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名医

上一章:第046章 震撼 下一章:第048章 猝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国传统医学近年来确实是有衰落的迹象,因为中医学不比西方医学,西方医学的知识比较简明,一个医学生通过四、五年的学习,然后再通过两到三年的实践积累经验,在现代医学仪器的帮助下,就可以成为一名不错的医生。

而中医学,它的理论相对比较抽象,一个医学生理论学习数年,再通过几年的实践,也勉强能算是对中医学有所了解,可以开出一些中药的处方。

但是现代中医学的学生在学校学习时,同时也必须学习西方临床医学。因为西方临床用药效果相对迅速,而且用药简便,所以中医学院出来的学生,在执业的时候大多也是依靠的西医治疗疾病,中药只是作为辅助,根本无法得到中医的精髓所在,也无法真正地成为一名中医师!

而想成为一个真正中医师,必须通过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才能钻研透那些老祖宗们留下的宝贵财富,达到真正用中医治病的高端水平!

要达到这一步,一般只有那些从事中医数十年老医生们才算有这个资格。由此可以想象,一个真正中医师的培养之难。这也是祖国传统医学逐渐没落,传承断代,未有新一代著名中医师涌现的根本原因之处!

以老先生的这般神奇能力,和对中医中药之完美操控,黄教授称这位罗老先生为仅存之“国手”确实是名副其实!

那老先生见得叶南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便转头笑道:“小伙子也对中医有所涉猎?”

叶南轻轻地笑了笑,道:“以前也学过一段时间!”

“那好,既然你是老黄带过来的,那你便也来看看!”罗老先生点了点头,然后便道。他可是知道自己那老伙计一般不会带人过来,既然他带人过来,多少是有些想让自己指点的意思。

既然是老黄带过来的,那边试试他的底细也好,如果这小伙子确实不错,那教教也无妨,如果试了不行,那至少也不会伤及老友情面。

当下边招了招手,示意叶南坐到他旁边来。

旁边的黄教授笑着朝叶南点了点头,让叶南过去,他带叶南过来也就是这个意思,虽然叶南现在是儿童治疗中心的主任,可是老罗这手东西要是真失传了那就是在可惜了。

让叶南来试试也就是这个意思,他知道叶南以前也学过中医,有着不错的基础,如果真要是老罗能看上,将他的把脉用药的经验给流传下来,不但叶南获益不浅,国家的传统医学又能多一份流传下去的希望!

看得教授这一脸希冀的目光,叶南自己却是暗暗叫苦不迭,他不碰中医已经两年了,现在要来试验他的中医能力,那实在是赶鸭子上架,只怕是唯有出丑的份。

但是现在两位老人家都等着他上场,实在是不上也不行,现在唯有硬着头皮上去试试看。

叶南心中七上八下,但是脸上却是一脸淡然微笑着坐了过去,罗老医师点了点,这正在看的这个病人道:“来……你看看这个!”

反正刀已经架到了头上,现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豁出去后,叶南的心倒是定了下来,答应了一声后,便淡笑着伸出左手,以三指轻轻地搭着病人手腕寸关尺三关处,细心地感受起脉搏来。

叶南想了想,同时抬头看了看这个病人的面色,开始望诊。

至于问诊,他倒是不好意思问,毕竟现在考究就是自己的能力,如果一问,那倒是落了下乘。

万一要是到了最后自己还看不出病情,那便只好再将问诊用上,至少将病人的病情还是分析清楚,也不算太丢面子。

这个病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年男性,看起来精神很差,眼见着自己的病罗老医师已经看过,就等着他开药了。

但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小子,实在是有些郁闷,对于罗老医师让这个年轻的小子来把自己的脉,很是有些不耐,但是又不好言语,只得耐着性子让叶南施为。

而后边还排着队,等着罗老医师看病的几个病人也都纷纷地有些不忿地低声嘀咕了起来,这不是耽搁大伙时间么!

见得着病人有些不耐烦的模样,叶南轻笑了笑,倒是不以为意,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个老年男子。

只见他身形微胖,面色恍白,眼窝深陷,看起来精神很差,面部皮肤极为干燥,同时左手接触的手腕处冰冷而微潮。根据临床医学来说,这是脱水的迹象。中医来说却是体虚的表现。

脉象虚浮,感觉细而且接近濡的脉象,对于这两种脉象,叶南掌握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却依然有着六七分的把握,根据记忆中的脉象知识,这样的脉象多代表虚弱而寒湿内蕴。

看到这里,叶南心头一喜,毕竟他当年学的中医也不是虚的,倒是看出了一些东西,基本上自己已经有了些底。

接下来需要看一看这个病人的舌苔,看看病人的舌苔变化如何,如果舌像也指向这种情况,那就多数八九不离十!

叶南便看了看这个病人,让他将舌头伸出来看看,这病人很是不耐烦地伸了伸舌头,然后又缩了进去。

不过这短暂的时间,却是让叶南看清楚了舌苔的情况,果然与他估计的相同,病人的舌苔白而腻,这也代表着寒湿!

这般地,叶南便大致摸清了这病人可能的症状,应该是体弱脾胃虚寒夹湿,导致的不思饮食,腹泻严重;而且根据他的表现,拉肚子比较厉害,皮肤干燥应该导致了脱水,那边多数还有伴有口渴,乏力和畏寒的表现。

这般的,叶南基本上便确立了自己的诊断意见,只是他把握并不是十分的足,如果说出去万一不对的话,自己没有颜面事小,要是让特意带自己过来的教授丢了面子,那可是大大的不好。

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想起了自己可还有别的本事,足够验证自己的这些判断。

想罢,便决定不管怎么样先将这老先生搞定再说,万不能丢了教授的面子。

当下,叶南微微地一眯眼睛,装作用心把脉的样子,将自己的灵力夹带着灵识朝着病人的体内涌去。

人体五脏分属五行,其中脾胃属土,其灵气之色属黄,为后天之本,掌消化吸收之责。

这是中医学的基础理论,叶南也早已经在第一次遇见李晓阳时,在为他检查时,确认过人体内五脏的情况确实如同这理论所说,分属五行五色。

心属火,其灵气为红色,肝属木,其灵气为青色,脾属土,其灵气为黄色,肺主金,其灵气为白色,肾主水,其灵气为黑色。

这病人五脏所散发的灵气程度以及颜色都较之年轻人要弱上许多,而其中以脾脏与胃的灵气程度最弱,而且在黄色中隐隐地带着一丝黑色。

水为黑色,主寒,而且脾脏的黄色明显黯淡,这说明叶南的诊断是正确的,脾胃虚寒是没错的,这让叶南对自己的信心明显地足了起来。

而且叶南心头一动,他的灵识这时似乎还感觉道这病人腹中小肠处隐隐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咕噜、咕噜”声。

很明显,这是肠鸣音,这般连续的微弱肠鸣音出现,代表着病人肠道功能低下和紊乱,拉肚子那是必然的,而且应该这个病人现在便有要上厕所的感觉!

想到这里,叶南轻轻地睁了睁眼,看了看这病人的神色,果不其然,这病人这时已经较之刚才明显的有些不耐,而且眉头紧皱,似乎在忍着什么一般。

看到这一幕,叶南心头一松,可是完全有了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当下便缓缓地睁开眼来,收回把脉的手,轻轻地对着罗老医师点了点头。

罗老医师见得叶南没有问诊,如同自己一般单凭把脉观色,便看完一个病人,而且还这般自信,倒是很有些惊讶。

心中暗想这小子虽然长得面目端正,看起来气度稳重平和,该不会是个唬人家伙吧!

这个病例虽然不难,但是如果没有几年的狠功夫也不是那么容易看的,再说也没有通过对病人问诊,难道他就这般有把握?

自己当初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这能力,也是跟了师父学了七八年之后,才算有了这么一些经验!他这般的年纪应该也不至于对中医有这般深的造诣吧?

而这时,黄教授也是很有些担心地看着叶南,他知道叶南有些中医基础,但是似乎也不会这般厉害吧。

不过他也知道叶南的性格,见得叶南这副自信的模样,知道他从来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人,既然他能这般自信,必然是有着不小的把握,当下倒是放下心来!

罗老医师稍稍有些狐疑地看着叶南,便轻笑道:“看完了?”

“看完了!”叶南轻笑着点了点头。

见得叶南依然这般的自信,罗老先生倒是心头一惊,暗道:“看他这副模样,难不成今天还真遇着个厉害的小子?”

当下便不再迟疑,对着叶南考究道:“既然看完了,那你且将这个病人的诊断以及辩证说上一说?”

叶南笑着点了点头,便一脸淡然地笑道:“罗老,根据我的诊断,这个病人应该是个脾胃虚寒夹湿之泄泻症,主要有腹泻水样便,乏力,不思饮食,口渴,畏寒等表现!”

叶南这轻描淡写地话音一落,这罗老医师和那病人却是猛地一惊。

特别是那病人,这时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南,本来还萎靡不振的,突然一下振奋了起来。

如果这话是罗老医师说出来的,他倒是不好奇,但是竟然是这个年轻小医生说出来的,这他就奇怪了,很是惊诧地看着叶南道:“这位小医生,我都没说,你怎么知道?”

叶南嘴角轻轻地翘了翘,突然看着这个病人笑道:“你还是先去上厕所吧,要是憋急了,等下要拉倒裤子里就不好了!”

“啊……”被叶南这般一提醒,这病人才想起自己刚顾着吃惊,却忘了自己已经憋了一会了,再不去真要憋不出了。

当下赶紧红着脸,朝着罗老医师尴尬地道:“罗医师,我先借一下厕所,真憋不住了!”说罢,没等的罗老医师回话,便提着裤子一溜烟地朝着后边的厕所跑去,丝毫没有刚才那全身乏力萎靡的模样。

见得这人迫不及待地跑到后边去,后边一直看着前边情况的几个病人都是一阵哄笑。

经过这一幕,这下后边众病人看着叶南的眼神都大是不同了,丝毫再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而黄教授这时也是一脸欣喜地看着叶南,他只知道叶南有些基础,却不知道叶南竟然有这般厉害,如果不是绝不可能,他都要怀疑叶南是不是早就看过这个病人。

罗老医师抚须看着叶南微笑着频频点头,惊叹道:“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叶南谦虚地笑了笑:“叶南才疏学浅,经验不足,肯定还有未能完善之处,还请罗老多多指教!”

“嗯……难能有才,而又谦虚,实在是难得!”罗老医师笑着点点头,道:“你刚才说的那些症状都没有错,这个病人都有,只漏过了一点!”

“还漏过了一点?”叶南愣了一下,心头一惊,但是想起自己这些都是套着书上的一些经验和自己的一些体会所说,有所遗漏那倒是难免,便又谦虚地请教道:“不知是哪一点?还请罗老指点!”

“这个病人,你的诊断辩证都没错,而且他的一些主要症状你都说出来了,只差了一点,那就是这个病人为虚胖体质,有脾胃虚寒,那肯定不是短时间的,他既往肯定也有长期的便溏史(大便稀)!你就这一点稍稍没有注意而已!”

被罗老医师这般一说,叶南心头大悟,罗老医师说得没错,病人必然会有长期便溏史,确实自己这一点是没有注意的,当下频频点头:“罗老说的是,这点我确实没有注意到,多谢先生提点!”

这时,那个病人去了一趟厕所之后,很快便又回来了,坐到了诊位上。

罗老医师见得病人回来了,便又笑着问道:“那你觉得对于该症,该用何方为妙?”

见得罗老医师这般问道,叶南心头早有定计,对于这种病症,医书上可是记载的清清楚楚,当下便笑道:“当以参苓白术散,益气养元,温补脾胃,健脾祛湿!”

罗老医师抚须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递过来一张A4白纸,道:“那好,你先拟个方子出来我且看看!”

这参苓白术散的汤头歌诀,叶南倒是记得听清楚,当下便也不怵,只是这毛笔字平时也就一般,毕业之后更是写得极少,这怕是要落下些面子。

但是这时倒不是计较字的时候,这毛笔字写得差一些,也没人会笑,毕竟现在能将毛笔字也精通的人可并不多。

当下,叶南拿起旁边的毛笔轻轻地在砚台上抹得两抹之后,便端正地执笔写了起来。

只是这落笔下去,却发现自己似乎对毛笔字竟然一点都不陌生,丝毫不像是许久没碰的模样,而且写出来的小楷,竟然一个个圆润方正,韵味十足,比之以前不知道要强悍了多少。

看着自己笔下的字,叶南心头一惊,愣得一小会,甚至将纸上滴了个墨点,才回过神来。

这次他倒是很快便想通了这是为何,肯定是传承了天符祖师当年写毛笔字的经验,所以现在才能写得这般的顺溜。

这倒是好,自己不需要去辛苦练,却是又得了一门好本事!

这时回过神来了,却也不敢怠慢,赶紧按照着记忆继续挥笔写了下去。

参苓白术扁豆陈,山药甘草砂薏仁……这便是参苓白术散的汤头歌诀,将参苓白术散的药方组成都编入了里边,叶南记得这两句,便只要照着写便是。

白参益气养元,茯苓薏苡仁健脾除湿,扁豆山药健脾养胃,砂仁芳香化湿益胃,最后再以甘草调和诸药!共同组成健脾祛湿止泻之良方!

叶南写下最后一味药,然后收笔,稍稍将墨迹吹干之后,便恭敬地送到罗老医师面前,请他评审。

罗老医师拿起叶南的处方扫了两眼,首先竟欢喜地轻叹了一声:“好字,好字,看不出小叶的毛笔字竟然能写得这般好,不错,不错,如今的青年能有这个造诣确已经不多了!”

然后又仔细地看了看叶南处方上列出来的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对着叶南道:“小叶的药开得中规中矩,方子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能加上一味炮姜,那这药效却是要更为尉贴!”

“炮姜?”叶南想了一下,药书记载,炮姜性能最是温胃散寒,加入其中,确实有驱寒温胃之奇效,并可助诸药散行,当下不禁心服口服地道:“炮姜温胃散寒,罗老此药果有点睛之妙,加入该药,起码可以帮助病人加速数天康复!”

“唔……小叶果然不错,一点即透!”罗老医师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提笔替叶南加上三钱炮姜,然后递给那病人笑道:“去抓药吧,每日两剂,连服三日,然后再来复诊一次即可!”

那病人接过处方,欢喜地朝罗老医师和叶南道谢之后,便赶紧抓药而去。

而叶南便在一旁,继续跟着罗老医师看着最后的几个病人。

叶南凭着自己的那点舞弊之道,倒是能将病人的一些情况摸个大致,不过真正把脉,却是依然大半都把不清楚,只是能结合自己通过灵识看到的情况,大致地蒙上一些而已,不过这也已经是让罗老医师惊叹不已了。

而至于方药,叶南已经两年没接触中医,毕竟还是有许多方剂根本不太记得全,罗老医师对于这个也没太多在意,毕竟这些东西是可以花些时间便能记忆的。比之叶南的天份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而罗老医师也看出叶南其实对某些脉象并不太熟悉,当下也不藏私,一点一滴地与叶南详细讲解,完全是将自己的一些感悟和经验毫不保留地教与叶南。

黄教授看着这两人,一个虚心学习,一个全力教导,一张老脸实在是笑开了花,满心的欣慰。

他向来对自家弟子叶南的天份是相信的,却没想到叶南的天份竟然有如此之高,一下便将向来眼高于顶的老罗给震慑住了,震慑得他竟然如此般地尽心尽意教导叶南,一副恨不得一天就将叶南教导成为绝世名医的模样。

黄教授知道,如果叶南真能继承这老罗的这手东西,那么对叶南的好处可是无可置疑的,到时候叶南便不再是单靠着那些所谓的心理治疗术在一个狭小的领域取得成绩。

在现今中医药在全球许多国家都流行的情况下,叶南还将依靠着这些传统医学的能力,在全世界取得极大的成功与声誉,这并非是不可能的!

说起这黄教授对叶南的关心确实是无以复加,而叶南似乎也不会辜负他的栽培,看样子除了将在修炼界声名显赫之外,在人间界的一个医术圣手的名头也是抛不开了的。

不过这个时候,叶南可没想到这么多,他现在确实对罗老医师的这些神乎其神的把脉用药极为感兴趣,因为就算是现在修炼界的一些灵丹,对于人间界的许多疾病都是无能为力的。

而罗老医师虽然用的只是一些普通的药物,但是却可以起到极好的效果,这不由得叶南不动心了。

随着挂钟的时针指向晚上九点,两人终于将所有的病人都看完了。

罗老医师兴奋地拍着黄教授的肩道:“老黄,你这次还真找了个很不错的小子,很合我胃口,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黄教授知道这下吊起了罗老医师的胃口,他现在不管怎么的都一定会收下叶南这个弟子的,当下边满意地笑道:“行,那你就收着吧,好好教!这小子现在可不简单,是我们附二院也是全国最年轻的科主任,他的名气可是大得很,他要是学会了你这手,将来还不定成什么样子啊,我可是等着看着一天!哈哈……”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46章 震撼 下一章:第048章 猝死
热门: 重生之我为书狂 你是我大爷 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穿书] 乡村少年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穿成暴君的御宠 男欢女爱 一个年轻保姆的私密日记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乡村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