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片刻后,猴王肩扛一根两米长的巨木,从树丛中钻出。它迎面撞上等在此处的李天剑,脸上竟人性化地露出一丝惊诧。猴王平常看上去神色凶狠,此时扛着木头却有点局促拘谨,好像还在愧疚五人桌的事情。

李天剑发觉猴师叔看着凶,实际上却体贴暖萌,他伸手去接木头,提议道:“猴师叔,我帮你一起做木桌?”

猴王看他走近,迟疑地放松手上的力量,巨木那头瞬间一沉,差点压得李天剑喘不过气来。别看巨木在猴王手中宛如海绵,真正的重量却是实打实的,顿时让小小猴手腕发酸。

猴王好像察觉李天剑的费劲,它立马抬起巨木,又随手将其往地上一丢,发出轰然巨响!

李天剑:“……”

二少爷:我、我居然没有猴子力气大,不不不,猴师叔不是一般猴!

楚瑞清目睹此幕,她替小小猴挽尊,平和道:“这不是普通的木材,浸泡过多种材料,所以会格外沉。”

李天剑上手去摸巨木,果然看到上面奇特的花纹,凑近一闻还有木头淡淡的馨香,材料相当独特。他研究半天,没看出是哪种树的树干,好奇地琢磨起来。

楚瑞清见徒弟和二师弟和谐相处,便放心地离开,说道:“我去找你师祖一趟。”

“好的,师父。”李天剑应道,便跟猴王摆弄起巨木。

楚瑞清获得倚天剑后,在剑术上又有新突破,进入新境界,同样遇到新问题。因为她的师父在闭关,没法及时答疑解惑。楚瑞清每次回到云岭阁时,便会将写满自己疑惑的纸条放进阁楼前的竹筒,等到下次来取。

楚瑞清来到阁楼门口,将二师弟放在竹筒上的红果果挪开,取出师父的回复纸条,又将这回的疑问写在纸上,投入竹筒中。她将纸条放好,便把红果果摆回原处。

庭院内,李天剑和猴王还在研究做木桌,他拍着结实的木头,询问道:“猴师叔,有没有斧头之类的工具?”

巨木过于庞大,显然要经过粗加工,才能做成木桌。李天剑刚才信誓旦旦说要帮忙,然而身娇体贵的二少爷何曾搞过手工,茫然无措地望着大木头。

猴王正低着头,它在空地的土上抹抹画画,似乎对外界的声音没反应。李天剑这才想起师叔是猴,说话没用,得靠手语。他凑到猴王面前,终于引得猴师叔抬头,赶忙用手比划斧头劈木,还有锯子锯木头。

猴王望着肢体动作丰富的小小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它原本蹲坐在地上,如今看着同样蹲着、手舞足蹈的李天剑,便骤然站起身来,关爱地伸手摸了摸李天剑的头,态度和蔼。

李天剑:“???”说好的手语交流呢?这跟师父说得不一样?

惨遭摸头的李天剑突然想起什么,一时面色古怪道:“猴师叔,你刚才没洗手。”

二少爷:猴师叔摸完地上的土,居然直接摸自己的头,太过分了!

猴王当然不懂李天剑的怨念,他们完全是人同猴讲,跟鸡同鸭讲效果一样。猴王看好木材,便顺势拔出身后的纸剑,只见剑尖一挑,巨木已被干净利落地斩成两半!

本想找斧头的李天剑看到此幕:“!!?”

猴王初步砍好巨木,便握着纸剑上前削树皮,将其打磨光滑。原本毫无杀伤力的纸剑在猴王手中化为利器,削果皮般轻松地在巨木上留下口子,令人目瞪口呆。

李天剑回忆起楚瑞清曾隔空劈杆,终于想起猴师叔跟师父是同门,而且入门时间比阚和还早。楚瑞清让李天剑习武不会的问二师叔,却没让他请教阚和,可见猴王要厉害得多?

二少爷:而且爱用纸剑斩万物的作风,还真是跟师父一模一样。

猴王拿纸剑硬核做木工,李天剑则匆匆奔向隐藏摄影机,删除刚才记录下的内容。他索性关掉庭院的摄影机,避免奇怪的视频流出,这才回到巨木旁。

李天剑观摩一会儿,逐渐明白猴王做木桌的方法。它打磨出形状各不相同的木板,然后将其像七巧板般拼接在一起,连钉子都不需要。猴王刚刚在地上乱摸,实际是在画拼接草稿图。

李天剑一边帮忙递木头,一边看着桌面慢慢成型,光滑的拼接木板上只剩留给桌腿的四个缺口。他磨好桌腿,将其递给猴师叔,眼看着木桌完成,正好能容纳六人。

一人一猴将新木桌擦干净,合力搬回屋内。二少爷达成“人生首件木工作品”成就,一时骄傲不已,自豪地围着木桌打转。

楚瑞清从阁楼归来,她看到崭新的木桌和兴高采烈的小小猴,提议道:“你可以跟二师弟一起在桌面上签名留念?”

李天剑闻言有点心动,但他最终还是摆手婉拒,义正言辞道:“算了,我不能像乾隆一样到处在作品上留名……”

猴王蹲坐在一边,它静静地听着,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张口道:“嗷呜。”

李天剑:“?”

李天剑:“师父,猴师叔在说什么?”

楚瑞清:“二师弟说你可爱。”

李天剑:“……”

李天剑望着猴王伸出的两根手指,不由心中狐疑,两根手指怎么会代表可爱?师父究竟是如何读懂手语,两根手指不该代表“二”吗?

二少爷:我活得时间短,两位休要骗我。

第二天,水晶少女们有幸用上双二牌新木桌,此桌由二师兄和二少爷亲手打造。众人用完早餐,便高兴地启程,打算今日去峨眉景区游览,顺便打卡任务牌。

因为峨眉景区很大,一天没法逛完,少女们也需要制订行程,高效完成任务打卡。

陈思佳拿出任务牌,计划道:“我们先去猴区打卡,然后下山到伏虎寺,时间就差不多啦。”

刘筱白:“我们是不是要带驱猴棍?网上说峨眉猴很凶。”

虽然昨天搬行李的猴群很友好,但那是猴王也在的缘故。李天剑和猴王今天不会陪同她们游玩,一人一猴又投入到制作木凳的工程中,他们乐此不疲,有种男人(猴)幼稚的快乐。

楚瑞清找小贝拿了些纸剑,分发给其他人,平静道:“带这个和驱猴棍一样。”

夏枚早就眼馋纸剑,但一直不好意思向楚瑞清讨要。现在如愿以偿,她当即兴奋地挥舞起来,又不知想到什么,面露犹豫:“楚老师,我们拿纸剑合适吗?不会很贵重吧?”

楚瑞清摇头:“不贵,只是小贝随手叠的。”

小贝作为折纸达人,不到一分钟就能叠一把。纸剑本来就是门里的练习用剑,沾水就破损,不值什么钱。

黑禾看完景区票价,问道:“我们今天赚钱么?”

毕竟几人买完票,资金便所剩无几。导演组出发前千叮咛万嘱咐,禁止她们以水晶少女的身份牟利,包括但不限于出售签名等行为。

陈思佳:“先上山吧,到时候看有没有机会。”

小贝给众人准备简易的零食便当,还配有饭后水果,又是熟悉的红果子。欢乐五猴道谢完,便出发前往景区,直奔猴区打卡。

导演组的任务牌上有三个景点,分别是峨眉金顶、猴区和伏虎寺。女团成员们要到猴区任务点,拍摄猴群照片,才算完成打卡。

猴区内溪水潺潺,山涧里吹来的风微凉,绿荫下却不见猴子踪影。楚瑞清等人顺着山道往前走,她们逐渐深入猴区,却听到迎面归来的游客们抱怨:“根本没有猴嘛,白跑了一趟……”

“天气太热,猴也要放假!”握着驱猴棍的游客笑道,“白买了一根棍!”

陈思佳面露难色:“不会吧?那我们今天没法打卡?”

猴区任务是在指定地点拍摄猴的照片,要是没有猴子,她们完成不了任务。

楚瑞清平静道:“先往里走吧。”

一行人找到导演组指定地点,路上果然没见一只猴,唯有败兴而回的游客们。夏枚好笑道:“没想到云岭阁的路上都是猴,猴区里却一只都没有。”

刘筱白开始出歪主意:“不然把昨天的照片拿出来p一张。”

众人扑了个空,难免有些失望。因为猴区没有猴子,游客数量不多,显然也不是赚钱的好地方。楚瑞清想了想,她索性从包中拿出红果子,用水果刀削下一片。

夏枚见状,调侃道:“楚老师,莫非刚上山就要开饭?”

欢乐五猴在云岭阁饱餐一顿才出门,现在都不太饿,自然不懂楚瑞清的举动。

楚瑞清找了根细草,将果片吊起来,挂在纸剑上,看上去宛如鱼竿。红果子汁水充沛,香甜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顺风飘出去好远,让人身心愉悦。

楚瑞清握着纸剑,不确定道:“这样或许能引出猴群,但我以前也没试过。”

楚瑞清并没有上赶着看猴的爱好,毕竟她常年跟二师弟打交道,对猴区的兴趣不大。但她知道一些山上猴群的小规矩,比如猴王栽种的红果子深受猴子喜爱,但普通的猴子却没资格享用,属于猴中奢侈品。

当然,猴王对峨眉派弟子非常大方,从不吝惜红果子,还曾经铺了李天剑一窗台。

黑禾迟疑道:“万一附近没猴,也引不出来?”

众人都没抱太大希望,但还是跟随楚瑞清转了一圈,玩起山中钓猴。片刻后,不远处的树枝晃动,夏枚激动叫道:“是小猴!”

一只小猴从树叶中探头,它怯怯地观察几人,渴望地望着果片,又踟躇着不敢上前。夏枚拿着被楚瑞清削掉一片的红果子,拼命地挥舞着,想要勾引小猴过来,但它不为所动。

楚瑞清思考片刻,说道:“它可能害怕纸剑。”

陈思佳:“为什么?难道它被纸剑打过?”

楚瑞清:“不,因为二师弟总背着纸剑,它又是猴王。”

夏枚:“所以在小猴眼里,背着纸剑的我们就是王?”

陈思佳吐槽道:“你可要点脸,别老蹭二师兄热度,还给自己封王呢。”

——楚瑞清钓猴,愿者上钩!

——水晶少女实糊,居然蹭国民猴团热度[doge]

——请水晶少女休要碰瓷二师兄,二师兄作为先出道的前辈猴,向来兢兢业业,拒绝恶意捆绑[doge]

陈思佳等人将纸剑藏起来,楚瑞清又晃了晃果肉,向小猴示意。小猴的胆子果然大了很多,它鼓起勇气上前,追上一行人,被引到任务指定点。它伸手去抓果肉,手却被纸剑轻轻挑开,楚瑞清面无表情道:“先工作,再吃饭。”

小猴极为不满,呲牙咧嘴地吱哇一阵,然而冷漠的楚瑞清丝毫不为所动。它只能不情不愿地走向任务点,颇通人性地配合陈思佳拍照。陈思佳满意道:“完成!猴区成功打卡!”

导演组检查完照片,帮欢乐五猴在任务牌上盖章,打卡此景点。

楚瑞清见状,这才拽下果片,将其丢给小猴。小猴灵活地跃起接住,两口就将果片吃掉,又眼巴巴地盯着夏枚手中剩余的果子。它的眼睛紧追红果果,仿佛随时想抢走果子,跃跃欲试地转着圈。

楚瑞清握着纸剑,她像是拿着教棍,严肃道:“坐好,注意纪律。”

楚瑞清可是深知峨眉猴的狡诈,二师弟平常派来搬行李的猴很乖,但如今猴王不在现场,便要警惕它们抢东西的行为。山上猴群相当霸道,经常对游客打砸抢。

小猴有点畏惧楚瑞清和纸剑,只得老实地蹲坐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盯着夏枚。

夏枚被卖萌的小猴盯着,于心不忍道:“不然剩下的也给它?”

“妈妈,是猴唉!”旁边的小朋友看到小猴,激动地跑过来,“我要和它拍照!”

小猴瞟了一眼小朋友,瞬间没有刚才卖萌的可爱样子。它漫不经心地跳到一边,躲开大呼小叫的小屁孩,神情颇为不屑。

夏枚对小猴的变脸速度目瞪口呆:“……”它还有两副面孔呢!?

小朋友看小猴跳开,又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他声音稚嫩,童言童语道:“小猴子,你别怕,我想跟你做好朋友。”

小猴满脸冷漠地跳到另一边,还高冷地嗤了一声,完全没将小孩的示好当回事。它不待见小孩,又不愿放弃夏枚手中的红果子,便只在楚瑞清附近徘徊,快要急死小朋友。

水晶少女们带着鸭舌帽和墨镜,孩子母亲也没认出她们。母亲看着躲小孩却围着楚瑞清转的小猴,她面露难色,客气道:“可以帮忙让小猴跟小孩拍个照吗?他也是第一次见猴子……”

陈思佳等人面面相觑,不想会遭遇这样的请求,一时无措地互相对视。

“或者你们手中是不是有猴饲料?我花二十买一包?”孩子母亲见几人不说话,礼貌地继续询问,“你们告诉我在哪买也行?门口那里吗?”

普通的猴饲料当然不如猴王红果子,没看小朋友拿蛋糕逗猴,小猴都不屑一顾,只盯着红果果。楚瑞清想了想,她找夏枚要回果子,又用刀削下一片,朝小猴晃了晃:“要不要?”

小猴看到红果片,激动地蹦跶起来,显然兴奋不已。

楚瑞清淡淡道:“坐好,先工作,再吃饭。”

小猴:“……”

小猴强压脾气,乖乖地蹲坐在地上。小朋友开心地凑近,他站到它身边,缓缓地伸出手,笑道:“小猴猴……”

小猴满脸嫌弃地推开小朋友的手,它硬着头皮完成营业,配合母子俩拍照。虽然小朋友没有摸到小猴,但他仍然满脸喜悦,天真烂漫道:“我和小猴是最好的朋友!”

小猴神情复杂,烦躁不安地坐着,脸上就差写着“我呸”两字。

孩子母亲留下照片,忙不迭道:“谢谢!真得很感谢,你们太厉害啦!”

母子俩离去,陈思佳握着被强塞的二十元纸币,茫然道:“我们算是创业开张?”

地上的小猴正愉快地啃着果片,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其他游客见状,纷纷上前响应,踊跃地想要拍照,竟排起一条长队。

“我也想拍照!让它跟我拍一张,好吗?”

“拍照是怎么收费?小姑娘你们做这行多久啦?”

“这猴是你们养的吗?唉,你怎么长得特像电视上那谁,叫什么水晶来着……”

小猴的露面让猴区热闹起来,失望的游客们去而复返,聚在欢乐五猴身边。黑禾索性引导起来,让人们有序地排好。夏枚高声道:“大家排好队,咱们慢慢来,人人都能拍上!”

“普通拍摄收费二十,特殊动作需加钱,文明观猴,秩序排队!”

游客打量戴着帽子的夏枚一番,好奇道:“小姑娘,你长得好像最近刚火的哪个明星?”

夏枚眨眨眼,说谎不打草稿:“嗨,我哪有那种命,明星能在这里靠猴卖艺吗?”

游客若有所思地点头:“有道理啊,人不如猴。”

夏枚:“……”

楚瑞清冷血无情地用果子奴役小猴,安排它乖乖拍照。它本来脾气还挺大,想要直接抢果子,却比不过楚瑞清的身手,只得为生活低头,焦躁地上班营业。小猴毫无灵魂地跟游客们合影,好在人们也不介意它的表情,上赶着来拍。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屁股决定脑袋,虽然楚老师平时厌烦营业,但当她握有权力时,也会让小弟们强行营业[doge]所以不要相信在野党,上位以后都一样

——小朋友被小猴的虚假友谊蒙蔽双眼,它爱的不是你,是你妈买下的果片[doge]

——一看就不是啥正经猴,给钱就让拍呢[doge]

——小猴:莫挨老子,卖艺不卖身!

——水晶少女居然出卖猴猴色相,动物保护协会强烈谴责[doge]

片刻后,陈思佳等人赚得盆满钵溢,她们同时被不少人认出,一时不好脱身。不少旅客不但找猴拍照,还要拉着团员们合影,场面变得稍显混乱。

此时,山间钻出更多的猴来,它们闻到果子的香气,全都聚了过来。拍照小猴看到其他猴,一改刚才懒散厌烦的样子,它呲牙咧嘴地示威,想要赶走来抢饭碗的猴。

旁边的游客笑道:“呦,这居然是个热门岗位!它还不乐意啦?”

其他猴可不管小猴的不满,它们皆聚拢到楚瑞清身边,热情地毛遂自荐起来,想要竞争就业。猴群的涌来让游客们颇为担忧,他们害怕地往后躲了躲,毕竟大猴的攻击力看上去很强,远没有小猴可爱。

楚瑞清面对来势汹汹的猴群,倒是神色不惧。她握着纸剑,慢条斯理地指挥:“全都排好队,我看看谁行。”

向来蛮横的猴群们畏惧纸剑,它们竟真守序地排成一队,像是在等待领导面试。楚瑞清逐一筛选猴子,她看向第一只猴子,评价道:“身上太脏。”

大猴见她不要自己,它垂头丧气地离开,但仍不死心地盘踞在旁边。

“毛发打结。”

“体味太重。”

“表情不行。”

“……”

越来越多的淘汰猴窝在一边,它们怨念地盯着剩下的猴子。楚瑞清非常严苛,让峨眉猴深切感受到就业不易和经济形势差。她只挑体型可爱、面容乖巧的猴子,还有怀抱小猴的母猴,还真用心在搞服务业。

有人见识水晶少女的手法,想用食物引来猴子拍照,效仿她们的赚钱手段。然而,他们刚掏出食物,便被流氓猴们抢个精光。大猴们完全不惧普通游客,它们劫掠完便肆无忌惮地离开,根本不配合拍照。

楚瑞清手握纸剑,又颇具身手,才压得住想造反的猴子,让它们乖乖低头。

——好真实残酷的画面,就业者打破头要进大厂,小公司却招不到人[doge]不对,招不到猴

——黑心资本家楚瑞清,别以为我没发现你的果片越削越薄[doge]

——市场饱和,人力资源过剩,通过减薪变相裁员,没毛病[doge]

——楚老师悉心改造教化,终于让过去的强盗们洗心革面,化身服务业工作者,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鼓掌][鼓掌]

陈思佳取出众人带的最后一枚红果果,递给楚瑞清。她将现金整理完收好,提议道:“我们准备下山吧,不然一会儿走不出去!”

不知是谁将水晶少女位于猴区的事情发上网,越来越多人往这里赶,她们要是再晚点出去,可能会被堵在路口。

楚瑞清闻言,让夏枚不再接待拍照客人,同时疏散旁边人。她干脆地将剩余的果子削成数片,天女散花地向远处一撒,引得猴群们狂奔而去,欢欣雀跃地争夺起来。游客们望着猴群涌动的壮举,同样开心地拍照留念,水晶少女们则趁乱逃出人堆。

水晶少女一行人跑出猴区,这才摆脱路人们的追逐。刘筱白气喘吁吁道:“那些猴也太疯狂了。”

陈思佳拍了拍背包,满意道:“不过好在收成不错,我们明天上山再来一次,应该就能凑足旅游资金。”

楚瑞清作为冷酷大老板,通过剥削猴猴们的劳动力,成功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她和同伴们开心地下山,一同奔赴伏虎寺,进行下一个景点打卡。伏虎寺内绿荫密布,众人在树下愉快地享用完便当,又四处逛了逛,完成任务后便打道回府。

庭院内,小贝早就做好晚饭,静待她们归来。院子里同样冒出不少小木凳,皆出自李天剑和猴王之手。一人一猴则不知所踪,据说是又去山上挖植被,只留下小贝看家。

傍晚天气凉快,大家索性将桌椅搬出来,在庭院里吃晚饭。陈思佳看小贝忙进忙出,又思及对方对众人的照顾,主动邀请道:“小贝下回也来帝都吧,大家一起出去玩。”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派偶像,本站提供峨眉派偶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派偶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七零旺夫生活 瞪谁谁变猫[综] 我的爱豆会发光[娱乐圈] 山村生活任逍遥 掌中之物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竹马钢琴师Ⅱ 重回十五撩男神 惹火乡村 这个NPC果然有问题