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上一章:第 54 章 下一章:第 5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出事的是俞凯, 飞行中突遭鸟群, 卷入发动机起火, 没来得及跳伞, 牺牲了。奚菲菲听了这个噩耗, 当场就晕过去送进了医院。

吴婳看着门关的紧紧的对门, 想起平日里的欢声笑语,风趣幽默, 不禁难过落泪, 一个鲜活的生命, 说没就没了, 甚至他昨天还跟自己打过招呼的。

已经快入夏了,她却忽然觉得很冷,木然地站在门口,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她不敢想象, 菲菲嫂子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女儿还在小学, 肚子里一个就快要出生, 而家里的顶梁柱永远地离开了,甚至来不及说句告别的话。

小女孩背着书包回来了, 她还不知道家里遭遇了什么天大的变故。

“小婳阿姨。”

女孩喊她, 她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

“悦悦, 你妈妈不在家,来小婳阿姨家里吧。”她偷偷擦了擦眼泪,哽咽的说。

“小婳阿姨, 你怎么哭了?”

女孩童真的眼神望着她,写满了对她的关心。她不敢再去看她的眼睛,这个残忍的事实,孩子知道了将会怎样,她根本不敢想象。

“没什么,有只小虫子进眼睛了。悦悦,你妈妈在加班,今天就住在小婳阿姨家好吗?”

吴婳朝她伸出手,悦悦很懂事,也伸出手来跟着她进门。

田嫂切了个橙子走出来,见吴婳眼圈红红的,悄声说:“太太,你别太难过,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朝夕相处的邻居,而且她的丈夫也是飞行员,她有同理心,有代入感,怎能不难过不伤心。

她不敢想象这样的不幸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样。她不敢想,也不能想。

亮白的台灯下,悦悦正坐在书桌前写作业,薄薄的窗纱外,夜幕已经降临,黑漆漆的莫名叫人慌乱,连一丝新月都没有的天气。

悦悦说:“我以前喜欢叫周叔叔辅导功课,因为他有耐心还讲的仔细,不过后来爸爸说周叔叔太忙了,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你以后有什么不会的还是来找周叔叔辅导,小婳阿姨家随时欢迎悦悦来玩。”

悦悦抬头朝她笑了笑,又低下头去写作业。

孩子的笑容那么纯真灿烂,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眸,她真的一点也不想看到她落泪。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已经很懂事了,如果知道爸爸永远的离开了,整个童年都将笼罩在怎样的悲伤之中。

外面传来开门关门声,她知道是周启骏回来了。

“悦悦,你先写作业,阿姨出去一下。”

她的眼泪在转身走出门的一霎那像断了线的落下来,她几乎是冲过去紧紧抱住了门口的男人,闭着眼睛倚在他胸口,感受着他存在的气息,伸出手来仔细的一寸一寸的抚过他的眉眼脸庞。

“你没事就太好了。”

她轻声的喟叹,诉说着心底的感触。

周启骏收紧了双臂,低下头来轻吻她的额头,低声安慰:“我回来了。”

夜里两人默默地躺在床上,难得如此安静,一抹微光的夜色透过没拉紧的窗帘透进来,无声无息的漫漫黑夜。吴婳听到周启骏哽咽的呼吸声,知道他也在难过。

她默默地从身后抱住他,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背上。

“我避开了鸟群,而他却没来得及,他就在我的眼前坠机了,我的战友,我的僚机……”

他说不下去了,哽咽着,痛苦着。

她也跟着流泪,慢慢拉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轻声说:“老公,我所有的期盼不过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求你答应我和孩子,我要你答应我们,陪着孩子渐渐长大,陪着我慢慢老去。”

他转过身来抱住她,却没有轻易给出承诺。既然当初选择了这身军装,肩上就扛起了保家卫国的职责,做好了流血牺牲的准备。飞行员看似光环笼罩,高高在上,可是风险也很大,他不是第一次目睹战友牺牲,但这一次是离他最近的一次。

从前孑然一身可以无所畏惧,可是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家,有妻子有还未出世的孩儿,他的肩上还有为人夫为人父的职责。

他说:“小婳,要是有那么一天……”

“不,不会的。”她捂住他的嘴,连提都不让他提。

这一夜的大院比任何时候都安静,这一夜这座院里没有一个人睡的好,悲痛笼罩着整个大院。

追悼会伴着哀乐,催人泪下。俞凯年迈的父母从老家被接了过来,可是却等来的只是儿子盖着国旗的冰冷躯体,以及永远合上的双眼。他的父母佝偻着背,被人搀扶着,痛哭流涕。奚菲菲面色惨白,已经站不动,坐在轮椅上还在打着吊瓶保胎,她没有大声哭泣,像一个只剩一口气的活死人瘫坐在轮椅上默默流着泪。

悦悦扒着棺材不肯撒手,大声地哭喊:“爸爸,爸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清脆悲伤的童声传遍整个空间,本来默默垂泪的人们,皆忍不住失声痛哭。

大院里很久都没有笑闹声,后来,入夏了,在一个清晨,人们还在睡梦中时,对门搬走了。

奚菲菲没有和他们告别,可能是怕徒增感伤。

吴婳看着对门空荡荡的房子,想起过往的点滴,幽默的俞凯,热情的奚菲菲,笑声清脆的悦悦……一切的一切都不在了。

人世无常,叹匆匆,然而时间的脚步从不会为了谁而停留静止。

没过多久,沿海局势紧张,上级要求在整个空军挑选优秀的官兵组建一支王牌之师。吴婳能知道的信息不多,只知道周启骏又将离开自己一段时间。

这天傍晚,两人如往常一样吃完了晚饭,又出去散步。吴婳的肚子渐渐显怀了,天气一热,她走起路来有些气喘。这一天,周启骏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她在大院里散步,而是带她去了机场。

暮色渐起,天边一道残阳还未完全没入地平线,半边天空映照的金光灿烂,西边的天际却已经有半轮明月升了起来。一架飞机迎着暮色在跑到上疾驰,旁边的草被强大的风力吹的东倒西歪,直到起飞“腾”地一下升至天空。

这是吴婳嫁给周启骏以来,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看战机起飞。

两人站在远处看了好一会儿,周启骏终于开口:“小婳,这次我将有两三个月不能陪在你身边,你怀着身孕一个人住在这里我也不放心,我打算送你回江城住一阵,等我忙完这一阵再来接你。”

她不想给他造成任何牵挂与负担,点点头,说:“好。”

风轻轻吹动着她的裙摆,吹散了她鬓边的一缕发丝,她往耳后撩了撩,说:“你不必担心我,宝宝在肚子里很乖,况且我妈就是产科大夫,我肯定一切都好,我只求你起落平安,我等你回来给孩子取名字。”

“嗯。”他搂住她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我给你的平安符你还带着吗?”

“在,一直都贴身带着。”

“这样我就放心了。”

***

晚上,吴婳躺在床上玩手机,看到陶诗景发了一条状态:

“感谢你赐我空欢喜一场。”

吴婳品了品,直觉不太妙,立刻微信过去问:你怎么了?

等了三分钟陶诗景都没回,却又看到她把那一条状态删了,发了一条新的:

“十二年的青春全部喂了狗。”

没人点赞,没人留言,她应该是设置了分组可见。

这下吴婳坐不住了,直接视频过去,第一次她没接,第二次过了好久她才接了。

吴婳看到屏幕上黑乎乎的一片,说:“诗诗,你怎么了?你在哪里?”

视频里一阵抽泣声,吴婳隐约能看见她蜷缩着双腿在哭。

“诗诗,你把灯开开,你别吓我,有什么事和我说说。”

陶诗景不为所动,只是默默啜泣,吴婳一点一点耐心的劝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把灯打开。

吴婳看到她赤足靠墙角坐在地板上,头发凌乱覆面,脚边散落着许多酒瓶子,此刻她还举起一瓶洋酒往嘴里灌。

吴婳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陶诗景。作为好闺蜜,此刻她恨自己不能在她身旁夺下她的酒瓶子。

“你别闷头喝酒,你这喝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酒,你不要命了吗?”

“命?”陶诗景凄惨地笑了一声,“我现在终于相信命了,不是你的再怎么强求也得不来。”

“你是不是和陈思源吵架了?他不是在国外维和吗?回来了?”

陶诗景笑着哭出来,“我这辈子都觉得非他不嫁的,从高中毕业确立恋爱关系的那一刻起,我就坚定了这个信念。这么多年,我为他吃过的苦流过的泪等待的日子,不是十天半月,不是一年两年,是整整十二年!十二年啊,女人的青春短短能有几载,我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这个男人,可是最后等来的却是他的一句分手。”

吴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场愣住了,视频里陶诗景又猛灌了几口烈酒。

“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在里头?”

“我他妈也希望是误会啊,也希望是小说里那种狗血的误会啊,可他不是。”她默默哭着,泪水爬了满脸,“他突然提前从国外回来了,我还高兴呢,跟我爸妈说他回来了,很快就要来见你们了。结果隔天我就打不通他的电话了,我当时还没细想,后来又打一直处于正在通话中,女人的第六感忽然告诉我有问题,我换了一个手机打,结果打通了,他居然把我给拉黑了。”

“为什么呀?发生了什么,要拉黑你!”

“我也想知道啊,他一句解释也没有直接拉黑我。后来我再打,他就不接了。我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为什么忽然这样,我不甘心哪,当时就驱车去了他们部队,可是人不愿出来见我,而我根本见不着他,我死都不瞑目!”

这时候周启骏洗完澡进来了,吴婳赶紧示意他先出去。

“我就一直待在他们部队门口不走,他估计也是怕影响不好,给我发了很长一条短信,不管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概括起来就一句,为了前程他要和我分手,娶他领导的女儿。”

“我当时还不信,以为他肯定是有什么苦衷,我多方打听,原来一切都是我臆想的他不容易,他真的攀上了领导的女儿,打算做乘龙快婿。”

“多么可笑,你说多么可笑,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从没嫌弃过他家境贫寒负担重,而他却反而嫌弃我给不了他的前程!”

陶诗景哈哈大笑起来,眼睛红的可怕,猛然灌着酒。

“你别喝了!为了一个渣男,你难道要为了你死去的爱情而殉葬吗?你平时多么洒脱的一个人,不值得,诗诗,为了渣男不值得。”

“我知道我现在劝你什么你都听不进去,我只是希望你为了爱你的人,好好保重自己,你伤了自己疼的终归只是你自己,渣男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诗诗,你别再喝酒了,好好洗个澡睡一觉,你等我,我过两天就回江城了,我陪着你,陪你度过这段日子。”

这天晚上,吴婳安慰了好久好久,才慢慢把她给劝住,看着她躺上床才稍稍安心挂了视频。闺蜜的遭遇,让她跟着痛心,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陈思源的样子,他站在周启骏旁边,那么爽朗的帅小伙,她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负了陶诗景,这么多年的青春,一个女人全部的青春都被错付了。

也许时间真的很残酷,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意,从深爱到变心。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54 章 下一章:第 56 章
热门: 撒娇第一名[快穿] 千金笑 有钱的苦你不懂 落日与夕阳 闪婚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掌中雀[豪门] 史上第一混乱 一闪一闪亮晶晶 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