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上一章:第 37 章 下一章:第 3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启骏才看了几行字, 里头竟然提到他的奶奶,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往下看, 正在这时, 吴婳裹着一条浴巾慌慌张张冲了进来。

说她是冲过来的, 是因为她头发尚滴着水, 光着脚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好像发生了什么紧急而又了不得的事情。

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她一眼就看到他手上拿着的日记本, 惊恐紧张之色在她的眼眸中浮现, 她似乎从未这样着急过, 一下冲了过来从他手里将日记本抢了过去。

他愣了愣,从未见过这样的她,她的表情也不太好,他赶紧说:“抱歉小婳, 我不是故意要看你日记的。”

日记本里写了她的恋爱心路历程,包括流产这件事, 当年因为心中苦闷压抑无法言说, 就全都倾诉在日记里。她洗澡洗到一半想起床头柜里忘记上锁的盒子,担心秘密被他知晓, 这才着急忙慌出来, 可事与愿违, 日记还是被他看到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多少,是不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她紧紧怀抱着日记本,偷偷观察着周启骏, 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他的表情更多的是无措,像是因为偷看她的日记而自责。她大胆猜测,他可能还没有看到分手,如果他知道她曾经为他堕过胎,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镇定的模样。

周启骏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该看你的日记,你千万别生气。”

吴婳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要是真的告诉他这个事实,他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呢?

这种大胆的念头仅仅在心中过了一下,她就暗自否决了,当年就打定主意瞒他一辈子的事情,现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早已风平浪静,再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暗暗咬牙,努力掩饰自己这般奔跑出来的怪异行径,“虽说日记写的不过就是你我,但毕竟私密,被看到还是会有些羞耻感的。”

“嗯,我懂,抱歉。”

周启骏看着吴婳重新把日记本放进那个铁盒子里,落锁塞回原来的位置。他说:“先去把衣服穿上,头发吹干,小心着凉。”

吴婳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思重新回到浴室,等她吹干头发再次回到房间,心情才渐渐趋向平静。周启骏坐在床沿上,两手交叉着抚额撑在膝上,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见了她,抬起头来望向她。

他这一眼,不知为何让她才放下的心,莫名又被提了起来。

他往旁边挪了挪,她走过去在他旁边安静地坐下。片刻的沉默之后,他终于开口:“当年分手,是不是与我奶奶有关?”

他的话令她惊了一下,原来他看到的内容,比她想象的多得多。

“是不是她逼你和我分的手?”

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眼神中窥视真相。

她微微低垂下头,避开他探究的目光,手指不安地绞了绞,扯了扯唇角:“你都看到了?”

听到她这句话,周启骏心中立刻有了答案,坐直的身子一下子颓然了下去。

想不到他的奶奶在多年前就偷偷找过吴婳,他不知道她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但是奶奶是那样强势的人,他用脚趾头猜也不会是太好听的话,他甚至脑补了那种影视剧里的情节,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多么的侮辱人。

想到吴婳曾经因为这件事可能受过很大的折辱,他的心里就极不是滋味,像在小火上一点一点地煎烤,让他如坐针毡。

他张了几次嘴,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无从下口,最后却只说:“小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如果你告诉我,我奶奶她找过你要我们分手,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分手的。”

吴婳不敢问他究竟看了多少日记,只能全凭自己去猜测,但她从他的话中还是能够确定一件事,他大概只是知道分手与他奶奶有关,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直接导致的,她这才稍稍放心。

她说:“你奶奶她确实来江城找过我。”她顿了顿,把当年之事撇去怀孕堕胎之事,大概说了说,最后又说:“她做这一切也是为你好。”

听了她平静的叙述,他却激动起来,甚至爆起了粗口:“去他妈的家世门第!”

他的眉头紧拧,脸色因为情绪愤怒涨的通红。

他不明白,两个人相爱不够吗,为什么非要扯那些没用的附加条件。他只是想要一份纯粹的爱情,而他的奶奶却亲手毁了它,甚至事后劝他天涯何处无芳草。

他不敢相信因为这件事让他们生生分手,彼此错过十年。这十年,这最好的十年!如果不是这次偶然相遇,那就是意味着将错过一辈子。如果不是看到了日记,他将一辈子蒙在鼓里,以为就是她扛不住异地才分的手!

人生,竟然如此的滑稽!

他的逆反心理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强烈过,他想要去质问她,为何要干涉他的感情,为何要棒打鸳鸯,活活拆散他们。

他顾不得深夜,拿起手机就要往家中打电话。

吴婳眼疾手快,看他一副盛怒的模样,说:“周启骏,你要干嘛!”

他不说话,低头翻着通讯录,她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说:“周启骏,你理智一点,你现在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气不过,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亲奶奶!”

他是真的生气了,她从没见过这样子的他,仿佛一只被激怒即将张开血盆大口吃人的老虎。

她握住他的手,倚在他身旁,声音轻轻柔柔:“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奶奶年事已高,你现在深更半夜跑去劈头盖脸的质问,是孝道是小辈该做的事情吗?再一个,你仔细想想,你这样做无疑是让她老人家觉得我向你告了状,这样她只会更加看不上我,对你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绝不是要让你为了我,去和亲人为敌,这样做除了加深彼此的恨意,又有什么好处。这件事已经是过去式了,我都已经放下,你又何必动怒。”

她把头轻靠在他肩头,安抚着他尚无理智的情绪。

他的心里很乱,像一团麻纠缠着,又像有一团火在里头烧,他摸索着想找根烟出来平复心情,找了半天才发现没有,她不喜欢闻到烟味,他基本没在她面前抽过烟。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深呼吸,她的头发刚刚洗过,带着香甜的芬芳,一点一点慢慢舒缓着他的心情。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屋内安静极了,只有空调轻微的运转声音。

“别气了,去洗澡吧。”她说。

她越是描述的云淡风轻,越是大度懂事,他就越觉得对不起她。他甚至希望她能为此狠狠向他吐槽哭泣抱怨,这样也让他心里好受些。可是她什么也没有,那样的乖巧,那样的安静,这让他很难过。那样柔弱的肩膀,却扛起了所有,这让责任感超强的他着实抑郁,就像要狠狠发泄一通,却只是一拳砸在棉花堆里。

明明很柔弱,却以一己之力默默扛起所有,这激起了他无数的保护欲。他一下将她抱住,紧紧搂在怀中,“小婳,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一个人去默默承受,我心疼。”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他的一句我心疼,让她鼻尖一酸,一滴泪悄然从她眼角滑落,没入他的衣服上。那年,她那样疼痛,生离活剐的疼痛,那样的绝望之时,她最大的奢望不过是,希望他能够在她身边,抱一抱她。

而此时此刻,虽然迟到了很多年,但他最终还是回到了她的身边,拥抱着她,熟悉的气息,胸怀的温度,无一不令她心安。

她悄悄抬起手背将眼泪擦去,轻声说:“未来可期。”

他忽然放开她,说:“你等我一下。”说着站起来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吴婳追出几步。

“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说完关上门匆匆而去。

吴婳心神不宁地守着大门,总觉得会出点什么事,她最担心的是他和家里因此闹掰,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没过几分钟,敲门声响起,吴婳赶紧打开门,周启骏微喘着气,她将他让进来,还是问:“你干什么去了?”

他却不答,反而拉着她往沙发走,说:“你先坐下,我有话要说。”

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让她心头更加不安。至此,她心中悔恨万分,千不该万不该,日记本忘了上锁还放在抽屉里被他看到。

吴婳愣愣的看着他,他在她面前整了整衣裤,清了清嗓子,忽然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吓得她从沙发上弹起来,“周启骏,你干嘛?”

“别说话,你先坐下,听我说。”

他重新将她按下去,单膝跪在她面前,说道:“吴婳,我本来想回到部队打完结婚报告,等你从日本回来再向你求婚的,但是我现在打算将一切都提前,我无法再压抑自己的内心了,只想早一点永远和你在一起。”

吴婳惊的心怦怦跳,捏着自己的双手,努力克制着自己。

他说:“十年前,我就说过要好好爱你,此生绝不负你。而你却为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是我做的不好,让你受苦。也许那时候的我还不足以护你周全,但是现在,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成熟的男人,我有宽厚的肩膀让你依靠,有温暖的怀抱为你遮风挡雨。谁都无法阻拦你我相爱,所有的一切都不足为惧,我不要你去担忧那些事情,所有的障碍我都会将它扫清,为你铺一条只有鲜花没有荆棘的道路,你要做的就是披上婚纱踏着红毯迈着坚定的步伐朝我走来。吴婳,我请求你嫁给我,让我用一辈子好好疼你,爱你,再不受任何委屈。”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戒指盒,打开来,一枚硕大的钻戒熠熠生辉。

吴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掩着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话很朴实,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不是准备好的稿子,是发自肺腑的一番话,她听了簌簌落泪。

他把戒指从盒子里取出来,捏在手上,说:“这戒指我买了有一阵子了,一直藏着不敢说出口。不过这次你放心,我没有买错戒圈大小,是按着你的手指定制的,你不用再准备红棉线绕戒指了。你可愿意接受?”

他真诚的看着她,笔挺地跪在地上,手上举得戒指就在她的眼前。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说:“要是我不接受会怎样?”

他本来自信满满,仿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颓然地说:“大概会郁郁而终,死不瞑目吧。”

他看着那枚戒指,徐徐说:“小婳,你可能不知道,我年少时的梦想是开最牛的战机和娶你为妻,现在依然是,我所有关于未来的蓝图中,处处有你。你不要笑话我,我甚至想过我们将来的婚纱照摆放在家中哪个位置。”

吴婳被他的话惹的又落泪,半晌她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子说道:“周启骏你也太狠了吧,多年前你让我做你女朋友,说不表白就死不瞑目,现在又这样,这简直是我见过的最简单粗暴的求婚。”

她说:“人家求婚,都是精心策划,西装革履,鲜花香槟。哪有你这样简单草率的,还以死威胁,简直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一听她这口吻,就知道她是愿意嫁给他的。他的眼里燃起希望,说:“求婚,重在真情实感,不在花里胡哨的形式,你说呢?”

她无奈地说:“好赖话都让你说尽了,我还能说什么。”

他嘿嘿一笑,“来,我帮你戴上戒指。”

吴婳伸出左手,他笑看着她,“我记得你说过的,要戴左手无名指,离心房最近的地方。”

戒指戴上手的一刻,她太过于激动还是有些哽咽,她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

他开心极了,从戒指盒的里层又拿出一枚戒指,是当年缠着红棉线的那一枚,他把它放到她手心里,说:“物归原主。”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7 章 下一章:第 39 章
热门: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恋爱错误宝典 附加遗产(附加遗产原著小说) 被相亲对象的弟弟盯上了[娱乐圈]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重生后我回苗疆继承家业 百年家书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花满枝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