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上一章:第 36 章 下一章:第 38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儿童节的插花活动后续反响还不错, 很多人私信吴婳让她多出一些这种活动。诗情画意的生意比先前上了一个台阶, 不再整天冷冷清清, 可能一天都盼不来几个顾客, 吴婳心头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周启骏每天都来店里帮忙, 从早待到晚, 就跟上下班打卡似的,闲下来就坐在窗边的位置拼那个送给她的乐高积木。

对此吴婳调侃说:“空勤灶不好吃吗, 每天来我这儿蹭不健康的外卖吃。”

他听了也不恼, 默默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塞到她手里, 说:“工资卡拿去, 不算蹭饭。”

吴婳往桌上一扔,那样子活像抓了只烫手的山芋,“谁要你的工资卡,神经病!”

他态度还挺强硬, 拿起银行卡,抓住她的手就塞回去, 一点都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他说:“我在部队里花钱的地方不多, 我陪你的机会少,卡里是我这些年的工资, 你想买什么就尽管买不用和我报备, 密码是你生日。”

虽说复合才是眼前的事情, 但是这么多年他的工资卡密码一直是她的生日,这么一想还挺感人的。可是这样也不是她拿他工资卡的理由,她看着他说:“我还是不能拿。”

“早拿玩拿都一样, 你现在不拿,将来也不拿吗?”

他的话一语双关,仿佛在给她许诺将来,她握着那张卡轻轻摩挲着,脸色微微发红。

不远处的陈曦见了这一幕,不由得说:“虽然我最近常常被你们虐狗,但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下回开虐的时候能不能先提前说一声,好让我回避,再强大的心脏也经不起这样的虐法呀!”

两人听了笑出来,吴婳说:“别贫嘴,赶紧去追学长,追上了也能天天撒狗粮。”

陈曦听了撇撇嘴说:“婳姐你也太会怼人了吧!”

“我这不叫嘴毒,是鞭策你!”

正聊着,吴婳的手机响了,是先前学习花艺时认识的朋友给她打电话,说日本京都有个池坊流派的大师正准备开班授课,问她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吴婳听了很是心动,花道虽然起源于中国,却是在日本发扬传承的更好一些。池坊流是日本花道的代表性流派,特点是以禅入花,相当的有意境。上学时有时候看日剧,会有插花的情节,那种传统的穿着和服的欧巴桑,跪坐在榻榻米上,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优雅,那时候她就特别喜欢那种画面,特别想学花道,成为弘扬自然美的花艺师。

这次有这样好的机会,她自然憧憬,而且语言上她也没有问题,之前在星辰工作时就兼过日语翻译。

不过现实还是有些障碍的,去日本的话,少说也得个把月,花店才开张没多久,这么长时间离了人恐怕不行,她又有些犹豫了。

吴婳挂了电话,陷入纠结着,坐在椅子上托腮思索着。周启骏坐在她对面,正在拼积木,那图册厚厚一本足有百来页,他倒是有耐心。

“你怎么了?接了个电话就一脸纠结。”

吴婳默默地叹了口气,把事情大致说了说。

周启骏说:“想去就去吧,有梦想在可达成的范围内就努力去实现,如果这次放弃了,你过后肯定会懊悔。花店固然重要,但是提升自己为了更好的发展更重要。”

陈曦听了也说:“机会难得,婳姐,你放心去吧,店里有我呢,正好快放暑假了,我可以全天守在店里。”

陈曦的话像一支强心剂,吴婳听了心头一喜,说:“陈曦,我真的太谢谢你了,怎么被我找到了你这么好的人。”

陈曦笑着说:“缘分呗,你别夸我了,其实我以后也想自己开花店,婳姐你别怪我偷学经验就行。”

“怎么会呢,你帮了我的大忙,这又不是什么商业机密,我还要给你涨工资呢。”

“对,别光讲感情,给足钱才是最重要的。”

陈曦开玩笑地说着,惹得她也跟着笑。

吴婳因为他们的话心头感到很欣慰,周启骏马上要回部队了,几个月见不着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已经做好了异地的准备,在这段时间里,倒不如去追梦,去好好提升自己。

她说:“那我就决定了,这就去填报名申请表,然后去办签证。”

***

花店打烊已经挺晚了,周启骏照例送吴婳回家,都快成为她的专职司机了。

月色皎洁如玉,可能快到月半了,感觉挂在天上又亮又圆,不由得吸引着人抬头多瞧上两眼。

“小婳,给我唱首歌吧。”

她打趣:“广播听的还不过瘾?”

“那怎么能和女朋友现场直播比,你唱歌好听,趁着月色好,快唱一首助兴。”

“先生,点播可要收费哟,你选30的,50的,还是100的?”

他看着她笑,问:“有什么区别?”

“区别当然是有的,不过我不打算告诉你呢。”她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这么欺客的吗?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那我选最高规格的。”

“好的先生,请问你想听什么歌曲?”

他想了想,坏笑着说:“靡靡之音吧,能把人腐化的那种。”

吴婳听了一拳打在他身上,呸了一声,骂了他一句不要脸,说:“你想的倒美,一百块钱就想腐化?”

“别打别打,开车呢。”被她一打,车子不稳,他赶紧抓住方向盘。

“是你先不正经的。”

他笑着说:“开开玩笑嘛,你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我洗耳恭听。”

“不唱了。”她一副罢工的样子。

“真不唱了?”他伸手捏捏她的手。

“不唱。”她回捏过去,痛的他龇牙咧嘴。

他说:“我现在才发现,你还挺烈。”

“是啊,你不满意想退货?”

他玩笑说:“可不敢,保命要紧。”

说话间已经到了小区楼下,他把车停了下来。吴婳以前从不觉得这段路程原来这样短,恋爱后才发现居然一眨眼就到了,真希望车就这样一直开下去,她坐在他身旁说说笑笑,永远不要停,永远没有目的地。

她慢慢解开安全带,说:“那我上去了,你路上慢点开。”

“小婳。”

她的手还放在车门上,听到他喊她,转过头来看向他。只是眨眼的工夫,他便伸出胳膊倾身过来搂住了她,没有任何迟疑,温热的唇找到她的,如疾风骤雨,唇舌相依,难舍难分。

许久他才放过快呼吸不过来的她,两人额头轻抵,他的嗓音低沉,似是引诱着她,“我需要你来腐化我。”

吴婳的脸上两朵红晕还未退却,听了他的话暗自咬了咬唇,轻声说:“我爸妈不在家。”

他不明所以眨着眼睛看着她。

她说:“医院有下乡医疗公益活动,他们今晚不回来。”

这是邀约吗?

他看着她,嘶地吸了口气,对着自己额头拍了拍,然后冲着她笑了,她也低着头窃窃笑出来。

周启骏内心想那你不早说!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不想搂着心爱的女人睡觉,爱包括精神和□□,都需要交流。

何况他们是错过了最美好的十年,如今还不得倍加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有句诗说的好“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上了楼,刚打开门,吴婳就站在玄关朝着里头喊了声:“爸,妈。”

吓得周启骏魂都快没了,有一种撒腿就跑的冲动。

半晌没有回应,只听到吴婳的偷笑声,才知道她又骗他!

他一把将她推抵到墙上,威胁地说:“你骗我?”

她笑着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确认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不在家。”

这样子真的像极了偷情。

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男人,她直觉危险感扑来,弱弱地说:“你别这样看着我,像逮猎物似的。”

他轻哼一声,在她耳边低语:“我要征服你这调皮的烈女子。”

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他的吻霸道地席卷而来,像鱼咬着钩子,一丝一毫都不肯放松,两个人紧紧贴着,她甚至感受到了他陡然而起的生理变化。两人一路从门口吻到卧室,倒在床上,他撑着胳膊在她身侧,深情凝望着她。

她的脸很红,比起色令智昏的男人,女人还是残存着些理智的。她推了推他,小声说:“你买那个了吗?”

卧槽!还真没有!想他为她守身如玉十年,准备那玩意儿也没用。他翻身坐起,迅速扣上扯得凌乱的衣衫。

“我去买。”

说着走出去,他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有些佝偻,和平常挺拔如松柏的身姿完全不同,大概是因为起了生理反应走路有点难受。

吴婳躺在床上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害羞的笑意爬上嘴角。

十年的相思,十年的苦守,在彼此触碰的那一霎那,所有的感官记忆顷刻间全部解锁,每一个细胞都变得鲜活雀跃起来。

大幅度的动作让她的手肘不小心碰到电视遥控器,电视被打开的一霎那,两人也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之后继续投入。

电视里正在重播新闻联播,说祖国日新月异,各项科研突破,画面中巨龙般的高铁飞速行驶在崇山峻岭间,一下又一下穿过幽深的山洞;火箭在广袤的原野上点火升空,乘着东风穿破云层;军事演习上装甲车上的炮弹一枚接着一枚,火光冲天射程遥远,尖头战斗机冲上云霄,留下一道白色的航迹。

***

干涸许久的心灵得到了灌溉滋润,他十分满足地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已被你彻底腐化了。”

这种羞人的话他还非要说,吴婳觉得耳边酥麻一片,看到枕边还剩下的套子,想起刚才的激情澎湃,心头怦怦直跳。她说:“我先去洗个澡,你快把那东西藏起来。”看着就好害羞呢。

“藏啥呀,一会儿还要用呢。”

如此恬不知耻,她的脸更红了,嗔道:“快放抽屉里,我去洗澡。”

“一起洗。”

“不要!”她飞也似的跑进浴室,真怕他闯进来似的,把门给反锁了。

周启骏看着她的行为笑了,这女人是害羞上了。都熬了十年了,一次哪够,等下就要用的,还要先藏起来,女人还真是麻烦。他虽然心里吐槽,但还是照着她的话做了。

打开抽屉,在一堆小玩意中有一个铁盒子,上面还按了把锁,他好奇地拿出来,发现锁并没有上,便将它打了开来。

里面居然放的是他当年送她的臂章、巧克力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玩意,还有几封他写给她的信,原来她都珍藏着,他心头要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原来她也一直一直这样爱他。

盒子的最下面还有一本日记本,想来也是当年的恋爱日记。虽然看别人日记不太好,但他特别想知道他在她的日记里是什么样子的,想着她还在洗澡,女人洗澡没那么快,他便大着胆子翻开了。

果然是与他的恋爱日记,第一篇是他们在学校相识,他看下来,原来她是对他一见钟情,他心头不禁沾沾自喜,继续往下翻。

然后是确立恋爱关系以后,她这样写道:

“我们没有玫瑰的甜蜜花语、没有浪漫的花前月下,甚至都不能在一起吃一顿饭,我不是不羡慕,然而当你每晚隔着大半个中国给我打着军内线,吃着你给我寄的军供巧克力,看着印着你的名字绣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臂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不是没有浪漫,是浪漫的太特别。”

他看了看日期,那一天是情人节,而他却不能到她身边陪她过节,那一天她肯定很难过吧,周围都是情侣,而她什么也没有,可是她的日记里却连抱怨都没有,反而将这种艰辛美化的那么浪漫。

他今生何德何能认识这样好的女人,他发誓这辈子都将好好爱她,尽自己所能给她能给的一切。

他是真的动容了,眼眶微红吸了吸鼻子,继续往下翻,直到他翻到最后几篇,日期上是分手的那一天,他对这个日子印象深刻,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天。

他毫不犹豫地看下去,他就想知道当时的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是怎样的,是他哪里做的不好,最后惹得她提了分手。

才看了几行字,日记里竟然提到了他的奶奶。莫非当年分手之事还和奶奶有关?他心中打了一个激灵,靠在床头的身体立刻坐直了。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6 章 下一章:第 38 章
热门: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雀登仙 张总叕去拍戏了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梦回大清 心意萌龙 职场高升:我在名企打拼的日子 二号首长2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夫愁者联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