠下龙虎山这人情,当下便淡然笑道:“叶南许些小伤,怎可耗费如此灵药,天师勿要在意,在下小歇一阵便无事!”

张天师可是看出叶南这一下受创不浅,只怕是一两天都无法完全恢复,肯定要影响到这次的参赛,当下虽然不舍,但是依然对着叶南劝道:“今日之事,乃是我龙虎山孽徒而起,今令叶少侠受伤,必然会影响叶少侠之参赛发挥,如叶少侠不服下此丹,倒是让张某难以心安!”

见得张天师如此坚持,廖处长也了解叶南的性格,便在一旁笑道:“天师不必介意,今日我带叶南前来参赛,不过是来见见世面而已,本也未抱夺冠之心而来,此丹还请收回便是!”

见得这廖处长也发话了,而叶南也极为固执,不愿服用该丹药,张天师便叹了口气,看着叶南道:“既然叶少侠不愿服此丹药,但本门还是需做些补偿,此次不论少侠能否夺冠,本门都将送上下阶宝器一柄,还请少侠勿要再行推辞才好!”

张天师做出这补偿,却是不小,这宝器可是存世仅数十件之多,许多小型门派还没有宝器的存在。

这次前来参赛的各派年轻精英们多数都是门中长辈赐下宝器前来参赛,回去之后依然还要奉还门中的,张天师这补偿的一件,却是可以如同那奖品一般为个人私有。

他们都以为叶南身上之宝器多数都是师门中暂时赐给,甚或是廖处长给予叶南借用而已,却不清楚宝器都是叶南自己个人所有。能不参赛便获得一件冠军般的宝器,这礼物可不谓是不重,旁边的御雷宗主和魔焰门主都直叹这叶南运道好!就这般赚了一件宝器。

不过在人家看来很是不错,而叶南却是毫不在意,他家里的法器可是一堆一堆的,而且品阶大多极高,哪里还在乎这一件下阶宝器,而且他确实也不想欠龙虎山这情,省的以后麻烦!

当下便轻笑着断然拒绝道:“天师太客气,小子这些许伤确不要紧,不敢领天师如此重赐,还请天师收回此言!”

叶南这话一出,除了廖处长外,张天师等人都是一愣,这可是下阶宝器,可不是普通的法器,这小子竟然毫不动心,实在是难以置信!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55章 麻子 下一章:第057章 梦想
热门: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进击的生活流(快穿) 桃运小村医 沃土:乡村熟妇 九项全能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咬上你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