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上一章:第 4 章 下一章:第 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时候微信还不知为何物,连智能手机都没有,手机是滑盖、翻板、直板的,大家都用诺基亚、索爱、摩托罗拉、三星……也没有WiFi,每个人都要包好多条的短信套餐。那会儿的两人就是处于暧昧的短信时期,从来没有通过电话,一个月包一千条短信都不够。

那天晚上并没有什么特别,陶诗景窝在床上煲着电话粥,园园和方方在电脑上看《武林外传》,她坐在她们旁边绣十字绣,听到好笑的地方抬起头来看几眼,然后眼睛时不时地看看有没有短信来。

结果那天晚上等了好久都没有他的短信,等得都快要熄灯,她才怅然若失地收起十字绣去洗漱,洗脸洗到一半听到室友喊,“吴婳,你的电话!”她赶紧用毛巾擦了擦眼睛,满脸泡沫地跑出来,一看手机屏幕有些傻眼。

只见屏幕上出现一长串数字,她从没见过这么长的号码,吓了一跳,嚷嚷:“这该不会是国外的诈骗电话吧?”

方方刚洗了袜子进来,凑上来一看也吓了一跳,“妈呀,这是什么号码,还是别接了。”

陶诗景躺在床上听了,说:“给我看看。”

手机还在响,吴婳拿着手机凑到她面前,陶诗景看了一眼,说:“是军内线。”

“啊?”吴婳有点懵。

陶诗景轻轻推了她一下,坏笑着说:“肯定是那谁谁谁打来的,还不快接!”

她一说“谁谁谁”,吴婳立刻反应过来是周启骏,如果是军内线,确实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打给她。

她的心砰砰跳着,虽然短信发了无数条,但毕竟从来没有通过话,她再三深呼吸,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她带着笑意想掩盖紧张。

“喂,小婳。”

真的是他,在短信里他经常叫她小婳,但真正说出口还是第一次。她心头有些害羞,缓了缓才说:“是你啊。”

“嗯。”

他应了一声,然后电话那头一阵静默。

她暗自咦了一声,“怎么没声音?”然后看看手机屏幕显示着还在通话中,时间一秒一秒地跳着。“喂,怎么没声音?”她又问了一句,以为信号不好。

那边终于传来他的声音,“小婳……”声音有些紧张有些欲言又止。

“嗯?”不知为何她的心中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但她猜不出来。“怎么了?”

“做我女朋友吧。”

他的语气很坚定,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包括他有些紧张的呼吸声。

在她那个年纪里,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爱恋的人也正好喜欢她,两情相悦太美好了。

不知为何她的手竟有些抖,一阵阵的热气窜上脸蛋,不知有没有红,只觉得热,然后慌慌张张地挂断了电话。

她愣愣地看着手机,心中起起伏伏的,一瞬间脑子甚至来不及反应,出现短暂的放空。

然后,不出意外的,电话又响起来。

这一回她第一时间就接了起来,就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他说:“刚刚怎么断了?”

“我不小心手滑按到了。”她有些心虚。

短暂的静默后听到他说:“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主要是没有勇气。直到半个月前空降到汶川,当我看到满目疮痍、死伤者遍地的时候,我才想,等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向你表白。你可能不明白,人在那样的环境中,对生命的感悟会产生多么大的变化。我怕哪天有个万一,我却还没来得及表白,会死不瞑目。”

那是一场特别大的地震,发生的时候她正在上课,即使远在东部沿海地区也感受到了强烈震感。全社会众志成城,都在赈灾募捐,她爸妈也在第一时间跟随医疗队前去救助伤员,到现在还没回来。

她听了鼻尖酸酸的想哭,恨他把话说得太重太不吉利。她说:“周启骏,你也太狠了吧。表个白,说那么狠的话。”

“那你倒是愿不愿意啊?”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语气的焦急。

如果回答他“我愿意”她多少有些害羞,可是心里是愿意的,最后她嗔道:“你也太没诚意了,就算没有玫瑰情诗,也该有句甜言蜜语吧,哪有人这样表白的!”

他在电话那头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傻笑:“我的心意你还不了解吗?情书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你知道我文采不够好,怕被你笑话。”

“我保证不笑你。”

不知是他豁不开脸还是周围有人不好意思说,电话里一直只有别动静。

然后她听到电话那头有人说:“喂,你打完了没有,霸占电话那么久,不说话让我打吧。”周启骏忙说:“再说两句,就两句。”

部队里比较严格,不仅军装照不能发到网上,手机也只能偷偷摸摸用,还会时不时地查手机里的信息,为此周启骏总是偷偷地和她发短信,还随发随删,要不然有些暧昧的被上级看到甚至当着大家的面读出来就太令人难堪了。

他抓紧时间说:“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她其实脸皮很薄,一点准备也没有被喜欢的人表白了,心情很是激动,此刻只想一个人好好平复一下,便说道:“你快挂吧,我洗脸洗到一半,脸上都是泡沫都快凝固了。”

不等他回应,她飞快地挂断了电话,他没再打来,她猜想肯定后面有很多人在等着打电话。

她这一通电话被耳尖的舍友听了去,一个个要她交代,她只好告诉了她们,结果几个女人集体要她请客,宿舍规矩谁脱单谁请客吃饭,她爽快地应下了。

陶诗景笑着说:“以后终于有人和我一起去探亲了,漫漫长路不再怕寂寞了。”

方方说:“诗诗,你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吧,为了路上有个伴,一步步把咱们小婳给套了进去。”

然后几个人一起看向方方,这女人不说则已,一说绝对一鸣惊人。

吴婳忙握住方方的手,说:“真相帝!可见最毒妇人心啊!”

陶诗景不满意地嚷嚷:“我怎么毒了?那么一个大帅哥,是你赚到了好不好!”

园园说:“你们都不要吵了,干脆你俩下回带着我和方方一起去,也捞两个飞行员小哥哥回来,到时候咱们四个浩浩荡荡去探亲岂不威武霸气?”

然后几个女人越聊越欢,话题都不知道转到了哪里。女生寝室就是这样,卧谈会的内容之丰富,简直就是一本娱乐八卦周刊。

那天夜里她收到他发来的一段录音,她钻在被窝里插上耳塞听,他说能力有限情书可能真的写不出来,就给你唱首歌吧。

录音里清晰地传来他的深呼吸,然后清了清嗓子唱道:“我爱祖国的蓝天,晴空万里阳光灿烂……要问飞行员爱什么,我爱祖国的蓝天……要问飞行员爱什么,我爱江城的吴婳……”

他可能是躲在厕所里录的这首歌,声音刻意压低,音律倒挺准,声线也好听。吴婳学过民歌当然听过这首《我爱祖国的蓝天》,后面他把歌词改成这样,塞着耳塞仿佛就是他本人在她耳边唱,就算躲在被子里,她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

还说不会写情书,明明会的很,而且恰好撩动了她!

那天晚上她激动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有点不敢相信就这样有了男朋友。其实一点也不浪漫,连面都没见着,可她就是很感动,仿佛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最后用手机上了QQ空间来写日志,心中思绪万千,却不知怎么下笔从何说起,觉得怎么写都不合适。

最后只写了一句“周启骏同志和吴婳同学终于在一起了。”然后把日志设置成了私密日记。保存完了一看时间正好是00:00。

竟然那样巧。

旁边是年月日,仿佛见证。

***

吴婳回到家里,打开门客厅里的灯还亮着,吴婳换了拖鞋往里走,见妈妈坐在餐桌旁吃面条,爸爸陪坐在一旁闲聊,一派模范夫妻的样子。这个点还在吃面,看来也刚从医院回来不久。

“好香啊,面条还有吗?”忙了一天,晚饭叫了个外卖没吃几口,现在有点饿了。

吴爸爸说:“要吃自己煮去,顺便把锅给洗了。”

吴婳对于爸爸的偏心早已习惯了,父母很恩爱,在同一个医院几十年还不嫌腻,她应该是个意外吧。父母平时工作都很忙,打扫卫生、做饭都是请的家政,应该说他们一家三口谁都不擅长做家务。

吴婳想想吃个面又要煮又要刷锅,太烦了,还是算了,本来就很累了。她拿起桌上的凉开水倒了一杯喝了几口就打算洗洗睡了。

吴妈妈喝了几口面汤,擦了擦额角的汗,问吴婳:“开业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不错,挺好的。”吴婳不想把一天的事情详细说出来,几个字高度概括。她放下手中的水杯,说:“我先去睡了。”

“你爸给你买了巧克力榛子蛋糕,在冰箱里,不吃两口?”

看来还是亲生的!吴婳喜滋滋地看了刀子嘴豆腐心的老爸一眼,转身去厨房里拿蛋糕,她最喜欢吃巧克力榛子蛋糕,从小就喜欢。小时候父母隔三岔五的加班,为了弥补她经常给她买蛋糕吃。

吴爸爸看老婆吃完了面条,默默收拾起碗筷进厨房洗碗刷锅。吴妈妈靠坐在椅背上,满足地喟叹一声:“今天可忙死了,扎堆生孩子还是怎么,做了五台剖宫产手术。”

妈妈确实也不容易,作为他们医院产科的支柱,很多人点名要她做手术的。吴婳挖了一勺蛋糕送到她面前,吴妈妈摆摆手说:“吃不下了,你吃吧。”

吴婳只好把那勺蛋糕往自己嘴里送,听妈妈叨叨工作上的事。

“今天有个产妇年纪好小,本来要顺产的,怕疼叫的像杀猪一样,整个产科都惊动了,一个劲地叫‘妈妈,我不生了,我不生了’,后来只好改剖腹产。要我说你们这一代人就是娇气,你外婆他们那会儿生完还得下地干农活呢!”

医院的事情一开头,妈妈就像滔滔江水连绵不断。吴婳听着有一瞬间的失神,而后赶紧说:“妈,你还是快去洗洗睡吧,都累了一天了。”

“嗯。”吴妈妈看女儿脸色疲惫,点点头站起来,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说道:“你看看,人家比你小都生孩子了,你呢?男朋友也没有一个。”

真是无辜躺枪!

“妈,你怎么又说这事!这种事急不来吧?”中国子女虽然早就习惯了日常被催婚,但还是忍不住要逆反。

“我看你不急,真成了剩女,我看你哭都来不及!”

吴婳真是头痛,忙说道:“妈,你是不累还是什么?我可累死了,明天还要早起去店里呢!”

这个话题一开口哪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吴妈妈叨叨个不停,吴婳唯有躲的份,赶紧钻进卫生间洗澡。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4 章 下一章:第 6 章
热门: 被迫成为侦探挂件的日子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和豪门总裁一起重生了 如何成为白月光[快穿] 谁准你亲我?[娱乐圈] 绝色媚惑 乡村修真强少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长安小饭馆 长风渡(嫁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