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上一章:第 58 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天后, 周启骏还没有回来。吴婳觉得有些奇怪, 便打电话去机务大队询问, “同志你好, 请问飞行任务还没结束吗?”

对方问:“你好, 你哪位?”

她说:“我是周启骏家属。”说完又为自己的冲动有些后悔, 想老公还打电话去机务问,会不会被人嘲笑说她矫情呀。

对方听了愣了几秒, 才说:“这个不清楚, 一切等上级指示。”

她挂了电话, 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部队有着铁的纪律, 即便是他的妻子,她除了等待或者他的单线联系,没有其他的办法。

她抱着女儿在院子里玩耍,很奇怪的是这两天都看不见飞机飞来飞去了, 静悄悄的让她没来由的心慌。

她指了指天空,对着女儿说:“云舒, 抬头看看蓝天, 看看爸爸要不要回来了。”

隔壁红霞回来了,吴婳喊:“红霞嫂子, 下班啦。”

“啊, 是啊, 吴婳。”不知为何红霞看她的眼神躲躲闪闪的,平时都会闲聊一阵的,今天却特别反常, 说:“我回去做饭了。”说完就进了门。

吴婳觉得一切都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心头闷闷的,天气也炎热,一丝风也没有,天边残阳如血,一天很快又将过去了。

“云舒,咱们进屋吧,外头太热了,痱子要咬人了。”

她正要抱着女儿进屋,一辆军车驶来停在了她家门口。是军区首长来了,身后跟着一个提公文包的工作人员,还有几个军装外面穿白大褂的军医。

什么情况?首长为什么亲自来她家里,而且还带着军医?不知为何她的心头莫名涌现一丝不祥的恐慌。

***

客厅里,玻璃茶杯搁在桌子上,隐隐冒着热气,茶叶安静地上下浮沉。

“首长,您喝茶。”

吴婳坐在首长对面,有些局促不安。

首长并没有端起茶杯,反而沉默了一阵,似乎将要说的话很难开口,等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吴婳同志,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她觉得自己的手开始不听使唤的发抖,她两只手紧紧交握着,压下心中的不安,努力镇定不让自己失态,“首长,您说吧。”

“前天,周启骏同志击落了一架窃取军事机密的敌机,荣立一等功……”

这是好事啊,但她看着首长眉宇严肃的样子,她知道重头在后面。

他说:“但同样的,他也被敌机锁定了,底下是居民区,他放弃了跳伞的最佳时机,将飞机开往了海上,飞机在空中爆炸解体……事情发生以后,组织上立刻展开了搜救,但是三天过去了,除了找回了黑匣子,一无所获。”

身后的工作人员给她播放了最后的录音,是他的声音,霸气有气势地用中英文双语向对方喊话:“我是中国空军,你已进入中国领空,立即离开,立即离开!”

人都有反射弧长,等她的反射弧终于传达到大脑,她一瞬间懵了,耳朵嗡嗡作响,不断地回荡着他的那一句:

“35276无法遵从指令,完毕。”

从容不迫的语气,好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她像一个处在梦魇中的人,浑浑噩噩身体轻飘飘在虚幻中,而他的声音忽然一个激灵将她叫醒,刺痛的感觉直击心脏,她甚至来不及反应,紧接着,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等她再次醒来,天已黑,她躺在卧室的床上,手上打着点滴,两个军医守在一旁。

人在清醒的那一刻,她忽然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猛地从床上坐起,情绪激动地一把扯了针头,下床往外冲。

她要去找他!她要去向首长问问清楚!她不信这一切,肯定是她听错了,她明明只听到他击落了敌机荣立一等功,他马上要凯旋归来,她要出去迎接他!

“老公,你等我来迎接你,等我!”

“吴婳女士,别激动,别激动。”医生上来拉住她,她的手背因为扯了针头在流血,医生把药棉按在她手上。

她一把抓住医生的手,急急说:“周启骏他击落了敌机荣立一等功,是不是?”

“现在是不是在开表彰大会,我是他家属,我要去参加,你们别拦着我。”

年轻的女医生被她摇着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地低着头。

“你们怎么不说话,难道不是吗?”

“他礼服还在家里,表彰大会怎么能不穿衣服,我去给他送去。”

她拉开衣柜门,从里面找出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的军装,她麻利地从衣架上取了下来,把军装抱在怀里。

李阿姨抱着周云舒进来,对着小云舒说:“妈妈醒了,快抱抱妈妈。”

周云舒还是个小婴儿,什么也不懂,看到吴婳手上的蓝色军装,张开小手扑腾着喊着:“baba……babaaba……”

听到这一句,她脑子里那根自欺欺人的弦骤然崩断,她的情绪崩溃了,她把军装狠狠扔在地上,贴着衣柜哭喊:“周启骏你给我回来!你快回来!我不要守着你的烈士证过一生,我不要成为烈士家属!”

她又哭又喊,激动的像个疯子,周云舒被她吓到了,哇哇大哭,李阿姨赶紧把孩子抱出去。

两个医生上来按住她,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她痛苦地大哭大闹,额上青筋直暴,仿佛在这一刻要将心中所有的委屈发泄出来。

镇定剂很快起了作用,她发疯似的哭闹渐渐止了,像只失去灵魂的人偶软软地倒在床头。

“把我老公还给我,还给我……”

她嘴里默默念着,眼角的泪水把床单濡湿了一片。

医生将她抱回床上躺下,重新给她输液。她侧着身子蜷缩成一团,她的背那样单薄,孤单无助的叫人不忍直视。

她侧躺着,她的手慢慢抚向他睡的那一侧,明明是双人床,每每午夜梦回,却只有她一个人。那些他在家的日子,她总是睡的特别安心甜梦。他的气息仿佛就在身边,她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气味,就是最亲密的人之间能感受到的,一闻就知道是他,让人安心。枕套上甚至还沾着一两根他的短头发,诉说着他才睡过的痕迹。他的睡衣也在枕畔,整整齐齐地叠着,安静地躺在床上。她伸手把睡衣拿过来,搂在怀中,轻轻嗅着他留下的气息。

那些恩爱缠绵的日子,他看着她的深情眼神、手掌心下的温度、紧紧抱着她的坚实臂膀、午夜时的耳鬓厮磨脉脉私语,浓情时他的汗水滴在她热烫的肌肤上……一切的一切都在眼前,可是却戛然消失了,像一阵烟雾一样,眨眼间就消失殆尽,甚至不给她任何的缓冲期。

命运为何这样的残酷,如果最后注定是这样的结局,她宁愿当初没有相遇过,从来没有相识过。没有过往,没有回忆,就不会有感伤。

她把脸埋进他的睡衣中,从默默流泪到哀哀放声痛哭,直到呼吸不过来,她再次休克了。

守在一旁的医生赶紧救治她,年轻的女医生看到他们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副婚纱照,准确来说该是全家福。吴婳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一张欧式贵妃榻上,怀中抱着幼小的婴儿,周启骏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在她的身侧,一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两人的笑容都很甜,连嘴角的弧度都是一致的,所谓夫妻相大概就是如此。

那么幸福的三口之家,可是如今,女医生触景生情,悄悄背过身去抹了把眼泪。

***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她不见任何人,不吃不喝,窗帘紧闭,屋里黑乎乎的一片,她躺在床上,抱着他的枕头,头发凌乱,形容枯槁,眼神空洞无一物。

万念俱灰,不过如此。

房间外,孩子因为吃不到母乳而不断啼哭,李阿姨抹着眼泪喂她奶粉,她哪里肯喝,如此的年幼只懂得饿了要吃奶,又如何知道家中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甚至在她还来不及对爸爸产生记忆与概念之时,她就永远成为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几个邻里军嫂都在她家里,个个愁容不展,默默垂泪。搜救还在继续,听说他在最后飞机爆炸之前跳伞了,但是茫茫大海,只能说机会渺茫,情况不容乐观,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

红霞擦了下眼泪,说:“把云舒给我吧,有个人家刚生了孩子,我抱她去喝点奶。”

李阿姨连忙拿了些东西跟上去。其他人也不敢走,怕她想不开,又不敢靠近她,只能坐在客厅里守着,默默地留心动静。

没过多久,楼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几人立刻冲了上去,见她趴在床边痛哭,手边散落着一封信。

大家都是飞行员妻子,其他几人自然知道她翻看到了什么,飞行员很危险,就怕哪天就有去无回了,通常会提前写好遗书给家眷一个交待。

她突然又大哭,肯定是找到了传说中的遗书。

几人安慰着她抱回床上,其中一人拿起那张信纸,只见上面写着:

小婳:

对不起,小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对不起,我又食言了。说好要陪你到老,闲坐庭院,看云卷云舒,赏星疏星密的,可是我又食言了。求你再一次原谅我。

对不起,我又让你哭了。我希望你哭几天就好,不要一直悲伤下去,哭多了就不漂亮了。你只要想一想,我不是因为别的原因离开你和孩子,为了国家我无怨无悔,你应该为我骄傲,恳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丈夫。自从你我相识,你为我吃了很多苦,为我放弃牺牲了很多,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爱你,就离你而去。这样的渣男,你就把我忘了吧。余生很长,一个人太孤苦了,遇到个爱你能够守着你的就嫁了,幸福给我看,请你务必答应我。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爸爸。如果云舒将来问起,你帮我向她说声对不起,爸爸不能陪伴她长大,但是也请帮我转告她,爸爸永远爱她。

说了那么多对不起,也弥补不了我不告而别的事实。我还是有点私心,这辈子缘浅,希望下辈子,你还愿意嫁给我,让我重新爱你一次,弥补这一辈子对你的亏欠。

我爱你,小婳,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

这辈子,遇到你,我值了。

纸短情长,吻你万千。

永远爱你的周启骏

***

一个月后,还是没有任何结果,所有人都默认了周启骏牺牲的这一事实。

吴婳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这一个月来几乎靠着镇定剂和安眠药过日子,触景生情,睹物思人,以泪洗面。

又是炎炎夏日,太阳炙烤着大地,没有一丝风,连树上的蝉都懒得鸣叫了。吴婳却在这一天开始收拾行囊,说打算去东北看看。

谁也不知道她想干嘛,不过想着能出去散散心也好,组织上给她安排了两个人陪同前去,再加上李阿姨抱着周云舒,一行人出发前往东北。

她去的是K航大,站在校门外驻足良久,十多年了,这里似乎变了,似乎又没变,校园里还能隐隐传来操练的声音。这里是她和周启骏最初相识的地方,一切的情缘都从这里开始。

她想故地重游,把对他的思念深埋心底,从此将女儿好好抚养成人。她不会听从他的,再找个人嫁了。她所有的爱情都给了他,在这个开始的地方全数给了他,随着他的离去,爱情也消散了。余生,她已没有心力再爱上别人。

随行拿证件去交涉了一番,放他们进了校门。烈日骄阳下,偶尔有几个穿着空军夏常服的飞行学员并排走过,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自信,他们都将是国家未来的天之骄子。

吴婳带着女儿去了足球场,坐在观众席上,仰望蓝天。夏天的天空,虽然炎热,却总是湛蓝的连一丝云都没有,蓝的十分纯粹。

天边隐隐传来一阵轰鸣声,一架飞机从他们头顶飞过,她指着天空对女儿说:“云舒,你爸爸以前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你爸爸从前好帅气,走过来的一霎那,妈妈觉得他在发光……”她又陷入了回忆之中,想到美好的瞬间,嘴角甚至微微上扬。

“现在就不帅了吗?”

时间仿佛在顷刻间静止了,空气都凝结了,周围所有的声音都不见了,她只听见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语气,是她太过于思念产生了幻觉吗?

就算是幻觉也好啊。

她慢慢地转过头去,仿佛电影的慢镜头,她的眼睛不断睁大,各种复杂的情绪糅杂在其中,直到慢慢蓄起浓浓雾气,遮住了那震惊的眸子。

他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穿着那套蓝色的短袖夏常服,就像第一次见到的一样,盈盈朝着她微笑。

眼泪落下来,她捂着唇不敢置信。

这幻觉为何如此真实,真实的让她想扑进他的怀里。

“小婳,我回来了。”

他向她伸开手臂。

她还是不太敢相信,慢慢从椅子上起身,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滚落,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这只是自己的臆想,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

“太太,真的是周团,他还活着,你快过去呀!”李阿姨喜极而泣在她身旁轻声提醒。

她傻愣愣的,眨了一下眼睛,他没有消失,还站在那里,一只手臂上还吊着绷带。

她猛地朝着他奔跑过去,扑进他怀中,有血有肉有温热的体温还有熟悉的气息,这一切都不是假的!

“周启骏……真的是你吗?”她不敢问的太用力,怕一切只是假象,却揪着他胸前的衣襟死死不松手。

“是我,小婳,我回来了。”

是他的声音。她再次抬头确认,伸手触摸他的脸庞,一点都不放过,是他,真的是他!

她抱着他嚎啕大哭,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她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遇见这样的奇迹,她日夜的祈祷灵验了,他真的活着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事实上他在飞机爆炸的那一刻跳了伞,但是落在了海里,海面上正好涨潮,将他冲到了一个小岛上,等他从昏迷中醒来,也不知道过了几天,身上还没掉落的所有仪器都失灵,没有任何信号,连方位也辨别不了。右手还骨折了,一点动不了,硬是靠着部队野外生存术活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几个日夜,后来被一艘小渔船所救。

“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单手紧紧搂着她安抚着她。

“命运待我不薄,终没负我,我终于等到你回来。”

他低头深情地望着她,轻轻吻落她眼角的泪水,咸涩的眼泪在嘴里蔓延,心里却是劫后重生拥抱爱人的甜蜜与珍惜。他的吻肆无忌惮的落在她的唇上,唇舌交缠,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她终于感受到,真的是他,他平安回来了。

过了许久,他从胸口掏出一个已经残破污损的平安符,是她亲手缝制的那个,依稀还能辨认出饱含了她所有祈祷期盼的那四个字:

起落平安。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58 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夫君养成手册/娇妻驾到之世子倾城 甜蜜臣服 韩娱之名侦探 我在古代开医馆 听说前男友是我新队友 主播,你盒饭到了 人生规则 你丫上瘾了? 清穿之猫性太子妃 极品农民杨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