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截斗

上一章:第010章 出谷 下一章:第012章 宝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张道人的殷勤送别之下,叶南拱手与张道人微笑告别,便出谷而去。

刚走得不过数里之远,便觉得身后有人急速追来。

叶南眉头一皱,这是何人,难道张道人还有事要交代?当下停住脚步,便转身望去。

叶南这一转身,果然见到后边有一白衣修士正急速朝自己追来。看其脚下带风,似乎是使用了什么辅助之术。

见其正是朝自己而来,叶南便停住脚步,待其过来。

这追来的白衣修士正是火灵宗黎浪,他在谷口处,见得百草门掌门张道人亲送叶南至谷口,又正逢百草门培元丹大量被人换走,当下便想到了那培元丹只怕是在叶南之手。

当下想起自己不过晚来了一会,便被眼前这人给换走,实在是心有不甘,当下心中便起了计较,反正自己都是要换五十枚培元丹回去,如果能在此人手中换得,便也是一样。

自己手中的捣云捶,可是下阶宝器,现如今整个修炼界都只有二十来柄的样子,就不信对方不动心!

当下,与旁边的汤师妹交代了一声,自己便赶紧跟着叶南后边追了过来。

待得对方离了百草门有了数里的路程后,这黎浪施得一个轻身术,便追了上来。

轻轻地瞄了瞄对边那提着个旅行袋的叶南之后,不禁轻咦了一声,对面这小子,虽稍有一丝灵力波动浮现,但是实在弱的可以。

这下黎浪可就有些纳闷了,这小子似乎没什么修为,怎么能进入到百草门,又怎么会得到这百草门张掌门的亲自相送?

不过看对方只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怕是那个修士门下的外门弟子也有可能。

当下便也不在意,对于这样的低阶修士,黎浪可是向来不在意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当下稍稍地一拱手,道:“这位道友,不知方才是不是从百草门而来?”

见得对方那年轻的俊脸上满是淡淡倨傲,这般地说道,叶南知道对方不是百草门中的人,有些疑惑,但还是轻笑着点了点头,拱手回礼道:“正是,不知兄台有何指教?”

黎浪轻笑着道:“不知道道友到百草门是求取何药?”

叶南轻皱了皱眉头,暗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看了看对方,这小子一脸的倨傲,而起一身的打扮气度都算是不凡,应该是哪个大派中出来的弟子!

当下也不做隐瞒,笑道:“方才道百草门中求得些紫芝,茯苓之类的灵药,不知兄台有何事?”

“紫芝、茯苓?”黎浪轻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叶南手中的旅行袋,轻声哼道:“道友除了这紫芝茯苓,难道没有换到它药?”

见得这小子这般咄咄逼人地质问,叶南轻皱了皱眉头,但仍然是淡然答道:“在下还换了一些培元丹,不知兄台拦住在下,有何见教?”

黎浪轻哼了一声,果然那培元丹是被这小子给换走了,当下轻笑着对着叶南拱手道:“这位道友,方才在下也是在百草门想换取培元丹!但是当时在下晚了一步,据百草门的徐长老道,兄台换走了大量的培元丹,已经无多少存货;所以在下想与道友打个商量!”

“商量?”听得对面这小子这般的言语,叶南眉头稍稍地一扬,淡笑道:“不知道兄台打算商量什么?”

“好,明人不说暗话!在下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黎浪本就不将叶南放在眼里,当下便倨傲地直言道:“在下乃火灵宗黎浪,奉本宗宗主之命,此次前来百草门换取培元丹五十枚,谁知却是晚了道友一步!”

说罢,斜着眼看了看叶南,道:“所以,想道友割爱转让此丹,以便在下好与我宗主交差!”

说罢,这黎浪便倨傲地等着叶南回话,在他想来,有火灵宗的牌子,眼前这小子总要卖上一些面子才是!

“火灵宗?”听得这话,叶南倒是一愣,这不就是那罗天旭所在的宗门么!

叶南这一愣,那黎浪却是以为叶南被自己火灵宗的名头给镇住了,当下边自得地笑道:“没错,在下便是火灵宗二代弟子,道友是否可割爱转让,在下定不让道友吃亏便是!”

见得黎浪这般自得的模样,倒是勾起了叶南的兴趣,首先那徐道人和张道人请示的时候,他可没有去听对方说火灵宗换药的事,心中暗道:“不知这火灵宗又是打算以何物来百草门换丹,这小子竟然这般的自信!”

当下便笑道:“不知兄台,意欲以何物相换?”

见得叶南似乎意动,这黎浪便自得地笑道:“下阶宝器一柄,道友不吃亏吧!哈哈……”

说罢,便将那捣云锤掏了出来,大笑着朝叶南晃了晃道:“怎么样,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宝器,整个修炼界现存也不过二十余柄,兄台没有见识过吧!”

“下阶宝器?”叶南心中嗤笑了一声,暗道:“这下阶宝器也拿出来现,爷可是仙器都有,家里上中阶宝器七、八件,还稀罕你这下阶宝器!”

当下瞄了瞄那捣云锤,轻声笑道:“对不住了这位兄台,这培元丹在下也是急需之品,兄台这宝器却是不敢贪图,在下先告辞了!”

说罢,转身便欲走,不欲再与这眼镜放在天上的小子磨叽时间。

叶南这一走,却是将这黎浪个惹恼了,黎浪自忖叶南绝对无法拒绝对自己火灵宗示好的机会,更是无法拒绝这宝器的诱惑。

但是谁知道这看起来一身羸弱的小子,竟然就这般丢下一句话转身便走,似乎对自己的下阶宝器毫不在意的模样,也毫不在意自己火灵宗的名头。

当下怒哼一声,飘身上前去,挡在叶南身前,怒道:“小子,难道下阶宝器换你五十枚培元丹,还会亏了你么?我火灵宗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给面子!”

见得这一脸暴怒的黎浪,叶南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轻笑着道:“兄台,就算你想换我的培元丹,但是也得我愿意才是,这培元丹对于我来说,可比你那宝器珍贵,所以,在下不愿换,还请见谅!”

“不愿换?”黎浪脸上怒声哼道:“小子,难道你不知道宝器的珍贵之处么?这下阶宝器可是极为罕见,要不是本宗现在急着要用培元丹,怎么会将这宝器拿出来!”

“小子,你没见过好东西,不知道这下阶宝器的好处,你带了这宝器回去,你家长辈也绝不会怪你;乖乖与小爷换了,好让小爷回去与宗主交差便是!”

见得对方语气越来越横蛮,一口一个小爷,竟然似意欲用强之势,叶南心头冷笑一声,暗道:“这小子还真是不知所谓,以为一个火灵宗还真就天下无敌了?”

当下不与对方见识,叶南轻笑了一声,不再理会对方,自顾自地转身离去。

见得叶南又这般不给面子的转身离去,这黎浪实在是心头大火,他作为火灵宗第二代的头面人物之一,人家对他向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被人这般蔑视过。

而且这小子看起来不过聚灵期的样子,竟然还敢在自个面前这般的放肆,只将一张白白的俊脸,气得青黑,实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再说那培元丹也是自己必得之物,用着捣云锤与对方换了,谁也说不出自己占人便宜来。就算到时候对方真敢找上门来,自己也有解说,倒也不怕!

当下便怒喝一声,又是一飘,挡到对方身前,横眉怒目,并指如剑,指着叶南大声喝道:“兀那小子,给你脸不要脸,速速将培元丹留下,小爷也不欺负你,与小爷换了便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见得对方这小子,竟然这般光天化日之下行着强买强卖之事,叶南心头也是一怒。

这小子实力倒是不弱,虽然同是玉液中品中期,应该是较那罗天旭和林浩还要强上一些才是。难怪敢这般地横行无忌。

不过着黎浪碰上了叶南却也算他倒霉,玉液中品中期在这世间,年轻一辈当中,却是也算是顶尖的所在了,特别是他已进入玉液中品中期许久,自信年轻一辈除了数人之外,没有能与他相抗之人。

而那数人,他都认识,绝对没眼前这羸弱小子份,所以他才敢这般地倨傲嚣张……

看着眼前,对方这般指着自己的鼻子威胁,叶南的怒火也上来了,怒极而笑道:“兄台还请自重,火灵宗也算是名门正派,难道也行这横行霸道之事?”

这黎浪这时却是被叶南给气红了眼,不将那培元丹那到手,实在是不甘心,当下怒声哼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小爷又不白要你的,用下阶宝器与你换,你竟然还推三却四,却是不将我火灵宗放在眼里,看小爷教训你!”

当下挥舞着剑指两下一挥,口中喃喃念得两句,然后大喝一声:呔!

只见得半空中一道细小的闪电,瞬间成形,照着叶南的顶门直劈而下。

这厮用的竟然是御雷术,貌似是意图一招制敌,将叶南劈翻在地,待叶南被那闪电麻痹,无法动弹之时,将培元丹取走!

见得对方的手法,叶南是早有准备,当下轻身一飘,便腾身而退,避过了对方这一道闪电。

见得对面这小子,虽然灵力不怎么样,但是确是够狡猾的,一招不见效,黎浪轻哼一声,使出他最擅长的火系术法来。

只见两手一合,轻揉两下,然后再一挥手,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便在他手心成形,虽然他的手一挥,便朝着叶南激射而来。

见得那火球,叶南却是轻笑了一声,他也算是玩火玩得比较多的,早知道这火球的性质,不过是一些浓缩了的火系灵力而已。

前阵子自从步入玉液上品之后,他的灵力运用便又强了许多,一些新的运行诀窍,已经是熟然于心!

当下轻轻地伸出左手食指一朝着那袭来的火球一点,只见得食指之上,那灵能指环上符光一闪,一点破魔符力便凝聚在了叶南指尖之处。

然后请轻轻地点在那袭来的火球之上,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那火球中蕴含的火系灵力,被破魔符力一击,竟然轻易地便碎裂了开来,化作几团火焰,便消化于无形。

黎浪见得自己射出去的火球,竟然就这般地被消化于无形,心头大惊,暗道:“这怎么可能,自己刚那火球蕴含的威力可是不小,怎么会被这般的轻易破去?难道对方也有什么强力护身法器?还是扮猪吃虎?”

当下,不敢大意,黎浪闷哼了一声,双手一合,又是一挥,两条半尺粗的火龙,便朝着叶南身边缠来。

见得着两条火龙,叶南也不敢大意,方才那种破法,现在却是不行了,当下左手一挥,两道水灵符浮现于手中,运起灵力一催,化作两个斗大的水球,便朝黎浪缠来的两条火龙袭去。

见得叶南用道符凝聚了两个这般大的水球丢来,黎浪也是心头一惊,暗道不妙,这小子还真只怕是扮猪吃虎,看这道符的灵力模样,起码也要玉液期才驱动得了。

这次自己可是看走了眼,这小子只怕是离自己相差不远。

当下赶紧运起全身的灵力一催,将那两条火龙又壮大了两分,然后与叶南的水球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只听得“嗤……”地两声闷响,那水球被火龙蒸发,两人之间冒出了一股强烈的蒸汽,一股浓烈的白雾笼罩住了全场!

叶南双目一凝,感觉到那浓雾中,对方的两条火龙没有被自己的水球完全消灭,当下手一挥,又是两张道符浮现在掌心之中。

这两张道符刚刚浮现,果不其然,浓雾内两条暗红的火龙猛然地冲了出来。

叶南轻笑一声,两张水灵符又这般地砸了过去。

那两条本已被叶南首先两个水球给弄小了一圈的火龙,被叶南两个水球再次一砸,只听得“嗤……嗤……”两声,便悄然而灭。

而那黎浪也感觉着自己的火龙被灭,生怕叶南趁乱攻击与他,也赶紧便飘身而退。

叶南也不欲在这迷乱之中偷袭对方,便轻笑着负手而立,等着那浓雾散去。

两人这般地互相对峙着,而跟在不远处的火灵宗汤洁,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她已经感觉到了前方那爆发出的熟悉火系灵力。

心头便是一惊,发觉到有些不妙,黎师兄难道与那人没有谈拢动起手来?

当下这汤洁便赶紧给自己使上轻身术,便往前头追去。

只是她倒不怕黎师兄吃亏,毕竟她可是了解黎浪的实力,火灵宗二代弟子当中,现在除了她自己之外,就数黎浪的灵力最为深厚,在年轻一辈中也是名列前茅的,要说同样是面对一个青年人,短时间内会吃亏,她倒是不相信的!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快速地朝着灵力爆发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这时,叶南和黎浪也正在对峙当中,那中间的浓雾也在四周山风的涌动下悄然而散。

黎浪这时也早已经收敛的自己脸上的不屑和自傲,一脸凝重地看着眼前这个依然是一脸高深莫测微笑的小子。

他有些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了,现在对方身上的灵力波动,依然是聚灵期左右的模样,但是方才对方释放出来的那道符,威力却是惊人。

刚那道符,要是没有玉液期以上灵力催动,只怕是达不到这个效果。

黎浪面色阴沉地看着叶南,沉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南缓缓地微笑了笑,冷哼道:“你现在问不觉得太迟了么?我现在可是没心情跟你套交情,要打便打就是,一个大男人莫要婆婆妈妈才好!”

“好!小子,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别以为破了我两个术法,我就拿你没办法!看我怎么收拾你!”黎浪冷笑一声,从背上抽出一柄朱红长剑来。

运气灵力一催,那朱红长剑剑刃上,竟然冒出一条熊熊火焰,而且冒出那剑刃尖端数十厘米长。一股逼人的炽焰,让叶南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顶阶火系法器烈焰剑!”叶南低哼了一声,本来应付这样的法器,加入有玄阴刃在手,是正好克制对方的,基本上不用耗费什么力气,便可轻易将对方拿下。

但是现在玄阴刃不在,那出斩龙剑来,却是又太吓人,虽然现在看起来不过是上阶宝器级别,但是上阶宝器也是很吓人的玩意。

所以叶南便轻叹了口气,既然面对这玩意不好防守,那就进攻吧,反正对方也就是一玉液中品中期,离自己玉液上品初期还是有着不小距离的。但靠灵力品阶,咱都要压死他。

想罢,叶南便看着那冒火烈焰剑,轻笑了一声,左手一挥一道篮球大小的火球便朝黎浪飞射了过去。

见得着突然飞来的火球,黎浪倒也是一愣,咱可是火灵宗,这小子可不是班门弄斧么?

当下冷笑一声,手中的烈焰剑一晃,那剑刃顶端的炽焰朝着那火球轻轻一撞,那火球便如同被被那炽焰同化一般地,悄然而散,虽然其蕴含的火系灵力似乎还被那烈焰剑一吸而空,似乎还让那烈焰剑所含的炽焰还炙热了几分一般!

叶南叹了口气,这火灵宗的御火决果然名不虚传,自己发出去的火球竟然还被对方给吸收了。

当下左手又是轻轻一晃,一片菜刀大小的风刃瞬间在掌心成形,“呼”地一声,又朝那黎浪飞斩而去。

见得叶南的攻击如此迅速犀利,那黎浪也是惊诧不已,但是手下功夫也不慢,烈焰剑又是一挥,随着那剑刃上的炽焰轻轻地一晃,“嗤”地一声轻响,那风刃瞬间又被破去!

黎浪冷笑着看着叶南,嗤声笑道:“小子,还有什么东西赶紧拿出来,哼……看小爷今天怎么收拾你!”

“真的么?”听得黎浪的话,叶南那菱形的唇形,又开始微微地翘了起来。

带着哪么一点点的微笑,手一挥,一叠的黄色道符出现在手掌之中,看得那黎浪一愣一愣的。

没等得他回过神来,便运起灵力一催,然后朝黎浪猛射了过去。

这正是叶南向来喜欢用来欺负人的天女散花丢符法,霎时之间,风刃、火球、水球、破魔符,共计十余道,朝着那黎浪便飞射而去。

看得这漫天的道符,黎浪这下可慌了神,手中的烈焰剑挥得是滴水不漏,将叶南袭来的风刃火球劈散了不少,只是仍有不少的漏网之符,朝着黎浪飞击而到!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10章 出谷 下一章:第012章 宝器
热门: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乡村大土豪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天巫 她似救命药 小姨多春 官太太 侯卫东官场笔记6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绝色媚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