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上一章:第 21 章 下一章:第 23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已经过了早高峰, 交通渐渐畅通起来。但是有一段路正在修地铁, 路面被凿的坑坑洼洼的, 路况非常的差, 尘土飞扬, 不过开了一小段路就遇了两只红灯, 车辆开始缓行。

车一停下来,在封闭的两人空间里, 气氛就有些尴尬。吴婳默默啃着寿司, 目不转睛地盯着交通信号灯, 一秒一秒地倒数着, 不知是天太热还是因为不绝于耳的鸣笛声,让她觉得有些燥热。

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把空调温度调低了,同时打开了收音机, 电台里正在播着网络上的热门歌曲,人人都会哼唱几句的口水歌, 最能调节气氛。

正在信号灯快跳为绿灯时,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走到他们车前面,然后慢慢地蹲了下去, 一头倒在路上。

“不会是碰瓷的吧?你车上有行车记录仪吗?”

这年头的骗子什么花样都敢耍, 冒充孕妇讹钱也说不准。

“先下去看看。”

周启骏已经解开安全带, 打开车门下去。吴婳没下车,看着他上前去查看情况,没过一会儿, 她看到周启骏向她招手,她这才下车去。

“什么情况?”

“她快生了,过来搭把手送去医院。”

吴婳见那妇女痛得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不像碰瓷的,赶紧跑过去扶她。在看到她腿间流出的一股血水时,她心头一阵眩晕,连眼睛都开始发花。

这情景让她害怕,让她想起曾经的自己,那颗在她肚子里没来得及发育的小蓝莓……

她的心瞬间一阵绞痛,一霎那甚至呼吸不过来。

“快,小婳。”

吴婳手软脚软,力气仿佛在顷刻间被抽光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周启骏不知道她怎么了,也来不及多问,干脆一个人将那孕妇抱起来放到车后座。

“小婳,你坐后面留意着点情况。”

说着飞快地上车踩下油门,他开得飞快,一路闯红灯,有交警看到闯红灯的想要拦截,定睛一看是军车牌,有闯红灯的权限,于是只好作罢。交警哪里知道他这是为了救人才连闯的红灯。

吴婳在车上吹了一会儿空调才慢慢缓过来,急匆匆给妇女的丈夫打电话通知他去医院。这里离她父母就职的医院最近,电话她也背的出,又立刻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马上有个孕妇要生产。

就这样紧赶慢赶,十分钟内把孕妇送到了医院。看着孕妇被医生护士接走,两人的使命才算完成了,双双松了口气。

两个人都有些狼狈,周启骏的双手和衣角上都沾了点血。“等我一下。”他说着就往洗手间里走。

吴婳则因为刚才跑的急,绑头发的发圈都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此刻披散着头发,脖子里出了点汗,发丝贴在上面有些热。她用手拨了拨,想找根发圈把头发绑起来,就是一时找不到,只能用手握着头发散散热。

周启骏很快出来了,衣角湿了一块,有些皱皱巴巴,看来他是洗了洗。他说:“你先站着等一等,我把后座擦洗一下。”

看他走向一旁的小卖部买水,她说:“顺便帮我问问有没有绑头发的发圈买一个。”

他这才看到她热的一手握着长发。

“好,你先去大厅里吹会空调。”

吴婳在医院大厅里坐了大概五分钟,收到周启骏的微信,让她过去。

她起身走过去,见他已坐在车里等她,上了车递给她一瓶矿泉水,说:“没有发圈卖。”

“嗯,那就算了吧。”她想,反正是坐在车里练倒车,吹着空调也不会太热。

“要不用这个绑一下?”他迟疑的说。

吴婳见他手上拿着一根手机数据线,差点惊呆。

他说:“我在车里找了一下,只有这充电线勉强算根合适的绳子。”

他是来搞笑的吗?数据线怎么是合适绑头发的绳子?直男的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

她哭笑不得:“算了,其实也没那么热……”

“要不试一试?我帮你绑。”

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样子,她决定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个打自己脸的机会。

“那好吧。”她转过身去。

他的动作轻柔,像对待文物一样小心翼翼,生怕扯痛她。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又一缕一缕将它们轻轻抓起,半拢到脑后。

炙热的阳光洒进车里,空调的冷气抵消了暑热,只留下灿灿光华。她侧着身子,而他头微微低垂,专注着她的三千青丝,温情似水,从他的指尖缓缓流淌而出,一时间,竟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古有夫婿执黛为妻画眉,今有戎装铁骨为爱绾青丝,当你的钢枪拂过我的秀发,百炼钢亦能化为绕指柔。

“好了。”他似乎满满的成就感,还顺手给她后面拍了张照片给她看,“不乱吧?”

吴婳一脸不敢置信地伸手摸了摸头,居然……真的被他做到了,还是个蝴蝶结!想不到被打脸的是她!

周启骏你牛啊,开得了战机,绑得了马尾!数据线绑头发,大概也就只有他才想得出来了,堪称鬼才。

她呵呵笑:“不乱,挺好的,手艺不错。”

他听了微微笑,挂挡重新出发,开了一段路,他问:“你刚才路上怎么了,脸色苍白,手发抖,是低血糖吗?”

吴婳脸上的笑意渐渐落了下来,看着他一脸关心自己的样子,她心里就格外难过。

你差点就当爸爸了啊,周启骏。

她在心里默默说着,怕他看出她的异样,把头微微偏向窗外,说:“我有些晕血,现在没事了。”

幸好目的地很快就到了,这个话题没再继续下去,她还怕自己情绪绷不住,触景生情把陈年旧事说出来。

那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已经被规划成了他用,但还没有拆除,地面上还画着一个一个的框,难为他找到这样的地方。

周启骏把车子开过去停好,把驾驶座让给她,两个人互换位置。吴婳上去以后位置都调了好一会儿,放了靠垫又太高,不放又没有安全感,着实纠结了一阵。

他终于看不下去,狠心拿走她的抱枕,说:“你总不能以后走到哪里都带个抱枕吧?”

她是这样想的,而且她什么车也不想要,就想买下那辆教练车,感觉换辆车就没手感。

不过看他的表情好严肃,她又有点怂不敢反驳,只好苦哈哈的作罢。

但是她很快又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教练教的时候是让他们看车上的特定位置的,在哪个位置看到哪个标志以后就打方向盘倒车,可是现在他的车并没有这些标志,而且方框也没有杆子,她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毫无意外不是压线那么简单了,离那个指定的框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周启骏默默叹了一声气,真是个小笨蛋,这水平还考啥驾照,不如帮她请个司机算了。

当然作为一个有着极强求生欲的男人来说,这种话是不能说出口的,除非他以后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他耐着性子说:“没事,不急,陌生车有个熟悉的过程,重新来一次。”

吴婳深吸一口气,可是还是没有成功倒进去,修了好几次方向盘,还是横跨两个车位。她不禁开始找理由为自己开脱:“你的车上没有特定的标志,叫人家怎么倒呀。”

“除了教练车,生活中哪辆车有标志?哪个司机指着标志停车?那种教学模式本身就是错误的,那就是纯应试教育。”

吴婳嘴上不说,心里吐槽他莫不是比教练还能耐。

他说:“你先下来,我教你别的方法,不用看标志就能一把倒进去。”

她乖乖下了车站到一旁,看看他是不是有他说的那么本事大。

他把车窗全部降下来,边开边说:“你注意看,先把车开到与车位垂直的路线上,然后看准你要停的那个位置,往前大概四十五度角方向开出一辆车的距离,方向盘打死往后倒,等一侧后车轮进框,边倒边慢慢将方向盘回正,看两边后视镜,修正一下方向,然后就不要再动方向盘,倒到指定位置,停好熄火,就这么简单。”

吴婳看的一愣一愣的,他确实是一把倒进去的,而且车身几乎和两边的边框线平行等距,堪称完美。

“来试一试。”

他从车上下来,戴着墨镜,一副严厉教官的模样。

她当然没有学的那么快,但在他的不懈努力与鞭策下,还是有所进步,至少有两次是两把倒了进去,并未压线。

日头毒辣,他站在车外指导她,后背湿了一片。

她说:“快上车吧,我大概掌握要领了,你在车上指导也一样。”

他默默上了车,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他教学起来还真担的上“严师”二字。

“对对,方向打死。”

“方向回晚了。”

果然如他所料,没能倒进去。

“重来。”

“要不先喝点水休息一下?”她弱弱地提议。

“你才练了多久就要休息,明天就考试了,还不抓紧时间。”

她认命了,这个前男友,比驾校教练严厉一百倍。

迫于他的威严,她真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也不算太笨,终于终于有一次居然被她一把倒了进去,虽然车身有些斜,但没压线,考试的话就算过了。

“继续练,要保证次次停进去才有胜算。”

“没有人能做到百分百的概率吧,这是不科学的。”

“谁说的?战场上就要保证百分百的概率,不能有0.0000001的侥幸心理存在。不说战场,就说你考驾照,你说你练到百分之九十的胜算,可万一最后你偏偏落在那个失败的百分之十里面呢?所以,继续练别找借口。”

“……”她顿时哑口无言。

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只能乖乖练习。这一次她比上一次还要停的好,不禁有些沾沾自喜。看他没说什么批评的话,人就有些轻飘飘,心情也没那么紧张了。事实表明人一旦有了轻浮的思想就容易出纰漏。

她错把油门当刹车,车子像上膛的子弹一样往后弹射。

“松油门,快松油门!”

她吓傻了,惊叫着一动不敢动,情急之下根本不知道自己紧紧踩着的是油门。

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上后面的墙,周启骏眼疾手快拉下了手刹,由于车速不属于高速行驶,车子骤然停了下来。

人体随着惯性往前倾,她的头“咚”的一声撞在方向盘上。

“嘶——”猛烈的撞击痛的她眉心紧蹙。

他急急的凑过来,想看看她有没有撞疼,她下意识地捂着前额往后退。

“有没有撞疼?我看看。”

他伸手拨开她的手,见额头一角有些红肿,在白皙的皮肤上异常醒目,他心疼不已,给她轻轻吹了吹。

“头有没有不舒服?要不去医院看看?”

她摇摇头,说:“我……还以为你要骂我。”

他手下一滞,低下头来看她。

她双眼泛红,泪水蓄在眼眶中摇摇欲坠。

“傻瓜。”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头。

“我好怕,以为要撞上去了……”

她还沉浸在恐惧中,身形单薄,缩在座椅上有些微微发抖,像极了一只受了伤楚楚可怜的小动物。一下激起了他无限的怜惜与保护欲。

这个女人,让他心疼。

他伸手怀抱住她,多年的压抑的快要令他疯狂的情感,内心的冲动,只一瞬,他就低头吻了上去。

“唔……”

她毫无防备吓了一跳,挣扎着捶了他几下,但他手掌紧紧压着她的脑袋,她根本挣不开。

记忆中的触觉感官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她鼻尖一酸,整个人松了下来,试图抵抗的双手垂了下来,慢慢环抱上他的腰背。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1 章 下一章:第 23 章
热门: 攻妻不备(我要我们在一起) 气运之女[穿书] 庄稼地里的诱惑 甜蜜臣服 超级微信 大国医 月亮奔我而来 我的游戏画风与众不同 沦陷 70年代极品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