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上一章:第 55 章 下一章:第 57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吴婳一夜没睡好, 后来迷迷糊糊睡着, 梦见很多陈年旧事, 早起眼圈底下隐隐泛青。

周启骏正在帮她倒牛奶, 见她一副精神不足的模样, 说:“还在想着陶诗景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 坐下来,说:“我真是没想到陈思源竟然是这种渣男, 你当年还是和他一个寝室的呢!”说着连带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鄙夷。

“你可别用有色眼镜看人一棍子打死, 我可没渣。”说罢殷勤地递上包子献好。

吴婳愤愤地咬了一口包子, 简直味同嚼蜡, 索性往桌上一丢,说:“爱情什么的不过是男人的点缀,哪有前途来的重要。”

“老婆,你这样可不行, 不能因为见识了一个渣男就指桑骂槐吧。”

“我可没有,你自己脑补怪不得我。”

他默默叹了口气, 给她剥了个鸡蛋, 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姓周吗?”

“这是什么傻问题,难道不是因为你爸姓周?”

“不, 是因为我的一生, 周而复始只有你。”

吴婳愣了几秒, 终于噗地笑出来,“你从哪里学的土味情话,怪肉麻的。”

他呵呵笑着, “快吃吧,吃完我陪你去做产检。”

他难得有空陪她去做产检,很多时候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不过军区医院里的孕妇和她也差不多,配偶都是军人,也基本都是自己去产检的,这样没有对比,她的心里倒也没有太大的心酸落差。

躺在产检床上,胎心器里传来胎儿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咚咚咚像在有节奏的敲着小鼓。他坐在床边,弯下腰轻轻贴着她的小腹听着这心跳声,两人相视一笑,温情在眼波中缓缓流淌,床边的蓝色布帘子微微晃动着,窗外的阳光照在上面,安安静静,却自有一种岁月静好写在上面。

***

两日后,周启骏派了两个人把她送回江城,离别的车站,纵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尽,拥抱告别,列车开动,她透过窗口见他站在月台上,遥遥相望,直到最后变成一个黑点再也看不见。如果别离的意义是为了更好的相聚,那她认了。

漫长而又折腾的行程,还好有两个战士护她一路,丝毫不用她操心。她此刻最挂心的还是陶诗景,昨晚通过视频,她还是很低落,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悲凉之中。确实十二年的感情,不是十二天,怎么可能一下子走的出来。

吴婳打开陶诗景的各种社交号,没有任何动向,死寂一片。她又打开她网上的连载小说,出事以来她就没再更新了,也没放请假条。她写小说这么些年来,就是感冒发烧打着吊针也不曾断更过,她是个坚强又有责任心的人,失恋无疑要了她的命,连最爱的事业也不想要了。

文下已经有人在打负分,一大片,吴婳看不下去,上了自己的号去留言:我是大大的朋友,大大生病了暂时无法更新,请大家耐心等待,给大大一点修养的时间,她绝对不会弃坑的。

列车一直在进山洞,信号十分不好,这一句话都发了好久才发送成功。她只好放下手机,一切等回到江城再做打算。

吴家夫妇来机场接她,一家人久别重逢自是感动又其乐融融。

吴妈妈看着女儿笑盈盈说:“我本来以为你去了那边要吃苦,现在看来小周把你照顾的不错,你现在的气色比结婚前好了很多。”

“是嘛?不是因为怀孕变胖的缘故?”吴婳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信问你爸。”

吴爸爸在旁边连连点头,说:“脸色红润,是比以前好。”

吴家父母招呼着送人的两个小战士一起吃顿饭,两人连忙婉拒,说马上还要回部队不能久留。

吴爸爸说:“只是吃顿饭表表我们的心意,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

吴婳却说:“爸,算了,部队有纪律的。”

吴家父母只好作罢,提着吴婳的行李回家。

她毕竟是个孕妇,一天都在路上,有些体力不支,吃过晚饭后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一早醒来,她就爬起床去看陶诗景。

陶诗景的爸妈都在外地做生意,家里有一个多年的住家保姆沈阿姨。沈阿姨听着门铃声来开门,见是吴婳,愣了下笑着说:“哎哟,是小婳啊,很久没见了,过的好吗?”问完看到她微凸的小腹,笑着恭喜她。

吴婳把带来的水果给她,两人寒暄了几句,她就上楼去看陶诗景。闺蜜家她很熟悉,江城富人区三层联排别墅,她住三楼。

吴婳扶着楼梯扶手慢慢走上去,她的房门紧闭,她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诗诗,是我。”

几秒钟的安静之后,她听到里头说:“进来吧。”

吴婳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她愣住了,她原本打了一路的腹稿,想了一肚子的安慰话,在看到这一幕后,打乱了她所有的思路。

只见陶诗景一扫阴霾与颓废,正坐在梳妆台前描眉化妆。

“你……”她找不到话来开场。

陶诗景在镜子中看着吴婳,笑着转过身来,“你回来啦?”

吴婳愣愣地看着她,秀眉微拧,说:“诗诗,你这样子让我有点担心。”

陶诗景拿起桌上的镜子,对着继续描眉,说:“我都振作起来了,你还担心什么。”

“正因为你振作的太快太反常,我才担心你。”

“你是不是有病,我哭你让我别为渣男哭不值得,我现在好好打扮自己你又说我反常。”

吴婳慢慢坐在她床沿上,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陶诗景伪装的笑容顿时落了下来,背转过脸去抽了桌上的面纸擦眼泪,过了好一会儿,稳定了一下情绪。她才重新转过脸来说:“我打算去相亲了,都是高富帅,哪一个都比他强一百倍。”

她艰难地扯出一丝笑:“算命的说我是大富大贵的贵妇命,也许是命运都不舍得我跟着他吃苦,准备给我安排一个良配。”

“诗诗……”吴婳有些哽咽,“你振作起来是对的,我也很欣慰,时间终究会治愈一切,但是你现在这时候,我有点担心,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一时赌气,做出不理智的人生选择,我希望你真正幸福。”

“你放心吧,我已经被他耽误了十二年,我还能蠢到让他耽误一辈子,接下来老娘要好好过,要过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好,让他后悔这辈子没娶我是他的损失。”

她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心里是没有释怀的,十二年哪那么容易说忘就忘的,人间最是意难平,忘不掉。吴婳此刻希望自己拥有一瓶忘情水,能够让闺蜜赶紧喝下去,忘却一切,真正的重新开始。

这样日子仅仅过去了十天,陶诗景和一个只见了几次面的男人闪婚了,晒出结婚证的那一刻,吴婳惊的心都在颤抖。

情伤对一个女人的伤害实在太大了,真正付出所有的爱情死去以后,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陶诗景和她先生请吴婳吃饭,吴婳硬着头皮去了,事已至此,她除了送上祝福别无他法,毕竟就算是再好的闺蜜,她也无权干涉她选择的道路。

陶诗景小鸟依人的倚在那个男人身边,手指上鸽子蛋大的钻戒散发着夺目璀璨的光华,是真的闪瞎人眼。她笑的让人根本看不出刚刚结束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长跑,她笑着向她介绍,男人是美籍华人,跨国公司,家大业大,是真正的高富帅,说是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两人一拍即合闪婚了。

男人很绅士,听说两人是最好的闺蜜,出手也财大气粗对得起他霸道总裁的身份,送给吴婳的见面礼就是一个价值数万的香奈儿包包。

陶诗景告诉她,在国内举办完婚礼以后,她就要跟着他一起去美国定居了,去做她的上流社会富贵太太。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婚礼很盛大,一掷千金,是所有女人都憧憬的梦幻西式婚礼,宾客无数,皆是商界名流。江城沿江最显眼的几块电子屏幕上,都在滚动播放两人的结婚喜讯,巨幅的婚纱照,上面男才女貌笑容甜蜜,不禁让路边的人们驻足停留,艳羡有钱人的童话爱情。

吴婳看着挽着新郎胳膊,穿着华丽鱼尾婚纱,举着香槟酒,穿梭在宾客间语笑嫣然的陶诗景,她这样子仿佛是真的忘却了一切。

吴婳心里很复杂,一方面觉得闺蜜在自欺欺人,一方面又觉得事已至此,希望她从此真的幸福,而不是一时冲动。

华灯璀璨,器乐声声,满庭宾客言笑晏晏,吴婳只觉得心里堵的慌,一个人悄悄溜出去透气。灯火阑珊处,她眼睛一花,像是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陈思源?

等她再定睛一看却没了踪影,她四下张望,一个人也没有。

她暗自嘲笑自己,她许是出现了幻觉,竟然期望出现小说一般的情节,希望他来带走诗诗,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他有苦衷。

可现实就是现实,她转过头去,身后还是一样的满眼锦绣,闺蜜还是那个闺蜜,可是隔着密密人群,她忽然又觉得她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了。

***

陶诗景完婚后,没有在江城多做停留,几乎是想逃离一样,迫不及待跟着她老公回美国了。豪车自有专职司机,保姆在一旁给她准备下午茶,精致的骨瓷配着马卡龙,豪门生活就算坐车也是精致万分。她坐在后座望向窗外,熟悉的一街一景,她即将离开这里,去往异国他乡开启新的生活。她吩咐司机降下半幅车窗,她还想最后感受一下家乡的空气。

路边不远处有一对小情侣,穿着校服,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阳光毒辣,男生撑伞举到女生头顶。车子很快越过他们,她看到两张年轻的脸上都是甜蜜的笑容,穷却甜的校园爱情,最最纯洁真挚的爱情,不掺杂任何功名利禄,所有的一切只为我的心里有个你,与其他一切都无关。

他们可曾想过,十年后,二十年后,还会在一起吗?还会想起曾经年少时有个人在烈日下无怨无悔地撑过伞。

她看着看着,不自觉的眼泪从脸颊滑落,糊了一脸。

“亲爱的,你怎么了?”

男人握住她的手,一脸关切地看着她。

她用手擦着眼泪,一时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只笑着说:“灰尘迷了眼睛,还是把窗关上吧。”

***

漫长的夏天,终于在连下了几场的雨水中渐渐散去了暑气,已经立秋了,学生们也重新背起书包进入了新学期。吴婳怀孕六个多月了,为了洗头方便剪了短发,穿着孕妇裙,肚子高高挺起,行动也变得没那么利索了。

电视机开着,她坐在沙发上,手中正给孩子织着毛线小鞋子,是她照着网上学的,现成搭配好的毛线包,搭配的十分好看。孩子的预产期在平安夜,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她在家闲着无事,就给孩子做了好些东西。虽然妈妈就在产科工作,但她没有去查孩子的性别,想着这样才更有惊喜,所以她给孩子准备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偏中性的颜色,男女宝宝都能用。

门铃响了,这个点也不知道是谁,她应了一声,放下手头的活慢慢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的一霎那,她简直喜出望外。

“小婳,我回来了。”

是周启骏回来了,他笑着伸开双臂抱住她。她真的又惊又喜,拥抱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她紧紧揪着他的衣襟,靠在他的胸前,喜极而泣。

他搂住她亲吻她,久违的思念,化为唇舌交缠,过了好久,两人才稍稍分开。

他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她,简直不可思议:“我走的时候你的肚子才一点点大,现在居然这么大了,一切都好吗?”

“挺好的,就是有点想你。”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到沙发上,她笑着躺在他怀里。他回来了,她也就安心了。她双手抱着他的腰,把脸埋进他怀里,感受被他包围的气息,这一切让她心安。

他一下一下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脸蛋,说:“比以前胖了一点,白白胖胖手感真好。”

“神经病!谁管你的手感,孕妇太瘦怎么行。”她笑着掐他腰间。

他吃痛地躲闪了一下,又问:“头发怎么剪了?那么长的头发剪了多可惜。”

“长头发洗头不方便了,我现在穿鞋都弯不下腰了,脚趾甲都是我妈帮我剪的。”

“辛苦了。”他说:“现在要剪指甲吗,我来帮你剪。”

她摇摇头,“不用,才剪过的。”

他又低下头来吻她,她伸出手来勾住他的脖子,只有彼此的触摸才能让她实实在在的感受到爱人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你晒黑了。”她瞧着他说,眼眸都是晶亮的。

他呵呵笑着说:“天天云里来雾里去的,黑也只能黑点了,你不嫌弃就好。”

她嗤嗤笑了下,忽然像想起什么重要事情似的,说:“你扶我一把。”他扶了她一把,她起身,说:“你等等,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罢神秘兮兮地进了房间,等她出来,手上多了张照片。

“你看。”她献宝似的递给他。

周启骏拿在手上看,是宝宝的一张四维彩超图,很清晰,可以看清大概的五官轮廓与手脚。

她说:“这是宝宝的第一张照片,你看是不是长的像你,我爸妈都说像你,眉眼鼻梁下巴无一不像。”

他细细地看着,越看越激动,将她抱坐在腿上,在她脸旁重重落下一吻。

“小婳,谢谢你,让我拥有一个完美幸福的家庭,从今往后让我好好守护你们娘俩。”

他说:“我们不必回原来的驻地了,我被调去东部军区了,离江城不远,高铁一小时就能到,你以后想回来看看,小住几天也方便多了。家里的东西我已经叫人搬过去了,我来接你直接住进去就行。”

“你在哪,家就在哪,我永远追随你。”

她靠近他怀里,她之所求不过是,这样依偎在一起的平静日子能多一些。

两人靠在一起,闲闲地说了一会儿话,周启骏说:“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什么事?”

他说:“陶诗景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吴婳叹了口气,将她闪婚定居美国的事情告诉了他。

周启骏也没料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发展,发愣了一会儿,叹口气:“那就没必要说了。”

吴婳好奇,追问:“究竟什么事?难道和诗诗有关,和陈思源有关?”

他说:“虽然事已至此再谈起也没什么意义了,但我还是想要说一下,陈思源他不是渣男。”

吴婳心都揪起来了,眼巴巴地望着他。

他说:“我也是刚刚得知,陈思源在国外执行维和任务期间,为救当地一个孩子,恐怖分子的子弹击中他的右臂,因失血过多没能及时动手术,右臂截肢了,所以他才提前回国了。现在全军都在报导他的英勇事迹,所以我才知晓。”

吴婳心下一沉。

所以他是觉得自己是残疾人了,配不上陶诗景,不想拖累她,所以忍痛斩断了一切,甚至不惜背负上渣男的名号让她记恨一辈子。

那么她结婚当天,那一晃而过的身影,不是她眼花,而真的是他,来看一眼心爱的女人穿婚纱步入婚姻殿堂的样子?

她不敢想象陈思源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肯定不会比陶诗景好到哪里去吧。

吴婳好难过,这个消息直接让她郁闷了好些天,甚至在她心里,她宁愿陈思源是个渣男,这样还好一些。可他偏偏不是,却以这样惨痛决绝的方式斩断了情丝。

吴婳几次点开陶诗景的微信想告诉她,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告诉她了又怎样,她都怀孕了,高富帅对她也不错,一切已成定局。如果告诉她只会打破她如今平静的生活,叫她抱憾终身,痛苦地活着。不如就成全了陈思源辛苦做的局,让他们在时间的长河中,将彼此相忘,直到记忆模糊。

很久以后,吴婳看到陶诗景开了新文,开篇第一段写道:不是所有人的爱情都能善始善终,当我们最终被油盐酱醋淹没,为鸡毛蒜皮争得面红耳赤,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之时。多年前一首熟悉的老歌,是否会让你忆起记忆中的某个闪光点。多年前的课堂上,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头顶的吊扇晃悠悠的转着,老师在黑板上演算着永远研究不透的数学题,那个坐在你身后的坏小子,偷偷扯一把你的马尾辫,你转过头去狠狠瞪他一眼,他握着笔的手撑在脑袋上,嘿嘿朝你坏笑,他的眼眸里倒映出来的都是你,你的脸莫名红了……

一看就是以她自己为原型写的小说,吴婳看了几行,感慨万千,再不忍看下去。

不是每个人的爱情都能善始善终,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残酷,月老没给牵的红线,再怎么努力挣扎也走不到最后一步。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55 章 下一章:第 57 章
热门: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 热泪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杀破狼 清寥记 我养大了暴戾魔龙[穿书]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穿书操作实例 我在古代做皇帝 我成了重生大佬们的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