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上一章:第 46 章 下一章:第 48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绿色的火车在崇山峻岭间“哐哧哐哧”地穿行, 一路走一路摇晃。吴婳坐在座位上托腮望着窗外, 离家乡已经很远了, 告别了平原地带, 这里山连山, 绵绵望不见尽头。眼前一黑, 火车又钻进了山洞,这个山洞又长又深, 过了好几分钟眼前才重现光明, 不过一会儿又钻进一个山洞。

吴婳索性降下窗帘, 靠在椅背上, 山洞里手机信号也不好,上不了网,只能听下载好的音乐。

他的驻地实在是偏僻了些,在省城机场下了飞机, 还要坐这种慢火车,之后还要坐汽车。在交通便利四通八达的今天, 尤其对于她这种从小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来说, 这样的出行方式简直是一种煎熬。

旁边位置上的几个人在打牌,劲头很足, 还有几个人在围观, 实在是吵闹的令人头痛。吴婳往里侧靠了靠, 默默调高了耳机的声音。

前几天周启骏给她打电话说已经回了部队,而且结婚报告也批了下来,但是由于任务重走不开, 婚嫁可能还要过些天才能批下来,话到这里难免有些失落。

吴婳就说,“那我来看你吧,我早就想看看你部队长什么样子了。”

他一听当然喜不自禁,直接说:“记得把户口本带来。”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她就这样带着户口本拖着行李箱来了个三千里会夫婿。

吴婳看了看时间,好在还有二十多分钟就要到火车站了。想到离他更近了一些,她的心情也跟着雀跃了几分。

火车终于进站停止了晃动,吴婳舒了一口气,拎着行李箱背着包随着人群下了车,甫下车她觉得被车晃了几个小时,脚站在地上都有些软绵绵的悬浮,走了几步才适应过来。

旁边有人挑着扁担走过,呵地随地吐出一口痰,差点吐在她脚上。吴婳皱了皱眉头,绕开两步,却见地上果皮纸屑,还有家长带着孩童在路边尿尿,卫生环境实在令人堪忧。她想去车站卫生间小便,但是刚走进去,那恶臭冲鼻的场面让她差点当场去世,她一边干呕一边赶紧捂着鼻子逃离,宁愿憋着她也不要再过去。

真的不是她矫情,就对于卫生方面她是真的无法忍受。不禁感慨地方差异还是蛮大的,江城都已经实行垃圾分类了,而这边还在随地大小便,厕所革命可谓任重道远。

吴婳只能闭了闭眼睛,眼不见为净,脑子里却还浮现那口恶心的浓痰,强忍着不适走了一段路,听到有人喊她“嫂子”。

吴婳定睛一看,是个穿蓝色军装的年轻战士,十八九岁的模样,笑着朝她一路小跑过来。

“嫂子,您好。”小战士站在她面前腼腆地笑说,“我们周团长今天有任务,抽不开身,派我来接您。”

说着麻利地抢着提起她的行李箱,连随身的小包都非要帮她背了。

吴婳跟在他身边,笑着说:“谢谢你啊。”

“嫂子,您太客气了,这边走,车停在那边。”小战士先她两步走着,不太敢与她有眼神交流。

“好好。”

是一辆军用的吉普车,小战士热情地帮她开了车门,又去放行李,紧接着坐上来发动了车子。

吴婳说:“我怎么称呼你?”

“叫我小李就好。”

“小李,今天太感谢你了,给你添麻烦了。”

“嫂子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吴婳笑笑,说:“听你的口音,感觉像我家那边的人。”

小李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是的,我也是江城来的,所以周团长派我来接您,说是一个地方的路上不会太闷。”

幸亏他想的周到,同一个地方的老乡在异乡,路上确实围绕家乡有说不完的话题,不存在没话找话的尬聊。

就这样一路聊着,车子很快驶进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军区。下得车来,正好有一队蓝军装战士正队经过,整齐划一的动作令人赏心悦目。吴婳站在车旁不禁多看了几眼,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进入部队,对于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新奇。

相对的,战士们对于她也是新奇的,本来整齐的队伍,忽然开始前后相撞,步伐也乱了。班长转过身来,这才看到不远处的吴婳。

“别看了!别看了!注意队列!”

班长板着脸停下来重新整队,可还是管不住这群血气方刚的小伙们眼睛往那边瞟。没办法,在这里看到个年轻女性不容易,而且还是个挺漂亮的小姐姐,怎能不多看几眼。

吴婳看到这情形有些手足无措,问一旁的小李,“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小李腼腆地挠挠头笑笑,“没事的嫂子,习惯了就好。”说着拖着她的行李把她带往周启骏的营房。

走到房门口,小李驻足说:“嫂子,那您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周团就回来了。”说完还嘿嘿坏笑了下。

“小李等一等。”吴婳麻利地拉开行李箱,从里头拿出两包江城土特产,笑着说:“家乡的味道。”

吴婳来之前在网上查了,说去部队探亲,带土特产最好,这才买了半行李箱,以便做做人情。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嫂子。”小李看到家乡的特产,开心地收下了。

吴婳进了周启骏的房间,参观起来,不得不说,飞行员的住宿条件相当优越,装修现代化,跟星级酒店的配置差不多。她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头发有些凌乱,妆都有些花了,她又拉起衣服嗅了嗅,赶了一天的路感觉自己都臭了。她打开水龙头,有热水,她赶紧钻进淋浴房冲了个澡。

洗完后又从化妆包里拿出香水来往身上喷,她特地带了一瓶巴宝莉红粉恋歌,娇柔花香和荔枝的甜味,小女人到极致,他肯定会喜欢的吧。一想到这里,她都有些害羞了,重新拿出化妆品来化妆。难得见一次,当然要打扮的漂亮一点才行。

***

日落西山红霞飞,周启骏从飞机上下来,解开了头盔,想着吴婳应该已经到了,便赶紧往回赶,径自上了车,甩开其他人一大段路。

“明天又没任务,他这么着急忙慌干啥去?”

说话的是飞机机械师管勇,他负责周启骏的飞机。

俞凯走上前来,搭上管勇的肩,笑着说:“他媳妇儿来了,你说他干啥去?”

管勇一脸懵,“不是,他什么时候有的媳妇儿,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想把我侄女介绍给他呢。”

“哎,老管,你信息太闭塞了,别只知道埋头修飞机。”

管勇看着已经驶出一段距离的车,说:“怪不得跑这么快,我还从没见过他这么着急呢。”

“这种事情不急那还能叫男人嘛。”

几人哈哈大笑,调侃着离开机场。

车子在半路上遇到政委,周启骏叫司机停下车,走下车来问:“政委有何指示?”说着拿出一根烟递给他。

政委摆摆手,说:“不抽,咳嗽。”

他这才重新把烟塞回去。

“听说你未婚妻已经到了?”

“应该吧,我正准备回去看看。”他本来想抽支烟的,想想她不喜欢闻到烟味,便把烟塞回了口袋。

政委说:“没红本本营房可不能住,把人领招待所去。”部队里只对合法婚姻的军嫂欢迎,至于女朋友,一直处于一个模糊的地带,也不欢迎女朋友去探亲。

“政委,不差这一天吧,明天领完证就是合法夫妻了。”难得来一次,他才不想分开睡。

政委人其实挺好的,听了他的话,思索了一下,说:“那行吧,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到吧。”

他笑着说:“多谢领导理解!”

“你小子!”政委手指着他笑了笑,“快去吧。”

周启骏正要转身上车,政委又凑过来,轻声说:“那房子隔音效果可不太好,晚上动静小点,别饱汉不知饿汉饥。”

说完政委自己先笑了,留下周启骏在风中跟着尬笑。开车的战士看他俩忽然笑了,说:“领导,你们笑什么呢?”

“没你什么事,开好你的车。”政委回了一句,内涵地拍了拍周启骏的肩,“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说完笑着背着手走开。

***

吴婳本来靠在床上玩手机等他的,结果路途太疲劳,又因为洗了个澡,人松快了不少,握着手机就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感觉有人抱着她在亲她,吓得立刻清醒了。

爱人就在眼前,他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燥热。

“小婳,你好香。”他搂着她不舍放手,脸埋在她颈间亲吻着。

她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我喷了香水,你喜欢吗?”

“何止喜欢,简直太上头了!”他灼灼地望着她,呼吸粗沉,手开始不安分地脱她的衣服。

热情似火一点即燃,等两人都差不多坦诚相见时,吴婳推了推身上的他,发出指令:“先去洗澡!”

这紧要关头真是要命!

“完事再去。”

“不行,现在去。”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扫兴,他痛苦的翻身坐起。

吴婳拉了拉他的胳膊,含羞带怯地问:“那东西你准备了吗?”

多年前没戴套留下血的教训,让她现在谨慎不已,即使即将要领证。

“什么东西?”

“你讨厌!”她嗔着打了他一下,“明知故问!”

他这才反应过来,嘿嘿坏笑着说:“在床头抽屉里,你拿一下,我马上去洗澡。”

吴婳看着他走进淋浴间,随手打开了抽屉,但是随即背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不,应该是气疯了。

抽屉里竟然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抽屉的避孕套!

他准备这么多干啥!她坐在床头气的要命,更气的是,前后才一分钟,他已经冲完澡出来了。

这叫洗澡吗,这是过了一下水吧!

“我来了!”他一下搂住她,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吴婳微微挣扎了一下,指着抽屉说:“周启骏,你给我解释一下,你在部队里为什么买这么多避孕套,是不是有别的女人!”

“冤枉啊!这些都是后勤发的,可怜我这么多年都用不上,不知不觉就存下了这么多。”

吴婳被雷的不行,半信半疑,“部队还发这些?这也是军需品?”

“你不信?”他差点跪下来赌咒发誓,“这里连只母猪都没有,何况是女人!”

“就是觉得离谱。”她笑着说。

他也不跟她多废话,直接将她推倒在床,这种时候和女人废什么话,干才是王道。

“啊——你压到我头发了……”

她的一惊一乍被他全数堵了回去,到最后只剩下彼此的深深浅浅的喘息声。

长期异地的情人,见面第一件事绝对不会是互诉衷肠,通常□□的交流才是排在首位的,吃饱喝足之后才会想到精神层面的交流。

许久之后,两人相拥躺在床上,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明天日子不错,我也正好有空,咱们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呀,我忘了带户口本了!”

两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真的忘了?”

她皱着眉点头。

他沉默了一下,说:“别急别急,要不叫你爸妈快递过来,发加急。”

急的人明明是他吧,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吴婳扑哧一声笑出来。

“你笑什么?”

吴婳笑的越来越放肆,脸埋在他胸膛里笑得一颤一颤的。

他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好啊,你敢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错了,我错了……啊——”

正在这时,隔壁传来一阵响亮清晰的咳嗽声。

吴婳惊呆了,满面潮红不敢出声,两人对视一眼,周启骏指指墙头,说:“隔音不好。”

吴婳羞的不行,刚才她叫的声音不算小,被人听到了,好尴尬呀。她压低了声音嗔道:“被人听到了,怎么办呀!”

面对她的担心,他只是将被子蒙头往上一拉,营造出一个更私密的空间,在她耳边私语:“那一抽屉,你要给我补上!”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46 章 下一章:第 48 章
热门: 苏丹的禁宫 碧云天 一纸成婚:顾少宠妻成瘾 英灵座上日呼君 国色芳华 东京塔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逆鳞 从桌游开始[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