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瑞清下飞剑后,按照李天剑曾提起的地址,找到了阚和的新住处。阚和为人非常骚包,不知跟谁学的买了个四合院,地处黄金地带。楚瑞清刚到门口,没见到徒弟和三师弟,反而看到鬼鬼祟祟的中山装男子。

此人看上去三十来岁,身着黑色的中山装,一手握着木头手串,一手拿着造型独特的瓷罐。无数细细密密的小虫从瓷罐中爬出,源源不断地涌向四合院。

楚瑞清立马看出对方的蛊术,她当年为救小贝,跟随师父前往不少地方,见识过许多能人异士及其秘术。然而,光阴荏苒,这些秘术逐渐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再无人继承。

孙先生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他并未报上姓名,反而诧异道:“没想到阚和还有同伙……”

据说阚和时常带着纸剑,如今楚瑞清也手握纸剑,两人明显是一路人。

楚瑞清见孙先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她看清对方的面貌,稍显迟疑道:“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孙先生闻言,当即眉毛直跳,他感到极度受辱:“什么意思?你看不出来!?”

孙游觉得楚瑞清是故意挑衅,他外表绝对是百分百的男人,她问的这叫什么话?

楚瑞清淡淡道:“蛊术向来只传女子,看来你并非正统。”

苗疆蛊术继承者往往是女子,很少有男子接触。如果孙游不是女扮男装,那他就是从其他门路习得秘术,不算正统传人。

孙游脸色一变,他被踩中痛脚,颇有点气急败坏,咬牙道:“你懂什么……”

楚瑞清面色平静:“也好,既然你并非正统,我就不用顾忌太多。”

峨眉派以前跟苗疆蛊术传人有过接触,曾受对方帮助,否则楚瑞清也不会习得炼虫。假如孙游是正统继承者,楚瑞清还得考虑几分老一辈的情谊,但对方是歪门邪路子,那打起来就没有太多限制。

孙游失去虫罐,只得捻起手中的木头串。离开的黑色虫群重新聚集起来,只是远没刚才虫罐召集时的场面壮观。木串没有虫罐厉害,但好在也能驱使虫子。

楚瑞清见状,她举起纸剑,神情镇定道:“你不是苗疆蛊术传人,那我也没必要报上名字了。”

每次对决前的报名环节,是出于峨眉派弟子对对手的尊重,但孙游是野路子养蛊人,楚瑞清没道理要尊重他。如果非要追究渊源,楚瑞清还算是替过去的老友清理门户,处理偷师者。

窸窸窣窣的虫海向楚瑞清扑来,孙游见她伸手挥剑,眼中闪过一丝窃喜。纸剑根本挡不住虫群,起码李天剑的纸剑刚刚就被吞噬。

虫海迎面而来,楚瑞清随手一挥,无形剑气便破空而出,瞬间扫荡虫群!

庞大的虫子军在剑气下一溃即散,它们根本没碰到纸剑,在半空中就灰飞烟灭!

孙游哪想剑气如此霸道,蛊虫片刻便被全歼,他当即胸膛一痛,口吐鲜血,遭到反噬。

楚瑞清自下山以来,就再没遇到能接她一招的对手,倘若她不故意放水,那战斗便会在数秒内结束。

养蛊人失去蛊虫,瞬间就会变成弱鸡,相当于游戏里完全不能近战的法师。楚瑞清将孙游暴揍一顿,便拽着倒地的他走到门口,她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开门。

楚瑞清干脆破门而入,她随手将孙游丢进院里,又把放在门口的行李箱拖进来,回身将门合上。她的动作有条不紊,态度不紧不慢,像是回到自己家里。

孙游眼神闪烁,他暗中瞟了瞟门口,想要寻找逃走的时机。楚瑞清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平静道:“你可以试着往外跑,按道理养蛊人应该没有蛊虫强?”

孙游立马读出对方口吻中的威胁,虫海都能被楚瑞清的隔空一剑劈碎,他的身板哪里扛得住?他估计还没跑出门口,便化作剑下亡魂。

李天剑听到楚瑞清的声音,当即推开门跑出来,惊喜道:“师父?”

李天剑刚进院里,便看到楚瑞清和她身边装束诡异的男子。中山装男子面色惨白,身上沾着鲜血,看上去奄奄一息。

楚瑞清看到小小猴,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她神色并未和缓,反而面露严肃:“阚和呢?”

李天剑很会看人眼色,他头一回见师父如此不悦,眼神仿佛浸冰,浑然没有往日的温和。他瞬间乖巧起来,小心翼翼道:“三师叔还在屋里,不敢出来……”

阚和害怕虫子,死也不肯冒头,唯恐虫群没有离去。李天剑对楚瑞清的声音格外熟悉,他刚刚听到动静,便忙不迭地小跑出来,坚信是师父回来。

楚瑞清闻言,眉头更紧,淡淡道:“叫他出来。”

李天剑嗅到大难临头的气息,他不知何处做错,只得去找屋里的阚和。阚和听闻大师姐归来,悬起的心终于落下,他像是找到主心骨,快跑着冲出,差点声泪俱下:“师姐,你终于回来了!”

楚瑞清举起纸剑,面无表情道:“峨眉派云岭阁楚瑞清。”

阚和闻言,他跟大师姐重逢的喜悦立马褪去,跳脚道:“我又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打我!?”

阚和从小被打,早就熟悉对方的套路。如果两人意见产生分歧,楚瑞清会发起挑战,假如阚和在对练中败北,便要惨遭一顿竹简煸肉。据说,这是比较民主的教育方式,通过对练给予阚和一次反驳的机会,但阚和从没打赢过楚瑞清,所以向来只有挨打的份。

楚瑞清忽略他的大呼小叫,她眼神冰冷,提醒道:“报名。”

阚和不敢再惹师姐,气弱道:“峨、峨眉派云岭阁阚和……”

阚和话音刚落,便被剑气掀翻在地,连一招都接不住。李天剑看着三师叔毫无形象地倒地,他心有余悸地侧开头,简直不忍去看。

因为阚和毫无疑问地败北,他便要接受楚瑞清的棍棒教育。成语有云,杀鸡儆猴,李天剑作为小小猴,被留在院中观看教育流程。楚瑞清随手抄起树枝,试了试还算顺手。

楚瑞清冷脸道:“今日你差点酿出大祸,我替师父罚你,你可知悔改?”

阚和立在院中,他被师侄和养蛊敌人参观挨打,心中颇为不服:“师姐,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罚我!?”

“啊!”阚和骤然被抽,立即疼得大叫。

楚瑞清看他咋咋呼呼、不知悔改,直接用树枝抽了第一下,换来阚和哭天喊地的惨叫。她语气微寒:“贪图享乐,四处招摇,此为一。”

阚和近几年频繁往山下跑,依靠小聪明四处敛财。楚瑞清本来睁只眼闭只眼,但他招摇的态度惹上仇家,还差点连累小小猴,便成过错。

阚和刚要反驳,他话还没说出口,便挨了第二下:“啊!”

“学艺不精,毫无进益,此为二。”楚瑞清毫不留情地抽完第二下,阚和多年来无心剑术,差点在歪路子养蛊人手上翻车,简直是门派之耻。

李天剑旁观阚和挨打,他脸上强作正经,但内心早就幸灾乐祸。他满脸无害,佯装乖巧,替阚和求情:“师父,三师叔已经尽力了,他只是怕虫……”

“啊!”

楚瑞清闻言,脸色更是一沉:“心志不坚,难成大器,此为三。”

“其实他有努力在想办法,并不是光躲在屋里……”李天剑偷偷瞟了眼阚和,又继续说道。

“啊!”

“畏怯无能,不敢应战,此为四。”

“我们虽然遇险,但都没有受伤,三师叔也不想遭遇险境……”

阚和识破小小猴的阴谋,气急败坏道:“你可闭嘴吧……啊!”

“恐吓师侄,玩忽职守,此为五。”楚瑞清本来让阚和帮忙盯小小猴,对方却连辅助奶妈都做不好,实在令人失望。

阚和见状,他聪明地闭上嘴,好在李天剑没再火上浇油,棍棒教育环节终于结束。阚和挨打完,也不敢跟楚瑞清置气,他看了看倒在一边的孙游,小心道:“师姐,这人怎么办?”

楚瑞清想起养蛊人,她看了眼惊慌失措的孙游,波澜不惊道:“你自己的事,自己去处理。”

阚和立马道:“嗻,那小的这就告退……”

阚和无情地扒掉孙游的全副装备,将控制蛊虫的木串和其他法器丢在一边。他拖着孙游离去,阴森森地笑道:“刚才看戏很爽?你可真能给人找事!”

阚和: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养蛊人,他怎么会平白挨打!?

阚和不敢跟师姐发火,但他可以找罪魁祸首算账,决定先将此人暴揍一顿,以泄怨气。阚和带着孙游离去,院中便只剩楚瑞清和李天剑。

李天剑听闻不远处的惨叫声,他沉吟片刻,朝楚瑞清伸出手来,低声道:“师父,对不起,你罚我吧。”

楚瑞清一愣,问道:“为什么?”

李天剑:“让师父担心,连夜从剧组回来……”

李天剑心里清楚,楚瑞清对《倚天屠龙记》的拍摄很上心,在组期间甚至没有接任何通告。她居然风尘仆仆地赶来,估计当时内心担忧不已,否则也不会重罚阚和。

李天剑嘴唇紧抿,眼眸清亮,他心知让楚瑞清打一下都会很疼,但还是硬着头皮伸出手。他相貌清俊,眼神灼灼有辉,像只做错事的狗崽,让人不忍责怪。

楚瑞清沉默片刻,没有出手罚他,反而道:“这回是我考虑不周,跟你没有关系。”

如果她知道阚和弱鸡至此,是绝不会派他盯李天剑的。

“师父,稍等一下!”李天剑错过剧组应援,他突然想起什么,跑到屋里去拆自己的行李箱。

李天剑抱出身着古装的玩具人偶,那正是周芷若造型的q版楚瑞清。玩偶看上去做工精致,衣裙仙气飘飘,脸蛋却十分可爱。

李天剑将玩偶递给楚瑞清,他别扭地低头,有点不好意思道:“祝师父拍戏顺利。”

定制人偶耗时很长、造价昂贵,李天剑拿到成品后,本该让应援会出面送礼,谁知自己被困四合院内,错过剧组应援。

李天剑总觉得自己大男人送玩偶,看上去别别扭扭、古古怪怪,他有点微赧地错开视线,一时不敢直视楚瑞清。

楚瑞清接过人偶,感到相当意外,询问道:“你特意准备的?”

玩偶造型紧扣《倚天屠龙记》主题,人偶身后还背着两把剑,一把是剧中的倚天剑,一把是门里常用纸剑,显然颇费心思。

李天剑不知师父是否喜欢,底气不足道:“嗯……”

楚瑞清没料到徒弟如此有心意,她眼神微暖,脸上难得显现一丝笑意:“谢谢你。”

李天剑闻言,他强压疯狂上扬的嘴角,努力不要喜形于色,以免当场化作尖叫鸡。他磕磕绊绊道:“师、师父喜欢就好……”

二少爷:呜呜呜呜呜呜师父太好了,以后要送她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还能粉她一千年!!

楚瑞清没有在四合院内耽搁太久,她突然回到帝都,自然不能师出无名,需要参加水晶少女明日的活动,马上就要走。

李天剑看她没有休息,又要赶往活动现场,内心更为愧疚,小声道:“师父,我会努力练剑,以后尽量自己保护自己……”

如果他能隔空劈剑,或许楚瑞清根本不用赶回来,也不会如此辛苦。

楚瑞清一手抱着人偶,一手提着行李箱,准备离开。她望着自责的小小猴,反而心态平和:“不着急,我是你的师父,还能护你很久。”

李天剑闻言大为感动,他眸光微闪、嘴唇紧抿,竟不知如何作答。直至楚瑞清离开,小小猴都没有缓过神来,还目送着师父的背影。

偷听的阚和内心却涌现无数吐槽,非常不满:这是什么马屁精师侄,关键时刻居然送礼?这是什么双标大师姐,教育方式因人而异?

阚和本来是跑来见识师侄被打,他没想到小小猴逃过一劫,瞬间颇为愤慨!

楚瑞清离开四合院,马不停蹄地赶往活动现场。水晶少女们见她露面,皆都万分惊喜,围过来嘘寒问暖。陈思佳看到楚瑞清手里的玩偶,忍不住戳了戳人偶的脸蛋,好奇道:“这是哪来的?粉丝送的?”

夏枚同样爱不释手,还跟人偶合影:“好可爱,而且做工真好!”

楚瑞清化妆完毕,跟随队友们出席。久未露面的她突然参加水晶少女活动,让粉丝们大为惊喜。同时,网上论坛惊现热门话题,楚瑞清的某站姐终于忍不出发出灵魂拷问。

主题:理性讨论,为什么我从来接不到楚瑞清的机?她究竟怎么回帝都的??

明星坐飞机必然会留机场街拍,然而楚瑞清简直是偶像界清流,很少有站姐能捕捉到她的身影。

除了水晶少女行程,楚瑞清的私人行程永远没人能追上。她这回从剧组瞬移归来,让苦守机场的站姐们想到秃头,即使是vip通道,也不该这样!?

1l:别问,问就是瞬移。

2l:认真讨论,其实她有任意门。

3l:以前好像是她很会躲,大师姐想藏真追不上,但这次剧组闪现很离奇,我也彻底懵了,好多站姐都感到诡异。

4l:好歹是楚三亿,说不定人家自己买了架飞机!

网上众说纷纭,一时争论不下。唯二的知情人则默默去找梁局,熟练地给楚瑞清的违章消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两世欢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夙夜宫声 大红灯笼故事集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豪门反派为我冲喜 穿成恶毒小姑子 莫失莫忘 还珠格格之天上人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