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上一章:第 32 章 下一章:第 3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午饭过后, 吴婳说要去店里一趟, 这一次因为住院, 已经三天没开店门了, 而且她在网上下单的六一节花材已经到了, 她必须得去一趟, 真的是开店容易守店难,一直牵挂着。

父母当然乐见其成, 他们在跟前, 小两口也没法谈恋爱, 而且周启骏疗养一结束就要回部队的, 军恋不易,做父母的当然希望他们有更多的时间相处。

周启骏中午喝酒了,只能叫代驾。两人站在小区楼下等代驾,虽然有所降温, 中午的日头还是很盛。吴婳看了眼军装笔挺的周启骏,问:“你热不?”

“热啊, 后背全湿了。”

她嗤嗤笑, “你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他当然可以穿着随意一些,但那样就显得不庄重了, 他就是因为重视她, 第一次上门想给她父母留个好印象, 而她居然还敢嘲笑他。

他瞪她一眼,伸出手,朝她勾了勾手指。

“干嘛?”她嘴角还扯着笑。

他不说话, 继续朝她勾手指,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反而别过脸去看向别处。

女朋友如此傲娇不配合,真是太没面子了!

趁着四下无人,他眼疾手快,一下伸出手臂勾住她的脖子,将她一下反转着勾到怀中,她的惊呼声来不及出口,一枚略带酒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她的唇那样柔软,他贪心地想要进一步探索更多,可是她嘴角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他怕弄疼她,只能克制下内心的所有冲动,脸微微偏转将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额头上、眼睛上,温柔的像一只蝴蝶扑棱着翅膀拂过她的脸颊。

“小婳,我今天很开心。”

他捧着她的脸含情脉脉地看着,看得她羞涩起来。她把眼瞥向一旁,避开他热切的目光,学着小朋友的口吻玩笑说:“解放军叔叔,注意你伟光正的形象。”

说完自己先憋不住,抿着唇偷偷笑出来,笑得他愈发没面子。

女朋友忽然皮起来,怎么破,当然要“严厉”一点!

“不许笑,严肃点!”

他觉得自己板着脸已经很严肃了,但对她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她笑得很欢乐。

他一下抱住她,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搂到胸前,气势凌人:“还笑!”

她抬头望着他,眼里都是笑意,调侃说:“解放军叔叔还管人家笑不笑,凶巴巴。”

他暗自吸了口气,低下头来:“你再笑,我就亲你了!”

她望向他,对视数秒,忽然她合下眼帘踮起脚尖,轻轻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我也很开心。”

这突如其然的一吻,让他当场愣在原地,又惊又喜。

她咬着唇浅笑,一片娇羞。

这模样真让人怜爱,他正要反攻亲上去,手机响了,是代驾到了。

吴婳看着不远处打着电话朝他俩走来的人,惊讶地说:“教练,怎么是你?”

教练看到吴婳也比较意外,想不到这么巧,他笑着说:“这么巧!我也是没办法,孩子上学得买个学区房,那点死工资哪够,这不节假日来做个兼职。”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个人过的都挺不容易。社会赋予给人很多身份,同样也给予了相应的责任。父母努力赚钱只为给子女挣得一个更好的物质条件,军人则是舍小家为国家,捍卫祖国每一寸领土。所有的岁月静好,都是前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

教练见吴婳手亲密地挽着周启骏,说:“这是你男朋友?”

“是呀。”吴婳笑着点头,向周启骏介绍这是自己驾校的教练。

两人点头认识了一下,周启骏把车钥匙递给他,打开后车门让吴婳先坐了进去。

教练知道吴婳出事住了几天医院,看了眼后视镜,说:“我还担心你伤势重不重,现在看到你出院就放心了。”

“谢谢关心,就是练车也耽误了。”

“没关系,我帮你顺延了,等这一批考完了,再来我这儿学。”

这教练胖胖的,人还挺好的。所以她愿意相信,其实这个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就算只是有些认识的,也愿意关心一下,那样当街行凶的毕竟是极少数,她还是挺积极向上的。

周启骏在外人面前话不多,安静地坐着车。教练看他穿一身军装,人比较文雅,说:“吴婳你男朋友在空军做文职干部?”

吴婳瞅了一眼身旁的周启骏,笑着说:“不,他是飞行员。”

“飞行员好啊!”教练眼前一亮,说:“飞行员同志,我有个侄儿明年上高三了,也想当飞行员,我能问问你关于招飞的事情吗?”

“可以啊。”

就这样两人谈了一路,很快就到了花店,教练说咨询了周启骏很多问题,坚持不肯收代驾费用。

吴婳说:“教练,你就别推让了,还要攒钱买学区房呢!”

这样说了,他才收下。

***

到了店里,吴婳赶紧开门开窗通风,好些鲜花已经枯萎腐烂,她得赶紧处理,有一堆事情等着她做。

周启骏自告奋勇,说:“体力活都交给我吧。”

她看着他微微一笑,想起来他有件T恤在她这儿,不如换上了凉快,便说:“你那件T恤我已经补好了,你要不要换上?”

“好。”他笑着点点头。穿着修身的常服确实也不方便干活。

吴婳去给他拿衣服,走出来看见他已经把外面那件春秋常服脱了,此刻正扯着领带解开领口的扣子。

这画面,莫名让她脸红心跳,手中攥着T恤,都不好意思瞧他一眼。

他看着她扭捏的小媳妇模样,忽然起了玩闹之心,手指又朝她勾勾。

她站在那里就是不动。

她不动,那他就过去。

“你脸怎么红了?”

听他这么说,她条件反射地摸摸自己的脸颊,矢口否认,“有吗,太热了吧。”

他没打算放过她,反而低下头来,看着她,又解开了一颗扣子,“你在害羞什么?”

“瞎说,我没害羞,我害羞什么。”说完,脸上的温度又升了一个度。

“哦,是吗?”他嘴角噙着笑意,忽然拉起她的手放到领口,“那你来帮我解开吧。”

她的手指像被烫了一下,立刻抽回手,脸色赤红,把衣服往他怀中一扔,嗔道:“你……你不正经!”说完捂着脸跑开。

男人归根结底就是男人,形象再怎么伟光正,撩骚撩起来也能骚断腿!

她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悄悄探出个头去,见他已经换上T恤,正拿着拖把拖地。

吴婳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装着没事人似的走出去。

见她走出来,他停下动作,扯了扯身上的T恤,说:“这熊猫头是你绣的?”

“是啊,好看吧!”

“太好看了!小婳,你怎么这么贤惠,简直是仙女。”

吴婳扑哧笑出来,说:“周启骏,土味情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点违和反差,还是别说了。”

“那你喜欢听什么话,我去学一学。”他拿着拖把杆,一脸正经样。

“别,做你自己就好,我怕我吃不消。”

“是吗,那我……”

看他眼神不怀好意,她立刻戒备心起,“你要干嘛?”

他把拖把往地上一扔,上去一下抱住她,搂在怀中肆意地亲吻她。

良久,他才放开她,她的脸红如天边晚霞。

“做我自己。”他得瑟的说。

啊啊啊啊,男人果然都是道貌岸然的,千万不能被表象给麻痹了。那宣传片里有多伟光正,此刻私底下他就有多轻浮,动手动脚,简直判若两人。

她更害羞了,好想逃离他的注目。看到一旁换下的衬衫,她说:“我去帮你洗了,出了汗放着要馊掉的。”

说着也不等他开口,拿起衣服就跑,简直是落荒而逃最现场的诠释。

她害羞的样子真是惹人爱,像青涩单纯的少女一样,简直上头。

她很快就洗好了,端着盆拿去庭院里晾晒,她穿着一条白色长裙,微微垫起脚,把他的衬衫挂上绳子摊平展开,微风轻轻吹着蓝色的衬衫,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显得她乌黑的长发格外温柔。

这画面实在太美好了,他甚至恍惚幻想,这大概就是将来美好恬淡的婚后生活吧,你洗衣来我拖地,你做饭来我刷碗,互相配合,聊聊家常,相视一笑。他渴望这样看似平淡却家常味十足的生活,那样大概才能称为家吧。

***

周启骏穿着这件女友牌的T恤回到疗养院,遇到俞凯,见他难得嘴里还哼着歌,实属罕见。

“哟,看你这么高兴,八成是过了未来丈母娘这一关吧。”

周启骏不置可否的挑挑眉,难得高调一回:“那必须的!”

俞凯见他居然都没有谦虚,不禁大跌眼镜,他这样子简直不像平时那个严谨低调的他。

周启骏见他一直跟着自己,问:“有事吗?”

“本来是想问你明天要不要去练击剑,看你这一脸春风得意,就知道根本不用开口了,你到假期结束都不会有空闲了。”

“可以这样说。”

假期那样短,总共一个月,都已经过去大半,刚复合,还不得把所有时间精力都花在她身上,其他的根本不值得一提,除非部队紧急召回,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让他从恋爱中分心出来。

俞凯注意到他的T恤,问道:“你这T恤哪里买的,这个熊猫挺可爱的,我要买三件做亲子装。”

周启骏手指弹了弹熊猫,神情傲娇地说:“没得卖,我女朋友亲手绣的!”

说完,脚底生风似的大步往前走。

俞凯看着走出几步的周启骏,不禁打了个冷颤,这人谈起恋爱来,简直是太得瑟了,哪还有点原来的样子。

这架势,这步伐,简直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样子。就像他每回驾驶着战机从天上翱翔归来,在一群为他服务的工作人员的殷切注视下,带着墨镜从战机上下来,将头盔抛给一旁守着的士兵一样,自信而又霸气,成为众星捧月的焦点。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2 章 下一章:第 34 章
热门: 杀破狼 怀了渣男白月光的种 簪中录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爱情笔记 画怖 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驭虫师 太子奶爸在花都 我和村姑的同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