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上一章:第 15 章 下一章:第 17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启骏回到疗养院,先走进房间冲了个澡,墙壁上有音频按钮,他随意调了个音乐频道,站在莲蓬头下,仰头闭着眼,任由温热的水流冲刷自己。

今天一天还发生了挺多事情的,他从来没想过还能在地铁里和她偶遇,仿佛冥冥之中的安排。他一向是唯物主义,可是才来江城两天,他就连着两天遇到了吴婳,江城不小,常住人口有两千多万,在千万人中连着两天巧遇,让他不得不相信起宿命来。

其实他今天挺开心的,能够和她独处,最重要的是得知她还未婚,他心里就止不住欢悦。理智如他,面对自己所爱,也会忍不住幻想起来,幻想着花好月圆人长久。

音乐缓缓从浴室里倾泻而出,一曲终了短暂的停顿之后,新的一曲又开始,是首钢琴曲,前奏的音符仿佛海水随着浪潮缓缓涌来,让正在洗头的他指尖一颤。

这首钢琴曲是电影《海角七号》里的主旋律《1945》,那是他和她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也是唯一的一场,印象深刻的想忘也忘不了。

还是他去看她的那一次,下了高数课时间还早,两人在操场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两圈,她忽然倒退着步伐,提议:“周启骏,我们去看电影吧,我们还没一起看过电影呢。”

他也正愁没事可做,拉起她就上了公交车往电影院去。当时电影院大厅里就摆着这部电影的海报,蓝色的大海边一对情侣相拥抱着,左上角盖着一枚邮戳,一看就是部文艺片。

她被海报吸引,说:“我们就看这部吧?”

“好,我去买票。”

等他买完票回来,她怀中已经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吃了起来。他宠溺地朝她笑笑,主动帮她拎包,好让她吃的更轻松。

电影很快就开场了,这个时间段人不是很多,三三两两分散的坐着几对情侣,他们坐在靠后的位置。其实他对电影并不感兴趣,在开场的前二十分钟里一直在看她,看着她专注看电影的模样,脸上表情随着剧情而变化,他就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可爱极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大概就是这副模样。

后来她忽然不看荧幕了,低下头来“卡兹卡兹”专注得吃爆米花,他好奇抬头看了眼,原来是段激/情/戏,他也有些难堪,虽然两人也是情侣,但还未坦诚相见过,只是停留在拉拉小手,拥抱亲吻,最多也只是言语调戏一下的阶段。

他尴尬的咳嗽一声去抓爆米花,不期然抓到了她的手,他心里忽然痒痒的,没有放开她,就着她的手抓起几颗爆米花塞进自己嘴里,还趁势吻了吻她的掌心。

她没有抽回她的手,却害羞得低下了头,浓情蜜意充斥着他的整颗心,他侧坐着靠近她,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荧幕上光亮一闪,看到她发红的耳根,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心爱的女孩,心里根本忍耐不住,他悄悄将她拉进怀里,就在快要亲上她时,她含羞带怯小声地说:“别,有摄像头。”

“黑乎乎的看不清。”

他继续凑近她,近的呼吸相闻,她身上有股淡雅的香味,不是人工香水的味道,就是属于她的味道,让他心猿意马。

她用手挡了挡,偷笑着说:“我一个同学的妈妈在电影院工作,说红外摄像头在黑暗中也能将人一举一动拍得一清二楚。”

他轻扯唇角笑了笑,还是亲了上去,她吓了一跳,紧张地揪着他的衣服差点叫出声来,不过全数被他堵回了嘴里。

他在她耳边轻声耳语:“我又不做坏事,只是想亲一亲我的夫人……”

她没有再抵抗,让他亲了个恣意。

观影过程很甜蜜,但她最后是哭红着眼睛走出电影院的,男女主因为时代宿命永远地错过了彼此,最后老年的女主,在暮色中看到迟到了六十年送来的情书,她哭得泪水肆虐爬满脸颊,他都来不及给她递纸巾。

因为这片中的七封情书,读信的配音实在太有催泪感染力,她后来还特地去选修了日语。而这部电影火了之后,很多人往台湾那个地方寄信,台湾方面的邮局也真的文艺了一把,特地推出了一款影片海报款邮戳,上面刻着“海角七番地,CAPE NO.7”几个字样,充满了文青气息。

他为了哄她开心,也做了这种看起来很傻的事情,把片中的七封信抄写下来塞进信封寄往台湾。最后查无此址,盖上邮戳被退回,为的就是收集这一枚邮戳印。他把这再转送给她,着实让她高兴了一把。这大概是他年少青春做过的最浪漫的一件事。

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两人会分手,如今却像影片中的男女主一样难逃宿命。在错误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很致命。其中有一封信,他还记得内容,时至今日,他也想像男主一样说一句:“小婳,我好想你。”想要霸气地说一句“留下来,或者跟我走。”

但……

门外传来门铃声,他赶紧擦了下身子穿上衣服走出去,前后不超过三十秒,军人就是行动迅速。

打开门来是他的战友俞凯,见他头发湿漉漉的,说:“你怎么这个时间点洗澡?”

“在外面淋了场雨,不洗难受。”他随性地用毛巾擦了擦短发。

“听说你去相亲了?怎么样啊?”俞凯靠在门框上,一副八卦脸。

周启骏一脸无奈,“如果你是来聊这事的,恕我没空。”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哎哎,别呀!”俞凯抵着门,说:“我真有事找你!”

周启骏这才放他进来,俞凯看见门口放着的一把花伞,笑着说:“看来是有戏。”

周启骏转过身来警告地用手指了指他。

“是我多嘴,该打。”俞凯赔笑着,“说正经的,你听说了吗?听说上头要在全军挑选精英组建一支王牌大队。”

“略有耳闻。”周启骏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抛给俞凯一罐,自己一罐打开喝了一口,说:“怎么,动心了?”

俞凯也喝了一口,说:“动心顶个球用,我们团估计就是你了。”

“既然是挑选,还没公平公开得比试过,怎么就认输了,这可不像你。”

俞凯和他碰了碰杯,说:“周启骏我就服你这副谦逊的态度,实力强硬还不爱显摆,不像有些人半瓶水晃荡。”

周启骏笑了下,说:“别引战,别拖我下水。”

“哎,我说——”俞凯上下扫了眼周启骏,“你小子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太正人君子。我和你说,你要是谈恋爱也太正人君子可不行,女孩不吃这套。”

周启骏挑了挑眉,喝了口酒。

“哎,你别不信,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俞凯一副过来人说教的表情。

“我应该还没有情商低到需要人指导恋爱吧?”

“我这不是为你好嘛,没看见政委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急的头发都白了三根,你要再不找个女人,团里该怀疑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了,或者——”他瞄了眼周启骏那里,“或者是不行?”

“滚!”没有正常男人能忍受来自那方面的质疑,“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像个娘们那么嘴碎?老婆孩子热炕头不好吗,来找我哔哔。”

俞凯听了放下啤酒,说:“差点忘了,我真有正事,快去给我女儿辅导数学。”

“给小学生辅导数学就是你说的正事?你这个当爹的小学题不会?”周启骏表示很怀疑人生。

“你这种单身的人是不会懂的,有了老婆孩子以后,那他们的事就是天大的事。我不是不会,是一给亲闺女辅导功课就忍不住发火,我怕真的发火揍孩子,你耐心好,拜托。”

“那行吧,你先回去,我穿件衣服就来。”

周启骏无奈地摇摇头,他堂堂一歼击机飞行员,经常被战友们拉去辅导孩子,还说他反正一个人也没事干,真是欺负他单身狗。

他有时候会忍不住幻想,如果当年没分手,如果他不是军人,如果真的是她隔壁理工大学的,那么等两人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现在孩子应该也挺大了吧,真是一种令人憧憬向往的生活。

他去看吴婳那次,还真给她辅导过高数,在宾馆里。可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叫他想入非非,他就集中心思放在数学题上,一开始她还听的比较认真,但数学这东西本来就容易让人烦躁上火,而她又真的不可能一下就开窍,不禁有些气急败坏。

房间里开着空调,十分燥热,她被高数憋出了汗,终于忍不住将棉衣给脱了,露出一件紧身的毛衣,他的视线一下落到她前胸的耸起上,不禁有些口干舌燥。

他强迫自己不去看,深吸口气说:“好好学,你老师说这样下去你就要挂科了。”

“周启骏,你是不是有病,你是我男朋友哎,你却逼我学高数,你见过哪对情侣约会带着高数的!”

她把笔夹在唇上,瘫靠在椅背上,一副不悦苦恼。

可是这样一来,她的身材,该突显得更加明显。

该死!他忍不住捏了捏拳,打算将忍耐力发挥到极致。他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认真学!”

“天哪!你简直不是人。”她霍地站起身来,说:“我回学校了。”

他像下定了决心,一把拉住她的手,眼巴巴望着她。

“别走,留下好吗?”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15 章 下一章:第 17 章
热门: 快穿之吾儿莫方 乡村大凶器 绯红之刃 对的时间对的人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圣狱 悠然乡村生活 玄天魂尊 驻京办主任4 恶魔少爷别吻我(进击吧,七录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