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上一章:第 42 章 下一章:第 4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卧室里安静极了, 甚至能听到绿色氧气瓶泛起的“啵啵”声。盛夏的天气, 落地白纱窗帘都遮不住强烈的光线, 显得刺眼无比, 就像强势的生命力如日中天。而床上的老人一动不动, 气沉沉的像是随时将要咽气离世。

吴婳站在离床几步远的地方, 踌躇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对于王淑云她还是有些隔阂的。

王淑云头朝她那边稍稍偏了偏, 无力地慢慢抬起手向她招了招。

吴婳机械地走过去,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一言不发。

她的脑溢血突发的又凶又猛, 颅内血管爆断,出血点很大,做开颅手术也没有用了,这会儿只是用药勉强吊着最后一口气, 争取一点与亲人告别的时间。

“那件事……是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没有办法。”

她说话的时候又费力又有些口齿不清了,吴婳伏低身子贴到她嘴边才听明白说了什么。

吴婳咬了咬唇, 说:“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不怪您。”

王淑云听了似乎很欣慰,轻轻碰了碰她的手, 想要握一握, 手中却已无力抓拢。她空洞的眼神飘向门口, “启骏呢?”

“您别睡,他马上到了。”

她的呼吸很重,准确地说是好像只有呼气声, 却很少吸气,似乎非常痛苦。

“答应我……别告诉他……”

王淑云痛苦地摇着头,这是她弥留之际还放心不下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把她找来交待一遍。她这个做奶奶的还是有些许私心,不想她一手带大的孙子为这事痛苦自责。

“奶奶,奶奶,我来了——”

门外一叠声的叫喊由远而近,急促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是周启骏回来了。

王淑云紧紧盯着吴婳,用尽所有精力:“求你答应我……”

“我答应,请放心。”

王淑云听到这句话,似乎瞑目了,无力地倒在枕头上大口地喘气,心电图的波折也渐渐趋缓。

“奶奶,我回来了!”

门被推了开来,周启骏风尘仆仆,喘着粗气直扑到床边。

“奶奶,奶奶……”

周启骏握着她的手连喊了几声,她才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他,嘴角微微笑了笑,张了几次口,才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启骏……对不起……”

周启骏没明白她说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他说对不起,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嘴唇翕动,眼眶也红了一圈。

“奶奶,您别睡着,别睡着,求您了。”他跪在床前,轻声嚅嗫着,仿佛喃喃自语。

她的眼睛忽然睁开来,比方才有神了不少,嘴里却已说不出话,呜呜地发不出声音。她拼着最后一点意识,想让他握住吴婳的手,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残存的一点意识根本无法再控制手。而周启骏沉浸在悲伤之中,根本不懂她想要干嘛,以为她是痛苦的挣扎,看到亲人如此痛苦,他的心揪成了一团。

吴婳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一下握住了周启骏的手,她突然的动作,让他抬头望了她一眼。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悟过来,紧紧反握住她的手。

王淑云看到这一幕终于叹出最后一口气,永远阖上了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心电图变成了平直的一条线,发出“嘟——”的声音。

“奶奶。”

周启骏最后轻轻喊了一声,握着吴婳的手埋首在被子间,吴婳感觉自己手上凉凉的,是他的泪水。

***

王淑云的追悼会来了很多人,她生前在古筝界的名望很高,再加上她司令夫人的身份,灵堂里挤满了人,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很多人都是电视里才能有机会看到的。

吴婳的身份其实有些尴尬,不过周家人默认了她,让她以孙媳妇的身份参加葬礼。周启骏带她见了一些人,她乖巧地跟在身后打招呼。

灵堂上摆着大幅的遗照,照片里的王淑云妆容典雅,嘴角带笑,穿着合体的米黄色套装,脖子里戴着珍珠项链,一如既往的优雅高贵。

吴婳看着照片,跟着人群鞠躬又鞠躬,忽然心中的一切都释然了。那件事上,她于她必然是做错了,但是站在她的立场,她也只是在维护孙子的立场,好像也并没有做错什么。况且这最后的决定也是她自己做的,她和她的共同点,都希望他好。

葬礼过后,吴婳在屋里没有找到周启骏,一直找到院子里才看到他正坐在一棵大槐树下,默默地抽烟,那背影说不尽的孤独。

阳光刺眼,白色的槐花开的密密匝匝的,有一些落在地上,星星点点一片。吴婳冒着暑热走过去,虽有树荫,却没有一丝风,热气还是挡不住,他后背汗湿了一片。

见她来了,他把手里的烟扔了,用脚踩了几下,火星四散终于灭了。

“坐。”

他往旁边让了让。

吴婳默默地坐下,石凳晒的发烫,坐在上面很不舒服。

“节哀顺变。”她说。

树上的蝉鸣一阵响似一阵,仿佛永无尽头。

“小婳。”

他看着她喊了一声,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将她搂在怀中。

她抬眼看看他的侧脸,他比以前黑了一点,精神也没有以前好,可能是一路奔波回来,又悲痛之后,眼眶都有些凹陷了,她看着有些心疼,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粗短的胡茬扎着她的手心,有些痒有些痛。

“我就是在这个院子里长大的,小时候这棵槐树还没有这么高。”

他的眼睛出神地望着远方,迷茫的找不到聚焦点。吴婳抬头仰望这棵槐树,现在它比围墙还要高。

“小时候我还挺皮的,经常把大院里其他孩子打哭,他们就哭着鼻子回家告状,然后他们家长就会带着孩子跑过来问责,而我奶奶总是代我给人家赔不是。她那样要强的一个人,为了我的调皮给人家点头哈腰地赔礼道歉。”

说到这里,他吸了吸鼻子,又叹了口气。

吴婳知道他此刻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她便默默地听着,任何他搂着自己。

“其实她的工作也很忙,经常会去全国各地演出讲座,还要指导学生,有些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她总是客客气气地接待。可是再忙再累,睡前总会抽出一点时间,给我和慧慧讲睡前故事,那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温馨又安稳,那时候的奶奶最慈祥,听着她的声音进入梦乡。”

“不知道你有没有百度过她的名字。”

“没有。”吴婳轻轻摇了摇头,其实她搜索过,她当然好奇他家里的每个人,都搜索过,结果个个不简单。王淑云的百度百科写的是,中国著名古筝演奏家、作曲家,浙派筝传人。

“其实我奶奶是资本家的小姐,那时候这个出身简直叫人抬不起头来,我爷爷是力排众议娶了她,也因为这个原因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罪。风风雨雨一辈子,不离不弃,这回突然撒手人寰,我真怕老爷子会受不住这个打击。我还不能在身边敬孝。”

最后一句话充满了自责。

他说:“小婳,明天我又要回部队上了,你要好好的,我看你都瘦了,在日本吃的不好吗?”

他有任务在身,部队只给他批了五天的丧假,一来回路上的时间都要耽搁掉两天。

“没有,挺好的。我还有几天就结业回国了,我会好好的,你放心去。”

“我没想到让你以这样的方式和我的家人见了面,抱歉。”

正说着,身后周锦慧在喊,“哥,你怎么躲在这里,爸叫你去整理奶奶遗物。”

两人听了相携着站起来。

“小婳姐。”周锦慧喊了她一声。

吴婳含笑冲她点了点头。

“叫嫂子。”

周启骏说着拉起吴婳的手进了屋。

***

周老爷子见不得整理遗物这种场面,睹物思人最是戳人心,早被人安排着去了别的屋子休息。他是打了一针镇定剂才不至于那么情绪激动,勉强能够自持。

周启骏和周锦慧在卧室里整理东西,两人都沉默着,周锦慧更是整理一会儿抹一会儿眼泪,两只眼睛肿的通红。吴婳毕竟是外人,不便于去接触私人物品,只好在旁边帮帮忙。

忽然周锦慧怀中抱着一只破旧的洋娃娃,嚎啕大哭。原来那是她小时候的玩偶,她奶奶还给她收着,想到这里,她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床头大声哭泣。吴婳走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

周启骏也被这情绪感染了,站在窗口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过了好久,他才渐渐控制住情绪,打开手上正拿着的一个文件袋。

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知是什么资料文件。

他抽出来,是几张纸,纸张有些泛黄,像是有些年头了。上面还有图案,他粗略地看了一眼才知道是医院的检查单子。

他以为是王淑云的体检单子,又细细地看了一眼,上面写着:

经腹部探查:子宫平后位,子宫形态:增大。

宫腔内可见妊娠囊,囊内暂未见胚芽,胚芽内未见胎心管搏动。

超声提示:宫内早孕(45天左右)

下面是检查日期。

那个检查日期让他心中咯噔一下,他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急急地往上看,姓名栏上赫然写着“吴婳”两个字。

那两个字,是她的名字,从来没有这样刺眼过,仿佛一把利剑直直地刺向他的心脏,霎那间,他连呼吸都停止了。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42 章 下一章:第 44 章
热门: 身患绝症,要室友亲亲才能好 你杀青了 乡春满艳 公子每晚都穿越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迷失在悲伤里的青春 星野 泡沫之夏Ⅰ 苞米地的春情 梅花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