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上一章:第 2 章 下一章:第 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陶诗景乍见到周启骏也很诧异,当年他和吴婳突然分手,她为此还唏嘘了一阵呢。陶诗景忙着签售,根本腾不出工夫来,只得先冲他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吴婳带着他在店里转了转,楼梯挺宽的,但是上楼的时候两人却没有并排走,而是一前一后,客套得仿佛不熟悉的陌生人。吴婳没有想到再相遇自己的心里波动会这样大,她拼命告诉自己就把他当个普通的老朋友就好了,可是她根本就做不到,她终于明白曾经相爱过的人,分手以后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

她连正视他的勇气都没有,竭力假装淡定地一板一眼给他介绍完了自己的花店。

回到楼下,周启骏说要买一束花,她心里咯噔一下,莫非他已经有了爱人?

可是这又与她何干呢?都分手这么些年了,还不允许他恋爱结婚?她有什么资格去置喙。

最后她像对待普通顾客一样问道:“是用在什么场合?或者有没有偏爱的品种?”

周启骏扫了眼白色花筒里摆放整齐的各色鲜花,五彩缤纷是女孩子喜欢的样子。他说:“慧慧在江城大剧院演出。”

吴婳微愣,一时没有想起他说的是谁。

周启骏点开手机给她看,上面是一张宣传海报,吴婳看到“周锦慧”三个字终于想起来,那是他妹妹。从前他和她说过他的家人,说的比较多的就是他的妹妹,想不到那个小丫头已经成了中央民族乐团的古筝演奏员了,周家人真是个个优秀。

“原来是慧慧啊!”吴婳抱歉地笑了笑,说:“那就选百合花吧,寓意百事顺利。”

说着挑了一只小巧精致的藤编篮子,往里填充上含有保鲜剂的花泥,选了白百合与紫红色金鱼草,也许是怕静默的尴尬,她一边拿着剪刀修剪花枝一边解释:“紫色金鱼草寓意大红大紫,送给慧慧再合适不过了。”

周启骏点点头,默默站在一旁看她扎花篮。她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袖连衣裙,很素净没什么累赘的修饰,长发松松地挽着,就像她这个人一样简单又素净,她的五官其实并不是很出挑,却是他喜欢的清秀模样,细眉杏眼,肤白唇红,温柔娴静得仿佛三月的西湖水。

刚才他路过这里,无意中看到了站在路边送别朋友的她,起初还以为自己眼花不敢认,但作为一个飞行员视力好到不可能出现眼花,而且他又怎会将她认错,那个刻在他心里的女人。

甚至过了这么些年,他还能清楚得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那天她也是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裙边随风微微摆着,齐刘海披肩黑长发,站在陶诗景身旁显得很娇小,轻易就撩动了他的心。

他本来想就这样看一眼离开吧,不要再去打扰她的生活,可最终他还是在她眼跟前停车熄了火。

说句话也是好的,他想。

***

陶诗景借着上洗手间的空档过来搭话,她站在忙着插花的吴婳身边,冲周启骏笑了笑说:“来江城公干?”

周启骏也朝她点头一笑,说:“不,疗养。”

飞行员每年都有一次疗养,江城就有一个著名的疗养院,不过学名可不是口头说的疗养院,而叫航空医学鉴定训练中心。

吴婳手上插着花,身子偏对着他俩,耳朵却在听他们说话,她也想问问他现在在干什么,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结婚诸如此类,但是她问不出口。

幸好有陶诗景在。

陶诗景说:“你还在东北A基地开歼击机吗?”

“去年调去西南B基地了,陈思源现在怎么样?”他问。

陈思源当年和周启骏在一个军校,也是飞行学员。陶诗景说:“他腰部受了点伤,已经停飞转为地勤了。”

飞行员的选拔万里挑一,后续也一直是个残酷的淘汰过程,真正能飞出来的少之又少,国家培养一个优秀飞行员非常不容易,他们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周启骏说:“停飞不停志,换个方式为国效力也一样。”他还记得当他还是飞行学员的时候,每次有人被淘汰,师父总会安慰一番“停飞不停志!不做苍龙啸九天,变作猛虎震山林。”

陶诗景笑着点点头,说:“他一直有个执念,因为停飞郁郁寡欢了一阵,我给他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不怕你说我自私我倒挺开心的,他现在就在临市,离我也近一些,没有特殊情况十天半个月就能见一次面,不用再飞也少了很多危险,省得我天天担惊受怕。”

军人也是人,这些都是人之常情,谁不想离亲人家属近一些。

“挺好的。”周启骏由衷说。

陶诗景指指外面等着她的粉丝们,说:“我先过去了。”

两人点头别过,陶诗景临走还轻轻拍了拍吴婳的肩膀。

她这是什么意思?

一阵短暂的静默,吴婳转过身来,把花篮往他面前扬了扬,说:“好了,这样可以吗?”

她真的心灵手巧,花篮被她设计的很典雅,一点也不俗气。周启骏看了看,说:“嗯,很好看。”

周启骏去扫二维码付钱,吴婳说什么也不肯收钱,说算是送给他妹妹的贺礼。他当然不接受,最后还是付了钱。

花也买了店也参观了,似乎再找不到驻足的理由。周启骏看了吴婳一眼,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他微微点头示意,走出店门。

门口铃铛响动,电子音一直在说“欢迎光临”,吴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

***

周启骏开着车往大剧院去,演出还没开始,周锦慧在后台化妆,接到周启骏的电话也不管只画了一只眼睛的妆容忙跑出去。他们兄妹俩快半年没见了,这次竟然有机会在江城相遇,自然十分开心。

周启骏把花篮送上,说:“给你的。”

“哇,好漂亮!哥,你品味变好了!”

周启骏扯了扯唇角没说话,他当然没有说遇到吴婳的事情。

周锦慧开开心心地上前去挽住他的胳膊往后台走,团里的人见了起哄问是不是她男朋友。她笑着推销:“这是我亲哥,特级飞行员,还没女朋友呢,你们谁愿意当我嫂子啊。”

众人哗然。

周启骏微微偏转头小声对她说:“别开玩笑。”

周锦慧调皮地吐吐舌,用眼神指指前方,说:“想当我嫂子的人来了。”

周启骏抬眼,见几步开外一个身着黑色晚礼服的俏佳人笑盈盈朝自己走来。来人是黄静娴,中央民族乐团古筝首席,十五岁时师从他的奶奶著名古筝演奏家、作曲家王淑云女士。

两人算是旧识,那时候她学筝经常在他家里吃饭,还托他妹妹给他递过情书,不过他委婉拒绝了。后来他和吴婳谈了恋爱,她便主动退出了。而后他在部队里,她也在拼事业,算来也有几年没见了。

“慧慧说你要来,我还不信。”说话的当口黄静娴已经走到他面前,落落大方伸出手来,“好久不见,启骏。”

周启骏礼貌性地同她握了握手,说:“好久不见。”

周锦慧在一旁看着两人,觉得很是般配,大有撮合的意思,把手中的花篮往前一送,笑着说:“静娴姐,这是我哥送你的鲜花,他不好意思非让我转送。”

“太漂亮了,谢谢!”黄静娴轻掩唇角,又惊又喜。

周启骏没想到妹妹会这样说,想要澄清,但是这个场合要是挑明了说不是送给她的,肯定会让她没面子的。他想着,只不过是一捧花,就算是以普通朋友的名义预祝她演出成功也无可厚非。

但是事后他还是给周锦慧发了微信,让她不要乱开玩笑。对此,周锦慧也很郁闷,她只不过是想撮合一下,不想两个优秀的人彼此错过而已,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亲哥训一顿!

周锦慧回他: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还不是奶奶关照的!

周家兄妹的父母双亲投身航天事业,在茫茫戈壁里常年不着家,从记事起兄妹俩的生活就由爷爷奶奶照顾着。

周锦慧连着回复:而且静娴姐各方面都很优秀,她等了你很多年。哥,你自从和吴婳分手以后可再也没谈过恋爱,你别告诉我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想着她!

周启骏看着屏幕沉默了。有时候他恨自己为何记性那么好,记忆里的场景清晰的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那是她跟随陶诗景来的那一次聚餐,灯火晕黄的小饭馆,冷气开的嗡嗡作响,蚊子时不时地在腿上叮上一口,但谁都不在意这些。陶诗景和陈思源并排坐着,战友们起哄让他们喝交杯酒,而她坐在一旁看着害羞的陶诗景掩着唇偷偷地笑,很淑女的样子。战友们都很能喝酒,上的都是白酒,他猜测那大概是她第一次喝白酒,只敢皱着眉头小口小口地抿着,辣得她直吐舌头。她应该是不想喝的,估计怕他们说她矫情,心一狠就一口闷了。

谁都没有想到她会一口闷,有人起哄着:“这个妹子我喜欢!”又有人拿着酒瓶来给她倒酒,她连忙推辞,他们不放过她。后来还是他说,“就别太难为人家了,以歌代酒怎么样?”

“好好好,就以歌代酒。来一个来一个,扭扭捏捏不像样……”一群人起哄着,一边拍手一边要她来一个,劲头足的就像军训时的拉歌。

最后她实在推辞不过只好站起来,看着清一色的制服男们都眼巴巴地瞧着她,说:“唱得不好你们不要笑话我。”

“不会的不会的,快唱吧。”一群人连连说着,要知道他们平时连女生都很少看见,能听妹子唱歌,还不得欣喜若狂。

吴婳小时候学过几年声乐,唱歌算是拿手,小饭馆的电视机里正在播着《西游记》,便选了《女儿情》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来唱。

她的嗓音绵软温柔,又加上喝了点酒,脸蛋红扑扑的,竟然有说不出的韵味。当唱到“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的时候,下面一堆人附和“美!”。

她被他们说的非常不好意思,停了下来,借着酒劲嚷道:“这样不公平,你们也应该唱一个。”

大老爷们当然没什么好扭捏的,一群人张口就来,齐刷刷唱起他们X飞院之歌:“北国春城,南湖之畔……情系蓝天,我们从此起步翱翔……”

推荐热门小说飞云之上,本站提供飞云之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云之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 章 下一章:第 4 章
热门: 锦衣之下 桃运小村医 绝世战魂 五月泠 荒野求生直播间[美食] 爽文反派人设崩了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霓裳 六朝纪事 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