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上一章:第 27 章 下一章:第 2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淑云心里又烦又堵, 根本睡不着, 一个人默默坐在沙发里直叹气。

她就是不明白在这件事上, 孙儿为什么要忤逆她。她自问虽然有些强势, 可全是为了他好。黄静娴是她看着长大的, 知根知底的, 有什么不好,他非看不上。当年他和吴婳那事, 他自己犯的错, 她连说都没和他说, 瞒了他这么久, 悄无声息地帮他解决了一切,他却还这个样子。那件事如果她不出手,指不定闹出什么丑闻来呢,她连想都不敢想。臭小子这么不知好歹, 真应该把一切告诉他,倒要看看他怎么风平浪静地解决这事, 倒还有脸和她犟。

她气的不行, 拿出降压药来吃,这动静吵醒了床上的周忠华。

“大半夜不睡觉, 你干嘛呢?”

“睡不着。”她把药吞了下去, 喝了口水。

“为什么睡不着, 血压又高了?明天叫医生来看看。”

“用不着。”王淑云往床上一坐,“还不是被你那孙子给气的。”

“咦!你说你一大把年纪总操心小辈的事情干啥,他都多大的人了, 不是小娃娃了。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王淑云听了更上火,“你瞧瞧你们,我这一辈子真的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换不了你一句好。”

人别管多大官多大岁数,还是少不了被老婆数落。周忠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说:“你先别气,血压上去了遭罪的是你自己。启骏怎么惹你了,让你着急上火睡不着觉。”

她真的一肚子苦水,忍不住倒一倒,“你说他也老大不小了吧,一个女人都看不上,静娴那么好他也瞧不上,非得去倒贴找他那个上学时谈的初恋,你说我气不气。”

“这有什么可气的,他喜欢谁,愿意跟谁好就跟谁,你这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启骏还想着初恋,说明他专一,这不是挺好的嘛。”

男人果然真的都太没心了,多大年纪都一样,她更气了。虽然她嘴上不承认看中家世,其实骨子里还是有一些的,总觉得吴婳不够优秀,各方面都很普通,还是配不上他的,配不上他周家的。就算她自己不去在意这些,但周围的环境是攀比的。院里别人家娶进门的都是极优秀的,高学历是必须的,工作也都很好,各行各业的翘楚。而吴婳这样的,听说现在只是开了个花店,这样的讲出去也没有面子,叫人背后笑话看轻。

周忠华见她气的不行,说:“怎么,你不喜欢那个女孩子?我知道你有你的打算,肯定是为了启骏好,但是感情的事情,你说了不算,是不?”

她哼了一声,说:“人家都找个出色的回来,他倒好,找了个开花店的,有什么出息,你说,说出去被人笑死。”

“淑云,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那两口子过日子是过给别人看的吗,只要他们感情好不比什么都好?家和万事兴,你看看那谁家,是娶了个名门,可这会儿鸡飞狗跳闹离婚呢,有什么意思呢。”

“启骏不是胡来的孩子,他既然钟情那个女孩子,你何必去棒打鸳鸯做恶人?你再不喜欢她,他们过他们的日子,又不在你跟前碍着你,你何不放宽心随他去。”

“你说咱们那个年代还主张婚姻自由呢,怎么到了这会儿你反而干涉起来了?你一向开明,是妇女先驱,怎么在这事儿上反而糊涂起来了?”

她什么也没说,他倒洋洋洒洒说了她一大堆,她忍不住说:“对对,就你最深明大义,我为这个家的付出你都看不见!”

周忠华叹口气,他这老伴一辈子要强,他虽地位显赫这辈子也没少受她数落。他再次拍拍她的肩,好言道:“睡吧,为这事真犯不着睡不着,我看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作主。”

王淑云往床上一躺,冷哼一声:“好心没好报,我做奶奶的操这份心干啥,倒便宜他那个妈,一双儿女扔给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甩手掌柜。明天我就打电话,让她去操心,我不管了!”

***

第二天早起,衣服果然已经干了,吴婳把衣服仔细叠好,找了个好看的纸袋装起来带去花店。她想起来周启骏说要去她母校演讲,她的心情很矛盾,想去又不敢去。

幸好陈曦学校有事,今天不能来花店,所以就彻底打消了她犹豫的念头,花店没人走不开。

最近几天天气热的反常,不过夏初却像大暑的天气,出来闲逛的人少了,花店的生意也冷清。正好胡浩洋已经把拍的照片发给了她,她便静静地坐在电脑前一张张地选图,发一些到朋友圈、微博、公众号等社交平台。

再过些日子就是儿童节了,她打算策划一个亲子插花课程的活动,给花店宣传宣传,提高知名度。

儿童节的插花当然需要可爱加童趣元素,还要简单易上手,让家长和孩子共同参与,寓教于乐。正好闲着无事,就开始设计起作品来。

材料都是现成的常见的,选了只直径20厘米左右的米白色宽口浅盆,底下用绿色的花泥填充,表面铺上一层盆口大小的草皮。接着选了常见的粉色康乃馨和天冬,修剪成指头长短,交错地插在草皮上,就像是草地上的长出的树和花朵。

儿童节当然少不了卡通元素,吴婳翻来翻去,找到两个小猪佩奇的塑料玩偶,摆放在上面正合适,前面再放一个小小的篱笆,最后在草丛里零星地点缀上一两朵小小的紫色勿忘我,一个充满童趣的插花就完成了。

吴婳将作品整理擦拭了一下,开始摆台,然后对着拍照,拍了二十多张,选了自认为最好的一张,又选了几张胡浩洋拍的花店的照片,凑成一个九宫格发朋友圈宣传。

本来想写个诗意一点的文案,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以简洁明了为主,她在手机里敲下一个一个字:诗情画意六一儿童节亲子插花火热预订中,转发+集108个赞费用全免,限20组名额。

同时附上时间地点及收费。在发出前想到还得加一张自己的微信二维码,这样才能让人联系到她。

消息发出去十分钟,朋友圈里有几个人给她点赞,留言也有几个询问细节的,不过没有转发也没有来私聊预订的。她想着大概是上班时间,大家都没空看手机。正想着要不要往一些群里发一发,手机响了,她一喜,以为是预订来了。

点开一看却是陈曦,给她发了一段视频,她点开来,只见画面中:

周启骏和他的两个战友身着空军夏常服,身姿挺拔、队列整齐地走上演讲台,表情肃然,“啪”地敬了个军礼。台下发出一阵“好帅!”的呼声。

陈曦又给她发了语音,语气激动:婳姐,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要倒追了!好多同学都说要去倒追周启骏呢!

果然在花痴这件事上是不存在代沟的,吴婳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回了她一个无语的省略号。

过了好一会儿,陈曦又发来一条视频:

应该是演讲结束了或者是中间闲话时间,有女主持人问周启骏对这个学校印象怎么样?

视频中的周启骏说:“山水楼台,风景美如画,是个心旷神怡的校园。”

女主持人调侃:“只是校园景色美吗?”

他沉吟着笑了一下,对着镜头徐徐道:“山美水美人更美,我曾经在这里有过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

底下因为他的这句话起了八卦之心,一片哗然骚动。主持人又问:“听您的意思是从前就来过我们学校?”

他微微颔首,浅笑:“多年前来过一次,那时候真希望自己是隔壁理工大学的。”

因为他这句话底下彻底炸了,他一说隔壁理工大学,这个大学里的所有人都懂这个梗。学校和隔壁理工大学历来有互找对象互相消化的传统,还经常举办联谊活动。他这话的意思,四舍五入一下,就是说他曾经在这所大学里有过一段美好的感情史。原来伟光正的男人也食人间烟火,也有感情经历。

主持人面对台下一众嗷嗷待哺的吃瓜群众,还想挖的深一些,他却噙着微笑不肯再多说。惹得下面一众人纷纷猜测,他当年喜欢过的女生到底是谁,到底长什么样,好想挖出来。

陈曦又给她发来语音,背景嘈杂,而她显得特别激动:“婳姐,你看到了吗?别人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啊,他说的是你,是你啊!天哪,这是什么绝世深情的好男人,我死了,已酸死!”

“婳姐,求你了,求你们原地复合,你再不下手,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去倒追,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挖你墙角!”

吴婳没有回复陈曦,又把这段视频看了一遍。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回忆到了过去甜蜜的点滴,看似寥寥数语平静的叙述,却嘴角有笑意,眼中有星辰,分明难以忘怀。

她又何尝不是,所以根本就不敢踏足母校,怕触景生情,徒增感慨。

她的微信又响了,本来她不想理会了,但是“叮咚叮咚”响个不停,她只好点开来。没想到都是来询问她儿童节活动的,她连忙把情绪抛到一边,投入到工作中去。

原来是苏甜转发了她这条微信,并表示自己也想带女儿甜橙参加这个活动。总裁夫人一转,底下自然有一堆见风使舵拍马屁的人。因此来询问她的人里头,有好些都是以前的同事。

她的人缘还蛮好的,闺蜜父母都帮她转发了,还有几个熟人也帮她转了。

朋友圈的传播力度还是可以的,不过两个多小时,就已经有七八个人付了定金。

吴婳想了想,决定把活动搞得大一点,给福利院打电话,邀请那里的孩子们一起来参加活动,让他们过个快乐的节日。活动是大人带小朋友的亲子活动,福利院的小朋友们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她又给自己参加的公益团发消息,募集一些人来陪伴那些小朋友参加。

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大概统计出了需要的材料,吴婳又赶紧上网去采购。中间还时不时的有人来询问,她一一回复,这样一来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已经到了关店门的时间,周启骏没来拿他的衣服,她心里居然有一丝失落。关上店门刚走到围墙门口,忽然看到正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三个男人,看到她,扔掉正抽着的烟,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她忽然预感不妙,以为是喝醉酒的人,紧紧捏着包低头匆匆走着。但是那三个人显然是冲着她来的,不管她怎么躲闪,他们都拦住了她的去路。

时间并不晚,不过九点多钟,位置也不偏僻,车来车往,路上处处摄像头,吴婳不相信他们胆敢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麻烦让一让。”她鼓起勇气。

“吴婳?”有个男人一脸恶意,念着她的名字一步一步靠近她。

吴婳心里一惊,这些人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她并没有惹什么不该惹的人啊。

“我不认识你,你要干嘛?”

她吓得一步一步后退,那三个人把她逼进了一旁的逼仄弄堂里,每一栋洋房之间都有一条只能过两人的狭长通道,而她这栋是她的疏忽,并未在外墙装监控,是个死角。

她被三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围堵着,没有一点去路,她个子又矮,三个人在她面前一挡,就算有人经过都看不见她。而且她没有一点自卫能力,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干嘛?你断了我的财路,你说我要干嘛!”为首的男人流里流气,满脸写着不是好人。

“我都不认识你们,怎么说我断你财路。”她仅存的勇气,让她想把事情弄清楚。

“星辰一直是我的地盘,你却把我嘴里的肥肉给抢了,你说你道德吗?”

原来是同行,不过照他这个气势不像开花店的,倒像是开黑店的吧。是她拿下了星辰的所有绿植花卉供应,遭人妒忌了。但是这件事她自认为并没有错,她没偷没抢,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各凭本事。

“我一没偷二没抢……”

话没说完,男人脾气火爆,朝着她一巴掌扇上来,力道之大,打的她耳朵嗡嗡作响,根本反应过来。

“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的生意都敢抢!”

男人又扇了她一巴掌,打的她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另外两个男人抓着她的胳膊,她根本就逃不开。

男人一手捏住她的脸,凶神恶煞威胁她:“你要是敢报警,老子找人轮了你灭你全家,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一把将她推到墙上,三个人扬长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她的头被撞在墙上,咚的一声,痛的不行,她摸着脑袋疼的眉目拧紧,根本说不出话,顺着墙角滑坐到地上。

恐惧席卷全身,她的手止不住地颤抖,嘴角还在流血,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她以为自己一直身处在十分安全的环境中,想不到竟然会惹上这样的黑恶之人,在大街上就敢施/暴。

脑袋痛的很,还嗡嗡作响,她皱着眉头一瞬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茫然地从包里翻手机。

对,要报警。

虽然被打被威胁很可怕,但她不是法盲,知道遇到这种事该报警。

头疼的视线有些不清,脸上也火辣辣的疼痛,痛感席卷每一个神经末梢,她都怀疑头是不是被撞坏了,脑子不转,机械的拨下个号码。

看着屏幕上的一串数字,她忽然反应过来,吓得从混沌中清新了一半,这不是110报警电话。

她在脑子不清楚的情况下,潜意识竟然只蹦出了这个号码。

比起颤抖的手,她的心怦怦直跳。

这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是周启骏以前的手机号码。

她怎么就在这危急关头拨了这个号码!

多少年了,这号码怕早就是空号或者易主了吧。

她慌慌张张的想要取消,就在这迟疑的一瞬间电话被接通了。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7 章 下一章:第 29 章
热门: 70年代极品婆婆 你是我最美丽的秘密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 乡村少年 中国式秘书3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彩云散 天命新娘 十年懵懂百年心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穿成雪豹幼崽后我成了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