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惨烈的袭击事件

上一章:第009章 夜半惊魂 下一章:第011章 愤怒的李晓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话说叶南接到李卫东的电话,不敢多想,现在赶紧需要赶过去才是,想罢,便从口袋中掏出耳麦挂到耳朵上,然后接通了特勤控制中心,很快,特勤控制中心便有了回应:“叶南上校您好,我是许丽中尉,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请马上给我召唤一架直升机!立即!”

听得叶南那焦急的声音,控制中心不敢怠慢:“是,上校!直升机将在十分钟内赶到,请稍候……”

八分钟后,在叶南的心急如焚中,一架直升机便轰鸣着赶了过来,叶南坐上飞机后,便指挥着直往东北方向而去。

行得六七分钟,机师便远远地发现前边的异常,赶紧对叶南道:“前方公路处发现火光!”

“迅速赶往,准备灭火器灭火!”叶南赶紧命令道。

听得叶南的命令,旁边的两个特战队员,赶紧将灭火器准备好,准备随时速降灭火。

直升机迅速地降临到现场上空,叶南远远望去,只见李卫东常坐的那部奔驰撞到路旁的山壁上,熊熊大火不住地从车内冒出,就连那车架都已经被烧得开始发黑。

待得直升机下降之后,叶南并领先跳了下去,而两个特战队员也手持灭火器紧随着跳了下来。

看着那惨烈的场面,叶南眼睛一红,手一挥,一张水灵符浮现在手中,瞬间之后,便化为一个巨大的水球,随着叶南手势地朝前一挥,猛然朝那大火罩去。

那冒着熊熊大火的奔驰车被叶南这个水球凌空一罩之后,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便猛然一敛,一阵热腾的白色蒸汽冒出,只剩下少许的残留火焰在车的缝隙中继续“嚯嚯”地燃烧着。

旁边的特战队员,一愣之后,赶紧提着灭火器将剩余的火焰灭掉。

这时,叶南已经看到在那漆黑的后座中,一层淡淡的金光隐约透出。

叶南心头一喜,一道巨力符再次浮现在掌中,化为深黄色的符光将叶南笼罩在其中,瞬间之后,便又悄然散去。

感受着巨力符带来的强大力量感,叶南冲过去分开正用铁棍撬门特战队员,两手捞住那漆黑的车门,大喝一声,猛然用力,只听得“嘎嘎……”两声,那坚固的车门竟然被叶南扳脱了下来。

随着车门的脱落,车内的情况便开始一目了然;最外边的李嫂已经是被烧得漆黑,而中间的李晓阳却被震昏在了李卫东怀中,在那护身吊坠的金光保护下,安然无恙。

只是抱着李晓阳的李卫东有大半截的身子已经被烧得焦黑,而上半身却在那金光笼罩中丝毫无损。

这时李卫东早已经是奄奄一息,勉勉强强地支持着,在模糊的视线中,见到叶南的身影出现,那晦暗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喜色。

费力地将自己怀中地李晓阳朝叶南推了过来,艰难地道:“叶……晓阳就……拜托……你了……”

见得李卫东的惨状,叶南视线一片模糊,赶紧俯身钻进车厢内,接过李卫东手中的晓阳,哽咽着点着头:“李哥放心,一切有我!”

听得叶南的这句话,李卫东眼睛一亮之后,便瞬间晦暗了下去,再没有一丝光芒……

叶南看着手里昏睡中的晓阳,默默地站直了身体,看着那冒着青烟的两具尸体,低低地道:“李哥、李嫂,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晓阳,让他平平安安地成长;也一定会找出袭击你们的凶手,为你们报仇的!”

附二院儿童心理治疗中心,李晓阳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双目紧闭,两条清秀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漂亮的小脸,一副痛苦的表情,嘴巴不停地蠕动着,似乎在呼喊着什么。

叶南叹了口气,挥手画出一个定神符投入他紫府之中,才让他渐渐地平静下来。看了看已经将要滴完的药水,按下了呼叫铃。

二十秒钟后,护士提着一瓶氨基酸轻轻地走进来,小心地替李晓阳换上,然后轻声问道:“主任,这已经是最后的一瓶,还要加药么?”

叶南摇头,笑了笑道:“辛苦你了,打完这个就可以了!”

护士赶紧笑着点点头,然后轻轻地退了出去。

随着药水的轻轻滴下,叶南的手机轻轻地震动了起来,看了看,上边没有显示号码,接通之后,一个男声传了过来:“上校,已经查清楚了,现场有明显的火系灵力波动,应该是被人蓄意以某种火系法器攻击所致!”

“可以查出是什么人做的吗?”

“对不起,上校,我们通过探查,目前没有找到明显的线索,不过现场有少许的妖气残留,可能是妖族所为!”

叶南眼神一凝,暗忖道:“妖族了?怎么会惹上妖族?”

看了看床上那安静躺着的李晓阳,叶南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忖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晓阳的天眼?”

“但是不可能啊,被我用禁神符封印了,如果没有人特意探查是绝对看不出!再说天眼虽然是天赋异炯,但是应该也不回因为这个招致妖族忌讳吧!”

叶南这些头有些疼了起来,目前只知道是妖族可能性最大,但是到底是什么人,又无法找到,对于这样的事件,只要是妖将级别的小妖都能制造出来。

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件事情的时候,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样去安抚晓阳,晓阳刚从自闭中恢复不过一年不到,这次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最后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现在只能先稳定晓阳的情绪,然后等他醒来之后,自己再守候在一旁,如果发现不妙就感觉用迷魂术强力压制,绝对不能让晓阳再出问题。

晓阳要是出了问题,不但自己会伤心难过,而且还会对不起九泉之下的李哥李嫂!

“唉……”叶南已经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起来。

不过,头痛的事情却并不单只这些,等得第二日早晨,便有人找上了门来。

在对方递上名片之后,护士将对方带到了叶南的办公室!

叶南客气地请对方坐下之后,看了看手中的名片:天安律师事务所,陶钧大律师!

然后疑惑地看了看,带着助理正静静喝着茶的陶钧大律师,微笑着道:“不知道陶律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陶钧年纪不大,不过三十来岁,一副金丝眼镜、合体的阿玛尼西服,给人一副精明干练的感觉。

见得叶南客气的询问,陶钧微笑着扶了扶眼睛,然后凝重地道:“叶主任,今天前来拜访是因为一件委托案!”

“委托案?”叶南轻皱了皱眉头道:“跟我有关系?”

陶钧轻轻地点点头,然后道:“我是皇朝集团的法律顾问,也是皇朝集团董事长李卫东的私人律师,您应该已经知道了李总已经因意外身亡的消息吧?”

叶南神情一凝,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陶钧凝重地继续询问道:“那叶主任,我确认一下,不知道李总的公子李晓阳现在是不是在您这里!”

叶南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点点头。

见得叶南点头,陶钧才松了口气,然后道:“李总在意外伤重之后,他应该是第一个联系您的对吧!”

叶南想了下道:“我不能确定,不过我想或许是的!”

“嗯……据李总的意思,他应该是第一个联系了您前去救援他!”陶钧点点头道:“他在联系了您之后,便强撑着打了电话给我,交代我说,他和李夫人去世之后,便由您作为李晓阳的监护人,代管皇朝集团!”

“什么?”叶南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李卫东会做这样的安排。

见得叶南的惊诧表现,陶钧也是一愣,然后疑惑地询问道:“难道李总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您?”

叶南轻轻地摇着头:“没有,当时他只是请求我去救回晓阳,并没有交代这方面的事情!”

陶钧想了下,便点点头道:“嗯……既然是这样,那我便正式的告知您一声,这是李总的最后医嘱,我们已经确认了这段遗言的真实性。所以,既然李晓阳在您这里,哪么按照法律程序,如果您同意,那么从现在开始就需要请您担负起李晓阳的监护人的责任,并同时接管皇朝集团的一切事物!”

说罢,陶钧便掏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叶南,道:“请您看一下,如果您同意,就请您签字,这份遗嘱就算正式成立!”

叶南看了看手里的文件,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李总没有其他的亲属吗?”

陶钧意外地看了眼叶南,然后道:“李总有其他的亲属,但是李总的遗嘱里面,只是将一小部分的私人不动产交与对方,其他的都留给了他的儿子李晓阳;所以根据他的最后遗嘱,您是他儿子的唯一监护人和他的财产托管人!”

叶南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现在可是悠闲得很,很是不想接手这个大麻烦,但是既然李卫东这样安排,那必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他看了看整个文件,发现没有问题后,便签了字,交还给陶钧。

看了叶南的签字,陶钧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和叶南握手,微笑道:“现在您就是我的新老板了,以后还请叶总继续多多关照!”

叶南无奈地笑了两下,道:“这还真是个大麻烦,本来我以为只要照顾好晓阳就可以,但是想不到竟然还带着这么一个大尾巴!”

陶钧笑道:“皇朝确实是个挺大的摊子,但是现在它的一切都在正轨上,并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您去亲自处理!这点请您放心!”

叶南笑了笑道:“如果是这样就好,你也知道,以我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没有时间去管理这些!”

“只是过两天您的去一趟皇朝,进行一些必要的安排,虽然皇朝的股份现在百分之九十在您手里,但是您还是得对一些持有股份的经理进行相应的安抚,免得整个皇朝人心惶惶!”陶钧好心地提醒。

叶南点点头:“好的,我会准备的!”

陶钧又看了看叶南道:“还有,这次李总和李夫人的追悼会您可能得必须主持办理一下,现在他们已经被安放在了殡仪馆中,主要的事务,我们都会安排好,但是最后您必须作为他的最后委托人带领晓阳进行最后的仪式!”

听得这个问题,叶南深吸了口气,稍稍地稳定了下有些波动的情绪,道:“没有问题!我会尽快地将手头的工作安排好,待晓阳的情况稳定之后,便接手这件事情,为李哥李嫂办理身后事,目前就只能辛苦你们了!”

安排好一切之后,陶钧又去病房看了看李晓阳,才自行离去。

而叶南却是又要为皇朝的事情头痛了,他对这方面实在是不怎么感兴趣,而且又是一个这么大的集团,对他来说实在是个极大的麻烦事!

只是,事到临头,不论是为了李卫东的托付还是李晓阳的将来,他都必须将这个担子担着,直到以后李晓阳有能力担负起这个责任为止。

不过事情却并不是叶南想象的这般简单,李卫东全家遇袭,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对方贸然地对李家出手,必然是有所图谋的,当然这一切,叶南暂时却是还不清楚的。

所以,叶南很快便将这事抛到了脑后,他现在想的最主要的是如何应对苏醒后的晓阳。

果不其然的,李晓阳苏醒过来之后,见到叶南,便是急着要找自己的爸爸妈妈。

叶南无奈地看着晓阳,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晓阳,你听叶南哥哥说,不管什么事情,都有叶南哥哥在你身边,知道么!”

“叶南哥哥,我爸爸妈妈,他们……他们在那里!”晓阳漂亮的眼睛中满是晶莹的泪水,看着叶南道:“叶南哥哥,我要爸爸妈妈!”

叶南看着一脸惊惶的晓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晓阳,你一定要坚强,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你一定要坚强,不要让你爸爸妈妈担心!”

晓阳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他才十五岁,但是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叶南话语中的意思,他失声痛哭抓着叶南的手:“叶南哥哥,带我去见爸爸妈妈,我要见他们!我不要他们离开我!”

听得晓阳这悲伤痛哭的声音,叶南也是鼻子一酸,紧紧地搂着他,放在怀里,低声道:“晓阳不怕,有叶南哥哥在你身边,叶南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晓阳的情况比叶南想象中的稳定,看来这一年来,他长大了很多,也坚强了许多,只是哭着哭着便又昏睡了过去。

待得晓阳昏睡了过去之后,叶南便交代着小狐狸在一旁守护着,自己去讲科室的事情向张学龙交代了一下。

听得叶南会离院几天,张学龙倒是有些担心起来,道:“叶主任,您要是一走,那我们的治疗怎么办,这里可是没有您不行啊!”

叶南拍了拍张学龙的肩膀道:“放心,我只是走几天而已,办完事就回来,现在这些孩子都通过了第一次的治疗,将第二次稍稍推迟一些,问题不会很大!而且胡晓我会让她每天到医院来,负责相关的治疗!”

听得叶南这样的安排,张学龙才松了口气,想了想,才犹豫地道:“叶主任,我们的治疗中心预约的病人是越来越多,但是现在只有您和胡晓能够进行相关的治疗,你看是不是……”

见得张学龙犹犹豫豫地说出这般言语,叶南知道他想的说的是什么,他已经对自己手下的这些医生观察了许久了,基本上已经摸清了情况,而且现在有了培元丹,让他们短期内突破到聚灵中品,达到可以学习迷魂术的程度,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当下便淡淡笑道:“放心,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忙完了,就会进行相关的安排,你不用担心!”

见得叶南第一次如此正式的答复这件事情,张学龙不禁喜上眉梢,这下手下的那群小子们可要兴奋了,有了叶主任的这句话,他们可就可以将心放下来。

张学龙这下赶紧笑着点点头:“这样就好,那以后我们儿童治疗中心就能继续再发扬壮大了!”

交代完科室的一切,叶南便又回到晓阳的病房,现在只要等晓阳的情绪稳定之后,哪么接下来,就可以去办理李卫东两夫妻的后事了。

而叶南所不知道的是,此时,东江的皇朝大酒店的贵宾套房中,一个面色阴霾的妇人正冷着脸看着一个青年男子道:“你们怎么做事的,不是说他们全家都死了么?怎么还会剩下一个小崽子来!当初你们怎么答应我们的!”

那青年男子阴声道:“他们乘坐的那车,我已经看着全部起火,里边的人无一逃出,我才离开;可是那小孩竟然没死,除非是你们的情报错误,那小孩绝对没在那车内,不然肯定死定了!哪么大的火,他决定逃不掉的!”

“不可能,我们明明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都上了车,而且都是坐在后座,其他就只有一个开车的司机!绝对是你没做赶紧!”那妇人阴着脸,尖声喝道。

被这女人这么一吵,这青年男子终于烦了,怒声道:“一个小鬼没死就没死,除了两个死鬼老东西,你就是他最亲的人,他还不是会掌握在你手里么!我们的目的一样可以达到!”

那妇人被这青年男子这么一声大喝,终于恨恨地收了声,稍稍地放低了些声音道:“那倒是,等过得两年我们再弄个意外将那小东西干掉就是!”

“好了,你收拾一些,等下就去殡仪馆,去陪几天你那个死鬼姐姐姐夫,做得到位一些,让那些手下的人都心甘情愿地让你接掌皇朝,明白了么?”那年轻男子阴声地交代道。

妇人点了点头:“这点我明白,我会演好这场戏的!”

附二院儿童治疗中心,当晓阳再次醒过来之后,又哭了一阵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叶南又继续让他在医院观察了一天,心情基本稳定之后,才带着他去殡仪馆见李哥李嫂最后一面。

在殡仪馆,叶南都在时刻地观察着晓阳的心理状态,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

不过,这次晓阳倒是让叶南大出意外,就算见到了自己父母那被烧焦的容颜,却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激烈,没有大声地哭泣,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半饷之后,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叶南道:“叶南哥哥,你知道袭击我和爸爸妈妈的是谁吗?”

叶南愣了一下,然后低声地道:“有一些线索,但是不是很清楚!”

晓阳定定地看着叶南:“线索?什么线索?叶南哥哥,袭击我们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是不是?”

推荐热门小说符医天下,本站提供符医天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符医天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009章 夜半惊魂 下一章:第011章 愤怒的李晓阳
热门: 小农民的风流事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默读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 引琅入室[娱乐圈] 少帝他不想重生 不露声色 乡野村医(乡野妇科男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