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上一章:第 29 章 下一章:第 31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心里一直有我对不对?”

乍然听到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 吴婳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

见她不说话, 他又说:“今天在那样的危急关头, 你第一反应是给我打电话, 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人的潜意识第一反应, 通常就是最真实的反应。

短暂的静默, 她终于开口,低着头轻声说:“我没想到你还留着那个号码。”

半夜通常是人最感性的时候, 最容易吐露心声。

他说:“分手以后, 我后来给你打过电话, 但是你换号码了。所以我想着, 我这个号码是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了,我怕哪天你想起来要找我却找不到,所以一直蓄着费。”

安静在空气中静静流淌,甚至能听到病房外护士站传来的病床铃声。

“你真傻。”昏暗的光线下, 泪水悄悄爬过她的脸颊,她别转过脸去, 偷偷擦了擦。“干嘛一直等我, 好女孩那么多,我并不值得你等这么多年。”

“可不是!”他似是自嘲地轻叹了一声:“好女孩那么多, 可我偏偏就看上了你。刚分手的时候, 我一直在等你给我打电话, 我告诉自己只要你打一个,我就立刻原谅你说分手这事,可你真是坏透了, 让我一等就等了快十年,真是心狠啊,你真是个心狠的女人。”

吴婳默默无言,当年之事,到了那样的地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分手是唯一的出路。换号码,也只是逼着自己忘却一切。

可是,情这个字,要忘却没有那样简单。

他说:“你听了不要沾沾自喜,我也没有每时每刻想你,我那么忙,压力那么大,常常累得倒头就睡,根本没空想你。可是啊,你真的太坏了,每每午夜梦回,你偏要入我梦来,想赶也赶不走,想忘也忘不掉,只是白白让我徒增伤感。”

“我本来已经不想打扰你的生活了,那天在路边看到你,就想远远地看你一眼,可是我做不到啊。我以为你早就结婚生子了,可是你没有,我居然很高兴,仿佛又看到了希望。你去相亲,我也想过大方祝福你,但是我发现其实我没有那么大方。那年分手,我说希望有个人替我爱你,可是我现在觉得这是句最最混账的话。爱是自私的,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愿意看到你和别人成双结对。”

泪水更泛滥了,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抬起手背不断地擦着,却怎么也擦不干。

“今天,你在最危急的关头,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我,我就知道你也没有忘了我,不枉我等你十年。”

她吸了吸鼻子,“你少胡说。”

“是我胡说,还是你口是心非?你究竟在逃避什么?吴婳,你敢不敢跟我对视十秒!”

他连名带姓地喊她,语气陡然霸道。她转过脸来,泪眼朦胧的看向他。

据说相爱的人,根本不可能对视超过十秒。

对视不过三五秒,她看到他的眼眶渐渐泛红,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把头埋进被子里哭了起来。

他站起来,坐到床头,把蒙着的被子拉开来。

“小婳,十年了。我曾经犹豫过,迷茫过,心态反复过,可是只有一件事,我非常坚定,心底非常清楚,那就是爱你。

她的双眼通红,头枕在枕头上侧躺着,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目光坚定,写满了对她的爱与怜惜。她牙齿轻抵指关节,哭着,似乎要将这些年压抑在心头的通通发泄出来。

“别哭了。”

他靠坐在床上,捧起她的脸,用指腹温柔地给她拭去泪水。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他顿了顿,又说:“小婳,我们重新开始吧。”

他终于说出这句憋了很久很久的话。

夜无声无息,她听到他手腕上的手表,莎莎莎地走着,就像岁月,在无声无息中渐渐消失。

是啊,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多少个春秋。她也爱他啊,当年就是因为爱他,才忍痛分了手啊!

心中所有的伪装铠甲,在顷刻间土崩瓦解,变得异常柔软。

“周启骏……”她轻声念着他的名字,把头埋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服默默落泪。

他收紧了手臂,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久违的熟悉的气息,彼此的心跳全都交融在一起。

“别哭了,小婳,”他轻轻拍抚着她,一下又一下亲吻着她的鬓发。

“咱们重新开始。”

***

吴婳是在周启骏怀中醒来的。也不知道是昨晚哭累了,还是久违的安全感,她居然就这样睡着了,梦都没做一个。而他就这样靠在床头抱着她将就着睡了一晚。

两个人都睡的挺熟的,还是护士进来量体温,才叫醒了两人。

护士娴熟地帮她量体温、量血压,周启骏站在一旁看着。吴婳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不是发烧,是害羞的烫。半夜里果然容易做一些不够理智的决定,她好像在一片稀里哗啦的感动与伤怀中答应了他复合,而且还在他怀中睡了一夜。

她暗暗咬唇,怎么如此冲动呢!

周启骏在一旁看到护士收拾东西准备走出去,问:“一切都好吧?”

“挺好的,指标一切正常。今天还有四瓶点滴挂完,如果没什么不良情况,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出去以后,周启骏说:“我去买早饭,想吃点什么?”

嘴巴里破着,还有些发苦,又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只好说:“皮蛋瘦肉粥吧。”

“好,我很快就回来。”

吴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发愣,人生确实没几个十年,既然彼此还相爱,那就抛弃一切因素在一起吧,只争朝夕,事情再坏也不能有当年那么坏的。

***

吃完早饭没多久,陶诗景就闻讯来看望她,带了一大束鲜花。

吴婳忍不住吐槽:“咱两开着花店呢,你还去把钱给别人赚!”

陶诗景本来觉得她遭遇这种事情挺惨,还想安慰她来着,见她自己开起了玩笑,不禁道:“伤成这样你还有力气开玩笑。”

“看来某些人把你照顾的不错。”陶诗景故意坏笑地瞥着一旁的周启骏。

听到陶诗景调侃,他说:“你们先聊,我出去转转。”

“要不你先回去吧。”吴婳道。

“对对,你先回去休息吧,陪了一夜挺辛苦的,这里有我呢。”陶诗景说。

“行吧,那就麻烦你了,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来。”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飞行员同志。”陶诗景笑呵呵。

周启骏微笑点头,视线越过陶诗景,看向吴婳,说:“那我先走了。”换衣服事小,他主要要去揍那三人一顿出口恶气。

“嗯。”吴婳点点头。

等周启骏走出病房,陶诗景不禁啧啧道:“这柔情似水的样子也是没谁了,我感觉酸的牙齿痛!”

“瞧你这张嘴哟!”吴婳忍不住照着她手上捏了把。

两人笑闹了一小会儿,陶诗景正经说:“你就没再考虑他一下,他对你的关爱真的不是装出来的,都快溢到江边了。”

吴婳沉吟了下,决定还是告诉闺蜜,“其实他和我提了复合了。”

“哦?”陶诗景燃起熊熊八卦之心,“那你?”

她有些羞赧欲言又止。

“答应他了?”

“嗯。”她嘴角带着一抹笑默默点头。

陶诗景的脸上露出姨母笑,“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转头又说,“不对呀,我这么激动干啥?唉,吴小婳,我真是为你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你们复合了,记得请我吃饭。”

吴婳啼笑皆非,“为啥要请你吃饭?”

“我不管,就是要请我吃饭,而且将来你们结婚一定要请我和陈思源当媒人,你们本来就是我们介绍认识的!”

“好好好,姑奶奶,我给你当伴娘还不行吗?话说你们是不是好事近了呀?”

说到这里,陶诗景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苦着脸说:“好啥呀,他们马上要集训了,可能要两个月联系不上,军事机密,我也不能问他也不能说,熬着呗。”

吴婳轻轻握住她的手,给她安慰。

未来,她和周启骏大概也是这样的生活。不过他在保家卫国,是光荣使命,是无上骄傲,她理应做好贤内助,稳定后方,而不是抱怨。

两人闲闲地聊了一会儿,苏甜带着一堆补品来看望她。原来因为事情是由星辰的订单引起的,警察自然也去了解情况。

苏甜对此表达了十二分的歉意,说:“程总和我都没想到,集团会和那样的人有过合作,是星辰工作上的纰漏,已经在全集团开展了彻查,还有多少滥用职权吃回扣的事情这次通通揪出来。你放心,咱们的合作不会终止。”

吴婳表示能理解,数万人的庞大集团公司,每天大小事情多如牛毛,高层又怎会对下面世事洞察。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只是吃了这个亏,她也就留了个心,虽然只是开了个小小花店,但是也会遭受同行嫉妒,暗中倾轧的。红眼病无法避免,她只能让自己精益求精,做到更好。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9 章 下一章:第 31 章
热门: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命中注定[末世] 默许浮生 嫁冠天下 [综英美]人形兵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浮世浮城:后青春时代 请和我结婚吧! 媚骨生香:情人的诱惑 太子妃她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