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上一章:第 17 章 下一章:第 1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手机铃声还在一遍遍的响。

他就在电话的那端, 触手可及, 只要一接通, 就能听到他的声音。她真的好想告诉他一切, 窝在他的怀里让她安慰她。

可是她不能啊, 不能接啊, 怕自己一接通就忍不住告诉他一切,一秒毁了他。

王淑云也看到了屏幕上的显示, 一直淡定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一丝焦急, 眉头紧缩, 她怕吴婳说出一切。

铃声还在响, 一遍遍地折磨着她的内心,她终于狠下心来,把手机调成静音,塞回包里。

王淑云松了一口气, 说:“你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安排好的, 只要你自己不说出去, 不会有任何人知晓这件事。”

事已至此,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没有办法逃避。

她心如死灰地闭上双眼, 两行清泪从眼角无声滑落。

吴婳给家里和舍友打电话, 说是找到了实习工作,要去外地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大四本来就是实习期,在校的时间并不长, 所有人都没有怀疑她。

吴妈妈甚至怕她一个人在外面吃的不好,给她卡上打了一千块钱。吴婳看着手机收款信息,心里更加难过了,这个秘密是连妈妈都不能告诉的,是她自己造成的,一切后果都要咬牙承担。

王淑云果然安排的十分周密,告诉她之后会给她弄一份实习记录,完全不必担心。

她没有给她找军区医院,而是给她找了一家十分可靠的高端国际医院,给她安排了私密性极强的VIP病房,主治医生和护士都是一对一。

进了医院,医生重新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在报告出来之后,王淑云和主治医生单独见了面。

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说:“宫内怀孕六周加,但是孕酮值偏低,暂未见胎芽,未见胎心管搏动。”

王淑云愣了愣,问:“大夫,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未来有胎停的可能。”

王淑云满腹的负罪感听到这里心里终于好受了一些,她安慰自己,也许这就是天意,就算不人工流产,胎停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孩子,你来的时间不对啊!

王淑云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一瞬间觉得头昏目眩,她扶着走廊的墙壁靠了一会儿,在灯光的照射下,一向精致要强的她,此刻与苍老年迈的老人无差别。

***

吴婳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谁都没有告诉她可能有先兆流产胎停的迹象。医生给她开了米非司酮,并嘱咐她按说明服药三天。

她捏着那小小的药盒,心里难受到了极致。

网上说,怀孕六周,胎宝宝像一颗蓝莓一样大小,心脏像瓜子仁一样小,但是心跳却能达到150次每分钟。

想到这里,她就特别难受,一阵恶心涌上喉头,她冲到卫生间,靠着马桶一阵狂吐。

她分不清自己是早孕反应还是因为太难过而呕吐。吐完以后,身体浑身虚软,一身冷汗,她靠着马桶慢慢滑下来跌坐到地上,手掌轻轻抚向小腹。

可惜,她没有机会感受宝宝的心跳声了。

她的指尖像触了电,从小腹上弹开,她好怕,真的怕。

无助而又恐惧。

苦涩在嘴里蔓延开来,她无力地站起身来,打开水龙头漱了漱口,抬头看到镜中憔悴的自己,她甚至有一瞬间的迷茫,这个人是谁?

她掬了两捧冷水洗脸,寒冷让她的理智一点点回神。

其实王淑云说的也对,她这个年纪,连校门都没出,自己还在靠父母养,在什么都不具备的条件下又有什么脸生下个孩子来呢。生活是现实的,即便不为了周启骏,就算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将来,这个孩子也不能要。

他们都没有什么过错,只不过是上天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将爱情的结晶提早送了过来。她这样安慰自己。

看着桌上那小小的药丸,她心里直发怵。

“宝宝,对不起!”

她在心里默默忏悔,眼一闭心一狠吞下了药片。

唯一庆幸的是她对这个药物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服药的三天里,她一个人呆呆地蜷缩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发呆,从晨曦到暮色。她连手机都不敢碰,就怕一个忍不住,突破心里防线去接他的电话。

这样的日子坚持了两天,她还是忍不住拿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周启骏来电近五十个,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

他又打来电话,她犹豫了片刻终于接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去面对他了,这中间隔着这样一个秘密,她如何做到坦然面对。王淑云虽然没有明说叫他们分手,但话里话外都是周启骏的前程,她是嫌她影响了他。

她有自知之明。

可是周启骏那样好,对她那样好,她舍不得啊!

电话接通了,他在电话那头松了口气,说终于打通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担心死他了。他在电话里各种关心她,还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

他越是这样,她就越难过,这样好的男人,她就要失去了。

她终于狠下心来说分手,可是他还像傻瓜一样关心着她,甚至叫她别站在风口。

她终于忍不住捂着唇哭起来,她连声音都不敢出,心里难受极了,无数个冲动她都想说:

“周启骏,我有了你的孩子,你要做爸爸了,开不开心,你要不要娶我?”

“周启骏,我好怕,真的好怕,你能来抱抱我吗?”

话到嘴边却又只能全数咽下去化为无声的泪水。

该了断了,她坚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时间一长,所有所有的难过、委屈、伤痛都会治愈。

她终于狠下心来,编出一套异地恋难抗的说辞来。等了好久好久,他终于悲伤地说了个“好”字。

到这里她应该要决绝地掐断电话的,可是她就是做不到,哪怕只是隔着电磁波,听一听他的呼吸声也好,她怕这一挂就是错过的一辈子。

想起过往点点滴滴,指上的戒指还见证着爱情,可是一切就要被这样斩断,在最甜蜜的时候。她哭的不能自抑,鼻子都堵住了,再哭下去就要露馅了,她终于狠心掐断了电话。

这一掐她明白,是掐断了这辈子的至爱。

她再也压抑不住,冲进卫生间,打开淋浴,锁上门,伴着哗哗水流声嚎啕大哭。她哭了很久很久,哭到颤抖,哭到头嗡嗡疼痛,哭到鼻子被完全堵上了,连呼吸都困难,仿佛要将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尽。

大哭一场之后,她整个人都麻木了,人也疲累,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半夜还是忍不住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他的短信:对不起,小婳。我给不了你要的安稳,给不了你要的长相厮守。希望有个人替我爱你,祝你幸福。

一看这条短信,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再次决堤,她蒙着被子哭了一夜,到了第二天,眼睛肿的几乎睁不开。

王淑云以为她害怕,再三安慰她不会有事。可谁又知道,这一回,她失去的不仅是孩子,还有死去的爱情。

人生竟然有这样绝望的时刻!

医生又给她开了一种叫米索的药,吃下以后没多久,她的肚子便疼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疼。那种感觉比痛经还要痛上许多倍,她冷汗淋漓地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

陪护阿姨看着吴婳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岁数,遭受这样的痛苦,实在于心不忍。一边给她拿暖宫贴,一边无奈地摇头说:“作孽啊!”

贴上了暖宫贴,疼痛依旧没有缓解,吴婳衣服都被冷汗浸湿了,她在床上痛得直打滚,脸色青白如鬼。

她好想念周启骏,好想依在他怀里,让他抱紧自己,给予自己安全感。

“周启骏,我好疼……好疼……”

她疼的意识不清,喃喃自语。

忽然一阵恶心从胸中蹿起,阿姨拿了盆给她吐。

又疼了一阵,身下忽然涌来一阵热意,似乎有个东西下来了,她无力地往卫生间去,医生跟着去检查了一下,说:“打下来了。”

是一块不大的腐肉,鲜血淋漓的样子,在她面前不断放大,她终于吓得尖声惊叫起来。

吴婳不断挣扎从噩梦中醒来,床头一盏橘色小夜灯静静亮着,她看着那团光亮,惊魂未定。泪水沾湿了枕头,睡衣也全湿了。竟然梦见这样的,她此生最不愿意再忆起的事情。

高烧已经退了,额头上凉丝丝的,她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睡衣换上,又忍不住下床去喝了几口开水,这才慢慢从恐怖的梦境中回过神来。

她把枕头翻转过来,拉开拉链,从枕芯里头摸出一个红布袋包裹的符纸。那一年流产以后,也是她年轻底子好,倒也没有再受痛苦做清宫手术。王淑云也许觉得愧对她,让她坐了十来天的小月子,把她照顾的很好,吃了不少滋补品。还给了她一张银行卡,但她没拿,如果拿了钱,倒像是场交易。她和周启骏是真心相爱,只是造化弄人。

后来她出院后,王淑云又陪她去了寺庙里超度祈福。之后每年,她都会抽两三天时间去寺庙里吃斋念佛抄经,闲暇时候也会参加社会的公益活动,定期给儿童福利院捐款。以减轻自己的罪孽,保佑失去的孩子投个好胎。

她双手握着那枚符纸,因为这个仿佛现场再现的梦而感慨万千。她叹了口气,如果孩子留下的话,应该快上小学了,她不敢再往下想。

人生的每一步选择,都会出现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在那个节点上,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她坚信那就是最优解。

好在,他终于成了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不枉她当年一己之力默默扛下一切。

她爱他,不后悔当时的这个选择。

***

吴婳看了看床头的手机,快凌晨两点了,鼻子还是塞着吸不通。她下床去把换下来的睡衣放进洗衣机,又在客厅里倒了杯凉白开喝。

大门口传来指纹锁的电子声,父母回来了。

“爸妈,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吴妈妈从鞋柜里拿出舒适的拖鞋换上,说:“我今天不忙,是你爸那边送来了一个出车祸的,刚做完手术。”

父母是真相爱,不管多晚,一个总是等另一个,非得一起回家,几十年了还这么腻歪,也是没谁了。她这个灯泡真的不适合生活在这个家里,显得她好多余。幸好,从小到大吃惯了父母牌狗粮,抗虐指数极高。

吴爸爸挺累的了,径直走向卫生间洗澡。

吴妈妈说:“你怎么也还没睡?”

“我都一觉醒来了,吃了退烧药出了一身汗,刚把湿衣服换下来。”

“现在不烧了吧?”

吴婳摇摇头,说:“退烧了,就是鼻塞难受。”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吴妈妈往沙发上一靠,捏着肩膀说:“今天相亲怎么样?”

不提还好,一提就来气。

“妈,王阿姨真的太不靠谱了,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和我有仇!”

“怎么?”

吴婳把事情捡重点说了一遍,吴妈妈听完果然也开始埋怨:“这个老王真不靠谱,明天我定要和她说道说道,什么阿猫阿狗的都介绍,是讨骂。”

吴婳趁势说:“妈,我求你,别再让我去相亲了,你看都是些什么人。”

“不相亲,靠你自己何时脱单?我和你爸可不想养你一辈子。”

“感情这种事情还是随缘吧,而且我觉得岁数也不算太大,你没看国家统计的数据吗,江城的平均初婚年龄是35岁,所以不急。”

“别跟我扯这些,不相亲也行,但是我得给你下最后通牒,明年这时候还没有找到男朋友,你给我搬出去住,别在我眼前晃,心烦。”

果然,一个单身女人在父母眼里是罪大恶极的,自身取得的什么成就都没有顺利嫁出去来得让他们开心。

吴婳颓然地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想起方才的梦,想起周启骏,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如果……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17 章 下一章:第 19 章
热门: 风舞 守寡失败以后 成了男主的白月光[快穿] 五个男主非要当我好兄弟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我们真的不合适!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穿成豪门弃夫 被献祭后和恶龙在一起了[重生] 尼心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